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元訕笑一聲,隨後便是靈力涌動,一雙手掌之上已經呈現了流光溢彩之像。

哈!

蕭元低喝一聲,放在石頭上的雙手猛然用力。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那石門依舊如當初一般,一動未動……

其他進來的一些強者,也同樣的在這大殿之內四處走動。

逆襲吧廠狗 那些通道內的石門,運氣好的情況下,便會一推而開,若是與之無緣,任憑你怎樣用用,都不能撼動分毫。

被打開的石門,裡面的東西大都被眾人洗劫一空,這二十幾人分開幾批,開始大肆收羅殿內的靈寶,但沐青青的速度,比他們卻是快上了許多。

王絡此時藏在屠靈棍中,指揮著沐青青一路向里,但路過的那些石門,王絡都沒有想著去打開,因為那裡面的東西在王絡看來,根本不值一提,所以當他們走到通道最裡面的時候,外面的那些人才剛剛開始。

「絡哥哥,我們這是去哪裡啊?」

沐青青就這樣聽著王絡的指揮,但看著那些石門,不由得心生惋惜,好不容易進到秘藏之中,卻是這樣離開了。

「目光短淺!」

王絡不由的翻了個白眼,而後說道:「快些走吧,裡面我感覺到了一陣強大的能量波動,好像應該是什麼靈寶!」

聞言,沐青青一直皺著的一張俏臉總算恢復了些許的笑容,而後加快速度,那向大殿的最深處閃掠而去。

大約半個時辰之後,沐青青的身影終於出現在了這條通道的盡頭。

總裁前夫不好惹 只見那通道的盡頭,竟然是一座氣勢恢弘的大殿,殿內有十數道能量光球,高高的懸浮在半空之中。

而在那大殿的正中央,卻是一尊老者的雕像。

老者身穿道袍,手持拂塵,端坐在一把太師椅之上,看其樣貌栩栩如生,竟跟真人一般無二。

「我看到這尊雕像,為什麼會有一種奇怪的感覺?」

沐青青手中拿著屠靈棍,圍著那老者的雕像轉了幾圈,心中不免有些疑惑。

嬌女毒妃 「沐青青,看到半空中那些能量光團了么?裡面不是帝階功法,就是神級的靈器,你怎麼還有時間在這裡看這個石雕的老頭兒?」

王絡在屠靈棍中不由得的開口喝道。

「哦!」』沐青青似乎有些依依不捨的離開了那座雕像,而後將目光鎖定到了那半空之上。

半空上的能量光團,沐青青仔細的查了一下,一共有一十三枚。

這一十三枚能量光團散著不同顏色的光量,在這看起來略微有些陰暗的大殿內,顯得些飄忽不定。

沐青青伸出手,對著其中一道散發著紅色光暈的能量團跳躍而去。

「咦?」光團入手,沐青青卻是疑惑出聲,回為那光團內的東西,竟是在接觸的一剎那,消失不見,她的手掌便直接憑空穿了過去。

咔嚓!

一道細微的聲響傳出。

正當沐青青錯愕之間,那半空之中紅色的能量光暈,竟是化做一道能量,霎時間穿透到了那下方的石像之內。

躲在屠靈棍中的王絡眼瞳猛然一縮,因為他發現,那端坐在石椅上的石像竟然活了,一雙眼睛居然如同活人一般,正在緩緩睜開。

隨後,其身體內瞬間散發出一道強橫的能量波動,這股波動甚至使躲在屠靈棍中的王絡,呼吸猛然一滯。

「難道是達到了歸一境?」

王絡的腦海中,閃電般的掠過了一個念頭。

因為只有修為達到了歸一境以上的人,其體內強大的能量才有可能影響到靈器中的靈體。

「是誰?來到了我的卜天大殿啊?」

一道蒼老的聲音回蕩著整個大殿之內,而且那聲音如同會穿透人心一般,使得沐青青的心陡然一顫。

冷血總裁求放過 「晚輩沐青青!」話音落下,沐青青對著那名老者揖手,輕聲答道。

話音落下,那老者緩緩抬眸,向沐青青的方向瞧來。

「你?怎麼會?」

老者眼瞳一縮,突然大喝一聲。

沐青青不明所以,抬起頭看向老者的方向,沒想到那名老者的雙眼之中竟然充斥著一抹恐懼。

「前輩?」沐青青緩緩向前一步,剛要開口,便被那名老者打斷:「一千年了,居然……好,既然如此,便讓老夫來了結了吧!」

說完,老者的雙眼之中猛然射出一道精光,而後雙手竟是在身前結起了一道繁雜的手印。

隨著手印的落下,大殿之內居然響想了轟隆隆的巨響聲。

沐青青一臉驚詫的向四周望去,剛剛進來的時候,卻未曾注意到那大殿之內的一面石壁上,何時出現了十餘名手拿刀槍的將士,而此那名老者手印結完之時,那十餘名將士竟然在此刻復活過來,而後緩緩的從那石壁上走下。

最讓沐青感到震驚的是,這十餘名將士身上所散發出來的能量波動,並不比一名氣海境強者差,甚至是超過了氣海境,達到了聚台境。

「這?」

沐青青倒吸一口冷氣,這十多名聚台境的強者任何自己怎麼樣打,也絕對不會討到半點的好處。

「快跑!」

王絡大喝一聲,沐青青隨後便向著那大殿的石門方向爆沖而去。

哐當!

