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帆心裡更苦了。

「總裁,我想給你說啊,可是,你不給我機會,每次我話說一半,你就把電話掛斷了!」

路南輕哼了一聲。

「那晚上呢?你手機為什麼打不通?」

說到這個,雲帆簡直委屈到極點。

「你電話打不通,我是想發信息告訴你來著,可是,我當時站在陽台上,一個不小心,將手機掉下樓,摔壞了……」

路南瞬間有點無語。

他終於知道,為什麼昨晚,他打不通雲帆的電話了。

看見路南閉上眼睛,開始假寐,似乎不願意再說話。

雲帆張了張嘴,最後也沒有說什麼。

……

蘇北和顧茜瑩,還有嚴藝婷走出公司。

嚴藝婷深深的鬆了一口氣。

她看著蘇北,忍不住開口。

「北北,你剛才面對路總的時候,簡直太厲害了!」

蘇北笑不達眼底。

「這沒什麼,我們又沒有做錯事,沒必要怕他!」

嚴藝婷搖搖頭。

「你說的話固然沒錯,可是,星空娛樂是盛世集團的,路總又是盛世集團的總裁,誰敢得罪他啊!」

新婚難眠,總裁意猶味盡 她語氣微頓,接著說道。

「我們巴結他都來不及了,哪裡敢像你那樣,跟他說話,你都不怕他炒你魷魚嗎?」

蘇北霸氣側漏的說道。

「怕什麼!我是他高薪聘請的經紀人,難不成,他腦袋抽了,又要將我趕出星空娛樂!」

她說完,陰測測的笑了一聲。

「再說,就算是他將我趕出去也沒事,我一個金牌經紀人,隨便一家娛樂公司,都搶著要呢!」

嚴藝婷不由得點點頭。

蘇北說的很在理啊!

難怪她敢那樣跟路南說話,她到底是有底氣,有名氣,又有能力,才可以做到這般無所畏懼。

哪裡像他們這些小人物,怕這怕那的!

顧茜瑩滿臉星星眼的看著蘇北。

「北北姐,你真的是太厲害了,以後你就是我的偶像!」

蘇北笑了一聲。

「這就是你偶像了,世界上那麼多的名人,我算什麼啊!」

顧茜瑩固執的搖著頭,像個孩子一樣。

「那不一樣,他們我都不認識,北北姐卻離我這麼近,我以後一定要向北北姐學習,不畏強權!」

蘇北看著顧茜瑩一臉認真的模樣。

她忍不住笑了,稱讚的點點頭。

嚴藝婷的眼裡,閃過一絲失落的光芒,神情有點暗淡。

她總覺得,比起她,蘇北更喜歡顧茜瑩。 蘇北將顧茜瑩和嚴藝婷安排好,就回了公司。

畢竟,她們在訓練基地,都是跟著老師上課,學習一些場合的禮儀,還有形態禮儀,自己每天跟著,也無濟於事。

蘇北剛從電梯里走出來,就看見有人小跑著向自己過來。

蘇北認識她,那是日常負責星空娛樂的一個小員工,這一層樓什麼雜七雜八的事情,都歸她管。

她名叫孫麗麗,是個挺勤快的女孩子。

孫麗麗站在蘇北面前,呼吸有點不穩。

蘇北眸子微閃,她緩緩開口:「有什麼事,先調整一下呼吸,慢慢說!」

孫麗麗拍了拍胸口,急切的說道:「Anne,是這樣的,有人來公司找你!」

「找我?」蘇北有點詫異。

孫麗麗連連點頭。

蘇北心裡有點吃驚,她在南希市,基本沒有什麼認識的熟人啊!

更沒有一個,關係好到來公司找自己的。

她想了想,說道:「謝謝你了,你先去忙吧,我去看看!」

孫麗麗的神情,看起來有幾分為難。

蘇北不解:「還有事嗎?」

孫麗麗咬咬牙,還是把自己想說的話,說了出來:「Anne,來找你的人,其實我也認識,是大明星蘇暖。」

蘇北頓時一愣。

孫麗麗以為蘇北不認識,連忙解釋道:「Anne,你還是小心點,那個蘇暖跟你長得很像,娛樂圈裡,最忌諱的就是撞臉,她肯定對你不懷好意。」

孫麗麗說完想了想,繼續說道:「再加上,她跟葉冉的關係不錯,那天你剛來的時候,給了葉冉難堪,我不知道她的來意,怕她給你找事情,你小心點啊!」

蘇北定在了原地,蘇暖?

