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張尊搖了搖頭,「我要的是全部,整個二年級!我可以不碰這幾個班,錢可以由你交給我嘛,多少不要緊,只要有就行。」

張北羽心中冷笑一聲,到現在算是明白張尊的意思了。錢對張尊來說並不是最重要的,他是想向全校證明——北風向我進貢!

「如果我不同意呢?」張北羽靜靜的說。

張尊嘆了口氣,再次轉身看向窗外,平靜的說:「那麼你將會成為一個全校皆知的,言而無信的小人。並且,會拉開咱們倆之間不死不休的戰鬥。說實話,我並不想這樣。」

張北羽在腦中反覆思量著其中的利弊。張尊說的很實在,不過第一點他已經不怕了,什麼言而無信的小人。他在三高可沒少挨罵,還在乎這些話?

他更在意的是第二點。他還不是很清楚張尊的實力究竟如何,兩人一旦開戰,就不會罷休,一定會到決出勝者為止。

回想起之前的一幕幕,張北羽有些唏噓。他最希望在三高過的生活是平靜。

「怎麼樣?我的要求不高,你在學校里收上來的錢分我兩成就夠了。」張尊輕笑著,吃定了張北羽。

張北羽嘆了一聲,「好,我答應你。」 漆黑無比的一片黑暗之中,天空之上的烏雲還在不斷的匯聚,以至於本就黑暗的世界變得更加的陰沉,而這周遭的能量也隱隱的開始變得狂躁。

一道道銀色的電弧不斷的遊走於那漆黑的烏雲之中,轟隆隆的雷聲幾乎已經將這片天地所遮掩,同時掉落在此處空間的其他人全都不約而同的尋找到一處相對安全的地方隱匿了起來。

而此時的令狐瀟更是一臉的陰沉之色,在那眾人看不到的漫天雷光之中凌空而立,以那半空中的雷鳴相趁,彷彿是一尊來自天際的神明,掌控著這世間的生死一般。

重生之幸福要奮鬥 「沐青青,這最後的名額我是絕不會讓給你的!」

話音落下,令狐瀟緩緩的伸出雙掌,其上蘊含著滔天的戾氣,接著便是在胸前結出了道詭異的印法。

轟隆隆!

隨著令狐瀟手中的印法不斷的變化,天空之中漆黑無比的烏雲也是快速的蠕動了起來,最後竟是緩緩的形成了一道如同龍捲一般的黑色烏雲,只不過那龍捲烏雲的最底端,竟是被無數的銀色電弧所包裹,銀光閃耀,正常情況下可以直接亮瞎人的雙眼,只是可惜,此時的空間之內一片黑暗,沐青青也僅僅只是稍稍的感覺到了些許的亮光而已。

感受到自己身後雲層的變幻,令狐瀟臉上的笑容卻是變得越發的猙獰。

隨後他手中的結印猛然一頓,那鋪天蓋地的銀色電光驟然從那烏雲龍捲的最底端傾瀉而出,甚至是連整片空間也跟著再次顫抖起來。

那磅礴的銀色電光傾泄而下,不但沒有直接攻向沐青青,反而是在令狐瀟的頭頂上之逐漸匯聚,隱隱的形成了一把龐大無比的寶劍,那寶劍之上電弧跳躍,磅礴無比的能量引得這周圍的空間竟然也是跟著出現了陣陣的扭曲之感。

「絡爺,那小子本事好像不小啊,我看小黑自己未必能應付得來啊!」

古鏡收起了以往玩世不恭的笑容,略有些緊張的開口。

「不得俺老熊跟著小黑出去打一架!」

沐大壯在乾坤袋中早已經閑得混身難受,若是能得了這個空出去鬆鬆筋骨,當然高興的不得了。

「我說老熊,沐大壯!你別主人添亂哈,小黑那是契約的神獸,參加戰鬥不算犯規,你是什麼?是什麼?你就別跟著添亂了!」

古鏡沒好氣的將沐大壯一把按住,沒好氣的嚷嚷道。

「青青,是你么?你在哪裡?」

正在這裡,沐青青腰間的紐扣石發出了一道淡淡的光暈,接著便是雲婉蓉的聲音出現在了腦海之中。

「雲姐姐,你別過來,這邊危險!」

沐青青連忙開口,她不想讓雲婉蓉跟著冒險,這種場面,她自己一個人面對便好。

漫天的雷光閃動,沐青青在那水面之上,如同那秋風之中的落葉一般,隨時都可能被吹向任何地方。

不過她的面容之上,卻沒有任何懼怕之意,一直是神色平靜的感受著這周遭的一切,即便是那銀色長劍之上不斷涌動著一股極端的危險,但是,她也依然神色如舊。

「小黑!」

沐青青淡淡的開口。

嗷!

