伴隨著他的話,三隻老鷹一般大小的水形鳥飛了出去。三隻水形鳥升到天空中,隨後便猛地向下,化作水流,分頭朝著三個方向撞去。

緊接著,外面便傳來一聲聲的痛呼。

國王這時也走到門口,好奇地向外看去。只見市政廳外的三條街道中,那三個教會的姦細已經倒在地上,渾身濕透,不停地顫抖著。

而在他們身邊,無數水花升起,在半空中凝聚成飛鳥的模樣,猛地撞下來,化作飛濺的水花,然後再升起……就這樣周而復始,一遍又一遍地折磨著那三人。

周圍街道的人群也圍過來,用驚異而好奇的眼神看著魔法召喚出的飛鳥。

「再這麼下去,會被拍死吧?」國王皺眉問道。

「大概吧……」

本傑明點點頭,忽然又拍了拍手。於是,三團水花從姦細們身上離開,升到空中,重新變回飛鳥的樣子,落回本傑明身邊,然後消散於無形。

——藍色的精神力必須靠近了才能回收,所以本傑明現在也得收招了。

街道中,姦細已經全暈了過去。侍衛也走過去,把他們抓起來。國王則是對著圍觀的群眾高聲解釋了一番,他們便漸漸散去。

「這四個人,好好審問一下吧。」本傑明這麼說道。

婚心蕩漾,億萬首席請簽字 「我知道。」國王點頭,露出凝重的神情,「不過……混入長河鎮的姦細,恐怕不會只有這四個。」

本傑明點了點頭,沒有反駁。

他能發現這四人不對勁,是因為水元素感知法從他們的貨車裡找到了破綻。但教會的姦細如果做得更小心,本傑明也不一定能把他們救出來。

他也很清楚,熱鬧同時也意味著不好管理。眼下的長河鎮里肯定已經混了不少人進來。

「無論如何都會有人混進來的,小心一點吧。」他轉頭說道,「陛下,您派出的探子呢?他們打探到了什麼消息嗎?」

教會有眼線,他們肯定也得有。一開始本傑明就提過這事,國王也表示贊同,剛佔領長河鎮就開始著手了。

「格羅瑞被封得太死,根本沒人能進去。」國王則搖了搖頭,說,「別的城市倒是混進去了不少人,但是能打聽到的也不多,都是一些傳言,未必可信。」

本傑明卻忽然來了興趣:「都有些什麼傳言?」

「有說我已經投降了的,卡瑞特斯早就被我賣給了伊科爾;還有說伊科爾打進來,是為了幫我除掉格羅瑞的假國王,讓他們不要反抗——我知道,這兩條肯定是我那個妹妹發出來的。還有,像什麼國王被人刺殺、海外邪教佔領王宮之類的傳言,總之什麼都有,沒什麼參考價值。」

本傑明聽著聽著,心中一動。

國王別人刺殺……

他記得,那個教會派出的使者跟他說過,假國王在格羅瑞已經好幾天沒露面,城內民心不穩,所以才各種暴動。再加上邁爾斯幫本傑明打聽的消息,潛入格羅瑞,結果卻忽然音訊全無。

兩點加在一起,本傑明不由得冒出一個念頭——難道邁爾斯找了個機會,把替身國王給暗殺了,然後自身也陷入某種麻煩,所以才遲遲沒有現身? 替身國王和邁爾斯那邊的具體情況如何,本傑明也無從得知。但他認為,這是個好機會,他們不能就這麼放過。

萬一替身真的死了,格羅瑞的局勢絕對比他們想象中還要糟糕。如此捉襟見肘的教會,他們哪能不跟著上去踩他兩腳?

