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克桀桀笑著,哈伊此刻的信仰不單單是遺失那麼簡單。他已經成為了唐克最忠誠的信徒!但他又卻神奇的保留了自我遺失!這種狀態駭人聽聞!

「我現在人手不夠,雖然你的天賦差了一些,但還可以,所以我會賜予你更強大的力量,好好體會,也好好利用他,未來未嘗不可再前進一步。」唐克一擺手,一個灰色的小球便如流光一般划入其口中。

灰氣朦朧升騰,籠罩住了整個地下牢籠,唐克嘴角一揚,轉身朝著外面踱步走去。

噠噠噠的腳步聲回蕩在此刻寂靜的過道中,所有的玩具早已成為了飛灰,成為了哈伊的養料!

此刻,哪怕哈伊強行放棄也不沒有辦法逆轉儀式的進行了!那些冤死者的靈魂與怨念會一起附著在力量之上湧入其體內!

有唐克壓制,這些力量翻不了天,但哈伊若是有了別的念頭···

呵呵,唐克從來不是一個善良的人,他也不會是一個單純的人,他更不會相信除他之外的任何人!

他信奉的是利益與慾念控制信徒,只要是智慧生物,他們必有弱點!這才是混亂的真正源泉!

「創造一個和諧的世界?讓所有人都變的平和無畏?做夢吧,這個世界只能是屬於混亂的!」 重生之庶女賢妻 唐克獰笑著。

「我親愛的信徒,當你蘇醒之後就給幫我去做一件事情吧,找到這個女人,把她給我帶到我的面前!放心,佩姬公主的事我替你解決,至少她不會有任何閃失。」

樓梯口,傳來了唐克漫不經心的話語。

與此同時,在黑暗之中,一張由光構造的立體面容緩緩浮現。那空間如水波一般蕩漾開來,那模擬的形象更是似從水中湧出,好不絕美。

那形象毫無疑問是一個女人,而且是一個精緻妖媚的女人!

「是。」哈伊眼中的灰色逐漸退散,面孔上也出現了往昔的笑容。

當灰氣全部逸散,靜靜站在牢籠之中的哈伊顯得是那麼獨特,卻又那麼平凡。

「混亂之爪!」

哈伊低吼一聲,整隻右臂開始被滾滾灰煙籠罩。少頃,一隻富含金屬光澤的巨大爪子徹底成型!他代表著神的力量!

但他在更古老的年代之中也有一個稱謂——————惡魔武器!

當!當!

一爪如電,那合金打造的特製欄杆瞬間被切斷,截面光滑如玻璃!

咻!

行走在過道之中,哈伊回憶起印刻在腦海中的那一副畫面,以及唐克通過光傳遞過來的消息。

婚深入骨 「瑪莉蓮···魅魔···這個女人嗎···」

···

無望城,地獄火大酒店,七層7035號房間。

地獄火,無望城三大酒店之一,能夠入住此處的人不是強者便是富豪,同時他也是一處巨大的銷金窟,其創立的地獄火俱樂部在無望城影響極大,深入各個行業與暴利項目。

而作為地獄火俱樂部的臉面,地獄火大酒店自然是造的金碧輝煌,窮奢極欲!

那些裝飾的材料無不是埃爾洛最頂尖的材質,兼有大師手工打磨製作。

而在每個房間之中,也都有一個特殊的主體,盡全力讓顧客體會到一種尊享之感。

就拿7035號房間來說,它的主題便是海洋之心。

所以整個房間利用了特殊的空間魔法陣技術,擴充為一小片海洋!裡面還配備了各項最新的科技,可以模擬任何一種海洋天氣與自然災害!當然,海洋生物也是可以模擬的!

而海洋之心與其他海洋類主題不同的是,他擁有深入海洋的深淵之屋!在裡面,顧客可以享受到極致的海底景色,裡面更是刻印著上百個魔法陣,可以凝聚大量的水元素!

對於水系魔法師及水系體質來說,海洋之心無疑是一個好地方。

此時此刻,在深淵之屋中,那一張柔軟的大床上,正躺著一男一女。

男子猶沉睡夢,臉上一片歡愉之色,而一旁的女子則是厭惡的躺在一側,眼中滿是冷意。

少女金髮如波浪般披散而下,肌膚如牛奶一般絲滑光潤,一雙藍寶石般的眼睛更是與周圍的環境相得益彰。

大熊瑪莉蓮!曾經出現在低沉世界的埃爾洛暗行者!

