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風就納悶了死了幾十個居然沒有任何新聞發出來,是記者不太盡職還不是學校領導權力太大。

連這樣的新聞都能壓製得住,學生家長不不會鬧騰嗎?

「是刻意壓制的結果否則早就滿城風雨了,師叔祖您還要多長時間才能到了?」

「我儘快吧。」

重生女首富:嬌養攝政王 嘆了口氣楊風掛斷了電話看著窗外飛快閃過的建築。

鬧來鬧去最後死的還是那些學生,多一點鬥氣不就行了嗎?

就想後世某兩位外國小哥那樣的超級安詳,氣的要死看起但兩人都控制著沒出來要殺人的不停不停問候對方家人,對方豎起中指走出上百米了還不忘繼續鄙視對方多好!

人也的氣也出了,還不會出事。

雖然說能動手就盡量別吵吵,但你們的吵吵就導致幾十個學生來償命,這鬼若是處理不好。會一直盤踞在學校里,以後這所學校都會直接被棄用、勞民傷財。

看來這次的鬧鬼事件,上面也很重視,否則就靠學校關係根本壓制不下來。

甚至學校能不能搞定那些死去學生的家長,還是個問題呢。

有些家長可能會為了錢選擇退讓,畢竟孩子已經死了活著的人還需要活著,傷心是肯定的一直下去也不會有太好的結果。

可有些家裡有權有勢的那種,別人會在乎你學校的那麼一點賠償嗎?

連這些家長都沒能鬧起什麼風浪來,絕對是政府出面了你好我好才能大家都好,而且學校生這種事你一味的抓著不放有什麼意思?難道這樣做你的孩子就能死而復生?

那動手手打人並且不小心打死老師的傢伙,可能要全家倒霉了。

就算這鬼不會離開學校到處殺人,其他家長尋找他們報仇,也不會輕易放過他們,希望不會鬧得太大才好。

在計程車司機大哥的一陣快速狂飆之下楊風以最最快的速速抵達了尖沙咀警署。

「老大你可算是來了!」

弗格森像是見到了救星一樣,就要伸手去拉楊風的手,不過被楊風的眼神給止住了。

被楊風給瞪了幾眼之後,弗格森山訕笑著收回手。

「老大,大家都在會議議室內等你,我們直接過去吧。」

「好的,你帶路吧!」

楊風也沒多說點點頭示意他帶路。

弗格森小跑在前面楊風慢慢的跟著需要是用走的但速度卻一點不慢,一直跟在弗格森身後。

尖沙咀警署會議室內,一群人坐在會議室里愁眉苦臉。

況天佑就在其中,比起警署那些一臉哀愁的大佬們,兩人無疑顯得放鬆很多,他們都在等待楊風的到來,只要楊風來了相信問題就能夠得到解決。

「碰!」

會議室的大門被弗格森粗暴的推開,有人面露不悅之色頭正要訓斥,看到是弗格森臉馬上堆起笑容。

「長官,好。」

「嗯。」

弗格森微微點頭帶著楊風大步走了進來示意其他人照舊、不用管他,楊風走到況天佑和何應求身邊坐下。 這不是看到楊風走進來,會議室內不少人直接愣了下他們沒想到楊風會來這種地方。

有的人知道楊風的真實身份,而有些人只知道楊風是某服裝公司的董事長會議室內有一部分人楊風在酒會上見過雖然不是很熟悉知道楊風本職工作的人看到他莫名的鬆了口氣既然楊風都來了,那麼他們相信這件事很快就能得到解決,然後政府在控制一下宣傳,就能將事情帶來的餘波給平息過去。

而不知道楊風本質身份的人則是一臉懵逼不明白楊風怎麼跑到了會議室內來了而且看弗格森的恭敬的架勢,彷彿楊風就像是香江總督一樣。

「目前情況怎麼樣了?」

隨意拉過一張椅子坐下楊風對何應求問道。

比較專業的問題還是問何應求來的好,況天佑始終是個殭屍,對專業術語不太了解。

「很麻煩這個鬼的能力很古怪,就算是白天她也能出現。這是最可怕的地方。」

何應求率先就給楊風來了一個驚喜大白天都能出現的鬼王,還真是稀有啊,這學校到底造了什麼孽能弄出這樣一隻鬼王出來。

不畏懼陽光的鬼,按照正規實力規劃,要麼達到鬼仙境界要麼達到鬼帝境界可現在一隻鬼王就不怕陽光這是個什麼概念?

