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冽沒說話。

安靜一陣,宋傾堂像是想到什麼,朝沈冽看去:「對了,你不是說要去救那些女童?你怎麼把這女人帶出來了?順便,那個假阿梨你怎麼不帶出來?」

女人一直杵在旁邊,忽然被點名,驚忙抬頭望去。

「現在救出那些女童,你說我要怎麼安置。」沈冽說道。

宋傾堂點頭:「的確,我們安置不了。」

「裡面還有一個牙婆,」沈冽道,「我至多只能帶一個出來,本想殺了裡邊那個,但是那些女童在,不好當她們面動手。」

聽到「殺」字,女人臉色更白了,身體都不由顫抖。

這時遠處傳來口哨聲,非常尖銳,三長一短。

宋傾堂抬眸看去,說道:「大牢的事被他們發現了,要集結人手來對付了。」 這個時候,小李子打算全身而退,還不難,他思前想後,做不了決定,因為他知道,金老太爺勢在必行,開弓沒有回頭箭,而羅小冬那邊,他和羅小冬的關係,自從上次異世界的事以後,關係還不錯,所以,他很糾結,想來想去,覺得還是自己保命要緊,全身而退吧。

金老太爺沒再說什麼,掛了電話,顯然,他是想留給蘇炳昌和鐵明通兩個人考慮的時間,但是蘇炳昌和鐵明通,尤其是鐵明通,性子直爽,還是比較信任羅小冬的,見電話被金老太爺掛掉,蘇炳昌說道:「鐵兄弟,你有什麼想法?」

鐵明通說道:「沒啥,準備打仗吧,只是羅小冬,他怎麼這個時候睡大覺?他真睡得著嗎?」

獨家專寵:總裁先生太放肆 鐵明通不解。

掛了電話以後,那邊,金老太爺那邊,小李子起身告辭。

金老太爺自若的說道:「這個天下,真的是有不知死的鬼啊!」

當然,這個不知死的鬼,指的就是羅小冬了。

而小李子呢,聽著這話,心裡不是滋味,心想,這個不知道死的鬼,很可能不是別人,而是一把年紀的金老太爺您呢。

小李子不再說什麼,起身告辭。

這時候,金老太爺說道:「那我就不送了,你如果有想從商的想法的話,跟著我干,我讓你管理金海市!」

小李子微笑點頭,其實內心想著,你可能沒命去管理什麼金海市了,羅小冬絕對不是你金老太爺能夠殺死的!

小李子告辭后,金老太爺問道:「蘇流星那邊怎麼樣了?」

手下拿過電話,手機,給金老太爺看,金老太爺和蘇流星通話,蘇流星說道:「我現在往羅小冬飯館那走,我們也不需要打迂迴了,我直接去滅了羅小冬,然後,他們自然會臣服於我的。」

金老太爺點頭,彷彿在他的眼中,羅小冬已經成為一個死人。

金老太爺叼起一支煙,雪茄,點燃,然後,對著旁邊的一個女人的肩膀,燙了一下。

那個女人跪在地上,也不喊饒命,而是匍匐下跪,渾身只穿了一件很有誘惑性的薄紗衣服。

這個女人就是最有女人味的楚秀的五大美女之手,也是唐大富干過的那個美女。

金老太爺之所以用煙燙這個美女,燙出傷疤來,是因為這個美女剛才沒有伺候好金老太爺。

金老太爺雄風猶在寶刀不老,靠吃偉哥續命!