小黑用自己響徹天地的咆哮之聲作為回應。

「今天就憑你我之力,來對抗那令狐瀟!」

沐青青的目光之中閃爍著一抹堅毅,那是很多人都不具備的一種神情,這也是沐青青骨子裡的那抹倔強,也是那不撞南牆不回頭永往直前的精神。

轟!

可就是在這樣一種情況之下,沐青青身體之中突然湧出一股磅礴的力量,這股力量的來源並不明確,沐青青只知道自己的力量霎時間變得強大了許多。

一道淡淡的虛影緩緩的浮現在了半空之中。

只是空間內太過黑暗,任何人都沒有注意到罷了。

除了王絡!

王絡感受到沐青青內體能量的變化,精神力緩緩外放,那道磅礴的能量漂浮於半空,與之前王絡見到的那虛影應該屬於同一種。

只是這代表著什麼,王絡還不得而知,不過他知道,每一次沐青青身體內浮現出那虛影之後,她的修為便會成倍的增長,看來今天這令狐瀟註定難逃此劫。

對於黑暗一無所知的令狐瀟,頭頂上的長劍已經凝聚成形,那璀璨的光芒照耀著整片空間,使得這裡亮如白晝,只是可惜,這裡的所有人依舊是什麼也看不見。

令狐瀟眼眸微聚,以那藥物所傳回來的模糊感應,他的手掌對著沐青青所在的方向猛然斬劈而下,那龐大無比的寶劍便是在此刻徹底將沐青青的退路鎖死。

「雷霆劍,斬!」

一道低沉的怒吼之聲,自令狐瀟的口中傳出,隨後手臂猛然震動,那銀劍頓時有所感應,轟然飛出。

那龐大無比的銀劍直接化做一道銀色的電光,所到之處,水面無一不霎時翻騰,那強大的能量威壓,直接將水面壓低了近半尺深的距離,水花噴射間,已經離沐青青越來越近。

「去!」

沐青青感受面前迎面而來的強大威壓,而後將屠靈棍緩緩舉過頭頂,陡然大力揮下。

一道噴吐著四色能量的光芒,霎時間從那屠靈棍中爆沖而出,其頭上的小黑也是化做一道黑芒,與那四色能量彼此糾纏,對著那銀色長劍所幻化的銀色電光轟然撞去。

只是他們誰也沒有發現,一道九色的能量自沐青青頭頂,快黑龍一步閃掠而出,迎著那銀色的光芒,飛掠而去。

兩道堪稱可怕的能量,在這漆黑無比的天空之中,轟然相撞。

只是可惜誰都沒有看到這精彩的一幕,甚至是那些宗門的宗主也同樣未能親眼所見。

刺啦!

在黑龍到達之前,突然聽到前方傳出一道低沉的刺啦聲,預計的疼痛與巨響之聲並沒有到來,小黑一臉警惕的猛然止步,難道是自己跑錯了方向,沖錯了陣?

而前方兩道磅礴的能量正在相互交織著,互相撕扯著對方。

小黑一臉詫異的摸索著向前….. 回去之後,張北羽叫來了江南和立冬,三人坐在超市門口。張北羽把事情給他們講了一遍。兩人情緒都很激動。

立冬一下從椅子上站起來,差點把桌子給撞倒。「他嗎的,他這不就是想告訴全校,咱們在給他進貢么?媽個比,他是皇上啊!」

江南皺著眉悶哼一聲,「太他嗎過分了。」

張北羽突然小了一聲,兩人問他笑什麼。他點起一支煙,幽幽的說:「那是因為咱們今時今日在三高的地位不一樣了。試問以前,江南,你不是還經常給張尊錢么?那個時候你有覺得他過分么?」