可就當沐青青要跑到石門前,那石門竟然死死的關閉了起來。

沐青青欲哭無淚,這種情形當真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而就在沐青青驚慌失措之時,那些石像終於掙脫了最後的束縛,踏著轟隆隆的步伐,對著沐青青猛衝而來。

「時隔千年,我卜天總算是做了一件有利於萬莽大陸之事,也算死而無憾了!」

那卜天道人仰天長嘯,雙目含淚,驅動著那些石頭將士揮起大刀,對著沐青青的石上斬落而去。

「老雜毛,爾敢?」

沐青青揮動屠靈棍與之相抗之時,王絡卻是化做一道毫光,從那棍中閃掠而出,旋即大喝一聲,對著那卜天的石像爆沖而去。 就在千鈞一髮之際,王絡從那屠靈棍中閃掠而出,對著大殿中的那道石像便是爆沖而去。

「你先吃小爺我一掌!」

王絡抬起手掌,一道渾厚的能量頓時翻滾在其上,對著那老者的頭頂怒砸而去。

只是可惜,王絡即便有屠靈棍強那強大的凶煞之氣護體,但對於眼前的這名老者來說,實在是太過弱小。

或許在他的眼中,王絡與那螻蟻並不無不同。

於是,他輕蔑的抬起雙眸,對著王絡的身上緩緩掃去,這一掃之下,老者的臉龐霎時間精彩了起來。

「你、你、你!」

老者接連說了三個你,其目光被一抹驚喜所充斥著。

嘭!

正在說話間,王絡的手掌與沐青青的屠靈棍同時落下。

但兩者都未對對方造成任何的實質性傷害。

「你個老雜毛,今日若是她真的受到什麼傷害,我與你沒完!」眼見一掌未能制敵,而不遠處的沐青青已經被那十幾道石質的身影團團圍住,王絡的眼中閃過一抹狠厲,而後便掉轉方向,向沐青青所在的方向爆沖而去。

老者聞言卻是微微一笑,這笑容之中包含著一抹欣慰,更多的,是一抹如釋重負。

「千年了,果然還算是讓我等到了,果然,天不亡我萬莽大路哈!」

而此時的沐青青面對著那十餘名聚台境的石人,根本已經放棄了抵抗,而是在最後的一瞬間,將身體內的靈力盡數外放,在自己的周身布出一道結界。

嘭!

十數道石人同時踏出一步,舉起手中的刀槍對著沐青青怒斬而去。

「不要!」

王絡心中大喝一聲,只是可惜還是晚到了步,那十數道的人影手中的武器終於落下,滾滾煙塵霎時間擴散而出,將沐青青的身形包裹在內。

「媽的,你個老雜毛!」

王絡怒喝一聲,他沒想到沐青青真的就這樣死了,十幾名聚台境的強者同時出手,別說她一個沐青青,就是有十個,也不可能阻擋得了。

所以,在那一瞬,王絡的心中已然認定,沐青青此一下,必死無疑,當下便掉轉方向,一步步的向那卜天道人所在的方向緩緩踏去。

此時的王絡,雙眼之中充斥著怒火,身體內的靈力猛然湧出體外,滾滾黑氣在他身體的表面翻騰著,今天就算拼得一死,他也將這個老雜毛卜天道人碎屍萬段!

