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走之前,江南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問道:「校長是不是站在張耀揚那邊?」

小嚴子聽了之後,為難的搖了搖頭,「這事我還真不清楚。上次在操場上的時候,校長突然打電話到我辦公室來,讓我跟著一起下去。不過這也不能說明他站在張耀揚那邊,也許就是心血來潮,想管一管。」

江南點點頭,他也只能希望是如此。可心裡總有一種隱隱的擔憂,如果校長真的幫張耀揚的話,講不定到時候會出現什麼變故。

……

此時的張北羽正在四方樓。

畢竟在渤原路上待了這麼久,人情世故也比之前懂了很多。張北羽幾乎每天來都要給裝修工人發包煙,有時候中午在這還請大夥吃飯。

人與人之間相處是相對的,你對人家好,人家自然也會回報。雖然是些小恩小惠,裝修工人也都挺感激,他們心情一好,裝修的進度也就趕得很快。

按照目前這個進展情況來看,差不多再有半個月的時間也就能搞定。

看了一圈之後,也沒什麼大事,張北羽就把麻桿叫過來,自己準備回宿舍。剛撂下給麻桿打過去的電話,如龍又打來電話。

接起來之後,如龍道:「北哥,現在說話方便么?」

張北羽一聽,心想這是有事啊,「方便,你說吧。」

「有個黑市的朋友來找我,最近他手頭缺錢,想出點貨,看看咱們有沒有興趣。」

張北羽疑道:「什麼東西?」如龍答了一個字:「槍。」

這個字瞬間讓張北羽回憶起平焦碼頭的經歷。

如果之前沒接觸過,張北羽肯定會拒絕,槍在他的思想里就是罪惡的代名詞。不過,在經歷了平焦碼頭的事之後,他對於槍的看法大大改變了。

那一次正是因為有伍子的那把槍,他才能死裡逃生。說實話,這玩意真好使,不過話說回來,再好使也不能輕易使。

但轉念想想,現在自己好歹也是一方大佬了,還真的有必要弄一把壓身。別的不說,就說崩牙狗。萬一哪天找上自己或者是恰巧遇見,那可就是非生即死的時候,真要是有把槍也不是壞事。

「靠譜么?」張北羽問了一句。

如龍說,肯定靠譜,就看需不需要。這個人在整個天後灣的黑市都小有名氣,什麼東西都倒,槍、車、電腦什麼的,連名牌包都倒動,反正只要是有利可圖,他都干。

「東西絕對是好東西,我已經看過了,純進口的P99,關鍵是價格很便宜。一把槍配兩個彈夾,再送兩百發子彈,才五千塊錢。」

之前就說過,張北羽對於車子和槍械都有一定的了解。如龍所說的P99,正是著名的瓦爾特公司所出品的里程碑式的產品。這個價格絕對算是便宜,他馬上就動心了。

不過他沒有接觸過黑市,還有些疑惑,問道:「這槍他是從哪來的?」

如龍道:「北哥,你可能不了解這裡面的規矩,黑市裡的任何貨物都不能問人家是從哪來的,就算是問了也沒人會告訴你。你想想,如果誰都知道這渠道,他們還會冒這麼大風賺這份錢?」