她是魅魔混血,身上的魅魔血脈達到了最為純凈的地步!一言一行都蘊藏著莫大的魅力!

無論她走到何處,都會是那些男人們眼中的焦點!這也可以讓她更方便行事。

比如現在,身旁的青年就是某個商人家族的繼承者,她輕鬆的便跟隨其混入了奴城! 「親愛的,你醒了。」

深海中的清晨,那一縷陽光詭異的打入海水之中,將整個深藍色的海洋照的通透,呈現出一派魔幻場景。恐怕也只有在此處人工製造的房間之中才能體會到如此絕美的景色了吧。

當那一名眼眶深凹,明顯縱慾過度的青年蘇醒之後,他第一時間便找到了一旁假寐的瑪莉蓮。

「克勞爾,你醒了。」瑪莉蓮輕輕拍了拍自己的櫻桃小嘴,一副睡眼惺忪的模樣。

這讓一旁的克勞爾看的是食指大動,恨不能翻身而過,再與其共赴巫山雲雨。

「該起床了!」瑪莉蓮撒嬌道。「別讓人家久等了,我可不想耽誤了你的大事。」

「哎呀,我的好寶貝,真是我的賢內助。」克勞爾眼中迷戀神色一閃而過,強行將那一股慾望壓制下去。

他雖是個二世祖,也改不了好色的毛病,但也知道自己現在享受的一切都是建立於家族的輝煌之上。

他雖沒有爭奪權力的念頭,卻也不想真的成為族人眼中的廢物,因為那樣的人是不可能長留於家族內部,最好的結局也不過是外放到一地當個主事人。

那樣的生活可不是克勞爾想要的,那些窮鄉僻壤的地方可比不上現在他自由自在的娛樂生活。

至少,那些小地方絕不會出現像瑪莉蓮這樣的絕色美人。

更何況,這一次可以成為家族的代言人前往奴城,也是克勞爾動用了不少的關係換回來的,所以此次之行決不能出任何的差錯。

外表狂放,內心謹小慎微,這才是克勞爾可以一直立足於家族的最大原因所在。不然,光憑他的名聲就足夠讓家族的長老們將其驅逐出去。

大家族從來都不會養廢人!這是毋庸置疑的!

瑪莉蓮繼續演著戲,她乖巧的替克勞爾將衣服穿戴好,兩人隨即便離開了海洋之心。

穿行在金碧輝煌的樓道之中,克勞爾開始練習起通行的家族之人以及數位強大的侍衛。

奴城禁止動手是沒錯,可有這些侍衛在,才能保證奴隸商人的安全。事實上,奴城也由此方面的服務,只需要付出大量的資金,便能雇傭到強者為你保駕護航!甚至連傳奇級別的護衛也有!

只可惜那個等級的護衛絕非克勞爾的家族能觸碰到的!至於護衛的忠誠問題,這是不用擔心的,魔族可不會砸了自己的招牌。他們或許貪婪,或許有慾望,但絕對是世界上目光最長遠的存在,若不然,奴城早就被滅了。

「少爺,我們已經聯繫好了暗夜公爵,他會在一個小時之後與我們會面。」一名富態的老者恭敬的站在克勞爾身旁。

「辛苦蘭叔了。」克勞爾彬彬有禮的回應著,他可不敢託大,眼前這名老者名義上只是家族的大管家,可實際上地位比同自己擔當族長的爺爺!即便是自己的父親在其面前也要小心翼翼。