江南一愣,釋然的笑出來,「是啊。那個時候覺得他牛B,給他錢天經地義。的確是咱們的心態變了。」

看著立冬還是氣鼓鼓的樣子,張北羽拍拍他說:「算了,凡事都要付出代價。當初我是靠著打了長毛,才在三高一點點竄起來。現在就當著還債了。況且,你們倆誰有把握說一定贏得了張尊?」

兩人都搖了搖頭。這裡現在沒有人怕張尊,但一碼歸一碼,要說一定能贏,也是不太可能的。

這件事告於段落,張北羽並沒有跟其他人說。

……

九班教室。

「尊哥,這麼輕易就放過那小子?」李俊楓氣呼呼的說。

張尊搖搖頭,「不然呢?從他打長毛開始,我就知道這傢伙不簡單。只是沒想到他發展的竟然這麼快,快到我不得不把他當成跟齊天一樣的對手。」

李俊楓哼了一聲,顯然還是不滿意。張尊繼續道:「如果換做你是現在的張北羽,會在乎那狗屁的三事之約?能用這個削弱他已經很不錯了。我知道你想打,我也想。但現在不是時候,你敢保證一定贏得了他?」

重生之痞鳳誘君心 李俊楓猶豫了一下,還是搖了搖頭。

在張尊離開學校的這段時間裡,他雖然很低調,卻對三高的事情了如指掌。張北羽做的一件件事他都一清二楚,其能力也的確令他有所忌憚。他不得不在張尊面前承認,並沒有百分之百的把握。

