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公主沒了人撐腰,承恩侯養在外邊的人也能光明正大進門了,長公主真的自顧不暇呢…… 沈月淺對他幸災樂禍的嘴臉不予置評,「是不是你暗地搞的鬼?」一夜之間,犯罪之人都得到了報復,沈月淺不相信文博武什麼都沒做。

文博武挑了挑眉,默認道,「想要看韓家長公主落馬的人不少,我提供點消息就夠了。」承恩侯在外邊養著的外室有了身孕,兩人正是你儂我儂的時候,長公主不出點事遭殃的就是他,承恩侯腦子不笨知道怎麼做才是有益的,文貴將消息遞過去承恩侯感激得要死,長公主沒了權勢,納妾之事都他說了算,以後再也不用在府外藏人,只憑這點,承恩侯已樂不可支了。

當然,他不可能告訴沈月淺,即便承恩侯不出這個頭,他也有法子捆著承恩侯入宮找皇上揭發此事,承恩侯是無論如何都逃不了的。

沈月淺和文博武到了街上,韓家人皆穿上了囚服,路邊的百姓氣憤地罵著,而韓家太夫人和韓夫人也沒有平時養尊處優的愜意,如死灰的臉被百姓丟扔的垃圾砸得一身狼狽。

沈月淺和文博武站在二樓的窗戶邊,看著韓家人在一片謾罵聲中艱難地離開,沈月淺疑惑,「百姓是不是知道什麼?」否則不會如此同仇敵愾。

腹黑總裁:老婆太霸氣 「近日發生的事就一樁,韓家遭了難,捕風捉影也能明白是為何,百姓最是善良,哪容得下這種事。」文博武站在沈月淺身後,往下投去一瞥,不在意地收回了目光。

沈月淺不得不感慨命運多舛,上輩子,韓家蒸蒸日上,韓老爺入了內閣,已是韓太夫人的韓夫人更是在京裡邊名聲響亮,劉氏沒少上趕著巴結韓家,想到文昌侯府,沈月淺想起一件事來,上輩子,文昌侯府和韓家關係匪淺,這輩子倒沒聽說兩府走動得多密切,轉身,望著視線落在她身上的文博武,詢問道,「可有聽說韓家少爺和文昌侯府走動?」

宋子御不愛參合這些事,劉氏心思活絡,難保劉氏沒和韓家聯手。

文博武伸手攬住她腰身,讓她依偎在自己懷裡,,「沈月茹嫁進文昌侯府後,宋子御夾在中間,整天兩邊跑,韓家不會找文昌侯府的,老侯爺還在,劉氏縱然有這個膽子,老侯爺不會同意的。」

沈月淺想想也是,老侯爺還在,劉氏還不能完全當家做主,不過卻好奇沈月茹嫁進文昌侯府後的事,「文昌侯府有什麼消息出來?」

知道她感興趣,文博武也不瞞她,待韓家的人走遠了,樓下的嘈雜漸漸散去,摟著沈月淺在窗邊坐下,緩緩道,「沈月茹為何能嫁進侯府你是清楚的,侯府當家的一直是宋夫人,沈月茹想借肚子里的孩子奪過掌家權,劉氏哪會答應,沈月茹三天兩天喊肚子不舒服,老侯爺是個息事寧人的,勒令宋夫人讓沈月茹管家,宋夫人答應是答應了,卻喜歡往往宋子御身邊塞人,沈月茹能懷上,旁人也能懷上,是想滅了沈月茹的威風。」

從上輩子的手段來看,沈月淺就知道沈月茹是個厲害的,靠在他身上,懶洋洋道,「宋夫人只怕碰了釘子吧。」

「說對了,三天兩頭往宋子御房裡塞人,剛開始宋子御心裡還歡喜,時間長了心裡就不樂意了,心跟著偏向了沈月茹,宋夫人更嫉恨了,恨不得沈月茹生不出孩子才好呢。」 游戲王之背后靈系統 而且,現在的文昌侯府,劉氏下邊的人被沈月茹收買了七七八八,劉氏為人小氣摳門,真心幫著她的估計也沒剩下多少了,沈月茹慷慨大方,賞罰分明,年紀輕輕處理后宅很有一手,就是老侯爺都稱讚沈月茹管家管得好。

