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是和張炎彬一起走的。」

這時,付雲生走了過來,遞了一支煙給周啟,沉聲說道。

「嗯,走就走吧。再怎麼說張炎彬也是他們倆的隊長。」周啟接過煙點上,深深的吸了一口。

聚散無常,終有定數。對慕容嫣和楚東國他自問無愧於心。至於張炎彬么,既然多了陳君卓這樣的大敵,再多一個他也不算什麼。

「我說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兩人說話間,明月空不知什麼時候走了過來,突然問了一句。

「真想知道?」

周啟回頭瞥了他一眼,目光一掃,見付雲生,夏若冰包括囚者之災的老九等人也是一臉的好奇。深吸了一口煙后,悠悠問道。

「說!必須的!你特么別吊胃口。」

「張炎彬自任務初期便直奔秦皇陵顯然不是只為了復活一堆兵馬俑。」周啟抬頭望著天際低垂的暮色,沉聲說道。

「你的意思是,他是故意前往,這一切都不是意外?」明月空聽他這麼一說,頓時猜到了幾分。忍不住插了一句。

「沒錯。恐怕他早就已經知道秦皇陵下鎮壓著的不止是妲己。」

「我去,頭兒,我怎麼越聽越糊塗了?」趙大明一臉書讀的少,你可千萬不要騙我的樣子望著周啟,語氣弱弱地問道。

「張炎彬能夠輕易脫離妲己的控制,你們難道就不覺得奇怪嗎?強如呂布和司馬懿都不免深受控制,不能自拔。除了他提前有所準備之外,我想不到其他合理的解釋。」

「你的意思是他接下了和大蛇相關的任務?」

「嗯,如果我猜的沒錯,他接取的一定是空間特殊的系列任務。也只有難度極高的系列任務給出的獎勵,才能讓他選擇向隊友隱瞞事情真相進行如此冒險。」

「你怎麼能肯定是系列任務?」明月空身後,一向沉默的老九突然出聲,一臉不服的樣子。

「你猜?」說罷,周啟看著臉色氣得發白的老九,呵呵一笑。轉身向著未央宮的方向走去。

此次任務中最大的疑團隨著大蛇的隕落浮出了水面。

只待明日清晨和呂布一戰!

自此無雙世界,誰與爭鋒? 當周啟一行人抵達未央宮時,宮門前的守衛早已換做了太平軍士卒。

朱雋,黃埔嵩等人自知無力抵擋,紛紛棄械而降。

待看到太平軍將士入宮之後秋毫無犯,紛紛感嘆周啟治軍嚴謹,竟能入天下最為奢華之地而不取毫釐。這樣的軍隊別說沒見過,即便在傳聞中也未曾聽說過。

天色漸晚,夜幕初升。

自有黃月英安排眾將接手洛陽防衛,安撫異族肆掠后城中殘存的百姓。

周啟沒有選擇入住正殿。依舊選擇了與何皇后初見時的那座偏殿休息。

眼見景物依舊,然紅顏已逝。心中不免多了幾分感慨。

任軟丈紅塵繁華似錦,到頭來終落得一抔黃土,三尺薄木。人之一身何其短暫。

尤其生逢亂世,人命更是輕賤如草,即便身居高位,錦衣玉食之人,也不過風光霎那,血火刀兵過後,榮華富貴終化浮雲了事。

亂世緣於戰禍。戰禍起於不公。唯獨消除這軍閥割據的局面,斬卻戰禍的根源,方能還這世間一片清明!

周啟正自凝思之際,突聞職守軍士來報,諸葛亮求見。

「諸葛亮!」周啟聞報心中一喜。看來那團仙靈之氣產生了效果。急忙吩咐士卒傳見。

片刻之後,只見諸葛亮羽扇綸巾,大步走進了殿門。從面目上來看,已然回復到了初見時的風采。

月滿西樓 「亮見過太平王。謝太平王救命之恩。」諸葛亮一見周啟相迎,忙雙手抱拳深施一禮。

「諸葛先生不必多禮。先生為天下蒼生,不惜捨身取義。周某區區手段,不足掛齒。」

兩人一番寒暄后,分別落座。

「亮先前在門前見太平王眉頭深鎖,似心有所思。卻不知因何事而煩惱?」

「令先生見笑了。」周啟聞言略一思索,便將先前心中感慨細說了一遍。

諸葛亮初聽之時,只是面露微笑。搖扇不語。待聽到周啟欲消除割據,還政於民時,不禁悚然動容!

低頭一番思索,抬頭再望向周啟時,雙眼目射奇光!

王侯將相寧有種乎,朝代更替,不過是龍椅王座之上所坐之人更換而已。倘若遇英明之主,天下大昌!若昏庸、暴虐之人竊據大權,則戰亂不斷,民不聊生。自夏朝以來,百世莫不如此。

眼前此人發前人所未想!行千古未有之事!若真能如此,實乃天下蒼生之幸!

