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他媽的燙!」 夜市,蜀州烤魚。

晚上十一點,曹帆開車準時到達。

錢通陶龍甘心凌劉大格,已經到達二十多分鐘了,幾人合理搭配,點了一桌菜。

曹帆還沒到達,吃的就全部上桌了。

南玲玲適時的醒了過來,對於吃的,她是不會拒絕的。

她在玲瓏海岸邊觀察了螭吻的許久,見他雖被巨獸追殺,卻能適時逃脫,一時也很欣慰。

「你們可著急死我們了!」劉大格等人迎到車邊,著急的問候道。

曹帆五人從車上下來,和劉大格四人熱情相擁。

劉大格四人迎了上去,也和他們擁抱在一起。

「我們安然無恙,有什麼可擔心的?」衡靜臉上出現疲倦氣息。

劉大格看著她的疲倦氣息,心裡沒來由一陣心痛,然後上前和她擁抱在一起。天知道,這幾天衡靜等人經歷了什麼。

「我們大長了眼界,你們應該羨慕我們的,不過回想確實兇險無比。」吳昕燕簡易說著,臉上也有了一絲疲倦。

「沒事就好。」甘心凌上前捏捏吳昕燕的臉蛋,然後和她擁抱在了一起,喜極而泣。

曹帆對著迎上來的陶龍錢通說道:「大龍、老四、讓你們擔心了,好餓,菜都點好了吧。」

陶龍回應:「都點好了,這一次真是死裡逃生啊,二華、帆三,趕緊入桌吧。」

陶龍挽著曹帆的肩膀走上了餐桌,還有說有笑的。

錢通和張華挽著肩膀,走了進去。

身後衡靜劉大格也是牽著手,走了進去。

其後才是吳昕燕和甘心凌攙扶著腰,有說有笑的走進入了蜀州烤魚。

留下南玲玲一個人在門口,搖頭苦笑,然後也走進了蜀州烤魚店裡。

九人落定,曹帆決定請代駕,所以大家都決定喝點。

錢通點菜,也沒客氣,啥好吃點啥。烤魚三條,烤全羊半隻,海量烤食。

曹帆的右邊是衡靜,左邊是吳昕燕,南玲玲坐在吳昕燕的身邊。

衡靜讓大家把啤酒都倒上,然後說道:「慶祝我們從白水市安全返回,這杯啤酒大家都幹了。」

「干。」眾人齊聲回應。

大家端起杯子一飲而盡,傷口已經差不多痊癒的張華,也是一飲而盡。

南玲玲來這種場合,也是沒有拘謹,該吃吃該喝喝,完全不客氣。

她在碧源潭水底靈氣消耗甚巨,不過她回車裡休息了個把小時,又恢復了大半,畢竟實力擺在哪裡,恢復容易。

而且她玲瓏世界里的生物量加大,也促進了靈氣的無限循環,雖然進入玲瓏世界的魚族死傷已超過八成,短短几個小時,就只有少量存活下來。

喝完這杯啤酒,曹帆想起了一周以前和張華來這裡的情景,不由哀嘆一口氣。

他回想起這一周時間的驚天變化,曹帆的世界觀一再的崩塌,然後又重新建立起來。

他現在已經走上了一條不歸路,或許未來日子裡不再會有小夥伴們的陪伴,他會變成孤家寡人。可如今的他卻是快樂的,沒有任何憂愁,任何事情也都順風順水。

如果某一天南玲玲不在了呢?他會怎麼辦?

修鍊的道路是條不歸路,一旦踏上就永無回頭之日。

曹帆覺得自己的未來,迷茫中沒有一絲期待。

「卧龍真君你在哪?我有諸多疑問,你要早點回來給我釋疑?」

然後他吃下一根烤雞腿,喝了一口悶酒。

這個小小的舉動,卻引起了三個人的注意。

南玲玲當先發覺,曹帆在喝悶酒。這一點讓她有點意外,她只是覺得意外,曹帆究竟為何憂愁?她想知道,可她又不好當著眾人的面問。

第二個發現曹帆喝悶酒的是吳昕燕,她感應能力非凡,聽力觀察力記憶力遠非常人,她對曹帆頗為上心,曹帆的一舉一動,都牽動著她的心弦。 玄炎濤天 這口悶酒,讓她的心也開始堵塞起來,她的關注點隨時在曹帆的身上。她心裡干著急,端起面前的二兩啤酒就喝了下去。