文博武記憶里,沈月淺與那些堂弟堂妹關係一直不好,不想她對沈月茹存了關懷之心,有意試探她,「你要是擔心沈月茹吃了虧,我倒是能出手幫你一把。」留著沈月茹便是對文昌侯府最好的報復,家宅不寧,劉氏一輩子都不好過,上輩子沈月淺受的苦,他要劉氏一點一點還回來。

「不用,月茹她性子剛烈,宋夫人不見得是她的對手。」何況,老侯爺還沒死劉氏鬥不過沈月茹的,想了想,沈月淺又後悔了,「我擔心宋夫人在月茹生產時動什麼手腳,你那邊要是有人的話,還請幫她一把。」上輩子,沈月茹的孩子是因著她沒了的,孩子沒有罪過,若可能,沈月淺希望沈月茹能有個自己的孩子。

不管兩人是否站在對立面。

兩世了,沈月茹要是兩世都沒了孩子,該是多悲哀的一件事。

文博武一頓,點頭應下,「好,我會吩咐下去的,時辰不早了,我們繞著去長公主府看看熱鬧。」

韓家落了難,承恩侯府以後怕也再難平靜下來了。

「不太好吧。」對方畢竟是長公主,況且,承恩侯納妾不會宴客,去了什麼也看不到。

文博武笑著堅持,給沈月淺戴好帷帽,兩人共乘一輛馬車往承恩侯府府邸去,路上,聽到外邊熙熙攘攘聲,沈月淺瞥了眼靠在芍藥花靠枕上閉目養神的文博武,自己掀起帘子一角,視野中,承恩侯滿面春風地騎在馬背上,身後跟著一定大紅色的轎子,若是承恩侯換身喜服,和娶親時沒什麼兩樣了。

「他倒是個厲害的,知道長公主沒了靠山,堂而皇之的領著人進門了。」不知什麼時候,文博武睜開眼,墨如點漆的眸子閃著諷刺的光,半邊身子靠在沈月淺身上,隨著馬車顛簸,臉有意無意地摩挲著她光滑的手背,他的臉好似帶著灼熱,手背熱得厲害,放下帘子,沈月淺紅了臉,「看也看過了,我們也回吧。」

文博武抬手在唇邊比劃了禁聲的手勢,沈月淺跟著心慢了一拍,只聽侯府門口傳來吵鬧聲,周圍聚集了很多看熱鬧的人,不等沈月淺掀開帘子,文博武已傾身上前,骨節分明的手撩起了棉簾,「等著吧,長公主定不會輕易妥協的。」

瘦死的駱駝比馬大,長公主在宮裡生活多年,哪是沒有兩分手段之人,他想讓沈月淺看看這些人的下場,讓她心裡好受些。

文博武語聲剛落,帘子外就傳來一陣怒罵,循聲望去,長公主一聲威嚴地暗紫色長復脫身,丫鬟婆子板著凳子桌子出來,要讓妾室行禮后才准進門,周圍人多,長公主絲毫不覺得有什麼,擺明了不要侯府臉面了。

圍著的人擋住了沈月淺的視線,只聽不一會兒傳來一個女子的哀嚎聲,以及男子的怒罵,文博武闔上帘子,「好了,回去吧。」

沈月淺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詢問地看向文博武,後者一副「等著你問」的神情讓沈月淺不好意思開口了,耐不住心裡疑惑,張口道,「長公主是不是對那個妾室做了什麼?」

文博武還以「你還不笨」的眼神,道,「揭髮長公主的是承恩侯,長公主心裡哪會咽得下這口氣,那人要進府,肚子里的孩子是鐵定保不住的,承恩侯想要休妻也是不可能的,你周家不是有位表妹要嫁過來嗎?以後想聽承恩侯府的事,問她就知道了。」

