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璟墨聞言抿抿唇說道:「先進屋再說。」

他走了兩步,突然想起什麼來,回頭道:「魏寰呢?」

孟天碩連忙說道:「在後廂關著。」

「可還活著?」君璟墨急聲問道。

孟天碩點點頭:「放心吧,我讓人去瞧過了,死不了。」

君璟墨卻是皺眉,光是死不了不行,剛才左子月的話他聽的清楚,姜雲卿的情況不大好,魏寰那邊恐怕要問清楚才能知道怎麼去救姜雲卿。

君璟墨鬆開南宮淮的手,沉聲道:

「南宮,你跟著張集去一趟魏寰那邊,儘力救她,最好能讓她儘快清醒,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問她。」

南宮淮聞言說道:「好。」

南宮淮扭頭道:「左先生,我家主子煩您照料一、二,我去去就回。」

左子月無所謂的點點頭,君璟墨和姜雲卿都是孟少寧想要救的人,他既然攤上了,就難以脫手,況且於他來說,救一個是救,救兩個也是救,沒什麼差別。

南宮淮和張集離開,左子月才跟著君璟墨、孟天碩一起,回了廂房之中。

裡面的丫環被遣散之後,房門關上,君璟墨徑直就走到了床前,當看到躺在床上昏迷不醒,臉色依舊如之前蒼白的姜雲卿時,他眼底神色如墨濃重。

君璟墨安靜的坐在床邊,伸手輕碰了一下姜雲卿的臉頰,才抬頭啞聲說道:「左先生,雲卿到底怎麼樣了,她和孩子……」

他頓了頓,沙啞著聲音說道:

「可能保得住?」

左子月乾脆果斷的搖頭:「不能。」

「為什麼不能?」

孟天碩急聲說道:「雲卿如今看著不是好好的嗎,而且之前戰場上那般危險的情況下,她腹中的孩子都未曾出事,如今怎麼會保不住?」

左子月沒計較孟天碩的話,只是回道:「戰場上沒出事,是因為姜雲卿靠著一股毅力撐著,而孩子的運氣也夠好,才沒有因為之前的顛簸而直接流掉。」

「可是孟老將軍,你要知道,姜雲卿腹中的孩子還不足三個月,甚至還未曾成形。」

「她之前的身體情況本就極為不好,又經歷了如今這一遭,他們母子沒有死在戰場上,而是保住了一線生機直到現在已經算是命大,如今還想要保住他們所有,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左子月說完之後,抬頭看著臉色蒼白的君璟墨。

「燕帝陛下應當知曉她的身子,如果沒有今日這一出,我或許還能竭盡全力保住他們母子,可是如今姜雲卿的情況卻是不容樂觀。」

「如果想要將她腹中的孩子全部保住,恐怕姜雲卿自己也會有性命之憂,到時候母子俱亡,就算是大羅神仙來了,恐怕也是保不住他們。」

「可如果捨棄一個孩子,儘力保住另外一個,或許還有幾分可能。」

孟天碩並不知道姜雲卿府中懷的的雙生子,聞言頓時怔愣。

君璟墨卻是早就知道姜雲卿腹中的孩子不只是一個,而是雙生子,他依舊還記得剛得知自己有了身孕那天夜裡,姜雲卿倚在他懷中,與他說著孩子的事情。

當時她滿臉慈愛,甚至跟他說著希望是一男一女兩個孩子的模樣,君璟墨到現在都還記得清清楚楚。

君璟墨曾經想過姜雲卿腹中的孩子誕生之後,他們要怎麼去安排他們的將來,若是兒子,便將他們培養成頂天立地傲骨錚錚的男子漢。

若是女兒,便將她們嬌養成這世間最為尊貴的女子。

可是如今左子月卻是告訴他,要他捨棄掉一個孩子,君璟墨只覺得心口頓時揪緊。

「沒有別的辦法了嗎?」君璟墨聲音沙啞著問道。

左子月搖搖頭:「沒有。」

他嘆口氣:「其實以姜雲卿如今的情況,最好是兩個孩子都不要,這樣才能確保她萬無一失,只是姜雲卿的情況和別的女子不同,我也不確定她這次損傷了身子之後,往後還能不能有孩子。」

左子月將利弊都說的很清楚,說完后才繼續道:

「所以我才說要與你商量,是想要冒險保住一個孩子,還是以姜雲卿的性命為先,放棄孩子,全力保她。」

左子月的話說的很明白。

想要確保姜雲卿萬無一失,最好是兩個孩子都不要,而若想要保住一個孩子,姜雲卿便勢必要冒險,左子月也沒有萬全的把握能夠保證她全然無恙。

可是若是打掉了孩子,姜雲卿將來未必還能再懷上,也就是說,也許放棄了她如今腹中的孩子之後,她也許一輩子都無緣當母親,而君璟墨也定然會無後。

孟天碩滿臉驚愕的看著左子月,「雲卿身子康健,怎麼會流了孩子便不能再懷上了?而且你才不是還說能保住一個嗎,怎麼現在兩個都不能保了……」

「不是不能保,只是要冒風險。」

左子月知道眼前這老人是孟少寧最為敬重之人,對於他的驚怒也沒放在心上,比之前對著其他人的冷言冷語多了幾分耐心。

左子月說道:

「孟老將軍或許不知道姜雲卿的身體情況,她身上帶著拓跋一族的血脈,那拓跋一族神秘至極,血脈力量也十分詭異。」

「姜雲卿懷孕之初時,她腹中的孩子便在吞噬她體內的生機用以成長,讓得姜雲卿逐漸虛弱,只是那時候她胎像安穩,所以沒什麼大礙。」 「可是如今她胎生異象,那孩子已有流產的跡象,而姜雲卿體內的血脈像是在主動保護孩子,不斷抽取姜雲卿的生機去護住她府中骨肉。」

「姜雲卿如今已經虛弱至極,如果不拿掉孩子,她只會被她腹中孩子活活抽幹了體內生機而亡,而她如今這般情況我根本就診斷不出來緣何如此。」

「所以我也不知道她的體質和旁的女子有沒有不同,更不能她腹中的孩子拿了之後,將來還能不能有孕。」

左子月是大夫,能夠理解患者親眷的心情,而且姜雲卿的情況特殊,所以他難得多話的跟孟天碩和君璟墨解釋了一次。

他把姜雲卿如今的情況說的清楚明白,也將選擇的權利交給了他們。

左子月說道:「你們最好儘快決定,到底是要保一個,還是只保姜雲卿。」

孟天碩臉色蒼然至極,瞬間抬頭看著君璟墨。

他肯定是選擇姜雲卿。

孩子孟家多的是,那未曾出生之人對於孟天碩來說,雖然可惜,卻遠遠不如姜雲卿這個活生生的外孫女來的重要。

可是君璟墨不同。

他是皇帝,是大燕的君王,他膝下怎能無子?

「璟墨……」

「不要孩子!」

孟天碩才剛開口,君璟墨就猛的出聲:「兩個都不要!」

孟天碩猛的抬眼,「璟墨,你……」

君璟墨低聲說道:「我不要孩子,左先生,拿掉孩子,全力保住雲卿。」

修仙強者重回都市 左子月眼底有些驚愕,看著君璟墨說道:「你可想清楚了?孩子拿了,姜雲卿以後有可能再也不會有孩子了。」

「那又如何?」

君璟墨緊緊握著姜雲卿的手,神色安靜的抬頭:

「我本以為我該沉淪地獄,永遠都不見光明,是雲卿救贖了我,也是她讓我懂得什麼叫愛,什麼叫絕不能放手。」

重生小娘子的幸福生活 「我君璟墨這一輩子什麼都沒求過,權勢,富貴,江山,天下,我通通都可以不要,可唯獨姜雲卿,我放不了手,也永遠都不可能放手。」

「孩子以後還能再有,就算我們真的沒有那個緣分再有孩子,那又怎麼樣?」

他不在乎。

大燕可以傳到任何人手上,孟家有孩子,他和雲卿也能過繼一個孩子,無論怎樣都可以。

可是姜雲卿只有一個。

她若是沒了,便是真的沒了。

君璟墨根本無法想象沒有姜雲卿的日子,更不知道如果姜雲卿出了事後,他會變成什麼樣子。

君璟墨臉上神色依舊蒼白,可是眼底卻是從未有過的決然。

「拿掉雲卿腹中的孩子,我不要讓她有任何危險。」

孟天碩被君璟墨的一番話鎮住。

身為朝臣,他知道他該勸誡的。

皇室無子,是天下大亂的徵兆,而且一國之下若無儲君,只會讓所有人都惦記著皇帝的位置,是亂世的源頭。

可是身為姜雲卿的外公,在君璟墨毫不猶豫的選擇了姜雲卿,捨棄了孩子的時候,他卻是說不出來半句勸誡的話來。

那躺在床上生死不知的是他的親孫女,他怎能不為君璟墨的話動容。 「快看,那不是咱們的一中的天才哥嗎?」

「呦,還真是他。」

「說真的,我要是混到他那個地步,別說繼續上學了,我連活著都嫌丟人。」

……

如果是一年前聽到這些話,林天恆絕對會把手中的書包往地上一砸,然後衝上去跟他們直接幹起來。

但是時間能抹平一切。

在地獄裡面待久了,你也就不覺得這裡有多煎熬。

而唯一能夠觸動林天恆的,或許只有此刻迎面走來的女生葉子希了吧……

當初就因為這個女生的一句「我不喜歡書獃子」,林天恆學會了抽煙喝酒打群架。

從而讓他原本年級第一的成績,直線下降到年級倒數第一。

但是當林天恆以全新的形象去找葉子希的時候,對方卻冷漠的說了句:

「我隨口說著玩的,你個傻比還真就信了?再說你一個連大學都考不上的人,將來又能賺到幾個錢,養的起我嗎?」

自己為了這個女生拋棄了一切,而這個女生卻把自己當個可笑的傻比。

要僅僅是這一點的話,還不足以完全摧毀林天恆。

讓林天恆做夢都想不到的是,葉子希居然以此為榮,將林天恆為自己墮落成學渣的事情四處宣揚。

天才隕落的故事,永遠是吃瓜群眾最樂意看到的一幕。

一時間,學生,老師,甚至連門衛大爺都知道了這件事情。

所以不論林天恆走到哪裡,身旁總有刺耳的嘲笑聲伴隨左右。

往日的風光不復,昔日的朋友也都漸漸遠離。

林天恆後悔了,但是他在想拾起書本,卻發現自己的心思完全投入不進去。

每每拿起筆桿,林天恆的腦袋裡,立刻就浮現出了葉子希當初拒絕自己時候的醜陋嘴臉。

漸漸的,林天恆也就放棄了。

混吧。

混完三年,再混完這輩子吧……

葉子希經過林天恆身旁的時候,還不忘小聲罵了句:「垃圾~」

雖然林天恆表面波瀾不驚,但心裡早已經怒火滔天。

正當他再也忍無可忍,準備跟這個賤人同歸於盡的時候,一隻白皙玉手將他及時拉住。

「傻不傻,揍她一頓,你會付出的代價反而更大。」

拉住林天恆的人是他的班長程思玥,一個身材和顏值都配得上「女神」二字的完美女生。

只是當初林天恆的眼裡只有葉子希,根本沒注意到程思玥的存在。

掙開程思玥的白皙小手,林天恆一臉冷漠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將空蕩蕩的書包塞進桌斗裡面,林天恆便開始埋頭睡覺。

氣呼呼的程思玥甩著馬尾辮小跑了過來,生氣的說道:

「林天恆,說句實話,我真的很不想管你。但是班上有個天才正在自甘墮落,作為班長我真的沒辦法做到熟視無睹!」

「那就求求你,別管我了吧。趕緊把你的愛和光,揮灑向其他值得被拯救的人吧。」

說著,林天恆伸手準備將程思玥推開。

但是他猛的發現,自己的手掌好像按在了一個軟綿綿的半圓形物體上……

抬頭一看,林天恆頓時慌張解釋道:「大姐你聽我說,這絕壁是一場美麗的誤會!」

「拿開!」

程思玥臉色鐵青,整個人都已經處在了暴走的邊緣。

準備將手拿開的林天恆,突然腦子一抽,鬼使神差的輕輕捏了一下……

「啊!」

程思玥隨手抓起旁邊桌子上的水杯,照著林天恆的腦袋,就是狠狠一下砸了上去。

杯碎,人倒。

「對,對,對不起!」

程思玥嚇得臉色慘白,整個人都在微微顫抖。

回過神后,她趕緊喊來其他同學幫忙,將昏迷中的林天恆抬到了醫務室。

「稱號之王系統已啟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