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道魂光的玄陰劍,我就是流雲宗的絕世天才!」

楊軒癲狂大笑。但突然間,從他頭頂降下的那些七彩甘霖,竟然有一大半都卻被一股莫名的吸力給捲走了,而那吸力的源頭,便是葉雲端。

「該死的東西!」

「軒少,哥幾個去廢了他。」

「不用。」楊軒站起身來,手提著玄陰劍,眼神當中滿是惡毒,「我親自去!」

葉雲端靠在武器架上,形似假寐,已經入定,根本不知道楊軒等人磨刀霍霍而來。

「楊軒,你給我站住,你們想幹什麼?」

綾青璇大喝一聲,便想要跳下看台阻止,但卻被楊洪長老強行攔截了下來。

「綾教習,這只是弟子間的一點小摩擦,你切莫因小失大,擾亂了大典。」

「三位長老,你們也是這個意思嗎?」

綾青璇怒眼圓睜,目光在其餘三位長老的身上一一掃過,結果全都是緘默不語。

楊軒等人已經逼近,但葉雲端卻仍舊在入定當中。

「葉雲端啊葉雲端,你明明就是個廢物,為什麼還要搞這麼多事情出來?」

「耽誤了小爺的前程,你吃罪不起。」

「罷了,小爺我今天就大發慈悲,送你到九泉之下跟家人團聚!」

楊軒高舉玄陰劍,武魂剛剛覺醒,便要染血。

「葉雲端,你快醒醒啊!」綾青璇被楊洪擋住去路,只能歇斯底里的大喊著。

「去死吧!」

玄陰劍落下,但眾人想象中的血腥場面並沒有出現,而是一聲龍吟驚破九霄。緊接著一股鯨吞之力,瞬間席捲了全場。

「我的玄陰劍呢?」 彥如花 楊軒一臉獃滯。

「我的武魂沒有。」

「我的武魂也不見了!」

校場之上,哀鴻一片。那股鯨吞之力不僅將「七彩流雲」中蘊含的龐大魂能吞噬得一乾二淨,還將在場眾弟子的武魂一掃而光。

葉雲端緩緩睜開眼睛,目光中不悲不喜,這便是跟隨他多年的武魂「太古魔龍」。

「是你,一定是你!快把我的武魂還給我!」

楊軒宛若發瘋一般沖向葉雲端,但等待他的,卻是冰冷刺骨的玄陰劍。

「你要的是這個嗎?」

葉雲端將玄陰劍架在楊軒的脖子上,上面明晃晃的八道魂光。

在這一刻,天地窒息,緊接著便是沸騰。

「葉雲端竟然覺醒武魂了!還是八道魂光的玄陰劍!這太不可思議!根本就是瘋狂!」

葉雲端的武魂太古魔龍,可吞天下武魂為己用。

「這些武魂實在是太垃圾了,根本就沒有留下的價值,也就這玄陰劍還像點樣子。」

霸道總裁偷偷愛 葉雲端心念一動,之前被鯨吞之力吸走的那些武魂,便全都被太古魔龍消化吸收,化為最為精純的魂力。

太古魔龍品質晉陞,玄陰劍也跟著閃耀起了第九道魂光。

「九道魂光,最強武魂!」

綾青璇遠望著葉雲端,熱淚盈眶,她心中的那個天才少年,今天終於回來了! 「最近的血煉池在哪裡?」姜雲卿沉聲問道。

花錦聞言說道:「回主人,離此處入口最近的血煉池就在從這裡往西不到百里的地方,那裡有一偏荒山,血煉池就在山林之中,只是那血煉池與其他地方不同。」

「一般一處血煉池雖然能誕生許多血靈,可到靈王境界的只有一隻,可這邊那個血煉池卻是誕生了兩隻靈王級血靈,且他們心意相通,修為相等,性命也是互通。」

「就如同我在外間一樣,周圍的天地靈力和生機能夠源源不斷的滋補於我,在這血武之界里,血靈體內的能量也是源源不斷的,除非能夠一舉將兩隻靈王一起拿下,否則但凡逃脫掉一隻。」

「哪怕斬殺了另外一隻,它們也能夠借著逃走的那一隻體內的血靈晶,吸收這裡的血煞之氣重新衍化成靈,且若是打鬥之後身上血煞之氣消散,卻不能第一時間進入血煉池遮掩身上靈氣,便會立刻驚動其他血靈,甚至被血武之界排斥。」