坐在曹帆身邊的衡靜,也留意到了曹帆的情緒,想要問些什麼,最終沒有問出口。也端起酒杯喝了一口下去。

張華見氣氛不對,端起酒杯,站起來對大家說道:「再慶祝一下我們成功從白水市返回,這兩天可了遭大罪。」

然後一飲而盡,所有人也都是一口喝下。

喝完后,陶龍問道:「據說金勝山國道遇害者,至今下落不明。你們在第一現場可知道一些實情?」

陶龍問完話,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曹帆張華等人。

張華知道遇害者的人數和未了心愿,他見曹帆南玲玲不願開口提及此事,吳昕燕衡靜又不知道實情,他開口說道:「實情是知道一點的,我親眼看到兩個看熱鬧的倒霉蛋,失足掉落山崖,場景不堪回首。」

錢通覺得張華在吹牛,問曹帆道:「帆三,老四說得可是真的?」

曹帆點頭,他證明了張華所言非虛,張華提及的正是胖、瘦子作死集錦。

「真是湊熱鬧死得快。」錢通抱怨一句,嘆了一口氣。

「任何時候不湊熱鬧,才能善始善終。」劉大格也說了一句。

「對了,我們換個愉快一點的話題吧。下周大學運動會,你們湊不湊個熱鬧啊?」甘心凌突然想起這件事,出口問他們。俏嘴吃著烤串,使勁的擼起來。

「我就不湊這個熱鬧了,身體有了小恙。」張華摸著胸口的傷疤,悻悻說道。

「我錢通必參加,打點小球,我還是可以的。」錢通想起打羽毛球,就心裡浮上一絲自信。

「一點不爺們,打個羽毛球算毛線啊,跟我去踢足球,不知道有多好?玩什麼小球啊?」陶龍是系足球隊的主力中場,他體魄要比其它三兄弟強壯不少。

五大美女都不準備參加任何運動會的項目。

大家把目光對準曹帆,曹帆見目光聚焦過來。

他放下手裡的兔腿肉,勉為其難開口說道:「參加吧,報名還來得及嗎?」

甘心凌是學生會的,所以她知道內幕,她說道:「來得及啊,周三截止,周五運動會開始、開三天,周末運動會結束。」

「親愛的,你真的要參加啊?」衡靜開口問道。

這句問話,吸引來吳昕燕南玲玲的特別關注,引來大家的側目。

曹帆覺得他參加運動會是為了驗證一下他的實力,比如跑步類的,比如射箭類……都是可以去嘗試嘗試的。

「確定參加,具體報什麼項目,後面容我思考思考。」曹帆還未決定參加什麼項目,所以這幾天他可以思考思考。

曹帆決定參加大學生運動會,也讓吳昕燕衡靜南玲玲意外,其餘人等鼓掌以示支持。

要是以前,一場普通的運動會五大美女並不會引起的關注,可因為曹帆的參加,打破了她們固有的思維,決定也要去看看大學生運動會。

衡靜說道:「親愛的,我會全程關注你、報道你的。」衡靜是校文學社社員,所以她會深入運動會現場去採訪的運動員,然後刊登在廣華大學校園論壇。

曹帆回頭看著衡靜說道:「那感情好,有你加持我肯定得到第一名。」

衡靜給了曹帆一個甜蜜的眼神,她說道:「那你決定報幾項?」

曹帆問甘心凌道:「今年的運動會有多少項目?」

甘心凌翻個白眼,不高興的說道:「看你們那麼酸,本來我是不想講的,我就簡單說一下吧。今年廣華大學的運動會包括田徑、足球、籃球、撞球、羽毛球、乒乓球、擊劍、體操,八個大項,六十六個小項。各分男女組,田徑又包含100m,200m,400m,800m,1500m,5000m;4*100m,4*400m;110m欄;跳高,跳遠,三級跳;鐵餅,鉛球,標槍。不過一個人只能參一個大項,以及報三個小項。」

