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一個國家,一個人,已經到了不會知恩圖報的情況下,這個國家已經沒有什麼很長的路要走了。

電話通了之後,話筒里接著傳來一聲阿拉伯語的問候聲。雖然聽不懂,但感覺還是好的。

那熟悉的聲音,龍小凡也知道是圖娜拉公主。

「你好,圖娜拉公主嗎?」龍小凡說道。

邵詩琪躺在床上,手始終在枕頭下面放著,她想龍小凡應該有能力處理這事兒,如果沒有能力,那也不會跟著這幫警察走。

因為一旦走出這間酒店,再想回來就不容易了。

畢竟,沙國的法律很不健全,動不動就給定個罪名。

在國內都沒有體驗過牢籠的滋味,哪能到國外體驗那種感覺?

「哦哦,你好,龍小凡。」

再次聽到龍小凡的聲音,圖娜拉公主很高興的樣子:「真沒有想到你會給我打電話,太激動了,不好意思。」過了一會,她又說道:「你知道我的身份拉?」

龍小凡「嗯」了聲,「有件事兒想要求你幫幫忙——」

「嗯哼?那我洗耳恭聽咯?」

龍小凡總感覺被這位滿嘴流利的普通話的公主給套路了,聽聲音,總覺得她有種幸災樂禍的樣子,不知道到底是幸災樂禍,還是自己的錯覺。

當然,龍小凡還是覺得錯覺比較好點,畢竟,如果真被沙國國王的女兒給盯上了,那到這兒的任務,也就全部作廢了。 第0171章

兩名警察似乎也聽見了龍小凡再給公主打電話,他們的行為比起剛剛,收斂了不少。只是,依然虎視眈眈的盯著躺在床上的邵詩琪。

來到沙國,在不違法的情況下,不公開的同居竟然也觸犯了當地的法律。龍小凡真有種想殺人的感覺,同居怎麼了?管他們屁事?難道就要因為沙國是國王統治的模式,就要剝奪情侶在一起的機會?

握著電話,龍小凡猶豫了好大一會才說:「公主殿下,我此刻正在麥加大酒店,半夜被你們國家的警務人員吵醒,要告我和我朋友一個非法同居的罪名,想請您幫忙澄清一下。」

雖然覺得整件事兒都跟圖娜拉公主有很大的關係,但龍小凡還是把事情的經過重複了一遍,萬一真不是人家搞的鬼,這事兒還有退步的餘地。

「那你有沒有非法同居呢?」圖娜拉問道。

龍小凡深吸了口氣,怎麼聽圖娜拉這話,如果不證明自己跟邵詩琪是合法同居,那事情就沒有一丁點的餘地了?

沉思了片刻,龍小凡說道:「當然沒有,我們是合法同居。」

「嘟嘟——」

電話里突然響起一陣忙音,圖娜拉公主竟然掛斷了電話。龍小凡一臉懵逼的看著自己的手機,抬頭看向幾個警察,亮出了自己是中國公民的身份和護照,並用英語說道:「我剛剛已經跟你們國家的公主通過話了,請你們不要再打擾我們休息。在華夏,我們是合法的情侶,我不知道你們這兒的法律,我覺得我們同居,完全沒有任何問題。」

說完這話,站在最前面的警察臉上兜起一絲神秘的笑容,接著就聽見他的聲音:「我們不知道你們是不是真的合法同居,但現在,根據我們國家的法律,請你們配合我們的調查!」

話音剛落,男子從身後取出一副亮晶晶的手銬。

這時,房門突然被人從外面推開了。幾名西裝革履的外交官走進房間,同行的還有譚宏,野狼等人。

走進房間,費揚先是亮明了他是駐沙國領事館總領事的身份,隨即說道:「我可以證明他和這名女人,在中國有合法同居的證明。但是根據相關法律,我不能把這份證明交給貴國。也請你們不要騷擾我們中國朋友。」

面對幾個警察,費揚處理起來遊刃有餘。毫不費力的就把他們打發走了,只是,她有些擔憂。作為駐沙國的總領事,費揚聰明的很,他知道今天發生的這一切是因為什麼。

說白了,一切都因為龍小凡招惹了沙國的公主。

他們國家公主看上的人,不管花多大的代價,都會挖過來的。費揚擔心,這樣繼續跟警方持續膠著下去,對他們並沒有什麼好處。

所以他擔心,擔心會被卡扎西發現,引來不必要的麻煩。

幾個警察走後,龍小凡把槍從身上掏出來扔到桌子上,一屁股坐到床上,整個人都十分不爽。大半夜的正和周公的女兒約會呢,反而被當地的警方給擺了一道。越來越覺得所有的事情,都是圖娜拉公主一首操作的。