「流言還是要繼續散播,形勢越糟糕,對我們就越有利。在混亂的情況下,民眾投奔陛下尋求支持的慾望也會更強烈。」本傑明這麼說道,「另外……格羅瑞內部,我們也得想辦法催化一下了。」

國王不解:「催化?怎麼催化?」

「他們把城門都封起來,嚴格軍事管制,不就是怕暴動壓不住了嗎?」本傑明露出一個不懷好意的笑,「那我就跑一趟,給他們製造點麻煩,讓他們管不住現在的格羅瑞,不就成了?」

國王當時就是一怔。

「……我覺得可以。」

漸漸地,他回過神來,跟著本傑明笑了笑,若有所思地點頭。

於是,本傑明當天便再次出發。

說實話,他們佔領長河鎮之後,大部分事情都被國王還有他重新組建的領導班底攬了過去,用不著本傑明再領著他們忙裡忙外。而最新開展的魔法教學也進行得比較順利,他暫時不用插手。

因此,忙活了這麼久,他也算是空出閑來,有了可以自由行動的空間。

他也可以躲在家裡,安心冥想,不過可能是忙了太久吧,他反而有些不習慣。因此,眼前擺著一個不錯的機會,他便決定出去,繼續搞事。

——魔法上剛取得新進展,卻只能拿那幾個普通人試手,顯然有點不夠過癮。

就這樣,一路飛行,大概在第二天,本傑明便來到了格羅瑞的附近。

緊閉的門扉一如往常,而且……不知道是不是本傑明多心了,他總覺得這次的格羅瑞,比前幾天看到的還要更肅殺一點。

肉眼可見的是,城頭的士兵變多了,還有不少神父的身影在上面來來去去。

「你打算怎麼辦,直接硬闖嗎?」系統問道。

「想多了,我還沒膨脹到那個地步。」本傑明搖了搖頭,這麼說道。

望了城門口一眼,他便進入意識空間,開始召喚水球,一個個捏成飛鳥的樣子。他現在的精神力已經很雄厚了,這種水形鳥,他可以在同時維持非常多的數量。

大概連著捏了十幾分鐘,直到意識空間到處都是飛來飛去的水形鳥,系統被驚嚇得躲到一邊,本傑明才滿意地點了點頭。

這麼多……應該夠了。

他回到現實之中,深吸一口氣,然後把他準備好的所有水形鳥都帶進了現實之中。

「……嗯?那是什麼東西?」

格羅瑞的城頭,成群結隊的聖騎士站在上面,神經繃緊,四處張望。然而,就在某個聖騎士轉過頭,朝著天空望去的時候,他卻忽然一愣,下意識地發出了這樣的呢喃。

只見,碧藍的天空中,一大片奇怪的影子似乎朝著他們靠了過來。

「那是……魔獸襲擊嗎?」更多的人也注意到了這一幕,有的人發出了這樣的懷疑。

說實話,卡瑞特斯的魔獸並不猖獗,連一個偏僻的村落都不常見魔獸的入侵,就跟不用說這種人口密集的大城市了。可是……看天上那一大片的影子,不是某種奇怪的飛行魔獸,還能是什麼東西?

很快,等到那片影子飛近了,守衛在城頭的聖騎士也終於看清它們的樣子。

在他們看來,那像是一群渾身透明的鳥類生物,用力地揮動翅膀,朝著格羅瑞飛來,每隻飛鳥的體型都快趕上老鷹那麼大。它們身體彷彿由某種流質構成,在陽光下折射出異常的光暈。

在看清楚它們的樣子時,聖騎士都呆住了。

這是什麼魔獸?

它們的動作整齊得有些詭異,帶著一種微妙的機械感,不知為何讓他們想到了紡織作坊里齊齊運轉的織布機。可是,這些飛鳥的身上散發出來的壓迫感卻一點也不僵硬,讓他們感覺自己就像在面對著一群史前魔獸。

而且,更重要的是,這群飛鳥實在太多了!

「這、這得有上千隻了吧?」

當鳥群飛近,那種遮天蔽日的視覺震撼力是完全無法忽視的。成百上千的奇怪飛鳥,猶如一片籠罩過來的烏雲。飛近之後,他們感覺頭上的陽光都弱了幾分。

陸教授嗜甜如命 然而……他們將要面對的問題,顯然不僅僅是遮擋陽光。

「不好,這些東西……這些東西好像是沖著我們來的!」一個神父看了片刻,馬上發出了高聲驚呼,「快!快去通知主教大人!」

幾個聖騎士馬上轉身,朝著城內衝去。而城頭上的神父則是念起咒語,召喚出一些聖光屏障,擋在他們頭上,以此應對這場突如其來的襲擊。

而在這時,天空中的大群飛鳥也來到他們頭頂,調轉方向,直直地朝著他們沖了過來。

轟!

