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沒說不解決問題,只是…..當時就覺得生氣,想先離開靜一靜。」鄭宰元小聲嘀咕著。

「宰元,我不敢保證我說的就一定對,畢竟我沒比你多經歷多少。可冷暴力真的很傷人,一次可以,甚至兩次也可以,可是次數如果真的多了,兩人的感情就真的不會淡么?」Jessica的平靜的開口。

鄭宰元低頭沉默,Jessica的話其實他心裡也不是不明白,可知道不代表就能做好。金泰妍是他的初戀,他也是第一次談戀愛。哪怕兩人進展很快,甚至都見了家長,可怎麼樣去維繫一段感情,鄭宰元也是新手,他也不懂。

在別人眼中的冷暴力,此前鄭宰元根本就沒太意識到,他只是覺得生氣,又怕自己當場真的把火發了出來,所以才選擇冷處理。

「難道吵架不會讓矛盾更加激化嗎?」鄭宰元不解的問道。

Jessica搖了搖頭:「我也不知道會不會,但至少要比冷戰好吧?最起碼吵架能讓雙方了解對方的訴求吧?就比如你這件事情,兩人把訴求都說出來,最後再商量怎麼做不就好了?」

鄭宰元忽然想起來,之前他跟金泰妍似乎也一起商量過很多,比如工作不忙的遷就忙的,有時間的遷就沒時間的。也正是因為這些,哪怕兩人經常相隔兩地,但卻沒讓感情變淡。

「姐要不你也別solo了,給你開一檔情感節目吧?快成大師了你…..」鄭宰元由衷的開口的。

「哈?所以你是覺得我說的有道理了?」Jessica也不在意,彎起嘴角開口。

鄭宰元點點頭,然後開口問道:「不過我很奇怪啊。姐你真的沒談過戀愛??」

「沒談過啊,你不是知道么?」Jessica不知道鄭宰元為什麼忽然這麼問。

「那你怎麼知道這麼多?」鄭宰元咧咧嘴。

「你在天朝沒聽過一句話嗎,怎麼說來著,旁觀者清?」Jessica拿起酒杯開口。

鄭宰元狐疑看著Jessica,半晌后問道:「可是我之前也看過一些風聞,不是說你跟林允兒曾經差點被人一拖二……」

話沒說完,鄭宰元就感覺自己額頭猛的一痛。

「呀!」他吃痛的叫了一聲,然後捂著頭開口:「都說了是風聞!風聞!」

Jessica輕哼一聲收回手,沒好氣的開口:「再敢說這種荒唐事,仔細你的額頭!~!」

雖然說是這麼說,但不一會Jessica自己也氣笑了,似乎想起了練習生時期那段青蔥的歲月……. 「咦?」整個房間都是黑著的,sunny進屋的時候也沒注意,結果一開燈。

「呀!!哦么哦么!嚇死了!金泰妍你搞Mo呀!在屋裡不知道開燈嗎!!」sunny猛的發現金泰妍正窩在被子里,好像拿著手機打遊戲呢,就一點微弱的燈光,所以一開始她也沒注意到。