一念到此,諸葛亮翻身站起走至周啟身前。

「若太平王取了這天下,不知心中可有治國大計?」

周啟微微一笑。抬頭目視諸葛亮。

「大計倒是沒有,不過周某曾對月英言到,萬民如水,而水能載舟亦能覆舟。無論何種大計,唯不離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方能長治久安!」

周啟說話時,腦海中唯一浮現出的便是那由萬民組成的龍圖騰。這九字出口,字字鏗鏘,心誠意正!

「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諸葛亮聞言如被天雷擊中,頓時愣在了當場,口中細細咀嚼著周啟所說九字。半晌方才如夢初醒。頓時將手中羽扇一扔翻身拜倒!

「太平王所言,雖千古明君不能比也!若蒙不棄,亮願為此效犬馬之勞!」

「得先生相助!周某無憂矣!」

周啟伸手一扶諸葛亮,嘴角露出了一抹微笑。要的就是這樣的效果!

劉備!別怪我撬你牆角太狠!

自己等人作為契約者亂入到這方世界,同為華夏兒女,拋開任務的因素不講,歷史既然因自己而改變,何妨為此多做一點?

兩人長談良久,送走了諸葛亮之後。周啟提筆畫了百道靈符,為明日與呂布一戰做準備。

靈符畫就,他翻手從紋章中取出了大蛇和九尾狐狸精掉落的箱子,一一打開。

隨鑽石寶箱開啟。一片橙黃色的魔法光輝霎時映入了眼帘!

一、二、三……他目光一瞥之下竟然出了六件橙色神話裝備,四件紫色傳說裝備!

「可任意變換,妙用無窮的水月仙衣!造型精美,防禦力極其變態的無雙鎧!破除防禦,有幾率觸發即死效果的陰陽玉……妲己曾用之抗衡煉妖壺的纏神索!」

竟然連魔器纏神索也暴了出來!一件件或輝煌燦爛,或仙氣十足,魔氣湛然!霎時晃花了他一雙24K氪金眼。

周啟勉強平復自己的心情,將裝備一一收好,唯獨將一枚散發紫色輝光的龍形玉佩留在了手裡。

「青龍膽!等級:紫色傳說。裝備部位:飾品,物品特效:

1.青龍之氣:為佩戴者增加500點能量上限,能量回復速度增加15%;

2.潤物無聲:借青龍之力瞬間回復800點能量值,該特效每60分鐘可使用一次;

3.青龍庇佑:降低佩帶者所遭受非物理能量攻擊25%傷害。

PS:集齊白虎牙,青龍膽,朱雀翼,玄龜甲后可組成威力強大的四聖獸印。」

終於!

周啟翻手從紋章里取出了白虎牙,朱雀翼,玄龜甲。三件金色裝備和一件紫色傳說裝備在燈光下交相輝映,將整間大殿映照得流光溢彩,如同夢幻。

「契約者編號5106集齊了青龍膽,白虎牙,朱雀翼,玄龜甲,滿足四聖獸印組合條件。是否合成?」

「是!」

「組合四聖獸印需要花費血腥點80000點,橙色神話裝備X1,是否繼續?」

「什麼?」聽到合成條件,周啟不由一驚。血腥點也就罷了,還要獻祭一件神話級裝備?萬一四聖獸印效果不理想,一件神話裝備在空間里至少價值數十萬血腥點!豈不是要虧?

周啟微一猶豫,將天啟任務中獲得的暮色之仗取了出來。有了張角暴出的大雷光神仗,如今這法杖放在手裡如同雞肋。不妨用來賭上一把!

「四聖獸印!給我合!」

暮色之仗化作塵煙消散的瞬間!

四枚玉佩從桌案上冉冉升起!化作四色流光漸漸合攏!

大殿內,青白紅黑四色光華掩映!神氣流轉!一股遠古蒼涼的氣息,令人心生敬畏!

「嗡」一聲法力輕鳴!偏殿上空霎時風雲捲動,天地元氣不斷翻騰流轉!

青龍!白虎!朱雀! 強娶豪奪:首席總裁不好惹 玄武!

獨家婚寵:腹黑總裁暖萌妻 四聖獸虛影突顯半空!

「快看!是聖獸顯靈啊!」城內外一眾軍民聽到動靜,紛紛出門觀看。待望見那如同神獸親臨的影像,無不翻身拜倒。

「未想太平王一入城,便天現祥瑞,看來天意如此啊!」朝中尚存的一眾文武大臣見狀收起了心中的諸般打算,天選之人既出,若要違逆,便是不尊天意!當下人人心悅誠服。

而太平軍眾將更是人人欣喜若狂。自家主公得四獸顯靈,氣運加身,這天下已經非他莫屬!