「還有呢。」

才聽到第一個壞消息楊風就覺得事情難辦起來。

「屍體沒能搶出來都被這個鬼王給帶走了。」

說起這個,何應求臉色就很難看,被殺死的學生魂魄都被鬼王給吸收了卻沒想到連屍體都拿不回來,全部都被鬼王給帶走了,不知道放在了什麼地方。

隨後何應求繼續將一些自己探查到的情報告訴楊風,楊風聽后陷入了沉默弗格森急忙揮手示意會議室內的人都不準出聲音。

免得打擾到了楊風一群人都只能跟著楊風沉默,楊風皺著眉頭在思考很多自己在陰間得到的信息搬出來和這鬼王的情況對比能在鬼王境界就不畏懼陽光只有兩種可能,第一就是標誌性的這鬼王即將達到鬼帝級別的實力不過考慮到這鬼玉剛出現的時間不算太長,不可能在短時間內達到鬼帝境界但楊風擔心的是出現半步鬼帝那樣的存在比金甲屍王都更凶。

第二種可能就是借用些特殊的手法展開攻擊迷惑別人不知道她底細的人,都會以為她很可怕,白天出來都不畏懼陽光,特別是在學生屍體都被鬼王帶走的情況下這樣的可能性很大。

不過這鬼王是怎麼做到的需要進一步確定才行,沒有看到對方真身之前楊風也不敢確定她是如何做到的。

「師叔祖。」

見楊風一直沉默著沒說話,一群人坐在會議室內大眼瞪小眼,可誰都不敢先開口沒辦法在弗格森的示意下何應求只能硬著頭皮打斷楊風的沉思。

「嗯。」

楊風抬起頭來,見大家都望著自己一個個不敢吭聲就明白了怎麼回事。

笑了笑楊風說道:「大家都別這樣看著我,我只是在想一點事情而已。」

「老大你有什麼看法嗎?」

弗格森開口問道,將大家心裡的問題提了出來。

「有那麼一點。」

楊風點點頭,站了起來走到了會議室主座的位置上拿起桌子上的筆點了兩下桌面讓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到自己身上來,這才將手裡的筆放回去。

「根據你們得到的一些情報我自己也對比了一下,眼下最重要的問題是查清楚為什麼這隻鬼王不怕陽光,我自己覺得有兩種可能。」說著楊風豎起了兩根手指,繼續道:「第一種,就是這隻鬼借用了一些特殊的辦法,達到讓自己不畏懼陽光的程度如果是這樣,那對我們來說是個好消息。第二種,她自己以強大的實力,不畏懼陽光那麼……」

楊風停頓一下,其他人的心也跟著被楊風懸了起來所有人都覺得,如果這鬼王是屬於第一種情況絕對會出大事。

放下手,楊風很認真的告訴他們

「如果是第二種情況那麼你們就儘快修建一堵高高的圍牆將學校圍起來吧我布置一個陣法,將學校隔離開來不然就等著整個尖沙咀都變成一個鬼區好了。」

「哐當!」

「嘶!」

有人手裡的東西掉在了地上,有人瞪大眼睛倒吸一口涼氣要不要這麼恐怖?他們都被楊風的所說給嚇到了。

拍拍手,楊風提高了聲音道:「我沒有和你們開玩笑、如果這鬼能以自己的本身實力出現在陽光下那麼她至少是准鬼帝的實力上希望各位能做好心理準備上也最好祈禱吧還有我想知道,為什麼出事的第一時間沒有將屍體帶走?」

死了那麼多人你們不將屍體帶出來留下來於嘛?

現在好了,都被鬼王帶走了如果這鬼王借用這些屍體做什麼那你們就是罪人!

「當時死的人多我們警方也是為了儘快能將其他學生和老師都帶出來,然後……」

尖沙咀警署局長一臉尷尬,命令是他下的。

事情發生之後,他就馬上帶著大批警員趕到了學校里還連帶著他們警方都死了一些人這個事件之中,沒有傷員只有死者,就是這麼殘酷。

或許是被嚇到了,誰還敢去將屍體帶回來?找死還差不多。

於是一個個都在等何應求、況天佑來了之後也沒有第一時間考慮到將屍體弄出來而是消滅這鬼王可幾番戰鬥之後何應求都差點栽了,要不是有況天佑拉扯著鬼王讓何應求先跑的話,估計他只能活在記憶里了。

「老大,現在說這些已經沒有了意義我們該怎麼配合你?」

弗格森自然看出來了自己這些同事們在想什麼,看他們那窘迫的模樣就知道當時的情形不能怪他們慫,而是真面對兇猛的鬼怪,是個正常人都會感到害怕。

「坐在這裡聊天心喝茶等待消息就行了。」

楊風回了一句讓弗格森頓時就囧了。

這叫協助嗎?這叫配合嗎?這分明就是在偷懶好吧。

不過幾秒鐘后弗格森就苦笑了起來,似乎他們還真的只有偷懶的份。

暖婚契約,大叔,笑一個! 連何應求這樣的進去了都差點出不來,他們的話基本就是去送人頭的。

「附近哪家的火鍋店味道比較好?餓死了。」

讓會議室內一群人集體傻眼的是,楊風眨個眼睛的功去就變了,要吃火鍋。

「哪裡有?」

弗格森抬起手示意其他人知道位置的快點行動啊!

愣住幹嘛?老大餓了你們不知道嗎?