「幹嘛大驚小怪!都怪你!叫這一聲給我combo弄斷了!」金泰妍也被sunny嚇一跳,皺了皺鼻子然後把手機丟到一邊。

「哈?你還有理了……」Sunny剛要撲上去收拾她,突然想到了什麼,直盯盯看著金泰妍開口:「鄭宰元在高麗,我們現在也不是活動期,你這個時間竟然在宿舍?」

金泰妍語氣一滯,擺弄著被角開口:「這有什麼,談戀愛還非要時時刻刻黏在一起啊?」

八零福寶小神醫 「不對,不對。這裡面肯定有事,你倆吵架了?」sunny若有所思的開口。

金泰妍拿起枕頭丟過去:「你就盼著我倆吵架!」

Sunny笑著躲過,然後說道:「看來被我說中了啊。我說怎麼不開燈,在這裡自怨自艾呢?」

「懶得理你。」金泰妍輕哼一聲,隨後繼續拿起被丟到一邊的手機。

Sunny笑著走上前坐到金泰妍身邊,看著她說道:「正好今天歐尼今天不想打遊戲,免費開解開解你!」

金泰妍還能客氣了?抬手照著sunny胳膊就是一下:「呀!你是誰歐尼??」

當然了肯定沒使勁,sunny也不在意,繼續開口:「說說吧,到底怎麼了?」

金泰妍嘆了口氣,但還是把之前發生的事情跟sunny說了。

綜漫 公主,請你自由 「呀!他也算是個男人?」sunny聽完就覺得火冒三丈,立馬拿出電話想要打給鄭宰元。

「sunny!」金泰妍連忙搶過她的手機。

「這你還攔著??」sunny無奈開口。

金泰妍抿著嘴唇,半晌后開口:「那你說你打過去又有什麼用?罵他一頓?」

說完也不管sunny的表情,金泰妍繼續開口:「實際上我回來以後也想了很久,也算是想通了。他應該也不是故意這樣,我總感覺,他似乎是不想讓矛盾激化,所以才……」

「呵呵呵呵,你還真是真是善!解!人!意!當我白說,你根本不用我開解好嘛!」不等金泰妍說完,sunny一字一頓的打斷她。

「誰知道呢,從我回來到現在,電話、簡訊什麼都沒有。我除了往好的方向想,還能怎麼辦?」金泰妍垂下眼眸,輕聲開口。

「唉…..」sunny看著金泰妍嘆了口氣:「今天大家還都在討論你的新車,都在羨慕你能找到一個好男親。」

說完sunny上前攬著金泰妍繼續開口:「其實你剛才說的,我多少能判斷出他的心思。他終歸不是個idol,也不能算是個普通男人,所以看待事物的方式肯定還是跟我們有些不同的。」

金泰妍楞了一下,然後開口:「這我倒是沒考慮過。」

Sunny緩緩開口:「舉個簡答的例子,金英敏和金在中都姓金,但一個是社長,一個是經紀人。同樣處理一件事情的方式肯定不同,假設,公司某個藝人的地下戀情被公司知道了,那麼經紀人的處理方式一定是先很驚慌,然後第一想法肯定是繼續隱瞞,囑咐藝人千萬別被狗仔發現了。

但如果換成是社長來處理,那首先他必然不會很驚慌,其次他的第一想法應該是藝人戀愛的事情會對公司造成哪些影響,是不是能夠加以利用,能夠讓公司獲利。」

如果sunny舉別的例子,金泰妍可能還不會很快明白,但這個例子很生動,她能明白sunny想表達的是什麼意思。

「你當idol真是屈才了你。」金泰妍輕笑一聲開口。

Sunny切了一聲:「不知道我在天朝粉絲面前的名號?哪個不是叫我社長?」

「說你胖你還喘上了。就算你說的都有道理,那意思是他心底里還是瞧不起idol這份職業唄。」金泰妍繼續開口。

Sunny搖了搖頭:「這樣想也太片面了,如果他真的看不起這份職業,早就表現出來了。 我的冰山總裁老婆 我相信你也是感受到了他的真心,才跟他在一起的吧?我倒是覺得,他似乎反倒是因為佔有慾有些強,所以吃醋比較嚴重。」

金泰妍歪頭想了想,貌似當時好像是自己跟安賢珉吃同一個冰淇淋來著?這麼說倒也不是沒可能。

「不對啊,你剛才不還一副要收拾他的樣子么?怎麼說著說著反倒成勸我了,還說他的好?」金泰妍忽然反應過來的,自己好像被這個短身給繞進去了?(短身就別嘲諷短身了喂!)

Sunny彎起嘴角開口:「我可沒說他好,只是客觀的分析而已。當然我對冷暴力這種行為是深惡痛絕的,哪怕他死罪可免,但活罪難逃!你這次可不能輕易饒過他!」

「還不知道誰饒過誰呢。」金泰妍拿起毫無動靜的手機無奈道。

Sunny正還要說什麼,突然金泰妍的手機就震動了起來。

金泰妍嚇了一跳,拿起來一看,還就是鄭宰元打來的。

抬手就要接,但直接被sunny把手機拍掉在床上。

「呀!」金泰妍剛要去拿回來,但又被sunny攔住了。

「不是跟你說了,不能輕易饒過他么?最起碼要讓他知道錯不是嗎?」sunny抱肩開口。

金泰妍語氣一滯,儘管十分想接,但還是沒拿起手機。

「呀!你可是少時金泰妍,能不能拿出點氣勢?嗯?」sunny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開口道。