「魂淡(頭兒)又搞什麼鬼?」夏若冰、付雲生、趙大明和張定軍四人對視一眼。不約而同來到了周啟所住的偏殿。

四人進門一看,只見刺眼的白光之中,周啟手裡虛托著一枚五彩霞光流轉的小印。咧嘴笑得跟個傻.逼一般無二。

周啟見四人一臉那傻逼是誰,我不認識他的樣子。異常辛苦地忍住笑,在團隊頻道里共享了四聖獸印的屬性。

「四聖獸印!等級:遠古神話!裝備部位:飾品,物品特效:

1.聖獸之精:佩戴者基礎傷害增加100,基礎防禦增加200,生命值上限增加500點,能量值上限增加500點;

2.聖獸之魄:所有元素抗性增加50%,使用元素技能時,效果增加50%;

3.聖獸之魂:攻擊隨機附著閃電,爆炎,冰霜,破甲效果,每4秒觸發一次,傷害為基礎攻擊的80%;

4.聖獸之佑:佩戴者和半徑100米內友軍所有屬性臨時提高10%」

「卧槽!什麼鬼?」

聽到淡定如付雲生口中也爆出了粗口,見小夥伴們一臉驚呆的樣子,周啟看向四人的目光浮現出了一絲「大仇得報」的神色。

值!太他么值了!不枉自己幾十萬血腥點砸下去!如此逆天的神器在手,真是想不牛逼都不行啊!

四獸吞天鎧再加上四聖獸印,即便武藝不及呂布,用裝備也能將他堆死!

眾人所不知道的是,他之所以挑戰呂布,並不是吃飽了沒事幹。

殺死張飛之後,隱藏任務「威龍猛將」第一階段完成。

隨著任務完成將魂也增加了一級!變成了高級!

所謂水不在深,有龍則靈。先前夏若冰等人看到周啟變得不同,固然同他吸收了龍氣有關,另一方面也與將魂提升了一級脫不開干係。

將魂提升,他識海中的神魂與先前相比更加鮮活。此刻觀之,已同真人無異。凝實程度勝過先前十倍。假以時日,只要周啟願意,便可脫殼而出,進行神遊。受月華洗禮。將神魂修成道家傳說中的陰神。

不但如此,包括統率,招募成功率等都有所增長。稱號欄位也增加到了三個。尤其是無雙亂舞技能——弒神藐殺斷傷害幾乎暴增了一倍!自身各項屬性也約莫增加了5點。

經過幾番吞噬和神魂增長,此刻他的裸裝力量141,敏捷143,體力149,適性145,精神149,智力140。所有六項屬性都達到了驚人的140以上!早已滿足空間所有屬性過百,法則化的最低要求。相比初入任務時,幾乎翻了一倍。

而隱藏任務的第二階段,便是單挑呂布!

任務獎勵比先前看起來雞肋,實際效果卻豐厚無比的將魂升級更加的給力。

除了所有屬性可一次性提升10點外,更可以獲得天下無雙的稱號!

雖然不明白這稱號具體會帶來怎樣的作用,可總計60點屬性提升,卻是無比的實在。

想要獲得這誘人獎勵,一切還看明日清晨一戰! 拂曉,長街!

當清晨的第一縷晨光碟機散長夜的黑暗,照亮天際之時。

一聲戰馬嘶鳴打破了城市的寂靜。沿路留下一串燃燒著幽藍色火焰的蹄印。從未央宮外延伸至遠方。

太廟周圍,早早便有大群的太平軍將士在此守衛,昨日戰場,屍首早已清理乾淨。只在地面留有斑斑血跡,為這寒冬的清晨,平添了幾分蕭殺之意!

遠處馬蹄聲嘚嘚。

天還未亮便在此守候的趙雲聞聲目光一凝。

來了!

由遠及近的身影,一身古樸而不失華麗的鎧甲,身背長劍,一頭黑髮隨風飛舞!一眼望上去,整個人說不出的俊秀飄逸!

「太平王!是太平王來了!」長街兩側早已擠滿了人,大部分都是昨日陣前被周啟救下的百姓。 焚盡七神:狂傲女帝 眼見周啟縱馬奔過,紛紛對著他發出了歡呼!

周啟一路飛馳,直到趙雲身前方才勒住了馬韁。

「有勞賢弟來此守候。」待戰馬停住腳步,他沖著趙雲微微一笑。

「呂布此人非同小可,一身武藝確已登峰造極。兄長務必千萬小心。」趙雲雙手抱拳見過禮之後,面帶凝重沉聲說道。

「嗯,此戰我已有準備,賢弟不用太過擔心。等我的好消息!」

說罷,周啟不再多言,一提韁繩撥轉馬頭。

「駕!」

隨他口中一聲輕喝,靈魂戰馬長嘶一聲,四蹄如飛而去!

正當他步入太廟廢墟之際!只見自遠處未散的晨霧中,一匹比尋常馬匹體型高壯許多,通體如火的戰馬上,呂布一身流金獅子鎧,單手持戟縱馬緩步走了出來。

輝光中,他高大的身軀宛如魔神,威風凜凜,氣勢逼人!

人言馬中赤兔,人中呂布,絕非浪得虛名!

兩人相見,不約而同停下了身形。雙眼同時望向了對方。

四道目光相撞,半空中飄動的霧氣頓時為之一凝!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