「不用客氣,為了錫瓦斯家族的榮耀。」老人低喃著。

這名將大半輩子都奉獻給了家族的老人值得令人尊崇,克勞爾心中未嘗沒有這方面的意思。

「蘭叔,雖然暗夜公爵是我們一直以來的合作夥伴,可他太霸道了,也太貪婪了。」克勞爾也不唯唯諾諾,只是將自己的姿態與老者放在了一條線上。

爭得了此次機會的他自然也不會成為一個走過場的傀儡式人物,他還要得到更多。

「話雖如此,可···」蘭叔皺起眉頭,暗夜公爵是奴城之中較大的奴隸販子,常年帶著面具,身份很是神秘。

最近十幾年來,暗夜公爵一再壓低奴隸的收購價格,已經引起了相當一部分人的不滿,但是趨於一些原因,他們還沒有到達爆發的地步。

克勞爾所在的錫瓦斯家族亦不列外,為此,家族中已經開了好幾次大型會議,甚至都打算再聯繫其他的奴隸販子了。

只可惜,在奴城之中,比暗夜公爵強大的奴隸販子根本看不上錫瓦斯這個小家族,這個備用計劃只好胎死腹中。

「放心吧,蘭叔,我已經聯繫好了曼暴君大人,他們同意我們的加入,並提供庇佑,收購價卻是比暗夜公爵高五成!」克勞爾伸出自己的手掌眉飛色舞道。

「五成?」蘭叔瞳孔一縮,一臉的驚訝。若真像是克勞爾所說,那他們此次的收穫可是原來的一點五倍!

「少爺,這是真的?」蘭叔心中沒有喜悅,反而很是質疑。

曼暴君也是奴城之中一支奴隸販子,規模比暗夜公爵稍微強了一點。他們真的會為了錫瓦斯家族而開罪暗夜公爵?

「百分之百的把握,連契約他們都已經交給我了。」克勞爾拍著自己的胸脯,從空間指環中掏出了一張泛黃的捲軸。

蘭叔沉默不語,靜靜的核對著捲軸上的內容。

很快,他的臉上便出現了喜色,這張捲軸是真的!契約的內容也沒有錯誤!

「少爺,你替家族立大功了,族長一定會很高興的!」

「那是當然!」克勞爾昂起了自己的頭顱,他已經可以想到回歸家族之後的樣子了。他也相信自己的地位可以拔高一個層次,日後大小也能撈個長老噹噹,舒舒服服的過完自己的小日子。

只可惜,在場的人都沒有發現一側一直充當花瓶的瑪莉蓮,眼中閃過了一絲狡黠。 暗夜男爵酒吧,位於無望城東部的756街道,亦是暗夜公爵掌握之下的最大產業。

作為無望城少數的幾名大奴隸販子,暗夜公爵之名如雷貫耳,也讓人恐懼莫名。

能夠在無望城生存下來的,無論大小勢力都是經歷了一系列腥風血雨、廝殺拚鬥,這才有了如今的局面。

暗夜公爵其人更是狠辣無比,756街道之上如今都還有一塊塊斑駁的黑紅色血跡。

想當初,魔族劃分城內地盤的時候就是採取了打鬥這種簡單粗暴的方式,那一日不知有多少人頭落地,血流成河。

不過暗夜公爵也有一個死對頭,那就是貴為無望城城主的刑主大惡魔撒耶高利!

刑主大惡魔撒耶高利是從小惡魔一步步成長到如今地步,其也是異種繫上位根源恐怖刑具的擁有者,可以模擬製造一切可怕的刑具!再加上他的特殊職稱惡魔行刑官!讓他成為了所有奴隸的噩夢!

說到這裡可能會有人疑惑,暗夜公爵充其量也不過是無望城一個稍大的奴隸販子,他怎麼可能會在一城之主的手下存活下來,甚至還能與其爭鋒相對?

這就要要看看暗夜公爵背後站著的男人了——————小丑!

沒錯,暗夜公爵自始至終都是小丑的人,是小丑在無望城的代言人!

撒耶高利無疑是獸魔領主的手下,兩人在無望城的對抗與摩擦簡直就是蹉跎城的翻版!

當然,光憑藉暗夜公爵的勢力,根本稱不上是撒耶高利的對手。但暗夜公爵周圍拱衛著的還有無望城近七成的中小勢力!他們或許很微不足道,但凝聚在一塊也足以讓人投鼠忌器。

這些暗地裡的較量並不為人所知,若不然克勞爾也不會如此自作聰明,認為曼暴君的實力比暗夜公爵強。

此時,暗夜男爵酒吧依舊熱鬧非凡,成百上千的人再次揮金如土,醉生夢死。一切的邪惡與黑暗,生物最原始的慾望都得以在這就把之上上演。

在這裡,那些人可以釋放自己心中的魔鬼,可以無拘無束,破壞一切的倫理道德。

而與第一層的盛況相反的是,在第二層中充斥的是一種典雅與幽靜。

這裡是用來招待貴賓的地方,服務與環境較之一層簡直就是天壤之別。

可與第一層有一點相同,只要你有錢,你可以在這裡享受到一切!無望城就是一座刑罰與娛樂之城!是用來吸納無數金錢的銷金窟!