聖騎士們的耳畔傳來洪水般的轟擊聲。

在他們愕然的目光下,數千隻飛鳥齊齊崩解,化作水流,朝著城頭上的他們一瀉而下,彷彿一條懸空出現的巨大瀑布。巨大的聲響把整個格羅瑞都驚動了起來,人們走上街道,望著城門口的奇異景觀,一時間陷入了震驚與死寂之中。

「那……那是什麼?」

在他們眼中,巨大的水流從天而降,朝著城門衝來。而城門上則是撐起了一層薄薄的金光,把這些水流擋在外面。

整個畫面就像是傳說中遠古神祇與惡魔的戰鬥。

然而很快,情況就發生了變化。

在水流的衝擊下,由幾十個神父召喚出來的屏障,支撐了沒多久便轟然瓦解。水花在陽光下飛濺,重新化作一隻又一隻飛鳥,然後一頭扎進了城頭的守衛人群之中。

滿眼的水形飛鳥衝進來,聖騎士只能撐起盾牌,努力不要被飛鳥化作的水流衝垮,然後想辦法離開這個災難般的城頭。

可是,城頭本來就不算寬敞,上面站著的守衛又多,再加上他們的視線被遮擋,地面又被水流打得濕漉漉。聖騎士們一動起來,反而變成了沒頭的蒼蠅,到處亂竄,把彼此撞得東倒西歪,趟倒了一片。

走上街頭的民眾更是看得目瞪口呆。

鳥群化作的洪流不只是衝垮了聖騎士的隊伍,還在水花飛濺之際,又升回空中,重新化作飛鳥的形態,然後繼續朝下俯衝,把擠在那裡的聖騎士沖得更是狼狽不堪,站都站不起來。

「天啊……這到底是什麼東西?」

他們眼中原本強大無比的聖騎士,此刻看上去就像是一群喝醉酒的鴨子,想爬起來又自己滑倒,異常可笑。

整個格羅瑞的城頭,也在這一刻徹底地陷入了混亂之中。 就在聖騎士隊伍附近混亂一片的時候,沒人注意到,一個身影悄悄地靠近了格羅瑞的城門。

他的手輕輕放在了緊閉的大門上。

那一刻,彷彿一陣帶著濕氣的狂風捲起,透過大門的縫隙,穿到門后,緩緩地推動著封住大門的門栓。而負責在下面看守大門的聖騎士也被吹得暈頭轉向,再加上頭頂上一陣動,他們根本無暇顧及城門的事情。

就這樣,在狂風的鼓動下,緊閉了將近半個月的大門發出吱呀巨響,緩緩拉開。

隨之,人們的注意力也從城頭的迴旋瀑布上移開,轉移到了突然敞開的城門口。

「那是……」

所有人都是一愣。

「真正的陛下已經出現在了長河鎮,聚集天下勇者,對抗霸佔了王宮的教會。格羅瑞的子民,你們看看教會都做了些什麼?城門已經打開,選擇就在你們手中!」

而在這時,一個聲音忽然從天空中傳來,在格羅瑞中回蕩了起來。

只見,本傑明飛在半空中,無數紙張從他的包里灑落,落滿了格羅瑞的大街小巷。人們帶著愕然的神情,撿起來一看,紙上的內容很簡單,就是一行又一行的字,記錄著諸如他剛剛喊的那些標語。

——這是本傑明之前讓國王準備用來打輿論戰的武器,早就印了很多份,用到眼下倒也剛好。

趁著守衛被數千隻水形飛鳥按死,他在城市的上空來回飛行,讓他的聲音傳遍了格羅瑞的每一個角落。

霸吻小小丫頭的脣 很快,格羅瑞的人群中就傳出了騷動。

不少人背著包袱,提著武器,從家裡跑出來,成群結隊地朝著大開的城門衝去——他們顯然早有準備。教會封城封得太久,很多人心中生出離意,行李都打包好了,等的就是像今天這樣的機會。

不僅如此,本傑明還注意到,一些人從陰暗的巷子口裡衝出來,蒙著臉,提著刀,竟然還直接沖向了位於格羅瑞中心的王宮。

而且看人數,這幫忽然出現的蒙面人還不少,似乎有幾百人。

這應該就是格羅瑞內部的叛亂人士了吧?

