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點多鐘,裴燁站在訓練場的邊緣,看著訓練場中傅芊芊矯健的身形,一張臉陰鬱無比。

不一會兒,石橋走了過來。

看著裴燁陰鬱的側臉,石橋恭敬的立在他身側。

錦繡田園:山裡漢的俏織娘 「少爺!」

「嗯,事情辦得怎麼樣了?」

石橋立刻回答:「回少爺,按照您的吩咐,已經辦妥了!」

說罷,石橋拿出手機,給裴燁看了一張照片。

看到照片上的內容,裴燁滿意的點頭。

「知道了,下去吧。」

「是!」



兩點半鐘剛到,一名護衛走到裴燁的身邊。

「少爺,王安陽到了。」

原本,正在訓練的傅芊芊,聽到這句話之後,驟然停止了訓練,雙眼發亮的朝裴燁這邊看來。

裴燁當然也接到了傅芊芊的這個目光,臉色一沉:「讓他進來。」

「是!」

不一會兒,一身黑色勁裝的王安陽便被人帶著走進了訓練場中。

王安陽一進訓練場,便被訓練場中比軍隊訓練還要嚴格的訓練模式驚到,甚至,有些訓練方式還是他未見過的。

他想開口問向帶路的人,但是,剛要開口,嘴上傳來的痛便令他立刻閉上了嘴巴,而為他帶路的人不時的回頭看他一眼,轉過頭去時,那人的肩膀在不停的發抖,王安陽知道,那是對方在嘲笑他。

經過一處鏡子前,王安陽往鏡子中看了一眼自己的臉,而他鼻青臉腫,早已不復見平日的容貌。

一看到自己的臉,王安陽氣就不打一處來。

半個小時前,他在開車來裴家訓練場的路上,他所開的車子突然爆胎,然後,有人闖進了他的車子,用黑色的布袋蒙上了他的頭將他綁下了車,因為他蒙著臉,再加上對方的身手不俗,與對方對了幾招之後,便很快被制服。

讓他感到屈辱的是,對方也沒說是因為什麼,就開始爆揍他,揍他只挑臉下手,揍的他鼻青臉腫之後,強迫著綁住他的眼睛,為他拍了照,拍完照之後,就又用袋子纏住他的頭,再用繩子綁住他,扔下他之後,然後逃之夭夭不見了蹤影。

他甚至連對方是誰都不知道,而那附近一帶又沒有監控,想查是什麼人對他下手也查不到。

讓他奇怪的是,對方綁了他,並非是為了尋仇,否則,他現在恐怕已經沒命了。

俗話說的好,打人不打臉,對方揍他卻只挑他的臉下手。

如果對方只是為了羞辱他,那對方算是做到了。

這也是王安陽吃的最憋屈的一次虧。

很快,王安陽便被帶到了裴燁的面前。

王安陽一眼便看到全訓練場中氣質最出眾的尊貴男人,猜到,這人是裴燁,便對著裴燁點頭致意。

「裴總。」

裴燁淡淡的『嗯』了一聲。

王安陽皺眉。

不知為什麼,他這才第一次跟裴燁見面,裴燁就對他露出一種敵意的目光。

黑客法則 他之前……似乎沒有得罪過裴燁吧? 傅芊芊已經從訓練場中出來,走到了裴燁的身側。

當傅芊芊看到王安陽的臉時,眉頭緊蹙。

王安陽的那張臉,著實讓人無法直視。

看到傅芊芊的表情,裴燁的臉色緩和了幾分。

當傅芊芊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時,王安陽突然有一種熟悉的感覺,就像……紫車看著他時的感覺。

王安陽的心裡驚了一下,為什麼他會在一個陌生的年輕女孩身上有那種感覺?

一想到紫車,王安陽便忍不住捏緊雙拳。

軍部那些渾蛋,居然說紫車與敵方勾結出賣軍方和戰友,所以在撤退時將她當場擊斃。

這個世界上,所有人都會出賣軍方,紫車都不會,她是那麼熱愛自己的隊友,怎麼可能會出賣自己的隊友?背叛自己的戰友?

可是,他沒有證據,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紫車被誣陷,甚至連屍身都不知道在哪裡,而自己曾經的戰友變成了一座座墓碑。

他們死不瞑目!