這個人怎麼就那麼不知好歹?龍小凡深呼了口氣,抬頭看著費揚:「接下來怎麼辦?我們是來執行任務的,現在我被警方的人給盯上了,恐怕以後不好行動了。」

費揚在沙國待了將近十年,沙國的總統和國家的大臣都已經把他當做了知己,朋友。龍小凡皺著眉頭,他應該能有點辦法吧?

費揚也頭疼著呢。實際上,從一開始機場偶遇圖娜拉公主的時候,他就已經預料到了特戰隊將來可能會遇到的麻煩。只是他沒有想到,麻煩竟然會來的那麼快,那麼突然。

他回頭看著龍小凡,一本正經的說:「要不,你就跟圖娜拉公主試著交往一下吧?最起碼能幫助行動小組轉移警方的注意力。」

聽他那麼說完,譚宏接著點頭說:「對啊,這個主意不錯,還是咱們的總領事點子多。」

「我擦,那麼我們以後來沙國旅遊是不是就可以免費吃喝拿住了?再怎麼說,跟龍小凡走的最近的就是咱們了,以咱們這個關係,應該算是沙國的皇親國戚了吧?」野狼笑哈哈的說道。

房間里所有人都很開心,唯獨龍小凡很不爽。圖娜拉的確是長得好看,身上還有許多貴族氣質,但,誰說是公主,長得好看,就得娶回家了?再說,就算自己想把她娶回家,估計國王還不願意呢。

龍小凡心裡一點也不爽,為什麼這種囧事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前妻難求 如果說見義勇為被上天眷顧了,好運連連,那特么的自己以前怎麼沒遇上?

運氣好了會在堰塞湖的那場行動中,被洪水衝出國外,甚至連邊境線,海關都沒過,直接順著泄洪渠就把自己衝出國了。

「就是,說不定以後咱們退伍回家之後,還能直接到這兒來,做個石油大王。」邵詩琪笑著,一隻手捂著肚子,笑得前俯後仰。

「能不能想點好?你們就非得把兄弟留在這兒,你們回去交差,才開心對吧?」龍小凡氣得不行,這幫兄弟看起來都不錯,想不到自己都被人盯上了,不想把自己怎麼救出來,反而往火坑裡推。

說話的功夫,費揚的助手拿著一台平板電腦走了進來,他看了下周圍幾個人,彎腰貼著費揚的耳邊嘀咕了兩句,隨即轉身離開了。

龍小凡一臉大寫的懵逼,靜靜地看著費揚,面對自己這幫兄弟,難道還有什麼不能說的秘密不成?在場的人都是國家的尖兵,利刃,哪裡水深火熱,他們往哪裡去,最後連外交官談點事兒,都要躲避著自己這幫人,這就不大夠意思了吧?

正準備說點什麼呢,費揚嘆了口氣,似乎聽到了一個很不好的消息一樣,他看著龍小凡,開口道:「兄弟,不是我說,這次你可能真的躲不過去了。早上九點,沙國國王邀請我到他那裡吃早點。屆時,圖娜拉公主也會一同前往。」 「剛好趁著國王和公主都在,你幫我說說,就說我特么的是已婚男士,他們不是對這個,看的很實在嗎?」龍小凡有些著急的說。

龍小凡也看出來了,費揚不是不幫自己,而是他的能力和說服力也是有限的。

看到他皺眉,龍小凡瞬間心裡沒譜了。這個公主也太任性了吧?飛機上見過一面,就認定自己是他的人了?這尼瑪是人,又不是東西,難道雙方不需要了解一下嗎?

「國王的秘史剛剛過來說,圖娜拉公主喜歡上了一個黃皮膚,黑頭髮的中國人,那個人說的就是你。她想讓你做她男朋友,並讓我做你們兩的中間人。」費揚搓著臉,半夜剛睡著就被吵醒。B組過來的這段時間,他還沒有真正的好好休息過。

本來想著低調的來,低調的走。但想法是好的,現實往往是殘酷的。他已經把沙國發生的事兒轉達到了國內,國內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指使,他們那幫軍人不會注重什麼過程,因為他們只注重結果!