長公主光明正大地對一個孩子動手,承恩侯不休了她,也不會讓她好過,長公主,註定活不過今年了。

沈月淺也沉思起來,長公主現在的情形,尤氏只怕是後悔了,當初設計了周淳玉了,沒想著害了自己的女兒,忍不住感慨道,「世事無常,我外祖母只怕是不願意結這門親的。」

沈月淺說的不假,高氏和周老太爺對承恩侯府當年的事還耿耿於懷,哪會願意結這門親,不成想尤氏自己走動都已經和人家交換庚帖了,余氏不在,賈氏又是個悶葫蘆,由著小高氏將尤氏從頭到腳編排了一遍,周老太爺還不糊塗,隱隱看出尤氏心中想法,長公主出了事,周老太爺就將幾個兒子叫去書房議事。

坐下后,目光如炬地看向周伯游,「平時只當你們年少不懂事,沒想到幾年時間翅膀硬了,都敢瞞著我私自做主了,好,好得很。」

周伯游知道尤氏心裡打什麼主意,該走通的關係也差不多了,若能分家出去單過,以後做事不用畏手畏腳,可太夫人老太爺還在,分家哪是那麼容易,跪在地上,周伯游將尤氏與他說的一番話說了,「爹,玲姐兒的親事自知犯了您忌諱,我們也是沒有法子,當年承恩侯逼著玉姐兒我們家都沒法子,何況,我不過一個小小的庶子,大哥馬上就是將軍府的岳家了,我和玲姐兒娘也商量過玲姐兒的這門親事給周家抹了黑,這個家我們是沒臉待下去了,只希望您和娘保重身子,以後兒子會常回來看您和娘的。」

一番話說完,壓在周伯游身上的石頭也沒了,尤氏與他說過計劃,最初是想讓撮合吳三少和三房的孩子,壞了周家的名聲他再提出分家,長房攀上了將軍府心裡也是不想有人拖後腿的,一分家,等著他的就是大好前程,誰知親事落在了玲姐兒頭上,周伯游才不得不改了說辭,不管如何,一定要分家出去,否則,他就一輩子是周家庶子,一輩子被長房二房的人壓著,再有能力,皇上都不會讓他越過周伯槐去。

周伯槐不想他會說出這番話來,冷斥道,「四弟,你說什麼傻話,爹和娘還好好的,分家做什麼?是要整個京城看我們的笑話不成?」周伯槐身為長子,對下邊兩個弟弟感情不多,可畢竟是一家人,萬沒有老人在就分家的說法。

「別攔著他,讓他說,我倒要聽聽他怎麼說。」周老太爺動了怒,揮手讓人去請太夫人,「將三位夫人一併叫過來了,我倒想問問分家到底是誰的意思。」

路上,小高氏見尤氏手裡的手帕緊了又松,鬆了又緊,極為不屑道,「有的人哦,本以為找了高枝,誰知弄到現在這副樣子,我看啊,還是腳踏實地做人就好,四弟妹,你說是不是?」

尤氏不與她一般計較,敷衍地笑了兩聲,「三嫂說的是。」

到了門口,見周伯游跪在地上,小高氏驚呼起來,「哎喲,四弟,你做錯什麼事了?別看過年了,地面可還涼著,惹了爹生氣說兩句道歉啊。」嗓音高而細,生怕院子里的人聽不見似的。

周老太爺瞪她一眼,「你娘呢?」

「爹還請了娘?沒見著,我這就去接她。」轉身時,掃了眼尤氏,心裡別提多得意,以前尤氏不在府里她還不知道,尤氏回來了她咋覺得府里的日子咋過得越順暢了呢?