思緒回歸,王安陽的雙眼直勾勾的盯在年輕漂亮的女孩臉上。

女孩的身上穿著訓練服。

「這位是?」他從未聽說裴家護衛隊有女性。

裴燁一隻手摟住傅芊芊的肩膀,淡淡的宣布:「這是我的未婚妻。」

裴燁在對王安陽介紹傅芊芊的身份時,眸底隱隱帶著幾分警告。

對於裴燁突然摟住她向別人介紹她的身份,傅芊芊並未有任何反抗,這是她與裴燁之間的約定,既然是未婚夫妻,他們兩個之間動作親密點也正常。

王安陽恭敬的點了下頭:「原來是未來的裴少夫人,見過少夫人。」

傅芊芊輕『嗯』了一聲。

見到了以前的老人,傅芊芊內心是激動和喜悅的,可是,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她不能與王安陽相認,與王安陽相認,必須要找一個恰當又合適的時機,很顯然,此時並不是。

裴燁將傅芊芊臉上一系列細微的表情全部看進了眼中,包括傅芊芊眼底的那一絲欣喜。

這是他第一次在傅芊芊的臉上看到平靜以外的情緒。

因此,他看著王安陽時的眸光更陰冷了幾分。

這時,訓練場的格鬥台上,石橋正與一名護衛切磋。

王安陽看了一眼場中倆人的招式,突然,王安陽的雙眼死死的盯著石橋。

石橋的招式……有些眼熟。

當與石橋打鬥的護衛下台後,王安陽飛快的竄上了格鬥台。

石橋看到王安陽的臉之後,嘴角差點崩不住的笑了出來,但是,他表面上裝作鎮定的看著對方。

「裴家護衛隊隊長,石橋,不知閣下尊姓大名?」

王安陽挑釁的眯眼看向石橋,只不過,因為他現在的臉有些扭曲,眯眼的動作看起來甚是滑稽。

「王安陽!」

石橋笑道:「原來是王安陽,久聞大名。」

「在下也久聞石隊長的大名,早就想與石隊長比試一番,不知石隊長願不願意給個面子?」

石橋躍躍欲試的磨拳擦掌:「求之不得!」

台下,裴燁看了一眼石橋,給了石橋一個眼神,石橋暗暗的點了下頭。 台上,石橋和王安陽兩個人均做好了對戰的準備。

裁判站在兩人的身側,對二人道:「本次比試,點到為止,現在……開始!」

說罷,石橋和王安陽兩個人便開始朝對方攻擊。

石橋和王安陽兩個,石橋是拳頭比較狠,善近身攻擊,王安陽是腿比較狠,適合遠攻,倆人都是迅猛型攻擊者,倆人剛剛交手,便迅速纏鬥在一起。

一旁的護衛隊隊員們站在台下,大家紛紛為石橋加油吶喊。

畢竟,這裡是裴家護衛隊,大家都想讓石橋贏。

石橋和王安陽兩個的實力不相上下,打鬥了半個小時的時間,倆人的身上都被對方攻擊過數次,但是,卻還是沒有分出勝負來。

因為打鬥的時間過長,倆人都有些疲憊,打鬥的速度比剛開始慢了許多,也因此,雙方的弱點也慢慢的暴露了出來。

看著台上王安陽的身手,傅芊芊眼中有著幾分欣慰。

這段時間,王安陽的實力又上升了不少,不過,王安陽的弱點還是如以前那般。

因為傅芊芊的視線一直放在格鬥台上,並沒有注意到她身邊裴燁越來越黑的臉色。

試想一下,誰喜歡自己的未婚妻總是盯著別的男人瞧呢?

