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夜愉悅的說道,「十天後,我會讓你見到她的。」

「那,林源靜候佳音。」

林源心裡頭湧上了一股心動,他終於要見著她了么?

可是,他沒有忘記,迦夜鬼帝剛剛說,他比自己幸運。那這是怎麼回事呢?

林源還是沒能按下心裡的疑惑,問出了自己的疑心,「迦夜鬼帝,你剛剛與我說,你比我幸運,是什麼意思呢?」

迦夜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十天後,你就會知道我說這話是什麼意思。」

「她是不是遇上什麼不好的事了?」

林源焦心的追問道,他心繫她,如今知道了她的消息,怎麼可能還淡定的得了,而且還要灼心十天之久?

這是要他的命啊!

迦夜嘆息一聲,「我唯一能告訴你的是,她活著。那個地方,你還不到鬼帝境界,你是進不去的。」

「……」

活著?

這是什麼意思?

林源表示自己的想像力不夠,所以根本沒有辦法去想,她會遇到什麼樣可怕的事。

「好了,在這十天的時間裡,你若是覺得無法平心靜氣。你便去做我做一件事,這件事,你一定要小心為上,可萬萬不能衝動行事。」

迦夜睨了他一眼,然後在他的耳邊輕語。

林源聽了過後,緩緩的低頭,「好。我會去打聽,但同樣希望十天後,你能給我一個滿意的答案。」

「當然。」

二男相視一眼,然後林源先行轉身離開。

林源走後,冥海水面上,冒出了一顆黑乎乎的龍頭,隨後幻化成了人。

黑龍王站在了迦夜的面前,「你真想去那個地方,就為了他的那個嬌妻?」

「只要他心裡還有她,那這件事就不是問題。危險再大,也不會要了我的命。」

迦夜嘴角微勾,神情有著霸氣。

黑龍王居然在旁附議,「看來,休寂了那麼多年,咱們倆也好久沒有去活動筋骨了。你打算什麼時候出發?」

「現在。」

「啥?我還沒和阿暖說呢!」

「不用了,就幾天的功夫,她也不是一天見不著你,就會滿世界找你。」

迦夜睨了黑龍王一眼,他太清楚了。

這麼多年來,黑龍王雖是他的戰獸,但他們之間的感情,更像是兄弟,而不是所謂的主僕關係。

因此,二人在戰鬥的時候,總是能契合百分百。

黑龍王無愛的看著他,「行,那我帶你飛吧。」

說完,它又幻化成了一條巨大的黑龍,身上的龍鱗如黑寶石般,在這海面上,還是有著不一般的光澤。

迦夜點了點頭,一個躍身,站在了黑龍的頭部,然後任由黑龍王帶著他向前飛行。

他們要去的地方,也屬於鬼域之境。

但是,整個鬼域的禁地,可並不是只有一個煉魂谷,還有一處炙魂池。

那個地方,鬼帝境界的人,方能自由出入。境界稍低,都會死在那裡! 迦夜與黑龍王去了炙魂池,而林源也回去了自己的住處。

他住的地方,是豐都縣城裡的一處二進院子。院子里只有兩個小童,再也沒有別人。而且,林源與別的鬼王不一樣。

新晉上的鬼王,一個個都忙著開劈新府,然後佔據屬於自己的領地。

他剛晉陞為鬼王境界的時候,他之所以會去舒雲女帝那裡,也是因為自己的朋友。

他的朋友,名叫陳仙。排行老八,生前是一個算命的,最喜歡胡掐亂算,至於算的準不準,林源只能給一句:時靈,時不靈。

所以,陳仙的掐指算,林源也只能是半信半疑。

林源回到了自己的院子后,正讓人準備吃食,結果陳仙竟拉著一個人,跑來林源這裡。

林源看到陳仙拉著來的人,不由一怔,「小易?」

陳仙見林源認識這個人,當即不客氣的說道:「阿源,咱們兄弟一場,我可對你不薄吧。」

「嗯。然後呢?」

林源睨了他一眼,不知道這陳仙到底想說什麼。

「小易是我拜把子兄弟,他現在雖然只是鬼神之境,但他馬上就要突破鬼王了,現在沒有地方可以安心晉陞。我想到你這院子,素來無人,而且你又設了屏障,所以我便想讓你把小易送來這裡,你來給他護法可以吧?」

陳仙一見到他,劈頭蓋臉,就來了這麼一句。

林源看了一眼小易,小易本名叫易飛,他長相清秀,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剛剛及冠的少年,沒想到人不可貌相啊!