不吃飽怎麼做事真是的一點眼力見都沒有,難怪你們警署碰到這種麻煩事找不到人幫忙就你們這態度就有問題。

最後派出了一個小警員帶著一群大佬跑去將別人火鍋店給包了下來,一群警署的大佬們陪著楊風吃火鍋,那畫面別提多熱鬧了。

「師叔祖你最近去了什麼地方?」

「一個叫東灣的小島上也叫猛鬼灣,那邊發生了點事情跑出來一個水鬼殺了幾個人我呆了幾天,散心順便將水鬼幫他們滅了這才離開到酒店你們的電話就來了。」

好久沒吃火鍋了楊風吃的很歡樂,雖然這家火鍋店的味道沒有自己家不遠處的正宗但也算不錯,能美美的大吃一頓。

楊風與何應求不時的聊那麼幾句,其他人就尷尬了。

想說點什麼卻不知道該如何開口特別是下眼下正也就只有楊風還能安心的吃著火鍋和別人聊著天了,他們都已經成為熱鍋上的螞蟻了。

「老大,內地真那麼好玩嗎?有空帶我去走走好不好?」

弗格森地屬於還有心情聊天的人之一,楊風能安心吃火鍋安心聊天就證明他有辦法對付這鬼王,能對付那不就結了嗎?

一直著急有什麼用,放平心態才是最重要的。

「你?」楊風看著他上下打量了一下,說道,「你就算了吧,你跑到內地去政府會找你喝茶聊天的而且你會被當做大熊貓觀看,保證爽歪歪。」

國人去內地還沒什麼簽證麻煩一點罷了,你一個洋鬼子跟著我去內地,不是找政府盯著我嗎?你怕是來害我的吧。

弗格森又囧了逗得其他人想笑,又不敢笑。

吃完火鍋,楊風乘坐警車來到了學校外面,看著那衝天而起的濃郁陰氣,楊風吐槽道:「真不知道這學校的保安是幹嘛用的,居然能隨便讓家長跑到學校里來鬧事還打死人,你看看這陰氣有多重,這還是在白天,若是到了晚上,只會更加恐怖。」

一群人只能悶著為不說話,楊風將東西丟給何應求只拿著聯絡里的大哥大叫上況天佑兩人就這樣翻牆進入了學校里。

何應求實力有點弱幫不上自己太多的忙況天佑不上樣,帶著大哥大也好用於聯絡。

「你拿著,等下你負責和他們交流。」

楊風拿出一張符紙貼在了大哥大上,將大哥大遞給況天佑,況天佑抬起手想接卻又怕自己的將符紙弄壞。

「沒事的,只要你不用手捏到符紙就行了。陰氣太重會幹擾磁場,電話的信號會被干擾需要有凈化符貼在上面驅除陰氣踩行雖然你身上的陰氣也很重,不過比起裡面這位,有點小巫見大巫。」

無語的接過電話,況天佑表示腦闊疼我不想吸人血,身上自然沒有那麼重的陰氣況且我是殭屍、將臣後裔能控制陰氣不泄露。

裡面這位她不行啊,還有你總打擊我幹嘛,你很希望我使勁到處去咬人吸血?

楊風哈哈一笑道:「活躍一下氣氛嘛,別這麼緊張。」

神特么的活躍氣氛。 兩人走進學校里雖然是大白天,但陰氣卻很重,遠遠的看去就彷彿一頭兇惡的史前巨獸張開大嘴在等待著他們上勾一樣。

楊風到過陰氣最重的地方就是很多錢之前的騰騰鎮那的陰氣簡直濃郁到連陽光都照射不進來,殭屍都能隨時跑出來陽光不存在的。

這學校里的鬼王如果不儘快除掉,相信要不了幾年,陰氣也會變得和當初的騰騰鎮一樣瀰漫一樣可怕。

「你在這學校里是不是很舒服?」

「有點,你什麼意思。」

況天佑剛回答有點,馬上就得不對勁,警惕的看著楊風就怕自己被楊風坑一把。

「沒什麼特別的意思只是在想陰氣這麼重,你是殭屍,殭屍可以靠吸收陰氣變強,所以在想要不要便宜你?」

楊風一邊說一邊朝著學校陰氣最重的地方看去。

霧蒙蒙的一片,不太看得清楚,這可比當初自己和秋生在內地的時候第一次在學校里對付鬼王困難多了。

這鬼王一身房氣太重,殺了人實力增強速度太快。

「我不喜歡吸收陰氣。」

況天佑嘴角抽了兩下吸血吸收陰氣,他都不喜歡目前的狀態對況天佑來說正好合適,他對提升實力並不執著。

「那可惜了。」

楊風嘴上說著動作卻一點都不慢、抬起手捏起法印將雙手食指和中指放在眼睛上。

「天地君師,還請祖師爺助我一臂之力!」

「開!!」

楊風那紫色的眼睛順便籠罩了一層金色的光芒原本灰濛濛的陰氣很快散去讓楊風能看清楚學校里的一切。

「給弗格森打電話問問他們是不是請了其他道士來幫忙抓鬼。」

當楊風看到一個穿著道袍沖著自己咧嘴大笑,將一具具屍體胡亂擺放的鬼后。

臉色就陰沉了下來,他娘的難怪老子將靈力注雙眼都看不穿原來還有這種鬼東西在。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