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星兵術·雷切!

滋啦!

電光遊走,這一個三星劍術竟然已經被達爾克修鍊至三境!

經過強化的雷切劇烈摩擦著空氣,劃出一條狹長的雷蛇,吐著信子。

但丁毫不畏懼,衝鋒向前。

今天他不會在後退!也不會再倒下!他要堂堂正正的擊敗達爾克!

三星·光之庇佑!

但丁大喝一聲,身上的光芒越發強烈,甚至瀰漫到場下。

被光芒包裹的他在眾人看來就像是神話中的聖騎士,英姿勃發,聖潔得體。

轟!

雷蛇盤旋著出擊,勢若萬馬奔騰,狀似閃電。

當劍芒降臨但丁身軀的一刻,發出隆隆鼓音。

達爾克原本的得色化為驚駭,他的劍凝滯住了,彷彿嵌入了鐵石中,動彈不得。

但丁面色如常,牢牢固守原地。

「有古怪啊。」在穆琳身旁的一名赤發青年摸著下巴思慮著。

「莫納,你瞧出了什麼?」 茅山鬼王 哈里斯好奇的問道。

「雖然雷切與光之庇佑都屬於三星級別,可達爾克的雷切已經是三境了,憑藉二境的光之庇佑是不可能硬扛下的,而且從局勢上來看佔據優勢的還是那個少年。」莫納分析道。

修仙之黑衣 「的確如此。」穆琳輕啟朱唇,冷艷的臉上出現一抹懷疑。

「穆琳,他已經動用奧義了,或者說這個奧義無處不在。」莫納臉上的喜色越來越濃重,原本只是調劑一下心情,現在他覺得對這場戰鬥又很大的興趣了。

「豪斯,你瞧出什麼?」海格力雖站的高遠,但憑藉他現在的目力足以將戰鬥盡收眼底。

「這難道是光之奧義中···」豪斯都未發覺自己的聲音顫抖起來。「還真是不可思議呢。」

「心有執念,心無邪念,心存仁念,心除惡念,齊聚者得守護一道,天生聖騎士!」海格力感慨道。

光之奧義·守護!

王者奧義!

「他若是加入光明教廷必得重用,不出十年必將名震大陸,留名史冊。」豪斯現在多出了一種敬重。

守護奧義的確屬於罕見的王者奧義,威力強大,但是不同於一般難以打磨的奧義,只要守護者心智越堅定,守護奧義將成型越快!

這生物擁有了智慧與情感之後,心中難免有雜念,但守護奧義領悟的前提條件便是一顆純正的心靈!

心有執念方能日進一步,心無邪念方能正大光明,心存仁念方能救人水火,心除惡念方能懲惡揚善。

能夠做到這四點的又有多少?

「擁有光之奧義后,擁有的所有魔法與兵術都將受到守護奧義的強化,這一場戰鬥的勝利天平已經朝著他傾斜了。」豪斯斷言道。

眼見自己的進攻毫無作用,達爾克連忙抽回大劍,退到一邊,忌憚的望著但丁。

只是半年的功夫他就成長到了這種地步?假若再給他幾年,自己還有自信跟他對戰嗎?

一種名為妒忌的東西在達爾克的內心熊熊燃燒,從而滋生出絲絲殺意。

「達爾克,就用這場戰鬥讓我來告別過去的自己吧,從今天開始我將守護我的道,守護我的親人夥伴!我!無所畏懼!」但丁神情肅穆,挺直自己的脊樑。

台下的扎西笑了,恍惚間,那個總是喜歡跟在他後頭扎西大哥長扎西大哥短的少年人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位更有責任心的騎士!

半年的時光,真的改變了許多。

「我還沒輸呢!」聽到但丁的話達爾克怒極反笑。

十雷·雷芒!

達爾克左手拂過劍身,一道紫色的鬥氣燃燒在鋒芒之上,這是弗朗哥家族傳下來的雷霆鬥氣。

呵!

嗖!