是贏,或輸。

是任務成功,還是任務失敗。

本來剛剛聽說圖娜拉公主看上了龍小凡,大傢伙都挺高興的。但是等費揚確定了,圖娜拉公主是真的喜歡上了龍小凡,房間里突然安靜了下來,就連氛圍也變得比之前緊張了。

龍小凡當然知道,剛剛兄弟們是開玩笑的。

「那怎麼辦?我擦,我是軍人啊,你們不能關鍵時刻把我往外推啊!」

龍小凡撲通一聲站立起來,房間里詭異的氣氛,憋得他實在是太難受了。 二手總裁俏嬌妻 誰會想到,出了趟國,還沒完成任務,先把自己給賣了!這實在是太恐怖了,他接受不了。

費揚皺著眉頭,過了好大一會才開口打破了房間里的沉寂,「這件事我會給你去爭取的,但是能不能成功,我也不能向你保證。今天就先到這兒吧,我回去準備一下,國王不喜歡客人遲到。」

說完,費揚轉身離開房間,他的那些助手和保鏢也紛紛離開房間。

整個房間頓時就剩下了B組幾個人,反正這事兒他們也出不上力,各自說了聲晚安,紛紛離開回去睡回籠覺了。

龍小凡跑到陽台上,往躺椅上一躺,感覺整個人都不舒服,不管是哪兒,都覺得渾身不舒服。

但如果真要是說哪兒不舒服,他還說不上來。

邵詩琪拿了床被子出去,蓋到龍小凡身上,什麼話也沒說,便回去睡覺了。她對龍小凡,是那種單純的姐姐對弟弟的感覺。

一個晚上,邵詩琪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的沒有睡好。

龍小凡也是一樣,躺在躺椅上,左翻身,右翻身,感覺無論是怎麼睡覺,都不舒服。望著漸漸亮起來的天空,視線中開始出現車水馬龍,高樓大廈,回想著飛機上的那一幕,總感覺全程都被圖娜拉公主給套路了。

如果不是沙國主流媒體曝光了那個在飛機上調戲沙國公主的倭國人,龍小凡還真不相信會有那麼巧的事兒,而且,竟然全讓自己趕上了。

沙國最美的一棟別墅內,無論是客廳還是卧房,幾乎全是公主般的裝潢。粉色的牆面,畫著超級逼真的格林童話,各種女生喜歡的玩偶,幾乎擺滿了整個客廳,這棟樓房只有一個人居住,但是光是傭人就有十幾個,所以,住在這間房間里的主人公,一點也感受不到寂寞和無聊。

幾乎每個房間,都有一個特色。

有的房間裝潢的就是小公主住的樣子,而有的房間裝潢卻十分的小女人,還有房間的裝潢會讓人感覺主人公十分成熟。

別墅周圍有十幾個崗樓,每一個崗樓里都有2名士兵執勤。別墅外面是一個巨大的莊園,莊園一年四季充滿了花的香味。

周圍是一片跟海洋般的草坪,不僅有高爾夫球場,還有羽毛球場,乒乓球場。房子的主人公非常喜歡中國人打的乒乓球,熱愛中國文化的她,喜歡鑽研中國歷史,鑽研所有中國人喜歡的東西。

整個莊園佔地上百畝,只是車庫,就有三十幾個,這還不算那些傭人,保鏢存車的車庫。反正,別墅里裡外外都向世人透著一股豪氣,就是有錢。

早上,吃過早餐,圖娜拉走出房間,坐著高爾夫球車去了一公裡外的射擊場,那座射擊場就在莊園內,是沙國目前建造的最大的私人射擊場,射擊場的槍支彈藥有專人維護,只是為了圖娜拉開心的時候,過去爽一把!