張北羽一向也是,先不說渠道的事,這些東西肯定是違法的,如果說出來不是等於自己給自己挖坑么。

如龍接著說:「他只管這槍打得響,別的一律不管。」

雖然這樣說,但張北羽還是動心了,想想能有一把屬於自己的槍,還有點小興奮。「行,買了吧,留著壓身。 離婚風暴:錯惹壞總裁 你那有錢的話先墊一下,回頭我給你。」

過了沒一會,麻桿過來了,張北羽趕緊開車去找如龍。

如龍在浩海二部的辦公室等他,到了之後,他趕緊讓如龍把槍拿出來看看。

P99分量不輕,拿在手裡沉甸甸。張北羽打開保險,拉了槍栓,來回看了看,滿意的笑笑,「八成新!」

如龍點頭,「嗯,看不出來你對這東西還挺感興趣。」

「哈哈,也許有男人能抵得住女人的誘惑,但是哪個男人能抵得住槍的誘惑。」

如龍又給了他一個雙肩的腋下槍套,張北羽把槍套戴在背心外面,調好了長度,將槍收起來。這一下子他覺得自己帥爆了,而且還有一種安心的感覺。

晚上回宿舍之後,張北羽忍不住跟幾個人顯擺一番。

江南樂悠悠的道:「你現在可以啊,車也有了,槍也配上了,現在還真有點老大的樣子了么。」「那必須的!裝備必須齊全啊!」

……

轉眼周三就到了,晚上8點,各路人馬齊聚三高。

這次迎新晚會放在了學校的禮堂,場地很大。

張北羽和如龍到的時候已經有不少人已經來了,兩人在禮堂門口等了一會,江南讓白骨和三寶他們進去,自己在門口跟他們兩人等了一會。

而禮堂門口,果然有幾個保安在檢查。

過了沒一會,萬里給張北羽打了個電話,說自己已經到了。張北羽馬上去校門口接她,同來的人還有蘇九、賈丁和何其睿。

緊接著雙雁的人也來了,張北羽還沒進去的時候就看見了趙雨橋,正要走上去打招呼卻愣住了。

因為他看見趙雨橋身後還有兩個女孩,一個是莫一然,另一個正是王子。 兩人真正分開的時間還不到一個月,可張北羽卻覺得已經過了一年之久。

他曾經無數次幻想過自己與王子重逢時的場面,可現在,當王子那熟悉的臉龐真的出現在視線中的時候,完全懵了。

直到趙雨橋走上來跟他打招呼,才回過神。

「能不能不行了,眼睛都直了!」趙雨橋抬手在張北羽眼前揮了揮手。

張北羽啊了一聲,笑了笑說:「哈哈,來了。」江南走上來道:「聽說內三英只剩下周亮了,你這雙雁的半壁江山能來,還真是我們的榮幸啊。」

趙雨橋嘆了一聲,有些無奈的說道:「拉倒吧,別人不知道咋回事,你還不知道么。 如果我們未相遇 我這半壁江山在[F.S]眼裡就是一隻螞蟻!」

兩人說著,莫一然和王子也走了上來。

在場的所有人都默契的閉上嘴,看著兩個人主角,連萬里都識趣的站到了後面。

沉默片刻,張北羽看著眼前的王子,不太自然的笑了一聲,「好久沒回來了。」

王子也微微笑了一下,「是啊,回來看看。」

接著,兩人好像都沒什麼話說,氣氛十分尷尬。

江南看了看,覺得他們倆在這種情況下也說不出什麼來,就趕緊上來打了個圓場。

「既然人都到齊了,要不就先進去吧。」說著,領著一行人向禮堂里走去。

到了門口的時候,兩個保安有些為難的把他們幾人攔了下來。其中一個人說:「那個,不好意思啊,嚴主任關照的,進去的人都得查一下。」

張北羽笑著走上來,給兩人各發了一支煙,「兩位兄弟,這些都是別的學校的人,不會連這點面子都不給我吧?」

這兩人肯定是認識他的,互相看了看,露出尷尬的笑容,但其中一個人還是點點頭,「行,你們進去吧!」

……

此時禮堂里已經坐的七七八八,快要坐滿了。這一行人走進來,立刻引來大家的目光。

不單單是因為張北羽,還有王子的到來也令三高的學生們有些驚訝。

江南早就安排好位置,在靠右側的第一排和第二排,這個區域附近坐的都是[四方]的人。而同樣的前兩排,靠左側坐著的是張耀揚的人。

這行人的座位也是江南安排的,他一個一個領著入座,安排的十分奇妙。

萬里、張北羽、王子三人坐在了一起。說來也奇怪,王子並沒有拒絕,而是很自然的坐在了張北羽身邊。

而為了避免自己的尷尬,江南讓白骨坐在了第一排,自己和莫一然坐在了第二排。

落座之後,晚會還沒正式開始,幾個人就聊了一會。

趙雨橋心情不錯,說馬上就是小長假了,找一天他來做東請大夥出去玩玩。

「現在雙雁什麼情況?」張北羽問了一句。

趙雨橋道:「內三英只剩下周亮了,欒飛跟著我了,楊嘯林加入了[F.S]。周亮也挺不了多長時間,等放假回來,估計也得加入[F.S]。」

聽了這話,江南關切的問道:「那你打算怎麼辦?跟[F.S]開戰?」

趙雨橋長嘆一聲,露出愁容,搖了搖頭,「不知道,到時候再說吧。跟[F.S]開戰?簡直是笑話。」

這段話引起了張北羽對[F.S]的好奇。趙雨橋向來是個天不怕地不怕的人,在張北羽的印象中,就從來沒看過趙雨橋露出如此為難的表情。可以想象,傳說中的[F.S]有多強大。