而那個女人,只有默默飲泣的份了。

這時候,跟著金老太爺最久的一個女人,穿著一身性感的衣服走了進來,說道:「金老爺,您還在等什麼呢?」

金老太爺抱起這個美女,就走了進去,示意手下出去,並說道:「晚一點,告訴我羅小冬的死狀!」

然後,把這個美女往床上一扔……

另一邊,蘇流星要發動攻勢了。

七點半開始,在國麟酒店大吃一頓,吃掉了二十多萬人民幣。一共是八十個人。

大擺宴席。顯然,蘇炳昌這邊已經得到消息了,知道是八十個人在國麟大酒店的二樓大廳里,包下大廳狂吃。

蘇炳昌也預感到了,知道對方吃完晚飯,就會來算賬。

大戰一觸即發呀。

蘇炳昌對鐵明通和夏璇說道:「我們要不要去叫羅小冬下來?」

夏璇擺擺手,說道:「一會他們來了,我現去叫羅小冬不遲。」

鐵明通惱火道:「搞什麼鬼!」

哪知道就在這時候,羅小冬推門而出,鐵明通大喜,說道:「羅兄弟!」

羅小冬說道:「人還沒來嗎?」

鐵明通說道:「還沒來!」

正是,說曹操,曹操到。

八點一刻鐘,來電話了,蘇炳昌的電話,蘇炳昌開免提,說道:「怎麼樣了?」

那小弟說道:「他們來了,從國麟酒店往這邊走,每個人都帶著武器,似乎不是砍刀,是那種統一配備的可伸縮的鋼棍。」

蘇炳昌說道:「還是那八十個人嗎?」

小弟說道:「對,一共是八十二個,連同蘇流星在內。另外,有一個人,好像叫什麼魏雄的,也來了!」

蘇炳昌驚道:「魏雄?」

小弟說道:「不錯,正是魏雄。」

掛來電話,那邊已經傳來腳步聲,羅小冬耳力敏銳,已經聽到腳步聲了。

這個時候,蘇炳昌說道:「羅小冬,你看!」

顯然,蘇炳昌拿著望遠鏡,也看到了,羅小冬忽然噗嗤笑了,說道:「你還拿著望遠鏡啊!」

蘇炳昌說道:「有備無患嘛!」

這望遠鏡自然是比羅小冬的人眼看的遠了。

果然,說曹操曹操到。

然後,蘇炳昌一指,說道:「魏雄就是這個穿紅衣服的男子。」

羅小冬一看,果然,在蘇流星的旁邊,有一個男人,穿著紅色的外套顯得十分鮮明獨特。

街道上,所有人,都在看著。

圍聚了很多人,但是大家沒一個人敢上前來,因為大家都知道,這次火拚,意義非同小可,規模大啊!

飯館里吃飯的客人,部分客人已經嚇的趕緊結賬離開,何倩經理在忙著幫忙結賬呢。

而另一部分客人,則準備在窗戶里看門口的打鬥了。

這畢竟是一個網路時代,網路大時代,還有人敢於冒著險情來錄像呢。

羅小冬掃了一眼周圍,見周圍方圓五十米內,應該是沒什麼人了,除了背後的窗子,窗子後面的觀看食客。

當然,這觀看的食客也不夠多,因為有一部分人,已經結賬先走了。

羅小冬也不上前,也不退後,直接直勾勾的看著蘇流星和魏雄。

忽然,羅小冬問道:「蘇炳昌,鐵明通。」

蘇炳昌和鐵明通齊齊說道:「什麼?」

羅小冬問道:「這個紅衣服的魏雄,是誰啊?我怎麼不認識?」

蘇炳昌差點一口水噴出來,說道:「魏雄啊,魏雄是金老太爺的徒弟,一直在省城發展,不知道怎麼今天來了,金老太爺的人啊!」

羅小冬奇道:「那為什麼你們認識他?」

鐵明通說道:「不是我們認識,是江湖人都知道,金老太爺手下有八大高手,你不知道嗎?」

羅小冬搖頭。

鐵明通摸摸後腦勺,無奈說道:「你,你,羅小冬啊,你是怎麼混的江湖啊?」

羅小冬淡然一笑,說道:「我不混江湖。」

這時候,在這轉眼之間,人到了眼前了。

鐵明通急性子,往前跨出一步,說道:「蘇流星,你們說話吧,怎麼個打法?」

然後,蘇流星冷哼一聲,說道:「羅小冬,你出來!」

根本完全無視了鐵明通,鐵明通摸摸後腦勺,退回一步,顯得尷尬惱火,因為對方根本不理他! 羅小冬往前一步。

那蘇流星上一次在羅小冬飯館和金老太爺吃飯的時候,羅小冬在場,他根本不理會羅小冬的,直接走了,這一次,居然單獨叫羅小冬,羅小冬應該倍感榮幸,但是可惜是他的死期,至少蘇流星是這麼認為的。

然後,羅小冬淡淡上前,不說話。

沉默。

鐵明通急了,說道:「蘇流星你個王八蛋,龜孫子,曹你奶奶的。爺爺我跟你說話呢,你沒聽到嗎?」

羅小冬忍不住淡淡一笑,說道:「鐵兄弟,你退下。」

蘇流星斜著眼,望著羅小冬,彷彿羅小冬已經是個死人了。

這時候,現場死一般的寂靜,大家都在等待著什麼。

然後,那蘇流星淡淡說道:「怎麼樣,魏雄,你先上還是我先上?」

魏雄在旁邊,故意慢吞吞的點燃了一根煙,看著羅小冬。

鐵明通在旁邊,氣呼呼的,想說點什麼,但是又怕對方不理他,想罵人,但是看在羅小冬剛才讓他退下的情況下,隱忍不發!