射擊場擁有沙國軍隊現役部隊裝備的所有槍支,不僅如此,射擊場還有很多很多沙國軍隊沒有裝備的槍支彈藥,世界上最先進的軍事裝備,從這座莊園里的射擊場都能找得到。

無論是什麼樣的武器,只要圖娜拉說的出名字,射擊場就肯定有這把槍。

每天管理槍支的人,就有幾十個人。在射擊場的軍火庫里,各個國家的武器彈藥都有專門的分類,包括儲存,什麼槍,在什麼地方放著,射擊場管理人員幾乎都能在幾分鐘內找到。

高爾夫球車停在射擊場外,圖娜拉下車走進射擊場,門口兩名站得筆直的士兵立即敬禮。

圖娜拉走到前台前,一個從沙國特種部隊退役的老兵敬了個禮,客氣的說:「公主早上好。」

抬頭看著槍械指引圖,圖娜拉嘴角微翹,腦海中又想起了那天飛機上發生的一幕,每當想到那一幕,就算正在睡覺的她也能被自己笑醒。

站在前台的老兵見圖娜拉一直傻笑個不停,整個人眼睛都看直了,但又不敢多說什麼,只能靜靜地等著公主不笑的時候,他再詢問公主想要打哪個國家的槍。

通常,公主使用的都是美式武器,所以,有時候他們看見圖娜拉的時候,都會把近期公主最常用的步槍準備好。

軍火庫的槍支彈藥有些不是某些國家的外貿版本,更多的是該國家現役的裝備,這些武器,都是沙國國王出訪該國的時候,被當做禮物帶回來的武器,這些槍回國之後,全部被人送到了國王女兒的射擊場,就是這座莊園的射擊場。

就這樣看著公主傻笑了將近三分鐘后,圖娜拉突然不笑了,她蠻不好意思的說道:「今天幫我找幾把中國武器玩玩吧。」她說。

那名退伍士兵立即點點頭,隨即拿起對講機,把圖娜拉所需要的武器國籍說了一遍。

不到一分鐘,兩名全副武裝的士兵推著兩輛小車走進射擊場,並把所有的工具準備好,耳機,移動靶子,公主所用的護腕,護肘。

圖娜拉走進射擊場,兩名女兵隨即跟隨進入射擊場,並主動為她穿戴好護肘,護腕,護目鏡等裝備。

拿了一把QBZ95式突擊步槍,圖娜拉瞄著遠處的靶子,手指快速按下扳機,頓時,射擊場內槍聲大作。

早上八點半,一輛粉紅色的賓利慕尚換換停在射擊場門外,司機戴著白色的手套,在車後座靜靜地等待著。槍聲突然消失,這時,圖娜拉也跟著走了出來。

走到門口,司機連忙恭敬的拉開車門,並恭敬的說了聲:「公主早安。」

坐上車,圖娜拉望著窗外翠綠的草坪,心裡還是一直想著今天凌晨,她跟龍小凡通話時,龍小凡說的話。

「公主,國王正在國宴大廈接待駐沙中國領館總領事費揚,我們現在要過去嗎?」司機轉身望著圖娜拉,輕聲詢問。

圖娜拉點點頭:「現在就過去吧,早餐見面會應該是九點開始。這次應該就費揚一個人來吧?」

她本意是想讓那兩名警察把龍小凡帶到警察局,然後再撈他們出來。但是費揚的出現,讓她完美的計劃全部泡湯了,所以此時此刻,圖娜拉心裡快要恨死費揚了。

她決定馬上去酒店,見到費揚就先把他撕把了!