周太夫人來得晚,路上問小高氏,小高氏也說不清楚原因,到屋子裡時,尤氏也跪下了,跪在周伯游身邊,高氏心裡不喜臉頓時拉了下來,虧余氏為著尤氏和長公主撕破了臉皮,結果兩人暗暗交換了庚帖,長公主出了事,周家若是反悔,周家下邊幾個姐兒哥兒的名聲都毀了,玉姐兒一事她們是被動地,這次若主動退親,可就是被人戳著鼻子罵翻臉不認人了。

小高氏學著高氏模樣斜了眼地上的兩人,接過婆子手裡的坐墊放在凳子上,扶著太夫人坐下后才轉去周伯海身邊坐下,孝順得旁邊的賈氏都找不到話說。

除了余氏,人都到齊了。

周老太爺看著地上的兩人,波瀾不驚道,「伯游,你娘也在,將你剛才說的話再說一遍,問問你娘的意思。」

周伯游挺直了脊背,又將分家一事提了出來,高氏不怒反笑,「你倒是打的好主意,眼看著玉姐兒成親在即,你現在提出分家是想別人戳著你爹和你大哥的脊梁骨罵?當初和吳家三少爺的親事我和你大嫂在中間周旋,結果,你們倒是知道如何攀高枝,高枝攀不上了又想出幺蛾子,這事沒得商量,誰要是壞了玉姐兒和將軍府的親事,別怪我翻臉不認人,皇上最重孝道,撕破臉,看看毀的是誰。」

高氏是周伯海周伯游名義上的母親,皇上最反感不孝之人,周伯游聽明白高氏話里的意思,身子一顫,分家一事既然提了出來,就沒收回去的可能,如果還被大房二房壓著,當初不辭千辛萬苦也要外放做官是為何?想了想,堅持道,「娘,孩兒並非不孝順,還是不想因著玲姐兒的事壞了玉姐兒的名聲,吳家三少爺什麼性子的人我也打聽出些,不分家,玉姐兒到了將軍府也抬不起頭來做人。」

旁邊跪著的尤氏低著頭,旁人看不清她臉上的神色,高氏知道她心裡門清著,轉向她,「你怎麼看?」

「娘氣我背著您偷偷和長公主交換了庚帖,可是,我能有什麼法子?承恩侯府當年逼迫玉姐兒的事京里人還有印象,我和老爺膝下就一個女兒,可捨不得將她往寺廟送,不答應我們還能怎樣,分家一事老爺既然說了我也是答應的,娘既然覺得我們給周家抹了黑,我們分出去單過就是了,大不了就和沒回京一樣。」

高氏聽得笑出了聲,周伯槐也回味過尤氏話里的意思來,「四弟妹的意思埋怨你們外放的幾年我們對你們不好?」

周老太爺蹙眉,「這件事我和你娘活著一天就休要再提。」庶子當年要出京他也勸過,出京后回來升職容易,前提是沒人擋在你前邊,就他打聽來的消息,庶子這次確實升職了,一番話卻全是誅心之語,周老太爺不好跟他計較。

高氏卻怒了,四房先提分家還想將髒水潑到她和兩個兒子身上,嘲笑道,「記得小七第一天進府看望我時抱著我老太婆哭不止,後來一問才知道有兩次我老太婆病重,你四妹心裡挂念,偷偷哭了幾回,小七一進府抱著我不肯撒手怕她娘沒了娘親,這麼些年,也沒拿到你們一文孝敬銀子,養兒防老,病重的時候也沒見著你和伯游回來一次,也是我老太婆妄想了,今時卻還埋怨起我老婆子來?真是沒天理的事。」

一頂不孝的帽子扣下來,周伯游神色大變,偏生還有個愛攪渾水的小高氏,她自然是幫著高氏的,「娘說的這件事我也有印象,小七在門口見著您哭得可傷心了,每次來首先就是給您磕頭,您生病那會,四妹不能回來可是送的東西卻是沒落下,四弟和四弟妹嘛,貌似真沒收到什麼,娘,您也別擔心,我和伯海會孝順您的。」