一劍直直劈砍而下,雷芒疊巒數丈,層層細密,拔山倒樹而來。

古代魔法·聖光反擊!

但丁沒有絲毫慌張,十字長劍同樣舞出一劍,一道半圓形聖光壁壘擋在他的前方。

當雷芒降臨的剎那,聖光壁壘破滅,同樣包裹著雷芒強行改變了它的運動軌跡。

達爾克心中一震,忙不迭抵擋起來。

噗!

由於反擊的力量更為強勢快速,達爾克直接被雷芒掀翻在地,吃了一嘴的灰。

嘩!

底下眾人嘩然,原本以為是一場精彩的龍爭虎鬥,可沒想到從頭到尾都是但丁壓制了達爾克,徹徹底底的碾壓!

「呼——」但丁心頭的那最後一抹陰霾散去,體內鬥氣猛然增加,境界竟從二十五級提升到了二十六級。

念頭通達,心無旁騖,方能日有所進。

但丁深切的體會到了這一句話的含義,連帶守護奧義都圓潤不少。

「真是可怕的天賦,只是一場戰鬥罷了,連奧義都能提升不少?」豪斯苦笑著。

「這就是守護奧義的好處了,一切隨心而動。」海格力滿意的點點頭,看來當初讓這群小子進入遺忘之街是對的。漢斯導師雖然老了,但那一身的經驗足以讓人研磨一輩子。

「我要殺了你!」達爾克面目猙獰,心中有股難以言喻的羞憤。他竟然在眾人面前摔了一個狗吃屎!什麼弗朗哥家族的榮耀都沒了!

百雷·雷鳥!

達爾克釋放出自己的雷霆鬥氣,在半空中化為一頭雷鳥。

「心都開始亂了,穆琳,他真的是你弟弟嗎?」莫納嘲諷道。

「是,怪我們太寵溺他了。」穆琳顯然也很失望,看來達爾克已經失去了繼承弗朗哥家族的能力了。一想起父親黯然的模樣,穆琳便怒其不爭。

「那還不如快一點結束比賽,下面的才是正餐呢。」哈里斯打了個哈欠,有些不耐煩了。

「注意點,哈里斯。」北極熊憨憨道。

比斗場上,面對由雷霆鬥氣凝聚的雷鳥,但丁擺出了熟悉的動作。

「父親,這是你教給我的。」

三星·聖光斬!

轟!

三境·強化!

澎湃而出的聖光令人感到一種心悸,本該聖潔柔和的光在摻入了殺氣之後變得更為慘烈霸氣。

「這是!」很多人關注著戰鬥的人睜大了眼睛。

兵術雛形!

他們的心中都浮現出一個名詞。

碰!

雷鳥只留下了一聲最後的慘嚎便消散了,聖光斬卻是帶著滔天氣勢繼續前行。

達爾克亡魂皆冒,他從未感覺距離死亡如此之近。

在這種威脅之下,他癱倒在地,冷汗如雨。

原來在強大的力量之下,自己是這麼的懦弱。

咚!

聖光斬在即將觸碰到達爾克的瞬間消失了,這是但丁自信的表現,一種強大的控制能力。

為什麼這一擊威力如此之強?為什麼眾人如此驚愕?

原因就是兵術雛形!

魔法有傳世魔法的存在,那麼兵術呢?

兵術可以說是一種兵器運用的技巧,但更多是技巧與能量結合的運用。

魔法與鬥氣,殊途同歸。

兵術創造的前提就是感悟與傳承,而一旦尋找到自己的路子便會誕生雛形。

但丁以聖光斬為藍本,不斷的領悟,終於擁有了屬於自己的兵術雛形,等到某一天,新的兵術會取代聖光斬的位置,成為他最強大的助力。

「父親,雖然你我並無血脈之親,但你永遠是我的父親。你的聖光斬不會被埋沒,等到有那麼一天我會帶著他名揚埃爾洛,成為一名偉大的騎士!