想到這裡,本傑明也不由得挑了挑眉。

能在這種情況下衝出來,確實勇氣可嘉。可惜,要是這麼容易就能攻佔王宮,那本傑明也不由得在這裡忙裡忙外的了。

他朝著王宮的方向望了一眼。

「要出來了嗎?」

那一刻,飛在天空中的他忽然轉過身,一個加速,從格羅瑞的上空飛了出去。

教會的人要出動了,因此他沒有猶豫,直接逃離現場,把下方的民眾和聖騎士守衛甩在身後。不斷轟擊著城頭的數千飛鳥也在這時停下來,齊齊轉頭,追逐著本傑明的身影而去,像鋪天蓋地的鷹隼在朝拜它們的鳳凰。

這樣的場景,讓不斷向外逃跑的民眾又有點看呆了。

「這些……都是魔法嗎?」

人們還來不及呆立幾秒鐘,王國附近的軍隊,就像潮水一樣地涌了出來。頓時,向外逃的人們一陣慌亂,又加緊了腳步向外衝去。

與此同時。

「罪孽深重的傢伙……真以為格羅瑞是你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地方嗎?」一個被神術加持過的聲音,遠遠地從王宮的方向傳過來。

忽然一道聖光從天而降,將那群沖向王宮的蒙面人徹底淹沒。隨後,一大群神父不知從何處冒出來,飛上了天空,數量異常壯觀。

為首的卡梅倫主教神情冷峻,剛一現身,就朝著本傑明直追而去。

本傑明轉過頭,瞟了卡梅倫主教一眼。

「再見,下次再找你單挑。」

他笑了笑,一揮手,追隨在他身後的數千隻水形飛鳥,也在這時再次轉向,朝著主教蜂擁而去。

總裁前妻不下堂 主教見狀,馬上召喚出聖光護盾,擋在自己身前。

然而,數千隻飛鳥那不屈不撓的生命力,也是絕對不可小覷的。哪怕只是化作水流進行衝擊這種最簡單的攻擊方式,來個幾輪,也能將主教的身影淹沒其中,阻斷了他的追擊。

而在這倉促的時間內,主教除了不停召喚出護盾,也幹不了什麼別的。

至於本傑明,則趁著這個機會飛得更遠了。後面緊接著飛過來追他的神父大隊,也在這時被徹底甩開。

很快,他的身影從神父們的視線中消失。飛鳥也紛紛調頭,嗖的一下全部飛走了。不過,看著飛鳥里去的方向,不少神父都露出了不甘心的樣子。

「主教大人,我們……」

「別追了。」被數千隻飛鳥不停圍攻,主教看上去有些狼狽。他搖了搖頭,開口道,「先穩住格羅瑞的形勢,日後再慢慢對付這傢伙。」

本傑明的速度和實力都讓他們感到有些絕望。如果孤身追上去,他甚至懷疑自己可能會被設計殺死。

因此,他也只能強行把這口氣咽下去。

神父們聞言,也明白這個道理。他們轉過身,看向格羅瑞。眼前的都城簡直就是一團糟,無數人在往外跑,城門附近的守衛恢復了一些,但光憑他們,是絕對鎮壓不住這種失控的人群的。

實際上,場面鬧到這樣一個地步,已經有些超出他們的控制了。但是,格羅瑞已經是他們剩下最大的籌碼。沒有了格羅瑞,整個卡瑞特斯也將不受他們的控制。

——他們必須把這些暴民鎮壓下來,哪怕要動用一些極端的武力流血手段。

因此,神父們點頭,轉身又飛回了混亂的格羅瑞之中。

卡梅倫主教也急匆匆地飛回王宮內。

「再這樣下去不行,必須得求援了。」

他一邊自言自語著,一邊快速走向王宮身處的房間。他用一個抽屜里拿出一本書籍般的魔法道具,翻開一頁,準備用它向霍里王國那邊傳遞新的消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