小高氏的話更是坐實了周伯游不孝的罪名,尤氏緊皺著眉頭,張嘴想說什麼,被高氏揚手打斷,「之前就聽你大嫂說你怕是有了出府單過的心思,否則,也不會想著將雨姐兒說去承恩侯府壞了周家的名聲,你口口聲聲說埋怨我們對你和伯海不聞不問,可是想和周家恩斷義絕?伯游這次是要升職的,你打什麼主意我也明白,真要分家,要麼馬上,要麼等玉姐兒親事過後,這次分出去,以後遇著事我和你爹便不會管你死活了,你在任上那些事真以為靠著尤家就能抹平過去?伯游,你也是快當祖父的人了,好好想想吧。」

高氏心裡有了主意,承恩侯府那邊一堆子爛事,周伯游即便後悔了,她也要將四房分出去,不能讓承恩侯府壞了周府的名聲。

周伯游猶豫起來,在朝為官,待人接物總要一套手段,銀錢方面最是要寬裕,他有兩次被人揭發,他以為是尤家在背後幫的忙,現在想想只怕不盡然,如果真是周老太爺或是周伯槐從中幫忙,分了家遇著點事,就沒人願意幫他了。

「娘,老爺在任上能出什麼事?吏部考核官員最是嚴謹,水至清則無魚,老爺也是身不由己,好不容易總算熬出頭了,總不能再被大哥壓著吧。」尤氏也實話實說了,我朝自來捧著嫡壓庶,不分家,周伯游這次升職不會影響,以後也會影響的,除非,期間周老太爺和高氏雙雙去世,可要等分家後周伯游才能大展身手。

周伯游頓時清醒過來,朝高氏磕了一個響頭,「還請娘成全兒子。」

「是該成全的,我剛不是說了嗎,還是說你等不及,現在就要搬出去?」高氏一直看不上尤氏,周氏那件事她並沒放下芥蒂,分了家也好,承恩侯那一堆子爛事她還擔心阻礙了玉姐兒前程呢,分了更好。

周伯游毫不猶豫道,「不用,等玉姐兒成親后再說吧。」

余氏回來聽說四房決定分家臉上沒有絲毫驚訝,小高氏說得口乾舌燥也不見她臉上有所動容,不由得納悶,「大嫂,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我不是剛從你嘴裡聽到的嗎?攀上長公主,四弟妹想甩脫我們也正常,四弟回京述職,這次鐵定是要陞官的,換作旁人,只怕也想分出去的,三弟妹沒想過分出去?」余氏剛回府就被小高氏攔住,一路上嘰嘰喳喳說得個不停,尤氏心裡打什麼主意她明白,無非就是擔心大房二房阻礙了四房的前程,可千不該萬不該,將主意打到周淳玉頭上,目光倏然一冷,隨即又平靜下來。

聽她說起長公主,小高氏吞了吞口水,像只鬥勝的公雞,昂著頭,精神振奮,湊到余氏耳邊,小聲道,「大嫂,你不在京城還不知道這兩日京中發生的事,四弟妹想要靠長公主估計是靠不上了……」將韓家和長公主的事津津樂道的說了,別提多得意了,「四弟妹如意算盤落了空,眼下指不定怎麼後悔呢。」

余氏不料還有這茬,狐疑道,「皇上真不管長公主了?」

「該是不管了吧,說便是太後去世也不讓長公主進宮了。」小高氏添油加醋說了一通,想起周氏來,「四妹怎麼沒和你一起回來?娘說起小七心裡可高興了。」

「四弟妹念著淺姐兒和小七先回府了。」

小高氏點頭,心思又轉到余氏之前說的那件事上,她之前認為承恩侯這門親事好無非是覺得有爵位,經過余氏說的一番話后她也想通了,即便有爵位也不是吳炎辰的,沾的那點光被吳炎辰的品性都抵消了,跟著余氏回了院子,道,「大嫂,我家那兩位姐兒的親事。」

「你放心,我會幫你留意的,雨姐兒涵姐兒叫我一聲大伯母,我能害了她們不成?」余氏知道小高氏心裡的想法,她也是真心為著兩個孩子好,高氏眼高手低只看到表象,別被人糊弄害了兩個孩子一輩子都被蒙在鼓裡呢。

