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條條消息被匯總了上來。

一號點了點頭。

「全面戰爭一觸即發,我們多年來一直想盡千方百計和平發展,不想戰爭。但是敵對勢力亡我之心不死。不惜發動戰爭也要把我大秦拉下水,避免不了了,那就打,狠狠地打!」

「先把冒頭的幹掉!讓這些炮灰徹底成為炮灰!讓他們的主子清醒一下!」

一號頓了一下。

「從今天起,成立戰爭委員會,在座的各位都是其中的成員,另外在進行擴員,各個大局都要進來。當然都是各負其職。最終決定權由我們三個最後拍板!」

眾人點頭。

「非常時期行非常法令,要各管齊下。全國要一個聲音,一個步調,全力支持打贏這場世紀戰爭,所有妨礙這個目標的人要清除。該抓的抓,敵對勢力分子更不要手軟,他們不是隱形人么,就讓他們永遠隱形吧!」

「戰爭打的是國力,金錢,物資,人才,潛力等等。後勤工作很重要啊……」

「戰爭的事情主要由東方將軍負責,放手去干!不要有顧慮……」

「這次戰爭國外會有不少的奇人異士參與,這方面我們要有所防備……」

……

秦國的的艦隊和尼國的艦隊交手了。

三艘軍艦不斷誘敵深入,最終一舉擊潰尼國的將近一半軍艦。

可謂開門紅。

……

與此同時,秦越邊境,秦國的一個邊防站被越國突襲。

陸地戰展開序幕。

……

西北某地,幾百名從邊境線上偷偷潛進來的恐怖分子,正在計劃發動針對征服工廠等的襲擊事情。

轟隆……

幾枚導彈直接砸了下來。

整個廢棄寺廟徹底成為廢墟。

……

尼國的眾多島嶼中有一個不大不小的島嶼,整個島嶼就是一座大山。

這裡被稱為聖山,裡面住著尼國的大祭司。

「尊敬的大祭司大人,我們的艦隊遭到敵人的伏擊,損失摻重,請大祭司出手,不然我們的艦隊就全完了!」

一個人全身包裹的很嚴實。

頭部動了動。

「我勸過總統,要三思後行,我們的國力根本沒有勝算!可惜總統不聽!我身為大祭司,可以出手,但也是起一時作用,不足以改變大局啊。」

來人大喜。

「總統大人說了,只要大祭司出手,先保下我們剩餘的一半艦隊,米國就有時間派航母艦隊過來支援,那時候就是反擊的時刻了。」

大祭司搖了搖頭。

空洞的眼睛看向遠方。

『罷了!這是天數!東方巨龍要蘇醒了!可惜我們只是一枚可憐的棋子!』

「把他們艦隊指揮官的生辰八字或者他們的隨身物品找來給我!」

來人一揮手,後面一個人提過來一個手提箱。

裡面有一疊資料,和一些衣物。

大祭司嘆了一口氣。

「生辰日期可能有假,我才要雙管齊下,你們提供的物品沒有差錯的話,七天,七天之內,這些人就會魂歸地府。」

特使離開了。

大祭司看了看那些物品。

「哎!秦國要徹底崛起了!已無法阻擋,戰爭真的行嗎?笑話,世界格局要變了,真的有贏家嗎?哎!反正米國不是!」

大祭司眼神一立,大喊一聲。

「來人,開壇做法!」

在一個山洞裡,一個祭祀檯子上擺著十幾個木頭人,上面寫著這些人的名字和生辰八字。

在木頭人的下面則是一些衣物之類的生活用品。

大祭司看了看,搖搖晃晃的走了上去。

『只要有一樣是真的就足夠了,為了我國的大好兒郎,我要逆天行事啦!』

大祭司嘴裡念念有詞,手裡一根烏木的手杖不斷的顫抖。

一個個詭異的符文被勾畫了出來,籠罩在十幾個木頭人的上空。

大祭司目露凶光,一針就扎在了其中一個木頭人的左臂上……

在遼闊的海洋上,幾十艘軍艦正在劈波斬浪,昂首前行。

旗艦上的指揮室里一片歡聲笑語。

「張司令!這一仗打得,真是解氣啊!」

「是啊!一仗就幹掉了他們一半的艦隊!這下他們要老實一段時間了!」

張司令微微一笑。

「平時我們不斷實戰演練,這一次算是派上了用場。 冷帝的親親甜妻 形勢會變化很快,在對面的支援到來之前,我們要爭取把尼國軍艦全部幹掉,讓他們徹底失去遠海戰爭的能力!」