曹帆在甘心凌說話的時候陷入沉思,他只能選三個項目的話,就選田徑吧。

「我選田徑吧,畢竟只能選一個大項目,具體小項我再考慮考慮。」曹帆說出心中的思量。

「那行,你記得去你們班體育委員哪裡報名。」甘心凌善意提醒道。

陶龍站起來,端著杯啤酒,笑呵呵道:「帆三,這個名我給你報上去了哈。」

甘心凌無語,心道:「你說尷尬不尷尬,說體育委員,結果體育委員就在這裡,還一臉憨笑。」

同是一個班的張華錢通南玲玲忍住笑意,幾乎差點噴了出來。

吳昕燕、衡靜、劉大格都是一臉詫異的看著搞笑的一幕,特別是陶龍站起來說話的時候。

「行,名字先給我報上去,明天下課後,我把參與的具體小項報給你。」曹帆很皮的沖陶龍說道,然後舉起酒杯一飲而盡。

陶龍也是一臉憨態,端起面前的啤酒一口喝了下去。

然後話鋒一轉,劉大格挑起了一個新的話題。

「這幾天白水市發生了三件大事,你們知道不?」

「不知道。一直沒看手機。」吳昕燕回復道。

「昨天到現在,驚險刺激,還沒來得及看微博呢。」張華掏出手機,準備刷刷微博。

大家的眼神,掃視過來,張華感受到一股冷冷的氣息,然後默默的將手機收起來。

見他識趣,大家才又聊了回來。

正在此時半隻烤全羊上了桌子。一隻烤得外焦里嫩的烤全羊,色香味十足,讓本已半飽的肚皮又是大張。特別是沒有吃飽的曹帆,此刻更是味蕾大動,曹帆左手拿起剪刀、右手拿起餐盤,就開始剪羊肉,分發給大家。

大家邊吃邊聊回了之前的話題。

甘心凌和劉大格以及陶龍、錢通負責說,曹帆等五人負責聽。

「白水市發生大魚吃人事件之後。無獨有偶,這件事爆出來以後,整個微博野怪仙人傳聞和視頻,極速增多,我看到一條傳聞,據說北疆的深山裡出現了巨大野人,身高5米,體型龐大。你們說是傳聞就罷了,我竟然搜索道了視頻。」錢通拿出手機給大家看北疆野人的視頻,只見北疆野人一身白皮,如人形站立,咆哮著衝天地吶喊,氣吞山河。

在曹帆等人瀏覽完這條視頻之後,都是只覺驚訝,不覺得有多稀奇。畢竟他們是牟河大魚的親歷者。

「北疆野人的視頻很出名,可跟我這條南海巨鱷的視頻相比,又不值一提了。」陶龍拿出自己手機,將收藏的那條關於南海巨鱷的視頻拿給曹帆等人看。 西門慶締造王國 只見茫茫大海上,一條一百米長的超級巨鱷,從深海中一躍而起吞下一艘三十米長的客輪,死傷達到十人,場景恐怖異常,如若修羅地獄。

曹帆和南玲玲互看了一眼。兩人心裡驚起滔天的波浪,曹帆表情極具變化,南玲玲心裡說了一句:「第一重天靈氣復甦,地球也終於等來了這一天,萬獸盡皆覺醒,加油,地球人!向著高度文明進發吧。」

「你們看的這兩個視頻,也只是冰山一角。比如說西蜀蒙巴山出現的咆哮熊,南渝人地底冒出來的絕世地龍,海北地出現的飛天蜈蚣,東魯沼澤地出現的天使巨蝶……所有巨大的生物,突然間就冒了出來,有的已經開始攻擊人類。白水市大魚長出了雙腿,在人類的無限打擾之下,忍受不住大開殺戒,這就有了大魚吃人事件。人類自己作,終於被反噬了。」甘心凌涉獵甚廣,她邊說邊感慨,她把一切都歸咎於人類自己,自己造的殺孽,生物們終於崛起了,要反擊了。

「愛護環境,愛護生態,物極必反,生靈都崛起了,人類再也不是高高在上的存在了。」吳昕燕說出這句至理名言。

曹帆心裡知道一些梗概,他說道:「這些視頻哪裡看到的,網警都不工作的嗎?」

劉大格說道:「網警來不及封啊,每個地區都有不同的人,時不時傳上來一些目擊的奇異之事,大華國人民人手一部智能手機,可隨時記錄下來身邊出現的驚異。天下驚變啊,各種奇聞俱出,仙劍、寶葫蘆、不明飛行物、飛天仙人……都被網友們一一記錄了下來,你們幾個有時間去微博看看,實在看不到,可以翻牆去外網看看,封得快,視頻上傳也快。」

