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指撫上泛黃的書頁,淡淡靈氣纏繞在指尖。

上古十大神器分為:東皇鍾、軒轅劍、盤古斧、煉妖壺、昊天塔、伏羲琴、神農鼎、崆峒印、崑崙鏡、女媧石。

盤古斧可以分開天地,自然也會有破壞天地的本事。

天破了一個洞,怎麼辦?

慕君玥馬上的就想到了,當然是要補了,女蝸補天!

女媧石!

那麼,女媧石會在哪裡?

之前帝君霖說過,這些東西都在不同的大陸,慕君玥腦海中閃現一個人。

羨人!

他之前過來的時候,不僅僅是告訴自己關於陌上軒的事情,他還說自己的實力還是要儘快的達到渡劫才好。

慕君玥心中一陣后怕,她的直覺告訴自己,今天會發生的這一幕,是羨人早就知道的!

那麼女媧石在哪一個大陸?

這碧川大陸還能堅持多久?

慕君玥除了空間,一直在旁邊的修迎了上來。

「走,我帶你離開!」

這天上破了一道,不斷地往下掉東西,第一個是樂音谷,樂音谷之後呢?

這整個碧川大陸都有可能會被毀滅掉!

修和帝君霖簽過契約,他要保護慕君玥,現在的這種情況,慕君玥想要晉陞到渡劫不是那麼簡單的。

就算是消耗一些精血,修為,那也要把慕君玥安然無恙的送走!

這就是他們那一代的魔族,講究!

「你知道女媧石在哪裡?」

「女媧石?」修皺著眉頭,看著慕君玥,不解,隨即反應過來。

「我先帶你離開,女媧石我會著手準備的!」

「不,我要親自找?」

修的臉色更難看了,以為慕君玥是耍小孩子脾氣,也難得沒有發脾氣,畢竟這一切還是自己處理不當!

「你怎麼找?你連離開這個大陸的能力都沒有!」

慕君玥轉過頭,認真的看著修,一字一句無比有力,「如果說只有一個人能找到女媧石,那一定是我!」

修不知道眼前這個小丫頭是怎麼說出這句話的,但是沒由來的,他信了。

「但是,萬一……」

「不會!變回楮墨的樣子!」

慕君玥站在院子外,打量著外面,現在連樂音谷的人也被轉移了,蓮勝和幾個長老看見了慕君玥,匆匆的朝著這邊走了過來!

「君掌門!」

修在和陌上軒打架的時候是用了自己的面貌,所以現在蓮勝看見已經變成楮墨樣子的修,也沒有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

「蓮谷主。」

「現在谷中的人已經被轉移了出去,君掌門還是也儘快的出去吧!」

「那蓮谷主呢?」

慕君玥不是那種多管閑事的人,但是她現在需要的是知道蓮勝下一步要幹什麼。

攝政王他非要喜當爹 「我要在樂音谷里。」

「在這裡做什麼?」

「我……」蓮勝什麼也說不出來,兩眼通紅,絲毫看不出來這是一開始那個通曉樂理的翩翩美大叔。

「這個時候,蓮谷主還是和我們一起出去的好。」 戰氣凌霄 「出去?」蓮勝擺擺手,「樂音谷的開啟時間是有限制的,你們還是趕緊出去吧!」

還珠之醫仙阿哥 慕君玥皺了眉頭,很不喜歡這種什麼都還沒做就已經放棄的行為,「蓮谷主這是想要放棄樂音谷了?」

「君掌門,你這話是不是太站著說話不腰疼了?」旁邊的一個長老同樣的心情不好的看著慕君玥。

「沒有人比蓮谷主對樂音谷更熟悉了吧?這個時候蓮谷主難道不應該和我們一起出去商量對策?」

蓮勝激動的上前,「君掌門!您的意思是,樂音谷還有救?」

「我不能做保證,但是,最起碼我們試過!」

說完,慕君玥直接的朝著樂音谷的出口走了出去,後面跟著「楮墨」,在後面就是阿大一行七人,還壓著陌上軒。

後面的蓮勝想了想,跟幾個長老打了手勢,也跟著出去了。

而樂音谷裡面的地面已經被一層黑色的水浸透,土地也已經變成了黑色,那些顏色艷麗,看著就賞心悅目的花草也盡數的枯萎。

慕君玥一出去,在門口等了半天的四個長老就迎了上去。

「這位公子,我們已經恭候多時了。」三長老雖然比較看不慣皇室,但是說起客套的話來一點也不比皇室的人簡單多少。

「有事以後再說,現在在這裡的有多少?」

五長老接了話,同時打量著眼前的少年,「基本上掌門和各個長老都在這裡。」

「你們是元華宗的長老,把他們聚集起來不是什麼難事吧?」

「這倒是不難,但是總得有個理由吧?」

慕君玥嘲諷一笑,這都什麼時候,這幾個老狐狸竟然還在試探她。

直接將脖子中的翠綠色的玉墜拽了下來,扔給了三長老。

玉墜在離開慕君玥之後就變成了玉牌大小,上面郝然寫著元華二字,「就說是元華宗的掌門發起的,不為過吧?」

身為碧川大陸的第一門派,作為掌門,是可以召集其他門派的掌門和長老的,而且不管有沒有事都是可以的。

一個人固然是不可怕,但是一個門派呢?還是碧川大陸的第一大宗!

「不為過,不為過!」

「我們馬上就去!」

四個長老收了眼睛里的震驚,因為這個牌子確實是元華宗的掌門令牌,雖然他們沒有見過真是的牌子,但是有圖紙。

而這種東西,除了幾個長老,誰還見過?