她還真敢來,自己沒找她,她倒是找上門了。

她回國那天,如果不是蘇暖不想嫁,她也不會被逼嫁吧?

總裁老公很不善 既然上門來踢館,那她就奉陪到底!

她蘇北還從來沒有怕過誰!

孫麗麗看著蘇北一動不動,以為她是害怕了,拉著蘇北的手,道:「Anne,要不你別進去了,我去找保安,將她趕出去!」

蘇北這才回過神,感激的看了一眼孫麗麗,無論如何,人家對她,都是一番好意。

她微笑道:「沒事的,你不用這麼擔心,我進去會會她!」

孫麗麗看著蘇北一副我意已決的樣子,也只能點點頭,「那你小心點!」

蘇北應了聲,便向著辦公室走去。

全能小醫神 她走近辦公室,便聽見裡面傳來一陣音樂聲,推門而入時,音樂聲戛然而止。

蘇北面無表情的看著坐在自己座位上,一臉高傲的蘇暖,冷笑一聲,還真是把自己不當外人!

蘇暖見人進來了,抬起頭,那張跟蘇北一模一樣的臉上,帶著一絲憎惡和嫉妒。

蘇北一看蘇暖,就忍不住慶幸,幸虧自己化了一個與蘇暖風格迥然不同的妝容。

不然的話,就是看著這張熟悉的臉,都忍不住會吐出來的。

蘇北淡定的走進來,伸手,關門,不徐不疾的走過去,坐在沙發上,一言不發。

時間彷彿凝固了一樣。

蘇暖死死的盯著蘇北,心裡有千萬個憋屈和不甘!

她不想嫁的路大少,竟然是完美到讓她一見鍾情的路南!

這叫她如何甘心,如何咽的下這口氣?

更氣人的是,蘇北竟然是路南從國外挖回來的金牌經紀人,這個身份,對多少明星來說,那都是可遇不可求。

在知道蘇北的身份之前,她還一心想著,如何籠絡一下這個Anne,讓她幫助自己,讓自己的事業一飛衝天。

可是現在,知道蘇北就是Anne,讓她去巴結蘇北,她心裡,頓時就有一種吃了蒼蠅的感覺。

蘇北低頭玩手機,直接將蘇暖無視的徹底。

既然她喜歡玩沉默,那她就陪她玩。

反正今天也挺閑的!

蘇暖看著蘇北,她始終一副不咸不淡,運籌帷幄的姿態。

她的心裡,就忍不住憋氣。

終於,她忍不住了。

她從蘇北的椅子上站起來,嘲諷的開口:「蘇北,你不就是在國外鍍了層金,成了什麼狗屁金牌經紀人嘛!在我面前,你神氣什麼!我告訴你!無論你怎麼做,在爸媽面前,你始終不如我!」

蘇北的睫毛,微微顫了顫。

說實話,如果是五年前,蘇暖說這樣的話,單純的她,肯定會難受到無以復加。

可是現在,她那顆心早就被傷的心灰意冷。

心痛……已經沒有必要。

她淡淡的看了蘇暖一眼,挑眉說道:「然後呢?我當我的經紀人,我神不神氣,與你何干!爸媽……呵呵!」

蘇北嘲諷的看著她:「試問我有爸媽嗎?告訴你蘇暖,就算他們現在想認我!我也不想搭理他們!」

五年前,她的確傷的很深。

但是,這都沒有五年後,被他們設計來的震驚。

親生父母,竟然聯合起來,設計自己替嫁。

從來都沒有問過自己的意願。

多麼可笑,多麼荒唐!

這樣的事情,他們都能做得出來,他們還配當父母嗎?