金泰妍吐了吐舌頭:「談個戀愛要什麼氣勢……」

Sunny扶額無奈道;「果然陷入愛河的女人就是不可理喻,剛才還在那裡自怨自艾,這人家一個電話打過來,立馬就能看見眉眼間的笑意!!」

「有這麼明顯嗎?」金泰妍用手碰了碰自己的眉毛,然後問道。

「呀!」sunny拿掉她的手,咧嘴開口:「你是沒救了你。但這次要聽我的,怎麼也要讓他有個教訓!」

「內內內,阿拉掃。」金泰妍隨意點頭開口。實際上當鄭宰元打來電話的時候,她不知道怎麼的就不生氣了,迫不及待的想接電話就是這個原因。

或許向sunny說的,自己好像有些沒出息了。但實際上金泰妍心裡最清楚,這不是沒出息,只是從吵完架到現在都沒見面,沒說話,有些…..想他了而已…..

PS:感謝書友hby000的2000起點幣打賞,感謝書友yyijh的3400起點幣打賞,感謝~!這樣的話再累積2000起點幣就又能加更了~! 「額….泰妍啊。」鄭宰元連著打了十多個電話,總算是接通了。

「泰妍不在!你有事嗎!」

聽著電話里傳來的聲音,鄭宰元楞了一下,然後才反應過來開口:「是….sunny.xi?」

「咦?你能聽出來我聲音啊?」sunny驚訝問道。

鄭宰元輕咳一聲:「我也是猜的,原來還真是sunny.xi。泰妍她……」

不等鄭宰元說完,sunny直接打斷道:「泰妍不想理你,看你一直打電話,實在是吵到我打遊戲了,我才接的!!還有,直接叫我sunny就好,帶個xi還要多打個點,不累嗎?」

鄭宰元笑了笑:「好吧,那sunny,你能把電話給泰妍嗎?」

那麼其實這會在宿舍開的是擴音,金泰妍當然在一邊聽的很仔細。本來sunny還想要在等鄭宰元多打幾遍再接的,但金泰妍看著這都打了10多個電話了,她有點不忍心,所以還是讓sunny接通了。

「不能!」sunny強硬的開口。

鄭宰元不是傻子,這時候sunny接電話,他多少能猜到金泰妍肯定在聽著。那麼這會sunny的態度,肯定也有金泰妍的意思在裡面。

「好吧,那你幫我轉告泰妍,我就在你們宿舍樓下。」 報告!萌妻要離婚 鄭宰元笑著開口。

「啊!」

一聲驚呼,鄭宰元當然能認得出來,這是金泰妍的聲音。

Sunny連忙捂住話筒,輕聲呵斥金泰妍:「你就不能矜持點??」

金泰妍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頭,示意sunny繼續,但還是跑到窗邊往下看了看。

「你來幹嘛!我不是說了,泰妍不想理你!不會下去的!」sunny繼續開口說道。

鄭宰元笑著開口:「那我可就上去了啊?反正你們宿舍密碼我也能問我姐要到。」

「呀!」Sunny呵斥還要繼續說什麼,但是電話卻是被金泰妍拿走了。

「好了,別逗她了,說吧,什麼事?」金泰妍接過電話,淡淡開口。

本來sunny還是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但是聽到金泰妍接電話的口氣,立馬豎起大拇指。

鄭宰元多少能猜到,今天晾了小短身,她不可能不生氣。他開口回應道:「談談唄?」

金泰妍輕笑一聲:「怎麼談?」

「你下來我告訴你。」鄭宰元笑著開口。

「等著。」聽到這一聲,鄭宰元就發現電話掛斷了。

金泰妍也沒化妝,只是用眉筆描了描眉,隨即拿出衛衣套上,纏上圍巾就要出門了。

「這就下去了?晚上還給你留門嗎?」sunny玩味的開口。

金泰妍瞪了她一眼,隨即開門出去了,只留下一句:「不用了~~!」

從單元門裡出來,金泰妍並沒看到鄭宰元的車,不過直到往路口走了幾步,才能看見遠遠的停著的一輛帕拉梅拉。

金泰妍呼出口氣,然後把圍巾往上提了提,往車的方向走去。

拉開副駕駛車門,金泰妍坐了上去,不過她忍著沒看鄭宰元,只是淡淡開口:「說吧,讓我下來什麼事。」

她自認為已經足夠拿架子了,語氣也是盡量的冰冷,但是…..她有些冰冷的小手忽然感覺溫暖,因為鄭宰元的手直接覆了上來。這算…..犯規了吧~!!