換句話說,他們必須同時對付兩隻靈王,且還要在第一時間內便將它們一起斬殺,事後立刻進入血煉池中「凈化」掉身上氣息,否則無論是與其纏鬥也好,亦或是放走了其中一隻。

他們怕是在這血武之界里就別想再安生。

宗瑞問道:「那其他的血煉池呢?」

「很遠。」

花錦說完后見幾人都是看著它,開口繼續道,

「血武之界里極大,哪怕以我成靈的速度,月余時間也未必能夠走完整個界面。」

「這裡的血靈化形之後都是以實力論高低,就像是我們一樣,每一隻靈王都有自己的『地盤』,其他靈王若是貿然踏入便會引起爭鬥,直到其中一方獲勝將另外一方吞噬為止。」

「而對於你們來說,只有誕生過靈王的地方,才會有足夠濃郁的血煉池,遮掩你們身上屬於外界之人的氣息。」

「除了我剛才說過的那一處血煉池外,距離這裡最近的,也在八百裡外。」

姜雲卿他們聽到花錦的話后,都是不約而同的皺眉。

之前花錦就曾經說過,他們身上從那能量漩渦的入口之中所帶來的血煞之力,最多只能替他們遮掩小半個時辰的氣息,然後就會開始消散。

如果他們動用靈力的話,八百里也不過只是一小段路程而已,小半個時辰自然是足夠趕到的,可問題是一旦動用靈力之後,他們身上的血煞之力就會消失。

到時候他們就像是黑夜裡的亮光似的,暴露在所有血靈眼中,而他們在這血武之界中也就徹底沒了遮掩。

如若真放開來趕路的話,恐怕還沒等他們趕到血煉池附近,就已經被路途上的血靈群起攻之,招惹來別的靈王級血靈,更有可能直接被血武之界排斥出去。

可是不動用靈力,單純只依靠肉//體趕路的話,小半個時辰內根本就不可能走完八百里,且如果身體損耗過甚,到時候又怎麼能有精力再與靈王戰鬥奪取血煉池? 面對著九道魂光的玄陰劍,楊軒「撲通」一聲就跪在了地上,被嚇的瑟瑟發抖。

在百年前的一次覺醒大典上,流雲宗曾出現過一位八道魂光的弟子,他現在已經貴為帝國統帥,執掌一國之兵馬。

更何況葉雲端覺醒的武魂,環繞著的是九道魂光!

楊軒很清楚,這代表著什麼。

這代表著,從今天開始,葉雲端將得到流雲宗的全力培養。不久之後,更會得到皇室的垂青。

而楊家的榮耀,將一去不復返!

「葉老大。」

「以前都是我不好,是我狗眼看人低,我現在知道錯了。」

「我願意做你身邊的一條狗,求求你了,別殺我。」

「孽子啊,你給站我起來!」楊洪暴怒,扯著嗓子大喊道。

「我不想死!我不想給楊家陪葬!」

楊軒對父親的咆哮置若罔聞,而且還五體投地,趴在地上,就像一條搖尾乞憐的狗。

「我本無心殺戮,但你們楊家這些年來百般欺凌於我,總是要付出一些代價的,今天就權當先收一些利息吧。」

玄陰劍輕輕一揮,楊軒的腦袋便「骨碌碌」的掉在了地上。

「啊,殺人啦!人頭!血,到處都是血! 我家貴妃在煉藥 葉雲端……竟然把楊軒給殺了!」

校場上一片混亂。

但葉雲端卻將武魂一收,一副雲淡風輕的表情,就好像楊軒的死,跟他一點關係都沒有似的。

殺人不眨眼!

視生命如草芥!

說的便是此刻的葉雲端!