小高氏忙不好意思地擺手,「我就是問問,大嫂的眼光自然是不差的。」小高氏沒有尤氏那麼大的抱負,之前她或許想過拉著周伯海好好謀劃一下前程,可尤氏回來后她完全歇了心思,現在的日子就不錯,等寒風中了舉人,兩個姐兒又找到了好人家還愁沒有好日子過?像尤氏倒是奔出個前程來了,可操心的事還多著呢。

小高氏總覺得余氏和尤氏不對付,可又看不出什麼來。

回到院子里,周淳雨和周淳涵在刺繡,小高氏過去瞄了兩眼,至於屋子裡的庶女,她是不想管的,隨便找戶人家打發出去就是了,不過,具體的還要問問余氏的意思,她算是看出來了,跟著余氏走才有出路。

晚上周伯海回來,見小高氏氣色不錯,好奇道,「什麼事這麼開心?」

「明日太子府設宴,玉姐兒不是收到了請柬嗎?說要帶著雨姐兒去呢,玉姐兒以後可是將軍府的媳婦,有她幫著,咱雨姐兒也會嫁個如意郎君的。」小高氏光是想想,心裡就飄飄然起來。

周伯海好笑,繼而蹙了蹙眉,在小高氏旁邊坐下,將周伯游晚上找他的事說了,「四弟說尤家已經打通好了關係,刑部侍郎的位子八九不離十了,問我要不要也分家出去,你怎麼看?」

「什麼?」小高氏從凳子上跳了起來,怒道,「分家,虧你想得出來?我不同意。」

周伯海料想她就是這麼個反應,冷眼道,「小點聲,這種事鬧到爹娘跟前有你好受的,四弟說了,我沒答應。」周伯游有尤家,他可沒想著高家能幫襯他,加上高氏的腦子,比尤氏十分之一都比不上。

高氏聽他說起才放鬆下來,四周一看,壓低了聲音道,「不答應是對的,分家出去有什麼好? 富貴盈香 現在在府里我們有得吃有得穿,又沒有什麼好操心的地方,你看著爹娘偏心大哥二哥,我看啊,爹娘最偏心的還是四妹,光是給淺姐兒準備的六十台嫁妝就清楚的,玉姐兒可是她親孫女,沒有準備一抬吧?」說到這,小高氏頓了頓,端起茶几上的茶咕嚕咕嚕喝了好幾口,繼續道,「四弟慫恿你你可別答應,我也看出來了,四妹都比四弟靠譜,你想想四弟剛回來送寒風的禮,不如四弟妹出手大方呢,玉姐兒嫁進將軍府,淺姐兒可是將軍府長媳,跟著她們總不會錯的。」

想到尤氏的陰險,小高氏決定將話嚼碎了說給周伯海聽,「我總覺得大嫂和娘不喜四弟妹,娘的話我我還清楚是為何,大嫂那邊我卻是看不明白了,跟著大嫂總是對的,沒瞧見明天玉姐兒要帶雨姐兒出去露個臉了嗎?」

周伯海狐疑,「大嫂和四弟妹能有什麼事?」

小高氏搖頭,「我也不清楚,反正大嫂心裡不高興四弟妹就是了,往後你別和四弟走太近了,他要奔前程奔他的去,等玲姐兒回來哭訴的時候有他被戳著脊梁骨罵的時候。」

周伯海哭笑不得,「我心裡清楚著呢,什麼時候你也這麼聰明了?」小高氏以往沒少做糊塗事,周伯海早些年氣高氏給他說了這門親,明顯是想拿小高氏拿捏他,誰知,一晃竟然這麼多年了。

「什麼跟什麼?我腦子一直聰明著呢,好了,我再去交代雨姐兒兩句,明日跟著玉姐兒別出了什麼岔子。」說著,抬頭挺胸地往外走,周伯海搖頭,認真思索起余氏和尤氏之間的事,想了想,並未覺得兩人像是有過往的,吩咐丫鬟備水,不再多想了。

周氏回府得知小七撞破了人拐子一事,非但沒表揚小七,還拿荊條在他身上抽了兩下,小七覺得莫名其妙,張嘴嚎啕大哭,沈月淺得知消息敢去的時候小七怒氣沖沖瞪著周氏,眼眶通紅。