淺淺的呻吟回蕩在走廊之中,而在第二層的盡頭有一座淡雅的小房間,門口站著兩名壯漢,如雕塑一般不動如山,讓人倍感壓力。

房間之中,只有一張小桌子,一張小床,床上躺著一名優雅的紳士,他似笑非笑,正在專心的瀏覽著手中的聯絡器所發來的內容。

「停止最近的摩擦,開始收斂了嗎?」貝漢姆伸了伸懶腰,身上散發出一種貴族式的慵懶。

貝漢姆,這個名字在無望城一文不值,可他實際上卻是代表著暗夜公爵!

暗夜公爵的名頭實在是太響亮了,以至於所有人都忘了貝漢姆的本命。

「真是沒有想到戒備森嚴的蹉跎城本部也會有人逃出去,只可惜我還有任務在身,不然也真想看看那個膽大包天的妹妹呀。」貝漢姆呢喃著,慢慢抬起自己的手,一杯子直接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這種操控的手段真是令人感到熟悉,沒錯了,貝漢姆的真正身份便是小丑的兒子!最小的兒子!

這個秘密除了他與小丑及小丑的子女之外,根本沒有人知道!哪怕是十二使徒!

他是小丑埋在無望城的一枚暗子,也只有那血脈才能讓小丑放心的將無望城交給貝漢姆。不過這血脈看起來也十分高興,至少小丑並不將其當做一回事,培養後代更是像培養獸王一樣,層層選拔淘汰。

貝漢姆之所以擁有暗夜公爵這個稱號,也是因為他繼承了小丑的控制能力,他能控制小範圍之內的黑夜變化!

小丑曾經評價過貝漢姆,只要他凝聚了神格,那麼貝漢姆很有可能會成為黑夜之神!主宰夜晚!

眾神國度的名稱就是如此而來,他能人工造神!這無與倫比的控制能力!

只可惜擁有小丑血脈的人不能早獲得根源,這也是一種特殊的限制。這個世界上能夠同時擁有兩種根源的極少! 回到上古當大王 極少!

總裁舉起手來 咚咚咚!咚咚咚!

就在貝漢姆舒心的喝著下午茶之時,一陣急促的敲門聲如雷炸響。

貝漢姆面色一冷,冰冷的瞥了一眼房門,淡淡道,「進來。」

吱嘎!碰!

「公爵大人。」

一名長發青年隨即半跪於地,低垂著頭,不敢直視貝漢姆。

「規矩你知道的。」貝漢姆淡漠道。

青年身子一震,貝漢姆平日里會很和氣,好像個古老的紳士一般,恪守著禮儀。但他也有禁忌!他絕不允許有人打擾他就餐、洗澡、喝下午茶、玩打桿遊戲。

如果青年沒有重要的事情,那麼下場多半會成為那些野獸的食物,亦或貶為奴隸,陷入無盡的絕望之中。

貝漢姆可不是一個真正的紳士,他也不喜歡直接動手殺人,他更喜歡的是看著那些人痛苦死去!

沒錯,他就是個變態,或者說小丑的所有子女都是變態,都有著這樣那樣的怪癖。

「大人,錫瓦斯家族在今天早上偷偷和曼暴君的人見面了,他們達成了什麼協議,打算背叛我們了。」青年顫顫巍巍道,額頭滿是冷汗。

「背叛!背叛?這些該死的蛆蟲!」貝漢姆怒了。

這麼多年來他沒有再動過手,難道無望城已經忘記了那一天的鮮血嗎?竟然有人敢背叛他! 「大人需要召集人手嗎?」青年小心翼翼道。

「不,你下去吧。」貝漢姆一臉平靜道,彷彿剛才怒氣衝天的並不是他。

青年一頭霧水,但還是不敢違抗貝漢姆的命令,慢慢退去。

重新歸入黑暗的房間之內,貝漢姆一言不發。

說實話,他真的是很憤怒,那是久居於上位的一種威嚴,但他卻也十分冷靜,要不然也不會被小丑委以重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