「這就對了嘛。」張尊笑了笑,輕輕打了李俊楓一拳,「張北羽早晚要收拾。但眼下最重要的是擴充實力,不然,我連跟齊天決戰的資格都沒有了。段錦麟那邊怎麼樣了?」

李俊楓聽到這才笑了出來,「放心吧尊哥,我都安排好了。人手都是我親自挑出來的,就等你一聲令下了。」

「好,我要在學校里做,鬧得越大越好!」

……

自從段錦麟成為整個一年級的老大之後,簡直就在學校里橫著走了。除了齊天、張尊和張北羽三人以外,誰都不放在眼裡。

甚至有一次,因為打籃球的一點瑣事,當場就帶人把大鵬給打了。大鵬哪能容得下被一個一年級的給打了,立刻叫上魏翔,兩人點齊人馬就找段錦麟。

一年級的混混得有百十人,全都聽段錦麟。雖然這裡面水分挺大,但是便宜架誰都敢打,後果可想而知,鎩羽而歸。

據說,段錦麟把大鵬踩在腳下,叫囂著:「我以為二年級的混混有多牛B!」

大鵬和魏翔都是直來直往的人,為了報仇,不惜拉下顏面去找張北羽。

張北羽當時就怒了,當即就要帶人去干段錦麟。

後來還是江南把他勸下來,「現在學校里看似風平浪靜,卻暗流洶湧。這個時候,咱們決不能挑起事端,沒人知道齊天和張尊在籌劃什麼。」

張北羽一想也是。但大鵬和魏翔找上門來了,他又不能不管。 拜師九叔 人家兩人為幹掉龔偉可是出了不少力,他自己也答應過兩人,有事一定幫忙。

最終,他決定帶著江南和立冬,去找段錦麟談談。

段錦麟的班級在二教的一樓,在快下課的時候,三人來到教室門口。

江南一把拉開門,探頭往裡面看了看,大叫道:「段錦麟,出來!」段錦麟在他們三人面前倒是沒什麼架子,一出來就點頭哈腰的發煙。

「你最近很兇啊。」 惡魔的女僕 江南點起煙,不屑的看著他。段錦麟哈哈一笑,「哪有,還不是承蒙幾位哥哥關照。」

張北羽最討厭他這種冠冕堂皇,不說正事的人。「我也打籃球,有個身體接觸很正常。因為這麼點事就動手打人,是不是有點過了?再說了,大鵬和魏翔怎麼說也是你的學長。」

段錦麟聽出張北羽的語氣不太好,卻絲毫不在意,反而呵呵笑了一聲,「三高可從來沒有尊老愛幼這一說。北哥你不也是幹掉了恐龍么。」

立冬一步跨出來,指著段錦麟的鼻尖,大罵道:「小B崽子,你他嗎跟誰說話呢,是不是給你臉了!」

「冬哥!」段錦麟突然大吼一聲,「給你們面子,我叫一聲哥。不給面子,我讓你們全趴在我腳下!」

話音一落,走廊里不斷傳出「哐哐哐」的開門聲,從各個班級里湧出手持各種傢伙的小混混,一瞬間把三人圍了起來。

三人還沒反應過來,從二樓又奔下來一批。狹窄的走廊本就沒有多少空間,幾乎已經被擠滿了。江南轉頭掃了一眼,扭頭低聲說道:「少說五十人。

說完,他和張北羽同時轉頭看向立冬。

立冬搖搖頭,悄聲道:「空間太小,我施展不開,沖不出去。嗎的,現在高一的怎麼這麼狠,說打就打啊。」

張北羽定了定神,心想自己可是見過大場面的人,什麼恐龍、光頭俊的,哪一個不比段錦麟強。萬萬不能被高一的給唬住了,否則以後在三高就沒法混了。

他輕輕一笑,邁開步子向段錦麟走去。江南和立冬同時跟上去。段錦麟這邊的人也呼啦一下圍上來。

張北羽走到段錦麟面前,兩人的鼻子幾乎都要碰到一起了。「你嚇我啊?還他嗎趴在你腳下?呵呵。」

段錦麟咬著牙,兇狠的盯著他,卻一言未發。

張北羽嘴角一揚,突然抬手,一個耳光「啪!」一下,抽在段錦麟臉上。繼而大聲吼道:「有種現在就動我!來啊!」 所有的預計都出現了偏差,小黑在沖掠的途中不得不停了下來,感受著前方能量不斷的交織,而他自己也是摸索著緩步向前。

噗嗤!

一道能量的侵蝕使得小黑所設下的結界瞬間崩散。

小黑也是身形猛然後退,他沒想到前方的兩股能量的交纏居然是如此的激烈,甚至是在沒有發生任何聲音的情況之下,便已經達到了如此效果。

「小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沐青青的聲音在小黑的腦海之中響起。

因為預計的碰撞之聲並沒有響起,而此處又是如此的黑暗,沐青青根本看不到任何東西。

「我、我也不知道啊,我只知道有一道能量搶在了我們的前面,和那令狐瀟戰到了一處。」

小黑無奈的搖了搖頭,隨後身形爆退,化作了人形,在沐青青的身邊站定。

「哼,你們兩個放心吧,那令狐瀟過不了這一關!」

王絡雙手抱臂,將擴散而出的精神力緩緩收回,而後冷笑道。

「怎麼回事?」

沐青青聽到王絡的話,不明所以,眨著一雙美眸,儘可能的向前方望去,可依舊只是看到了無盡的黑暗。

此時不遠處的令狐瀟心中也同樣是驚詫無比,他的雷霆劍可是神劍宗中最為出色的一種神武學,同等級對戰之中,幾乎難覓敵手,可沒想到這沐青青竟然不知使出了什麼功法,直接將他的雷霆劍攔截而下不說,那劍上的能量此時已經開始了緩緩的消散。

「決不可能!」

令狐瀟咆哮著,臉上的神色瞬間變得猙獰無比,他所施展而出的雷霆劍不可能被同等級的沐青青接下,即便是她的手中有著神獸,因為神獸也會因為主人的修為而有所壓制。

轟!

想到此處,令狐瀟體內的靈力頓時毫無保留的爆沖而出,對著那半空之中的銀劍沖掠而去,他希望以自己磅礴能量的灌注,使得那銀劍一舉戰勝對方。

可是讓他沒有想到的是,無論是自己灌注而進多少的能量,對方的力量卻是始終無一,無任何變動,而那些被自己灌注而進的能量,也正在緩緩消散著。

而沐青青此時終於對那九色的能量有了感應,因為那能量的消耗,使得沐青青的體內有了些許的空虛之感。

「還是我自己么?」

沐青青深吸了一口氣,隨後雙眸微凝,其手掌緩緩向上抬起,兩手之中頓時浮現出了一顆四色能量球。其上濃郁的靈力使得這周遭的能量隱隱的出現了些許的躁動。

「讓我來助你一臂之力!」

沐青青雙手錳然一揮,聚集在其手掌之上的兩顆能量球頓時拖著長長的亮尾,眨眼之間便是注入到了那九色的能量之中。

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