「你…..」

王絡舉起手掌,剛要向那道人斬去,卻驚訝的發現,自己的身體絲毫不能動彈。

「後輩,不要如此,她並沒有事!」

老者的聲音竟是從那虛空之中發出,清晰無比的傳遞到了王絡的雙耳之中。

「老雜毛,你到底把她怎麼了?」

王絡不明白那卜天道人的話到底是什麼意思,當下怒喝道。

「我卜天道人生前建立了這卜天大殿,其目的便是想見它最後一面,沒想到今日得嘗所願,也不枉我空等千年!」卜天那蒼涼的話語,讓王絡的心中不由得一震。

隨後,那道人接著又說道:「後輩,我萬莽大陸的將來便在你的一念之間,我希望你以後可以記住我今日的話,無論何時,都要以天下蒼生為重,切不可意氣用事!」

卜天的聲音越來越淡,而在石像中的最後一縷殘魂也是飄蕩而出,化到一道紅色的毫光霎時間沖掠進了王絡的腦海之中。

王絡的身體猛然一震,等他再次睜開雙眼,便已經來到了一處遠古的戰場之中。戰場之上,雷雲滾滾,烏雲密布。

一道轟鳴聲過後,那雲層之上出現了一道人影,此人身穿長袍,面目不怒自威,周身瀰漫著一股強橫的威壓,使得站在下方的王絡身體猛然下沉。

「這到底是哪裡啊?」

王絡抬眸,目光在這四周掃視一圈,卻是沒有看到一個人影。

而後抬起頭,看向那半空上的那道人影,此人的修為最少在歸一境之上,應該比那卜天道人還要高上一個等階。

而在這時,半空之上那道人影身後,又是出現了幾百人,看其樣子修為最少已經達到了凝丹境。

凝丹境,比雲嵐宗宗主莫天的修為還要高上一個階品。

因為在氣海境之上,是聚台境,聚台境之後是生蓮境,過了生蓮境才能達到凝丹境,如此修為放眼整個大陸,也就只有在高級宗門中的最強者中才能見到如此人物,沒想到在這裡,只是做為那道人模樣的跟班。

正當王絡詫異之時,那人卻是開口說話了,其滄桑渾厚的嗓音充斥著整片天地,其聲音之中所蘊含的強大威壓,震得王絡一陣氣血翻湧。

「膽敢來范,卻又不敢見人,難道你們魔族之人都是如此膽小如鼠之輩么?」

「魔族?」

王絡強忍著那一股翻騰的氣血,心下疑惑道。

難道自己看到都只是幻影?那魔不是在千年之前與人族發生了一場大戰,以至於魔族敗北,退到萬莽大陸最北端的苦寒地帶折服千年。數千年來,偶爾也會有魔族出現在萬莽大陸之上的一些傳言,但最終全都不攻自破。

如今卻聽那道人如此之說,看來此處場景必然是千年之前的那一場人魔大戰!

隨著那話音落下,天空的另一端無數烏雲翻滾,一股強橫的氣息從那烏雲之中傳出,隨後便看著一道高大的中年男人的身影,終於出現在了王絡的視線之中。

沒想到此人剛剛出現的一瞬,王絡的耳中甚至都出現了一陣嗡鳴之聲。

「哈哈哈,人族也是時候交出你們手中的權利了!若是爾等不從,也休要怪本尊將你們人族屠殺殆盡!」

那男人眼眸微眯,其目光之中,射出一抹狠厲之色,聽其聲卻如同那驚雷一般,震得王絡耳膜生疼。

「哼,千年前人族一念仁慈,讓你們存活在這片大陸之上,沒想到千年之後,爾等宵小也想妄圖霸佔我萬莽大陸,今日我便是要讓你知道,誰才是這片大陸真正的主人!」

雷聲滾滾,那道人氣勢不減,大喝道。 顯然對於這樣的爭鬥,一定拼出個你死我活的結局才算完了,即便是此時認輸,魔族也不會輕晚放過人族。而魔族認輸,人族也一定不會放過他們,人魔一戰,在所難免。

「好,既然如此,你們也休怪本尊不留情面,人族必然會被我族屠殺殆盡!」說罷,那高大的男人哈哈一笑,隨手一翻,竟是在手中多出一件武器。

「什麼?」王絡見此,眼瞳驟縮,那魔尊手上的所拿的正是一根魔氣翻滾的黑色巨棍,那隻棍子比起沐青青手中的屠靈棍不知大了多少倍,但是王絡卻不會認錯,那據對便是屠靈棍。

「傳令下去,布陣迎敵!」那道人大喝一聲,站在他身後的數百道身影立刻分散開來!

「嘿嘿,欺負我人少么?」

見此,那魔族尊者確是怪叫一聲,而後手拿屠靈棍猛指天空。

本就烏雲翻滾的天空之上,突然多出了無數道跳躍的電弧,那電弧在剎那間結成了一道龐大無比的箭矢,屠靈棍轟然落下,那箭矢也隨之消失在了半空之中。

嘭!

一道能量的炸響響徹天地,大地也為之一顫,那箭矢竟然在距離眾人數百丈的地方轟然炸裂開來。

沖啊!

箭矢炸裂之處,無數的魔族大軍高喊著震天的口號,對著那道人的方向衝來。

「小心!」王絡不自覺的吶喊出聲,但是隨後他發現,所有的人似乎都聽不到自己的聲音他們自顧做著自己的事情,準備著與魔族大軍奮力一戰。

嘭!

就在這時,那魔尊手中的屠棍帶著可以撕裂天地的能量對著那道人怒砸而下!

人影一閃,王絡突然感覺頭痛無比,他捂著腦袋緩緩的蹲在了地上。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王絡緩緩抬眸,望著周遭的一切,他發現自己居然又回到了這處大殿之中,而那尊卜天道人的雕像早已失去了生機,變成了一座普通的雕像。

「沐青青!」

王絡忽然轉過身去,對著那十幾名石像將士所在的方向衝去,他記得那道人剛剛說了,沐青青她沒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