謙卑,榮譽,犧牲,英勇,憐憫,誠實,虔誠,公正。

你說的騎士八大美德我永遠銘記於心。

「我輸了。」達爾克站起了身子,並沒想象中的瘋狂,連眼眸都清澈了不少,更沒有了那一絲絲對但丁的殺意。

這三個的響起也是讓所有人感到驚愕,今天發生的事情實在他詭異了。

了解達爾克性格的人都知道這是一個標準的紈絝子弟,想要他認輸?太難了。

「謝謝你,但丁,你讓我明白了自己原來是那麼的懦弱,那麼的無知,從這一刻開始我會重新出發!」達爾克深深的鞠了一躬。

啪!啪!

真是讓人大跌眼鏡啊,劇本不該是這樣發展的。

「老師,這···」

「光明意志,直指本心!滌盪邪念!」海格力顫聲道,「豪斯,學院祭典隊伍的位置會有他一個席位!」

豪斯愕然,每一屆的席位可都是通過一場場戰鬥爭取的,誰也說不準能成功,老師竟然如此篤定。

「那個小子也是受到了好處,或許他的人生就要改變了,沒想到但丁已經在光明一路上領悟的如此深厚了。」海格力大笑著,離開了。

「老師,接下來應該還有節目,你不看了嗎?」豪斯摸摸腦袋。

「我回辦公室慢慢欣賞,哈哈,爽啊,心情就是好!晚上吃頓好的,你小子自己解決吧。」

「我就知道是這樣。」豪斯苦著一張臉,想要自己的老師請客吃飯,那真是要等世界末日了。

不過從老師的話語中他已經推測出來了。

光之奧義·光明!

王者奧義!

「兩個王者奧義,全是直指本心,這到底是個什麼怪物。」

遙望著擂台上英姿颯爽的少年,豪斯徹底被震住了,他不由期待著接下來的節目,這群被遺忘之街如此看重的少年到底還會給他什麼驚喜呢?(未完待續。) ?啪!

勞倫斯從桌子上的屏幕中觀望著比斗場的情況,在見到但丁獲勝的那一刻,他便知道達爾克改變的原因了。

為什麼!為什麼本該沉淪腐朽的遺忘之街還能重新活過來!

為什麼具有如此天賦的傢伙會出現在遺忘之街?

為什麼!

勞倫斯在心底咆哮著,他以前鄙夷的東西正在迅速崛起,並狠狠給他一個巴掌。

「好自為之。」但丁深深的望了一眼達爾克,這個紈絝子弟最終能變成什麼樣子他並介意,光明是包容的,是向上的,但也不是軟弱的。

「穆琳,或許我看走眼了,你的弟弟還有救。」莫納終於認真起來一點。

「那就要看他自己了。」穆琳淡淡道,但是眼底終於恢復了一絲期望,假如達爾克真的可以蛻變,那麼這一次算是因禍得福了。

「事情結束了,還是按照原計劃嗎?」北極熊瓮聲瓮氣道。

「恩,試探試探也好,已經半年過去了,這些傢伙到底成長到了哪一步。」穆琳點點頭,清冷的臉上出現絲絲凝重。

「哈,我說你們有必要這樣提防嗎?不就是一群新生,再強大還能擊敗四階的我們嗎? 萌妻有約:薄少寵妻無上限 我可不信!」哈里斯不屑道。

「哈里斯,假如你還是這樣自尊自大,註定會吃虧的。」莫納斜瞥了他一眼。

哈里斯不再說話了,而是縱身一躍,來到了擂台之上。

此時的但丁與達爾克早已下台,他們之間的恩怨也就此告一段落。

「你們,誰出來陪我玩玩?」哈里斯昂起頭,對著艾克等人勾了勾手指,那蔑視的模樣可真是招人恨。

「是哈里斯學長!」台下早在哈里斯出現的時候便炸鍋了。

「哈里斯是誰?」有新生不解問道。

「哈里斯學長可是法師榜排名第六的學院強者,擅長火系魔法,更是學生會的幹部之一。」老學生慢慢介紹著。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