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我哪有那麼脆弱?」

「以後去哪裡跟誰見面,尤其是沈家的人,一定要先跟我報備,不許一個人去見他們。」

霍擎天接到許蓉的電話就立刻放下手裡的事趕了來。

一路上都在擔心他的小姑娘會不會挨打受氣。

沈星腦子一轉,奇怪地問:「咦,你怎麼會知道我在這裡?」

她並沒有告訴他,而他進來的樣子顯然是事先知道她的這裡的。

知道她來這裡的只有許蓉。

沈星皺眉:「是許蓉跟你打的小報告?你買通了我身邊的人?」

霍擎天被拆穿,只好尷尬地一笑,說:「我也是想多關心你一下。」

沈星的心中五味雜陳,既有被許蓉出賣的不悅,又有一種被人暗中關心的感動。

他們都是為了她好,怕她被人欺負。

「謝謝你,擎天。」

「謝我?怎麼謝我?」霍擎天沖她挑挑眉。

「我請你和許蓉吃面好不好?」沈星彎唇一笑。

霍擎天喜悅一下子癟了下去。

他不高興地說:「我記得某人現在已經是小富婆了,就請我吃一碗面?」

財迷。他在心裡狠狠地罵了一聲。

「一碗面不夠,那兩碗?」沈星亮晶晶地眼睛看著他。

這個小女人就是故意的,故意地使壞,讓他著急。

「你別以為這裡是公眾場所我不敢對你怎麼樣,反正你和我的緋聞已經滿天飛了,我不在乎再加上一筆。」

在他心裡,鬧得越大越好,鬧得全天下人都知道她是他的人,貼著他霍擎天的標籤才好。

沈星一聽,嚇得身形一僵,如果霍擎天真的亂來,她還真是怕。

路可告訴她,似有若無的緋聞最令人遐想。 大眾只是猜測,但是沒有圖片和當事人的證實,只能是霧裡看花,越看越迷眼。

也就越能吊觀眾的胃,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

如今網路上就有兩種意見,一種是認為她和霍擎天是真正的男女朋友關係。

還有一個論調是只不過是緋聞而已,因為當事人從來沒有當眾承認過。

沒有當眾承認,是路可要求的。

依著霍擎天的秉性,召開記者發布會,當眾宣布沈星是自己的正牌女友。

可是路可堅決制止。

因為沈星的演藝之路剛開始,如果貼上了霍擎天的標籤,那麼將來不管她有多大的成就,都會被質疑。

如今只是緋聞,沒有被錘,不過就是眾人的猜測,當不得真的。

他們的關係,只是在圈內少部分人知道而已。

《蝶問今生》劇組又被勒令嚴守秘密,不得將他們的真正關係傳出去。

所以在大眾看來,這一場霧裡看花,看得人眼花繚亂。

當然也有希望他們在一起的呼聲,因為兩個人站在一起太養眼了,簡直是金童玉女再世。

當然,這個緋聞也擊碎了不少名媛淑女的美夢。

霍擎天的身邊從來沒有過女人,也從來沒有傳出過和哪個女人的緋聞,東娛旗下那麼多女藝人,沒有一個人有機會站在他的身邊,可是這個沈星,卻公然和霍擎天傳緋聞。

不管是真的假的,都令人羨慕,也令人嫉妒。

而最痛苦的莫過於蘇燕飛。

替嫁:暴王的寵妃 執行長,您的嬌妻已到達! 網上傳得越熱鬧,她的心裡就越難受,就像是一把尖刀插在心上,滴滴都是血。

沈星趕緊拉著霍擎天離開。

她可不想被拍到。

「趁現在沒有記者,我們趕緊走。」

她的話讓霍擎天十分地不悅,這麼怕見人,記者拍到又怎麼樣?

他很丟她的臉嗎?

「拍到就拍到,怕什麼,我們又沒做什麼虧心事。」

沈星睨他一眼,他當然什麼都不在乎,可是如果被記者拍到了,路可絕對不會饒過她。

路可不會對霍擎天怎麼樣的,可是對自己就難說了。

路可發起脾氣來,連東娛的負責人方遠都怕。

何況她一個剛出道的小明星?