蘇暖氣結:「蘇北,你不要以為你嫁給了路南,現在就能把家裡人不當回事了嗎!他們是你的親生父母,你這樣大逆不道,會遭報應的!」

蘇北不咸不淡的反駁道:「你要不說,我還差點忘了,那個路南,不是你們設計我嫁給他的嗎?你還別說,他長得還真不錯,是個好男人呢!我還真的好好感謝你一下,幫我找了個好歸宿。」

她頓了頓,接著說道:「至於家裡人,我的家人只有我姑姑,要是真的有遭報應這一說,這五年的時間,你們一家人,應該遭受了無數報應吧!」

聽到蘇北這樣說。

蘇暖氣的想撲上來,撕碎蘇北那張嘴。

要知道,她現在最後悔的事情。

就是她讓父母設計,使蘇北嫁給路南!

她從來沒有想到,路南會是那麼成熟,有魅力的男人。

他的身上,彷彿集合了所有的優點。

讓她一顆心,徹底沉淪。

她瘋狂的向著蘇北大嚷,一副潑婦罵街的姿勢,哪裡有大明星的范兒。

她嘴臉猙獰:「蘇北,你不要得意,你以為路家的媳婦兒,是那麼容易當的嗎?像路家這樣的大家大戶,是容不下你這樣見識淺薄的人,你現在的高興純屬無知!」

霸情暖愛:冷少寵妻成癮 「哼!」

蘇北冷笑一聲:「我怎麼覺得,你今天開口閉口都是路家,你該不會是,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想當路家的兒媳婦吧?」

蘇北本來是隨意一說,卻沒想到,一下子戳到了蘇暖的傷心處。

她一僵,直接撲上來,就要抓蘇北的臉。

她瘋狂的朝著蘇北大罵:「蘇北,你個賤人!我要殺了你!」

讀心術 蘇北麻利的從沙發上站起來。

她快速的打開門:「蘇暖,你走不走,你要是再不走,我就讓大家看看,平時電視上,光鮮亮麗的大明星,如此潑婦的一面。還有,像你要殺了我這樣的話,你還是少說為妙,否則我以後出了什麼事,我第一個就告你蓄意謀殺!」

蘇暖徹底僵硬在了原地。

她壓根沒想到。

五年前,任她欺壓的蘇北,如今竟然變得這麼厲害。

就連嘴上功夫,都厲害如斯。

她憤憤不平的瞪著蘇北:「蘇北,你繼續猖狂,我們走著瞧!」

蘇北涼涼的看了她一眼,開口說道:「是啊,騎驢看唱本,走著瞧就走著瞧,誰怕誰啊!」

蘇暖蹬著十公分的高跟鞋,昂首挺胸,從蘇北面前,怒瞪著蘇北,一步一步走過。

蘇北穿著一二厘米的平板鞋,剛剛跟她平齊。

她覺得自己也夠惡趣味的。

看著蘇暖這個樣子,她差點脫口而出,你回去再長八厘米,再來跟我說話吧!

不過,她覺著,自己要是說出來。

蘇暖今天,絕對會吐血身亡。

身高是硬傷。

偏偏,蘇暖在這個硬傷上,比蘇北足足差了八公分!

所以,她平時只能穿著高跟鞋撐場面。

蘇北向著門口努努嘴,好整以暇的開口:「好走,不送!」

蘇暖腳下咯噔一下,差點向前栽下去。

蘇北癟癟嘴,她是無辜的喲!

剛才,她可是什麼都沒做!

蘇暖轉身,憤怒的瞪了蘇北一眼。

蘇北無辜的聳聳肩:「我可什麼都沒做……」

蘇暖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向著外面走去。

蘇北看著門口的孫麗麗,笑眯眯的開口:「麗麗美女,幫我把椅子換了吧,太髒了!」

蘇北剛說完,蘇暖向前走的腳,瞬間一歪,直接跌倒在地上。

她的高跟鞋,鞋跟「咯噔」一聲,斷了!

而且,她身上的裹臀緊身裙,被這樣大力一扯。

「刺啦」一聲,華麗麗的裂開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