這時候,魏雄終於點燃了一根煙,說道:「羅小冬,我給你一個下跪求饒的機會,在這麼多人面前,你在我的雙腿間鑽過去,然後滾出金海市,這事就這麼完了。」

羅小冬說道:「你點了半天煙,就是想說這些?」

現場,風聲慢慢大了起來,除了風聲,寂靜的可怕。

這是五月的春風,但是大家卻感覺到有一陣的心冷,心涼。因為這裡要起來一陣殺戮了,這是很明顯的。

魏雄冷哼一聲,慢慢的,對旁邊的蘇流星說道:「羅小冬交給我,其他的人交給你,如何?」

羅小冬說道:「你確定嗎?」

魏雄冷笑道:「羅小冬,我給你跪地投降的機會了,你不珍惜!」

羅小冬不說一句話,淡淡的看著天空,然後復又嘆了一口氣,鐵明通在旁邊,怒火中燒,大怒,說道:「放你娘的狗臭屁!」

魏雄哈哈大笑,說道:「鐵明通,你也就會躲在羅小冬背後狐假虎威了。」

鐵明通是個急性子暴脾氣,聽了這話,立馬衝上前去,說道:「你,你,你有種和我單挑?」

這時候,蘇流星說道:「反正今天是你們三兄弟的末日了,怎麼打隨你們,哈,要不,你們兩個先單挑?不過魏雄,你可是說了,要單挑廢了羅小冬啊!」

魏雄得意洋洋,顯擺道:「可不是嗎?羅小冬,你挺好了,我先收拾你的狗腿子兄弟,再收拾你。」

羅小冬看著周圍的人群,掃視了一圈。然後對那囂張跋扈趾高氣昂的魏雄說道:「這樣吧,三分鐘!」

魏雄奇道:「什麼?什麼三分鐘?」

羅小冬拿出手機,當眾人面,打開了計時器,說道:「從現在開始,三分鐘內,我要放倒你魏雄!」

魏雄彷彿看到上帝從天上掉下來並且臉著地一樣的驚奇,說道:「你,你!你在開什麼玩笑?」

旁邊,蘇流星說道:「魏雄,上啊!還等什麼?」

魏雄搖晃了一下胳膊和手臂,然後一個右勾拳,就沖了上來。

羅小冬想熟悉一下對方的武功路數,頭三招沒打,退讓。

結果,鐵明通大叫:「羅小冬兄弟,打啊!你在幹嘛?還跟他個龜孫子客氣啥?」

羅小冬看到,對方使用的是一種不太常見的擒拿手,但是用白老大的三招九變的原理,武術理論,一樣可以融會貫通,兩分鐘后,對方已經迅疾攻擊了十幾招,但是羅小冬都是不斷閃躲退讓,偶爾用胳膊擋一下。

這時候,鐵明通大叫:「兩分鐘了!」

羅小冬琢磨著也有兩分鐘了,然後,迅疾使出七分仙力,然後一拉一帶,對方會卸力,所以不會一下子被拉的胳膊脫臼,但是這時候羅小冬卻迅疾補上一拳頭,直接打斷了對方三根肋骨!

這一下子,技驚四座!

所有人,都眼珠子瞪著,眼睜睜看著羅小冬,羅小冬一拉一帶,由於力氣大到極點,所以對方必須卸力,但是這一卸力,好了,對方的左半身的弱點暴露出來了,因為卸力必須要用這個角度,否則你右邊的力卸不下來,所以要卸右側的力,使得右胳膊不至於脫臼,那麼,就必須左半身暴露出來,一般的卸力,是不用暴露出左半身的,但是羅小冬的是七分仙力啊!

妾本情凉 所以,在羅小冬七分神力的攻勢下,對方卸力右邊,左半身就正好暴露了,然後羅小冬一拳頭,打向左半身的肋骨處。

這時候,那魏雄大驚,但是魏雄是武術行家,所以急忙左臂格擋一下,但是,沒想到羅小冬出拳那麼快速,他的格擋晚了一步,然後只聽咔嚓,肋骨斷了三根!

這咔嚓的聲音,魏雄和蘇流星都聽到了。

魏雄痛苦的呻吟了一下,然後捂著胸口。

而蘇流星驚駭的,眼珠子快瞪出來了,眼睛瞪的老大老大。

這時候,群眾中,也爆發出了驚訝之聲。

總裁的獸寵 然後,那魏雄敗退,雖然沒如約倒地,但是卻也捂著胸口,失去了戰鬥能力了。

羅小冬又從褲兜里掏出手機,然後說道:「現在是兩分三十秒鐘!」

做了個手勢,說道:「我說過,三分鐘內廢了你,現在你還不信嗎?」

那魏雄瞪大眼睛,眼睛裡布滿血絲,憋了半天,終於憋出了一句話:「你,你是人是鬼!」

這時候,羅小冬轉而冷眼看著他,看了一會,不說話,然後把手機交給了鐵明通,說道:「幫我拿一下,鐵兄弟!」

鐵明通、蘇炳昌,還有羅小冬的三個紅顏知己,都在看,他們都為羅小冬的這一仗高興,尤其是鐵明通,樂的像個孩子似得,見羅小冬給自己手機,笑道:「來來,白珊珊,你拿著,我也要運動運動筋骨!」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