而且光是接過這個牌子,牌子里的力量沉甸甸的,怎麼可能會是假的?

幾個長老忙不迭失的去召集各個掌門和長老,跟在身後的蓮勝幾人看見慕君玥站在這裡,幾個長老也打了個眼色跟著元華宗的長老而去。

蓮勝獨自站在一旁,對慕君玥頗為尊敬,「不知君掌門有何見教?」

縱然這個人不會做出什麼,但是慕君玥是不會將自己的想法和盤托出的,也打著官腔,「見教倒沒什麼,人多點子多。」

蓮勝明顯的就失望了,但是這本來就不關人家的事,能夠這麼的安排他也很感激的。 雖然現在目前是在樂音谷里,但是樂音谷還能堅持多久?

一天?兩天?還是一個月?兩個月?

他們都可以修鍊,活的歲數絕對不止這些,他們之中就算是有的人自私的不願意管他們的子孫後代,只要自己活的好就好了。

但是,這個大陸能撐到自己壽終正寢么?

就照現在的這個速度,顯然是不可能的!

還是元華宗的掌門發起的,這些人很快就被聚集了起來,在元華宗外面議事,為首的當然就是慕君玥。

即使這場會議是慕君玥發起的,但是難免會有不把慕君玥放在眼裡的,畢竟慕君玥對於他們來說不僅僅是一個毛頭小子,而且他們不了解這個元華宗的掌門。

慕君玥冷眼看著他們還在嘰嘰喳喳的說著裡面發生的事,仔細聽了一下,沒幾句是有用的,讓阿大讀了心,他們心中所想也沒什麼用處。

不知是不是慕君玥太過淡定,和這裡有些格格不入,他們很快就看著慕君玥,不知道慕君玥把他們招來到底是因為什麼。

「君掌門可是對樂音谷的事有所建議?」

「有什麼法子,君掌門不妨說出來,我們大家一起渡過難關啊!」

「是啊,蓮谷主現在一定很著急吧!」

……

等他們真正的安靜了下來,慕君玥才緩緩開口,第一句就是對著蓮勝說的,「蓮谷主,我跟你說實話,不管我有什麼法子,樂音谷是不行了。」

「嘶~」

「……」

「這……」

……

上來就這樣,難道不應該是鼓舞眾人么?當事人倒是很淡定,等著慕君玥的下一句。

「但是我知道,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你才中年,你以後的實力還會上升,在有生之年再次的建立一個樂音谷,以你的實力,以你的閱歷,綽綽有餘。」

蓮勝沒說話,但是顯然是把慕君玥的話聽了進去。

「你們能坐上現在的這個位子,那都是老人精了,道理你們比誰都懂,但是你們知道現在該怎麼做么?」

眾人面面相覷,不知道慕君玥葫蘆里到底賣的什麼葯,現在的情況難道不是很急么?為什麼不說重點?

有熬不住的就直接問了。

「君掌門,您就別繞圈子了,直接說吧!」

「我們要是知道早就動手了!」

「是啊……」

「那你們就是不知道了!」

慕君玥兩手擔在椅子的扶手上,嘴角微微上台,「我知道。」

「所以,你們要不要聽我的?」

「君掌門是想當領頭羊?」

「領頭羊是什麼?我沒那個想法,但是如果你們不按我的布局去做,你們現在就可以走了,我怕你們會直接毀了整個碧川大陸。」

這話說的可就有點重了,但是眼下這個情況,這麼說並不為過。

「我聽你的!」

說這話的是蓮勝,站在一旁的阿大朝著慕君玥點點頭,表示蓮勝心口一致,慕君玥點點頭。

怎麼說人的年紀越大了,就越難纏呢,這在座的幾個掌門長老更是難纏中的極品。 也不是說難纏,就是相應的不是很願意聽從慕君玥的話。

畢竟要聽一個比自己小這麼多的毛頭小子的話,這在很多人看來是很可笑的。

但是蓮勝沒有,慕君玥已經和他說了樂音谷已經保不住了,但是他沒有就這麼放棄了,反而願意聽從慕君語的安排,實屬可貴了。

慕君玥不著急,和面前的幾個老狐狸對持。

不知道是不是慕君玥的威壓比以前更厲害了,時間越久,同意這個的人就越多,而人也是有一個從眾的心理的。

御雷重生:第一戰神公主 到最後,每個人的嘴上都說著答應了,但是還有幾個心口不一的人。

慕君玥沒有理會,畢竟剩下的這些人還是需要自己的實際行動來證明。

「陌上軒是皇族的二皇子,他是和魔物做了交易,被魔物上了身,他用的那個是上古神器,盤古斧。」

「現在盤古斧被別的人捲走了,這一點你們都看見了。」

「對於盤古斧,分天地,也有破天的能力,天破了,該怎麼辦?」

「得補!」

一旁的「楮墨」接話,眾人眉頭緊皺,顯然是被慕君玥嘴中那一個又一個的詞語嚇到了。

但是,眼前的這個少年確實是有點本事的,當下認真了不少。

「神器破天,同樣的可以補天,我們需要的是女媧石。」

「女媧石是什麼?」

雖然是上古的十大神器,但是連時笙上神和遙古上神都已經漸漸的淡出了人們的視線,更何況是消失了那麼久的神器。

所以,沒有人知道也是應該的。

慕君玥可沒打算科普太多,只是簡單的說明了一下,「女媧石也是上古神器之一,擁有的是補天的能力。」

「那女媧石在哪裡?」

「需要人去找!」

「我們?」

在座的眾人平時看著很是厲害,但是像這種找上古神器的事他們自己都對自己沒有信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