林源點頭,「行,那便在我這裡安心閉關吧。」

「謝謝林大哥。」

易飛連忙道謝,「八仙哥說你是我貴人,我心裡還有些忐忑不安。因為你我不過只有幾面之緣,您卻如此助我。看來,八仙哥說得沒錯,林大哥果然是我貴人!」

呃……

貴人?

林源伸手撫額,對著易飛說道:「既然來了我這裡,就別拘束,你們吃過東西了嗎?若是沒有的話,便一起吃點吧。我剛剛讓小童們去準備了。」

易飛沒來得及答話,反倒是陳仙嘿嘿一笑,「看來,來得巧不如來的好啊!這就省下一頓了。」

「……」

林源無愛的看著這個兄弟,心裡無奈至極。

三個人在院子里一起用膳,待吃飽喝足后,林源親自領著易飛,讓他進入了屋子地下的密室中,然後讓易飛在那裡全力衝破鬼王之境。

至於別的事,不需要他去煩擾。

然後,隻身從密室里走了出來,陳仙還是坐在那裡,手裡捧著一茶盞,自顧自的喝了起來,壓根沒有把自己當外人。

林源走到陳仙的面前,劈手就把那茶盞給奪了過來,眯眼問道:「這樣的事,以後你少干。若不是小易,我是不會同意的。」

「行。」

陳仙知道他說的是什麼意思,也就點了點頭,表示自己明白了。

林源睨看他一眼,「既然我全了你的臉面,那你是不是該幫我做點什麼事呢?」

「你想我做什麼?先聲明,打架的事,你可別找我,我不擅長!」

陳仙眨了眨眼,一臉疑惑。 陳仙一臉好奇的看著林源,不知道他突然想要自己做什麼。

林源則是朝他勾了勾手指,然後待陳仙一臉好奇的湊上腦袋的時候,在他耳邊輕語道:「你替的卜上一卦,我若接近舒雲女帝是吉還是凶?」

「……你這是要投靠舒雲女帝嗎?」

「你卜卦便是了,管那麼多做什麼?」

林源卻一巴掌拍在了他的肩膀上,示意他開始算。

陳仙睨了他一眼,「你不是說我算的不精么?」

「有算過,總比沒算過要好。」

林源一臉不以為意。

陳仙瞪了他一眼,「你來耍我玩的?你若不信我,我就不卜算了。」

林源賞他一白眼,一個男人,怎麼就那麼羅嗦呢?

「行,你這次算的,我信。可以了吧!廢話少說,趕緊卜算!」

於是,陳仙這才從懷裡掏出了一個龜殼,然後往裡面塞進了三枚銅錢,一本正經的搖了幾下,嘴裡無聲的念念叨叨。

然後,在桌面上一一倒了出來。

看著銅錢上的顯示,陳仙眉頭緊鎖,久久沒有說話。

林源則是看不懂,催促道:「說話啊,什麼情況?」

「凶中帶吉。但是,這個凶……很可能會讓你喪命。而這個吉,我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出現。所以,這凶中帶吉,在我看來,那一絲機會太難以捕捉了。阿源,若是可以選擇的話,我希望你不要去接近舒雲女帝。」

陳仙一臉正色,把這一卜算的結果告訴了他。

林源則是眯了眯眼,「好了,沒別的事了,你回去休息吧。若有別的事時,我會聯繫你的。」

陳仙聞言,不由抽了抽嘴角!

這是什麼意思?

剛剛給林源卜算了一卦,什麼好處都沒有,結果林源就迫不及待的要把他驅逐離開,有誰會像他這樣憋屈的?

當即,陳仙叉腰站了起來,一臉怒容,「林源!你夠了,這才剛利用我給你卜算了一卦,結果你就想把我趕走?」

「你該去擺攤了。」

林源一臉平靜,淡淡的指點了他一句。

陳仙一聽他這話,抬首看了看天色,突然猛的拍了一下自己的額頭,「天啊!我怎麼把擺攤的事給忘了呢?林源,咱們這帳改天我再與你清算!」

說完,飛快的收拾了他的卜算傢伙,便飛速的離開了這裡。

留下林源一個人在自家大廳里,獨自深思。

靠近舒雲女帝,自己會有危險?

可是,如若不靠近,他又如何探尋迦夜鬼帝想要知道的秘密?他又拿什麼來與迦夜鬼帝換取她的消息呢?