「下一階段,我們要抓住戰機,主動出擊,就算有些損失也要忽略,爭取儘快結束戰鬥。」

「是……」

全體指揮員都立正行了個軍禮。

「哎呦!」

一個指揮官的左胳膊突然猛的疼了一下,就跟被什麼針狠狠扎了一下一樣。

「怎麼了?」

「沒事,突然疼了一下!」

軍官活動了下胳膊,好好的胳膊現在覺得隱隱有些酸痛。

「哦!沒事就好,是不是最近有些勞累啊!回去好好休息一下,這是命令!」

張司令笑著說道。

話音未落,張司令也眉頭皺了一下。

就在剛才,自己的左胳膊也突然疼了一下。

緊接著整個胳膊都變得酸痛起來。

『這是怎麼回事?太累了嗎?看來要好好休息一下了!不過,是不是有點太巧了!』

雖然張司令只是輕微的動了一下,但是還是被周圍的人看到了。

「司令你沒事吧!」

「哦!和李參謀一個毛病,看來我也得休息一下啊!哈哈!」

話音一落,二十幾個人都感到了一絲怪異。

「司令! 大膽狂廚 剛才我的胳膊也疼了一下!」

「我的也疼了!」

「還有我的……」

一時間總計九人都說胳膊疼。 張司令明白了一些什麼。

「去請軍醫!好好查一下!都下去吧!」

十幾名軍官都下去了。

張司令面容嚴肅的說道。

「我命令!全體艦隊在這周圍二百海里迂迴活動,偵察機在加大一倍的偵查距離。」

「張司令!我剛給您檢查過了!你的身體完全沒有問題。其餘的八名軍官身體也是很好,一切指標正常!」

一個白大褂軍醫說道。

張司令點了點頭。

「謝謝!你先下去吧!」

活動了一下酸痛的左胳膊,張司令眉頭皺了一下。

『總覺得有些蹊蹺!』

第二天,九名軍官的右胳膊又開始疼了!

第三天,是左腿。

第四天,是右腿。

張司令早覺出有大問題來了,但是尼國的艦隊出現了,張司令不想貽誤戰機,所以也就忍了下來。

幾天下來,抓住機會又消滅了幾艘軍艦,但是也不能太靠近陸地,那樣危險係數就有些高了。

第五天,張司令的肚子開始劇烈疼痛起來。

豆大的汗滴不斷地從頭上冒了出來,四肢的疼痛也在不斷加劇。

『不行了,撐不下去了!艦隊不能出問題,對不起國家和人民啊。』

「我命令,全體艦隊回基地。」

幾十艘軍艦整齊劃一往回趕路了。

尼國的十幾艘軍艦遠遠地吊著,就是不敢跟得太近。

直到看到秦國的艦隊遠遠的離開了,尼國的軍艦才不在跟了。

「哈哈哈!他們跑了!上面的說的消息看來是對的。」

「為什麼不追上去?」

「追?你腦子有病吧?」

「別說不能百分百確定一定有問題,就算對面的指揮官都掛了。 錦繡凰圖:重生侯府嫡女 人家幾十艘大型軍艦,咱就十幾艘,就算打贏,你也活不了。我們損失了十幾艘,已經夠意思了!接下來,看米國佬怎麼說吧!」

在回基地的路上,包括張司令在內的九名軍官都暈倒了。

軍醫是束手無策。

一家大型醫院裡。

三個病床上躺著三個軍官,問題和張司令是一模一樣。

一大群專家是一籌莫展。

「太奇怪了!身體指標,儀器給出的結果是正常的,但是誰都看得出來,這些人肯定有事,真是奇了怪了!」

「不會是中邪了吧!」

一個小護士順嘴溜了一句。

「十幾名專家臉色一變,胡說八道什麼,趕緊忙自己的去。」

小護士一低頭,嘴角一撇,小聲地嘀咕道。

「我們村的狗娃也這樣過,找了個神婆,說是丟了魂魄了,叫了叫,在睡了一晚就好了!你們還不信,我親眼見的呢。」

入夜了,張司令等九人也被送到了這裡。

院長是一個腦袋兩個大。

「我該怎麼辦呢?乾脆趁晚上人少,找個神婆看看吧,萬一要是行了呢,也是大功一件啊。」

院長撥通了一個電話。

「小韓吧!到我辦公室來一趟!找你有點事!」

小韓護士對著鏡子看了看自己俏麗的容顏,心裡是一陣發慌。

『院長找我幹嘛?八竿子也打不著啊?不是要那個我吧!我該怎麼辦?』

噹噹當……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