在石橋的臉可以看到他這邊的角度時,裴燁背在身後的手悄悄的動了動,比劃了幾個手勢。

見狀,石橋的眼神一凜,陡然改變了自己的武功路數,以極其刁鑽的角度,抓住了王安陽的腿,在王安陽欲轉方向攻擊他的時候,他佯裝不小心被王安陽踢中,放在一側的拳頭陡然出擊。

只一個動作,傅芊芊就已經看出石橋要做什麼,下意識的脫口而出:「後仰左側擊。」

王安陽聽到了傅芊芊清脆的嗓音,下意識的隨著傅芊芊的聲音照做,精準的躲過了石橋的攻擊,退到了石橋無法攻擊的範圍。

聽到傅芊芊提醒王安陽躲避攻擊,裴燁的臉更黑了。

他給旁邊的鄭先使了個眼色,一直站在一旁看著自家少爺臉越來越黑的鄭先,自然明白裴燁這個眼神是什麼意思。

趕緊走到傅芊芊的面前。

「少夫人,我有一件事想麻煩你。」

傅芊芊成功被鄭先的話吸引過去了視線。

「什麼事?」

「您先過來一下。」

傅芊芊皺了下眉,但還是跟著鄭先離開原地。

等傅芊芊回答了鄭先一個弱智的問題之後,再回到格鬥台邊,王安陽已經被踢落了台下,而且,肩部和腿部都有負傷。

傅芊芊眉頭深鎖。

以王安陽的實力,不該被石橋打落台下的,局勢怎麼會突然被逆轉?

石橋自台上下來,扶起了負傷的王安陽,歉疚的抱拳致歉:「王先生,得罪了!」

王安陽的眸子里閃過鬥志:「石隊長客氣了,是王某技不如人,這一次,我認輸!」

但下一次,他一定會打敗石橋,以報揍臉的羞辱之仇。

是的,他已經認出石橋的武功路數,就是之前揍他臉功夫不俗的人。

只不過,他不明白,石橋為什麼會這麼做,他又沒舉報過他看片。 站在台邊,王安陽神情有些複雜的看著傅芊芊。

剛才在台上時傅芊芊提醒他時的語調更是像極了紫車,不僅是語調,現在傅芊芊的站姿和神態都與紫車極像,為什麼……為什麼在傅芊芊的身上,他會看到紫車的影子。

「你們少夫人,她叫什麼名字?今年多大了?」

看王安陽的目光定在傅芊芊的身上,石橋好心的提醒:「你既然知道她是我們少夫人,我勸你儘早打消其他的心思。」

其他的心思?

王安陽皺眉解釋:「我只是覺得,她跟我認識的一個人很像,你們少夫人……有沒有一位二十四歲的姐姐?」

「我們少夫人是傅氏集團的大小姐,今年剛滿十八,據我所知,我們少夫人的母親生下我們少夫人的時候剛滿二十歲,你說的姐姐根本不存在。」

王安陽面露失望。

如果是傅家的大小姐,他還是有所耳聞的,因為,傅家大小姐本來是個廢柴,突然期中考成績名列雲城第一中學年級第一名,在雲城傳的沸沸揚揚,他身邊的其他保鏢有參與賭傅家大小姐分數的,輸的血本無歸,不知道罵了這傅家大小姐多少次。

沒想到,裴燁的未婚妻,居然就是傅家的大小姐。

如果是她的話,那就不可能與紫車有任何關聯了。

倆人回到裴燁和傅芊芊的面前。

離得傅芊芊近了,王安陽還是能清楚的感覺到傅芊芊身上紫車的影子。

兩個根本沒有任何關聯的兩個人,神態和行為舉止會這般像嗎?

裴燁發現王安陽有意無意的看著傅芊芊,眼神驟冷。

感覺到兩道冷鷙的目光朝自己射來,王安陽的渾身冷的打了一個哆嗦,然後,他便看到危險盯著自己的裴燁,驚覺自己剛剛做了什麼,心裡便有些慌。

一定是剛剛自己盯著傅芊芊瞧,所以,裴燁生氣了。

不過,也難怪裴燁會生氣。

誰會願意有人盯著自己的未婚妻瞧。

「裴總,我想現在就開始選定活動當天的人選,可以嗎?」

裴燁瞟了石橋一眼:「你帶著他去。」

「是!」

「多謝裴總。」

石橋帶著王安陽去選定人選了,傅芊芊目送王安陽離開。

站在傅芊芊身側的裴燁,雙手緊握成拳,手背和額頭上的青筋根根暴突。

裴燁的臉上氤氳著怒火,他壓抑著怒火看著傅芊芊問:「芊芊對王安陽有興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