葉雲端是龍魂古帝轉世,此生見過的生死興衰,實在是太多了,心早已經麻木如鐵。

「此子,將來必成大器!」

「葉雲端這十幾年來備受磨難,今天也算是一朝化龍。恐怕用不了多久,咱們流雲宗就要變天了。」

「所以咱們哥仨,也應該早作打算,切莫自誤。」

三大長老一致看好葉雲端,除了他展露出來的絕世天賦,還有他殺人之後的平淡表現。畢竟,能活下去的天才,才是天才。

現場一片混亂。

楊洪「嗖」的一下跳下看台,直奔葉雲端而去,他想趁亂將葉雲端做掉,一了百了。

「楊洪長老,你要幹什麼?!」綾青璇早就防著楊洪這手,所以第一個就沖了出來。

三大長老緊隨其後,把楊洪圍了個水泄不通。

「你們不要攔我,葉雲端此子在大典期間屠戮同門,我身為宗門長老,要拿他問罪!」

楊洪以一對四,知道自己不能用強,所以便對三位長老暗使眼色,希望他們能念舊情,賣自己個面子。

只可惜,三位長老都是識時務的人。

「咳咳,剛才大典上發生的事情,我們都看的清清楚楚,是楊軒挑事在先,葉雲端殺他應該算作自衛。」

「楊長老,就算葉雲端的做法有些欠妥,那也應該是邢堂負責追究。你來拿人,可是僭越了。」

「正所謂,冤家宜解不宜結,葉家覆滅之後,你們楊家也做了不少落井下石的事情。葉雲端今天殺了楊軒,你再給他道個歉,你們兩家的恩怨就算是兩清了。」

綾青璇雖然是在站在葉雲端一邊的,但她還是不得不嘆服,三位長老顛倒黑白的本事。

「那小畜生殺了我兒子,你們還反過來讓我給他道歉?!」

楊洪急怒攻心,被氣得一口鮮血直接就噴了出來。

「你們三個老匹夫,這些年可沒少拿我們楊家的好處,現在……」

楊洪話還沒有說完,三位長老便一擁而上,將他直接打昏。

「丫頭,這兒的事情就交給你了,楊長老犯了失心瘋,我們得送他回去療傷。」

三位長老義正言辭。

「好。」

綾青璇嘴角一陣抽搐,她就不明白了,這些平日里德高望重的長老,怎麼一個個全都練就了一身睜眼說瞎話的本事。

……

武之三境,靈魄、歸元、武極。

葉雲端雖然已經順利凝聚武魂,但想要踏入靈魄境前期,還得有一個武魂之力反淬肉身的過程。只不過這對於他來說,毫無難度。

葉雲端優哉游哉的喝著小酒,全身骨節啪啪作響,根本無需刻意修鍊。

「宗主大駕光臨,是有什麼事吧?」

「你先修鍊,我不忙,可以等。」

綾宗主笑呵呵的坐在一旁,綾青璇就連坐下的資格都沒有,憋著嘴,站在他的身後。

「無妨,說吧。」

葉雲端端起酒杯,抿了一口。

「葉雲端,你此次順利覺醒武魂,進入內門,想好拜誰為師了嗎?」綾宗主舔著一張老臉,笑呵呵的問道。

「拜師啊,過幾天再說吧。」

葉雲端攜數世記憶轉世於此,千般法術、萬般神通、無窮大道,皆在心間,他哪裡需要什麼老師。

「……」綾宗主嘴角一陣抽搐。

「我父親想收你為徒,你就給句痛快話吧,行還是不行!」綾青璇氣鼓鼓的問道。

綾青璇這些年為葉雲端付出很多,現如今葉雲端一朝化龍卻拿起了架子,這讓她心裡很不舒服。

「青璇,不得無禮!」

綾宗主一驚,他把綾青璇帶來,是要跟葉雲端打感情牌,可別再弄巧成拙了。

「哼。」綾青璇白了葉雲端一眼,不再出聲。

葉雲端將杯中酒一飲而盡,然後懶懶散散的站起身來,沖著綾宗主躬身一禮。

「弟子葉雲端,拜見師尊。」

葉雲端心裡很清楚,他就算是拜綾宗主為師,綾宗主也不會對他過多的要求什麼。其想要的,只不過是一個師尊的名分。

「好徒兒,為師能收你為徒,甚幸,甚幸啊!」綾宗主的嘴都快笑開花了。

綾青璇看著沒有正形的葉雲端,嘴角也微微的向上一挑,看來我在他心裡,還是有一些分量的。

葉雲端沖綾宗主捻了捻手指。

「什麼意思啊?」 惹上冰山爵少 綾宗主愣愣的問道。

「我怎麼說也是拜在宗主門下,不會連點見面禮都沒有吧?」

「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