被沈星拉扯著,霍擎天不情不願地離開,上了車以後他還滿腹的不開心,不高興。

「好啦好啦,我陪你吃飯好啦,你要吃什麼,我請你。」

「真的?」

「真的。」

「不請我一碗面了?」

「你不是說面不好吃?」

「誰說面不好吃了?就去我們吃過的那家麵館吃。」

薄情男神傲嬌妻 那是沈星第一次請他吃飯的地方,挺懷念的。

「行,你說了算。」沈星心中吐槽。

一會兒嫌吃面不好,一會兒又要吃面,真是個大爺,難伺候。

麵館不遠,開車只有幾分鐘而已。

他們走進去的時候,麵館老闆還能認出來:「你們來了,我就知道我的面你們吃了一次肯定忘不了。」

「的確忘不了。」霍擎天抿唇,那是小姑娘第一次請他吃飯,很有紀念意義的。

星際音樂大師 「不如你這麵館就叫『忘不了』?」 麵館老闆一怔,轉而低頭一沉思,覺得這倒是個好主意,一拍大腿說:「好名字,忘不了,吃了一次就忘不了,既然忘不了就常來!我這就讓人去寫招牌。」

「夥計,上面,今天的面是我請客,不收客人的錢!」

「好咧!」一個年輕的小夥計端上桌兩碗面,還有兩個搭配的精美冷盤。

「這怎麼行,您做生意也不容易。」沈星拿出錢包要付錢。

麵館老闆樂呵呵地說:「再不容易也不差這兩碗面錢,我就覺得你們兩位不是一般人,我一直就想給麵館換一個更響亮的名字,可是一直沒有合適的,這不,你們幫我想出來了。就當是我謝你們的賜名費吧,哈哈!」

麵館里一片和諧的笑聲。

麵館老闆打電話讓人改招牌。

沈星和霍擎天安安靜靜坐在一隅吃面。

簡單的食物,吃進肚子里卻有幸福的感覺。

不光是霍擎天,沈星也生出了同樣的感覺。

心底的陰鬱在一點一點地消散開,兩世的悲情歲月,自從遇到霍擎天開始,就完全轉變了。

沈星抬眸,看著面前專心吃面的男人,刀削斧鑿的面容,貴族王子一般的氣質,上天將這樣的男人送到自己面前,到底是彌補上輩子遭遇了太多的不幸,還是這一世的她太幸運?

但願這種幸福能夠永遠持續下去。

「我長得好看嗎?」霍擎天突然抬頭。

沈星的臉一紅。

「好看。」她實話實說。

《蝶問今生》的男主角都比不上他的俊美。

「如果你去演藝圈,準保爆紅。」估計連演計都不用,觀眾只看他這張臉就夠了。

「那你多看看。」霍擎天隔著一張桌子將臉湊過來。

這男人,就不能謙虛點嗎?

「你別……有人。」

沈星沒有他的臉皮那麼厚。

店裡雖然現在人還不多,但是不表明一個人也沒有。店中小夥計都害羞地別過臉去。

「你的意思是沒有人就可以?好,我們回別墅。」

「我還要回學校補筆記。」

「那個不急,慢慢補。」霍擎天不管沈星願不願意,握住她的手,幾乎將她擁在了懷裡。

「我們回家。」

又是回家,那是霍擎天的家,可是現在沈星聽來,好像那個他們兩個人的家。

想到此,沈星的耳朵竟然紅了。

「嗯,你的耳朵為什麼這麼紅?」

被霍擎天拽上車的沈星無言以對。

霍擎天沒有往深處再想,他的心情不錯。

也不回公司了,直接載著沈星回沁園。

停車以後,霍擎天直接大步走到副駕駛,拉開車門,將沈星抱下來。

「不用,我自己走。」

「不許動,如果你再亂動,我可不能保證我一會兒不對你做什麼。」

沈星:「……」

立刻安安靜靜地窩在霍擎天的懷裡,一動不敢動。

這不是他第一次抱她,可是這一次,沈星明顯覺得自己的感覺不一樣了。

是什麼感覺呢?有一種甜蜜,緊張,和說不出的幸福。

這是不是就是人們常說的那種、愛? 她愛上了這個男人。

像霍擎天這樣的男人,很難有女人不愛,她不是木頭,她只是曾經人被人傷得太深、太慘,所以不敢再輕易相信男人了。

可是霍擎天的溫暖,撫平了她曾經受到的傷害,讓她想再勇敢的試一試,不想錯過這麼好的一個男人。

就算從前和肖一晨訂過婚,她也沒有過現在的這種感覺。

她依戀霍擎天的懷抱,在他的懷抱里,她什麼都不用擔心,也不用害怕。

就算是天塌下來,也有霍擎天頂著。

霍擎天看著懷中的小女人像個貓咪一樣乖巧安靜,勾起了唇角。

一步一步走上樓梯,將沈星直接抱到了自己的房間。

沈星緊張起來:「這不是我的房間,我的房間在那!」

霍擎天彎唇一笑,又移步到沈星的房間。

將她放在床上。

沈星要起身,卻被霍擎天控制住。

「你……你起來,我要去洗澡。」

「嗯?然後呢?」

「什麼……然後?」沈星裝慫。

「洗澡之後呢?」

「呃……睡覺。」

「好,睡、覺。」霍擎天將睡覺兩個字咬得很重,別有深意。

沈星自動忽略掉。

不想其他。

「先在這親一個。」霍擎天指指自己的左臉頰。

在沈星看來,現在這個男人就像一個舔著臉賴皮的孩子似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