同時,他也發現了一點。無論在什麼時候,只要是提起[F.S],江南多少都有些不自然,彷彿非常在意。

張北羽想,江南畢竟是雙雁初中的,有可能是認識其中的某個人,或者是有過什麼往事。然而,江南跟[F.S]的淵源,遠遠超出了他的想象。

伊之戀曇花再現 這個話題似乎顯得有些沉重,特別是對趙雨橋而言。

江南沒有多問,馬上把話題轉移到其他地方。張北羽向張耀揚那邊努努嘴,問他道:「那邊沒問題吧。」

江南轉頭看了一眼,「沒問題。剛才三寶說,他親眼看見張耀揚被搜完身才進來的。」

張北羽點點頭,「那就行。等會我們就先不動手了,交給你了。」

江南露出自信的笑容,「沒問題!」

……

很快,迎新晚會開始。

首先是校長上台致辭,介紹了一下三高的歷史,把三高都給吹上天了。張北羽在下面聽著倒也挺佩服的,大家心裡都知道是怎麼回事,非要瞪著眼睛說瞎話。還說歡迎高一新生云云,說了沒幾句就下去。

接著是嚴主任上來說了一會,為高一的新生說了一些校規之類的。幾個領導磨磨唧唧的,說完之後終於正式開始。

令張北羽沒想到的是,這場晚會的主持人竟然是麥小妮。

在大家的印象中,麥小妮是個很內向含蓄的姑娘,沒想到這麼能豁得出,還能登台主持。而且主持的還不錯,跟她搭檔的是五班的一個男的,學習不錯,長得也不錯。

迎新晚會么,就是學弟學妹看看學姐學長裝個B,順便讓學長們看看有沒有「條件」出色的學妹,鎖定目標之後好容易下手。

在兩人一言一語之間,第一個節目開始。

反正大部分都是唱歌跳舞之類的。上次新年晚會的時候江南還上去自彈自唱了一曲,張北羽問他這次咋沒去。江南說:「哪有這閑心,我還等著干張耀揚呢!」

過了三四個節目之後就輪到藍馨的朗誦了。

說實話,這個節目在眾多帥哥美女高歌熱舞之中,顯得有點無聊,能排在這個位置也純屬是看在[四方]的面子上。

藍馨一出來之後,坐在張北羽身邊的如龍馬上笑了出來,瞪大眼睛直直盯著台上的妹妹。

[四方]的人都坐在前兩排,看的比較清楚,明顯能夠感受到藍馨的緊張。這姑娘跟麥小妮是一個類型,比較內斂,所以兩人能成為朋友。

但是在哥哥如龍眼神的鼓舞下,藍馨馬上進入狀態,開始一段詩詞朗誦。

感情充沛,字正腔圓,整個禮堂的里鴉雀無聲。剛開始也是鴉雀無聲,不過那是因為給面子,主要是這個節目太無聊了。但相信現在大部分人都被台上這個緬甸嬌羞的小姑娘給震住了。

朗誦這個事,看上去挺簡單,卻真的不是什麼人都能做的。比如,房雲清。 風,吹過。

赤霞峰上,鴉雀無聲。

真的在悟道?

這也太扯淡了吧?

說悟就悟?

卻就在眾人一臉獃滯、困惑不解的時候。

轟!

罡風激蕩,氣勢飆升,一道氣旋,若隱若現,環繞在喬拉丹四周。

懵了。

「卧槽,突破了,突破了!」

「我去,氣海外現,築基成!」

「不是吧?這就築基了?」

「竟然真的悟了,竟然真的悟了……」

「嗚嗚嗚,太打擊人了,不活了,不活了,想我勤學苦練三十載方才築基,瞅瞅人家,嗚嗚嗚……」

「同悲,同悲……」

都被打擊到了。

本以為八級木靈根就挺妖孽的了,卻沒成想,一妖還比一妖孽,一言不合就開悟。

這是悟道啊!

不是捂汗吶!

瞬息之間突破築基,你讓那些個辛苦修鍊之人情何以堪啊!

傀靈宗雖說是大派,卻也無法保證每一個弟子都能成功築基,算下來,至少有兩成的弟子,倒在了築基這道門檻上。

再瞅瞅這位……

眾人一時之間是又喜又驚,愣在了那裡。

申風真人也愣在那裡。

不同的是,他是絲毫不覺得喜,只是覺得驚,驚的心都涼了。

驚才艷艷啊!

怪不得乾乙真人如此維護,換了自己,撿到這麼個說悟就悟的寶貝徒弟,也得傾力維護啊。

「不行,得趕緊出手,不能讓乾乙真人反應過來!」

這等妖孽之輩,若不儘快將之滅殺,日後必遭其反噬。

你欠我一場盛大的婚禮 很果決。

也很不要臉。

趁著眾人震驚的目瞪口呆,申風一抬手,便要發動攻擊,擊殺喬拉丹。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