儘管這件事兒怎麼看起來,費揚似乎都非常無辜,但圖娜拉就是不想放過他。唯一的辦法,就是讓他幫助自己,追到龍小凡。

因為在國內,她實在找不到有像龍小凡那麼紳士,那麼厲害,而且還會在女人最脆弱的時候,挺身而出的人了。

在沙國,女人是沒有什麼地位的。甚至,女人連車都不能開。這兒的男人大多是大男子主義,一點也不像中國的男士,長得好看,而且還特別紳士和聰明。

特別是此刻正在追《最強軍魂》的讀者,圖娜拉覺得,那些追書的粉絲,才是最好看的人。

車子大約行駛了二十多分鐘,最後在國宴大廈停了下來。這是一座位於皇宮不遠處的酒店,普通人是不能到這兒來消費的。

因為來這兒吃飯的人,大多是皇親國戚,國王的大臣,以及沙國的骨幹。

他們是金字塔上的一部分人,在這兒吃飯,象徵著權利和名望,當權利和名望具備,那也就不缺所謂的金錢了。

進入酒店,圖娜拉享受著被人尊敬的待遇,無論走到哪裡,都會有人主動停住腳步,叫她一聲「公主早安」。 第0174章

費揚從國宴大廈離開的時候,明顯察覺到沙國國王臉色的變化。坐在回酒店的車上,他不停的在想,也許真應該讓龍小凡跟傑拉爾德國王見上一面。

甚至,如果掌握了國王不喜歡卡扎西的證據,龍隱B組甚至可以請求沙國軍隊的支持。儘管卡扎西握著一部分兵權,但的畢竟還有一部分人,掌握在傑拉爾德手裡。

龍小凡待在酒店整整一天,整天幾乎沒有什麼事兒做。只能坐在陽台上,望著麥加的風景,車水馬龍的大道。而那幾個兄弟一直叫他去打牌,但最後都被他給拒絕了。

被圖娜拉看上的人不是他們,他們當然不會知道自己此時此刻心裡有多鬱悶。被一個國家的公主看上了,還能不能回國都不知道。如果圖娜拉想要從中使壞,故意從簽證上找借口,那回國可能真的會出問題。

躺在躺椅上,龍小凡拿著自己的諾基亞,玩著俄羅斯方塊。

不一會兒,一陣敲門聲突然響起,龍小凡起身打開門,看見是費揚,轉身走進酒店,又回到陽台躺下。都不用費揚說話,只是從他的臉色,龍小凡就能看出來,事情肯定沒有辦好。

費揚也跟著走到陽台,躺到另一個躺椅上,望著蔚藍的天空,他慢悠悠的從西裝內兜里掏出一副墨鏡,扭頭看著很平淡的龍小凡,他問道:「怎麼,你不想知道我這次跟國王見面,聊得東西?」

他發現,龍小凡的好奇心可真是太小了。都已經火燒眉毛了,丫的還擱這兒裝淡定。

龍小凡深吸了口氣,慢悠悠的說道:「如果你想說的話肯定會所,如果你不想說,我問了也是白問。」反正事兒已經這樣了,上午的時候他也已經跟冷月打過電話了。

人老人家沒有說怎麼辦,甚至也沒有給自己想什麼辦法,更別提給出什麼注意了。

這樣一來搞得自己蠻被動的。甚至,乾媽還說,讓自己給她帶一個有錢的兒媳婦回去,也是一件好事兒。說什麼退休以後就來沙國買棟別墅,然後再讓兒媳婦給她弄個油田,以後什麼也不用干,穩穩地登上福布斯富豪榜。

這搞得龍小凡就尷尬了,乾媽那是什麼人,她是龍隱特種部隊的主要負責人之一啊。怎麼能站在自己的角度考慮問題呢?儘管心有許多不滿,但也不能反駁她,只能說了兩句話就掛了。

龍小凡第一次感到無助,感到頭疼和困惑。

原本以為自己那麼多的第一次會在戰場上發生,原本以為那麼多困惑,無助,也會發生在戰場上,但特么誰知道,竟然會發生在兒女情長上。

雖然沒有開口說話,但費揚知道龍小凡此刻的心情。

但這次他來,並不是帶來的好消息。費揚也跟著嘆了口氣,明確的說,他這次就是來給龍小凡添堵的。

因為現在的問題不是圖娜拉公主想要見他那麼簡單了,就連傑拉爾德公主也想要見他。事情到了這一步,龍小凡已經沒有多餘的退路了。其實說白了,那麼多的問題不能怪任何人,只能怪龍小凡太能沾花惹草了。

否則,怎麼可能在飛機上,就能俘獲一個少女的心?

關鍵是這個少女還不是普通的少女,但凡是個普通人,事情也就這麼算了。

「說吧,我現在已經沒什麼包袱了。就連我乾媽都說了,讓我給她老人家帶個兒媳婦回去,我還能說什麼?」龍小凡見費揚很為難的樣子,心情瞬間不爽了很多,因為他已經猜到了,如果是好消息,他早就說了。的

只有壞消息,費揚的才要考慮那麼久。

就是不明白了,那個公主才跟自己飛了一趟航班而已,怎麼就確定自己是她命中的白馬王子呢?萬一自己的生活不檢點,有沒錢,怎麼辦?難道,顏值高也是一種錯誤嗎?

如果是,那麼此刻正在看龍龍寫的《最強軍魂》的童學,已經錯的不能再錯。

「現在的情況是這樣的,我本意是想把你的生活起居說的不堪一點,主要是想讓圖娜拉公主了解你的生活習性以後,改變讓你做她男朋友的想法。我甚至還說你是我老家的同學,在國內工地搬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