「泰妍,我錯了。」鄭宰元聲音低沉,但聽在金泰妍的耳中,分外的動聽。

金泰妍也沒抽出手,哪怕聽到鄭宰元認錯,她也早就原諒他了,但還是儘力板著臉開口:「錯哪了?」

鄭宰元呼出口氣,緩緩說道:「不是錯了一次,而是兩次。包括之前D社的事情,不管怎麼樣,都不該跟你冷戰。我保證,以後都不會了,你能原諒我嗎?」

說完不等金泰妍回應,他又開口說道:「我也是第一次跟人談戀愛,有些時候可能處理的方式不對,讓你難過了,對不起。」

金泰妍聽著鄭宰元的話,她倒是沒想到鄭宰元會這麼說。如今看來,她還是沒選錯男人的吧?

「pabo~!幹嘛還提之前的事。」金泰妍也沒法冷臉了,撇過頭小聲嘀咕道。

感受到金泰妍語氣中的變化,鄭宰元的嘴角彎起開口:「所以,這算是原諒我了吧!」

金泰妍切了一聲,然後說道:「哪有這麼簡單,看你表現吧~!」

鄭宰元伸出手將她的手攏在掌心,漆黑的眼睛沖她眨了眨,低聲開口:「泰妍,我想你了…..」

「我也想….」金泰妍話還沒說完,鄭宰元直接將她整個人緊緊攬入懷裡:「我知道,我都知道。」

金泰妍將頭埋在他的懷裡,他身上有些淡淡的酒味,甚至還有點….煙草的味道?!不過也帶著一點荷爾蒙與暖氣,充斥塞滿了金泰妍的鼻腔。

胸口像是被什麼填滿一般,有種飽足感自神經末梢傳遞到大腦里,每個毛孔像被什麼輕輕啃噬,撓癢過後,每個神經元都充滿了舒適感。

「你還生我氣么?」鄭宰元下巴抵著金泰妍的肩頭,輕聲開口問道。

金泰妍沒說話,只是搖了搖頭,但放在他腰間的雙手,似乎更緊了些。

鄭宰元收都到小短身的回應,總算是心中的大石落下。這種感覺,他以後也不想再有了。

聞著金泰妍的發香,鄭宰元忽然覺得有些火熱,看著金泰妍盡在眼前的耳垂,他的吻順勢落下。

「啊!」金泰妍驚呼一聲,想要推開他,卻發現自己哪還有力氣?

額頭,眼睛,鼻尖,臉頰,下巴……最後才落在金泰妍櫻紅的唇瓣上。

她被吻得喘不過氣,大腦缺氧,一片空白,整個人都軟了下來。

鄭宰元的手在無知無覺間滑進了她寬鬆的衛衣。瓷白細膩的肌膚,腰肢尾端還有個勾魂的腰窩,纖細不盈一握。

兩人關係早就過了那一步,此時鄭宰元的進一步動作,金泰妍還能不知道他想幹嘛?

用出全部力氣按住他的手,金泰妍深吸一口氣,長長吐出來,稍微恢復了一些神志:「呀!這是…..在車上。」

雖然這一句在車上好像有點讓鄭宰元更壓不住火的意思,但他還是停住了,低聲開口:「去你家?」

金泰妍小臉微紅,把頭埋在他懷裡,聲若蚊蠅般開口:「嗯…..」

PS:感謝書友yyijh的萬賞,十分感謝~!加更送到~!另外,感謝書友hby000的2000起點幣打賞!這樣的話再累積5000起點幣就又能加更了~! 當鄭宰元睜開眼的時候,陽光已經順著窗帘的縫隙打了進來。聽著耳邊均勻的呼吸聲,他輕輕扭過頭,立馬就看見金泰妍這會就像一隻睡著的小倉鼠,小小的縮在他的懷裡。只不過看著她臉上似乎仍還有些泛紅,似乎就像是昨晚留下的餘韻。

鄭宰元回想起昨晚的瘋狂……小短身那讓他心悸的聲音,心頭一熱,差點又有感覺了。

輕輕把她的橫在自己身上的腿拿開,鄭宰元躡手躡腳的起來洗漱。

洗完弄完,看看時間,好像也才8點露頭。拉開冰箱門的,鄭宰元探頭看了看,貌似,這比金泰妍拿到節目上的冰箱里的東西還要少吧??

不過,雞蛋倒是有,還有一大盒牛奶,看日期倒是沒過期。

拿出這兩樣放在桌上,鄭宰元又看到桌上還有一袋子吐司,又拿起來看了看日期,也沒過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