所以,不管怎麼樣,他還是要去舒雲女帝那裡。

怎麼說,凶中帶吉,他要相信陳仙!

陳仙在這鬼域天天擺攤卜算,若是還沒有半分進步,那就真的是丟臉丟到祖宗面前去了。

林源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決定先回去休息一下,理清楚自己接下來要做事,得有個計劃。

十天時間,看起來長,但實際上只有短短的幾天時間。

他想從舒雲女帝那裡得到自己想要的消息,只怕需要動用一點手段了,還得讓舒雲女帝不會警覺才是。 舒雲女帝,自那天破天荒的喝了許多酒,之後與林源共赴雲雨之事,她仍能記得一清二楚。

只是醒來的時候,已經是三天後了。

宮中的侍女,一見她醒了,連忙上前侍候,一切給舒雲女帝打扮妥當了,這才說道:「女帝,我們之前在大殿外打掃的時候,掃到了這塊破碎的玉石,我們不敢將它丟棄了,便將碎毀的玉石全部裝在了這盒子里,您要看看嗎?」

玉石?

舒雲女帝怔了一下,她可沒有摔東西的習慣啊。

哪來的玉石碎呢?

心裡湧出一絲疑惑,舒雲女帝吩咐道,「拿過來吧。我倒想看看。」

很快,侍女把東西拿了上來。

舒雲打開盒子,看了一眼那碎成幾塊的玉石,呼吸頓時一窒。

她怎麼可能會不認得這東西?

這是宮霄的!

宮霄什麼時候來過她的舒雲宮?

為什麼她會不知道?

舒雲女帝的心裡掀起了驚濤駭浪,心裡想去與宮霄見面,但心裡有一聲音在說:「你已經不愛他了,你還去見他做什麼?就這樣斷了關係,不是更好嗎?」

另外一聲音又說:「是,我是不愛他了。可是,這並不代表,我們的關係可以就此了斷。他要做這天下的帝皇,這是我欠他的,我要助他。」

「舒雲,你沒有欠他。宮霄若是做了這天下的帝皇,那你想擁迦夜,也將不再是夢了。天下盡在你們二人掌握,你還怕掌控不了一個迦夜嗎?」

「不!我不是這樣想的。」

「自欺欺人,你覺得有意思嗎?」

「……」

兩個聲音,在她的腦海里像是展開了辯駁,讓舒雲女帝不由伸手撫著額頭,只覺得腦袋快要炸開了。

侍女見狀,上前關心的問道:「女帝,你怎麼了?」

「我頭有些疼。你出去吧,今天不管誰來,我都不見。」

舒雲女帝揮了揮手,示意侍女出去。

侍女怔了一下,「剛剛林源公子來了,就在宮外等著。需要打發他嗎?」

林源?

舒雲女帝記得他甚是懂得按穴,心中一動,神差鬼使的朝侍女吩咐道,「帶他進來。然後緊閉宮門。」

「是,女帝。」

侍女很快退了下去。

林源今天主動找上門來,自然是沖著舒雲女帝來的。

迦夜鬼帝想知道的秘密,其實也是他想知道的。

畢竟,一個女人,沒事要男人的心頭血,做什麼?

今天,他來見舒雲女帝,則是心裡做好了準備,他想在她意志最為薄弱的時候,誘她說出最大的秘密。

而這個辦法,莫過於心魔術。

心魔術,是指只要舒雲女帝心裡有最大的秘密,就一定可以催生心魔。

縱然她沒有,那他就可以給她種下心魔!

別怪他心狠!

林源被侍女帶進了女帝的宮裡,一進宮內,就看到了侍女把宮門給緊閉了,皺了皺眉,詢問侍女,「為什麼要緊閉宮門?」

「女帝今天其實並不想會客,後來是小仙向女帝稟了您的到訪,女帝便讓小仙帶您進宮,隨後閉宮。」

侍女的修為不強,只是鬼仙境界。 林源見這個侍女還算不錯,說話的時候,態度不卑,說話條理有明,知道他是鬼王,既不攀附,亦不拒絕,進退有禮。

他不由高看了她幾眼,「你叫什麼名字?」

「夢婆。」

侍女低下眼帘,淡淡的應道。

林源驚了,「孟婆?你與三生石旁的孟婆,有什麼關係?」

她連忙解釋道:「不是那個孟,是莊周曉夢的夢。」

「原來是同音。」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