劉大格說道這裡,又補充道:「你們知道白水市晚間時候發生地震了嘛?」

眾人的目光看過來。

「不知道。」曹帆代替大家回復道。

。頂點 曹帆說完眼神有意無意的看向南玲玲。

南玲玲就當沒聽到,選擇了無視。

張華、衡靜、吳昕燕都是搖頭以示自己不知道。

他們當然不會知道了,因為當時他們還在睡覺。

劉大格繼續說道:「這場地震發生在晚間八點左右,位置在白水市白沙鎮白沙河源頭附近,只有3.6級,爆發地震本是極為平凡之事,可發生在白水市就有些蹊蹺了,要知道以前白水市可從未爆發過地震。而且當地的網友還目擊到了漫天的金光!並錄下了的視頻,你們說奇怪不奇怪。」

然後劉大格將她看過的白水市地震時出現的漫天金光視頻,放出來給大家看。

然後眾人莫不是驚訝出聲,不知道實情的人尚且如此驚訝,知道實情的曹帆和南玲玲,卻是更加吃驚。

畢竟這漫天金光是從沖碧源潭底衝出來的。

只不過,南玲玲沒料到還被人拍下了視頻。

南玲玲責備自己的粗心大意,臉上依舊保持平靜,心裡卻已經炸了。

「這次大意了!希望這件事不會對我造成什麼後顧之憂。」

「為了一座金天宮,幾乎暴露了我的存在,不值當,下次一定要更加小心謹慎才行。」

「碧源潭底共工部落的埋骨地,地底第十層的秘密,千萬不能暴露,看來我得早下手了。」

南玲玲心裡的想法增多,她心中已經有了計較。

曹帆知道這漫天金光來自於南玲玲,所以他只是故作不知道的搖頭。

劉大格見曹帆等人不知道,繼續說道:「一個小小的白水市,這幾天的反常事件,告訴了我們一件事情,或許里的外族入侵,並不是只會出現在里,我們地球不久的將來,或許就會面臨入侵。」

她越說越奇妙,似乎不像在開玩笑。

錢通不同意劉大格的這個說法,他提出質疑:「劉大格,你是不是網路看多了?你是不是看了老鷹的那部《全球高武》產生的臆想?就算是地球被入侵,我們人類發明的核武,難道就不能保護我們自己嗎?別杞人憂天了。」

劉大格天生喜愛網路,尤其愛看《全球高武》這等玄幻,加之最近全國到處出現的驚奇傳聞,讓她產生了此等聯想,她堅持自己的意見:「真不是杞人憂天,核武器是好東西,可只是大國之間博弈的底氣,不到萬不得已是不會動用核武的,而且如果外星生物入侵地球,還得靠我們人類自身,我們需要覺醒者,需要守護者。」

錢通就要反駁,卻被張華阻止,他端起一杯啤酒說道:「覺醒者也好!守護者也罷!現在事情並沒有你們說的那麼誇張,外星球也並沒有入侵地球,只是少數生物的變異而已,少操點心吧。我們還是喝酒吧,這些國家大事,讓國家去管吧,我們安心的讀好我們自己的書,少造謠才是王道。」

曹帆見張華說出此等言論,也是十分配合,他端起杯子,想要化解這個尷尬的氛圍。

眾人見曹帆端起杯子也端起杯子,然後所有人一飲而盡。

南玲玲來自第七十二重天,她很明白生物突然間發生變異,意味著什麼,而且她也看了微博上的視頻,她開口說道:「靈氣覺醒是好事。靈氣覺醒之後,人的力量將會超越一切,一念可永恆,一口氣可以滅蒼生,一人若足夠強大,一己之力可以讓宇宙震顫、讓天穹臣服。」

南玲玲這幾句話說完,所有人都側目看著她,錢通想要反駁兩三句,可他此刻卻陷入沉思,畢竟地球即將步入一片未知。原本的次序將會全部被打亂,做為四十八重天之下的位面,統治者三清聽到這個消息又作何感想?又有什麼樣的行動?畢竟靈氣覺醒是三清所不允許的。

這一切的一切都變得撲朔迷離起來,只因靈氣的復甦,讓這個世界的次序全亂了。

其餘人聽南玲玲所說,也是第一次聽到這等言論,心裡逐漸都失去章法,亂了分寸。

見大家內心都已凌亂,南玲玲又接著說道:「我預感地球的靈氣將會全面復甦,遲則半年,快則一個月,一場不得不產生的戰爭也將爆發。越是靈氣充裕的地方,就越要面對靈氣覺醒者的爭奪。靈氣對於覺醒者而言至關重要,這不是危言聳聽,預計不久的將來,地球將會出現全面的暴亂。不管是人與人之間,還是妖怪和人之間,不排除外星生物降臨地球搶奪資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