「怎麼了?」

周氏咬著唇,跟著紅了眼眶,「聽聽他做的什麼事?那是人拐子,他能上去的嗎?被人抓走了怎麼辦?還要我表揚他,我看他就是沒人管膽子越來越肥了。」

說到後邊,周氏自己也哭了出來,小七眼底的怒氣也沒了,他與周氏說不過希望周氏稱讚她兩句,誰知會成這樣子,委屈地上前抱著沈月淺大腿,嚎啕大哭。

沈月淺先拖開他身子,吃力地抱起他,替他擦了擦淚,再去勸周氏,「娘,您也別哭了,也怪我沒看緊他,當時文貴和福祿魯媽媽跟著,人多,不會吃虧的,小七與你說也是想讓你瞧瞧他長大了不僅會照顧自己還能幫助人,你打他做什麼?」又問小七,「娘打哪兒了,疼不疼?」

小七頓時哭得更傷心了,手扶著屁股,委屈道,「娘打我屁股,疼,姐姐呼呼。」

沈月淺好笑地揉了揉他的屁股,周氏鐵了心打他,她的手剛碰到他屁股就感覺他身子打顫,轉身將他交給魯媽媽,「你帶他下去看看,荊條長,別傷著不該傷的地方了。」

屋子裡沒人了,她才上前扶周氏,將那些女孩子的遭遇說了,周氏望著她,一臉不可置信,「那可是有損陰德死後要下地獄的。」

「是啊,全部是五六歲的孩子,那幾個孩子要是沒遇著小七隻怕也全部遭難了,皇上雖然沒有表揚小七,可功勛在那兒記著呢,待小七大了會一併給小七的。」沈月淺想著皇上不說只怕也是這件事牽扯到皇家臉面,長公主身為公主卻坐下如此傷天害理之事,說出去,皇家威嚴何在。

周氏擱在荊條,哭得更傷心了,沈月淺覺得奇怪,剛剛人不是好好的了嗎,怎麼又哭起來了,只聽周氏斷斷續續道,「是我的錯,他那般高興的說與我聽,我不表揚他反而打他,是我的錯。」

沈月淺嘆了口氣,安慰道,「娘也是太緊張小七了,害怕他有個三長兩短,他會明白的。」

實際上,小七一點都不明白,晚上賴著沈月淺不肯跟周氏走,周氏心裡難受,偷偷抹了抹淚,也不逼他了,「他要挨著你就讓他挨著你吧,小七別生娘的氣了,娘以後再也不打你了好不好?」

小七別開臉,仍舊不理周氏,周氏走了,沈月淺抱著小七,「還痛嗎?」

「痛,姐姐,娘為什麼打我,是不是不喜歡我了?」周氏從未如此嚴厲苛責過他,而且荊條還是平時他爬樹上折下來的柳樹條,專門用來遛狗了,沒想順手被周氏拿來打他。

「不是,娘聽說小七做了好事心裡高興,可是,娘不知道小七身邊有人護著,擔心你別人拐子拐跑了,那以後娘和姐姐就永遠都見不到小七了,小七可能沒有飯吃,也可能沒有衣服穿,娘是害怕失去你才會打你的。」沈月淺不清楚小七明白周氏的心情不,她小時候也不懂父母責之深愛之切,每次周氏苛責她的時候,沈懷淵都會出面幫她,周氏想說什麼都被堵回去了,母嚴父慈是她能感受到的親情,可是周氏帶小七又當爹又當娘,想當慈母的機會都沒了。

小七似懂非懂的點頭,窩在沈月淺懷裡,眼角還殘留著淚痕,沈月淺好笑,「好了,打過就過了,你是男子漢,可不能當哭鼻蟲,過兩日夫子就要開始授課了,要專心聽課明白嗎?」

小七哀怨地點了點頭,「博武哥哥說送我的小廝怎麼還沒送來,他們叫什麼名字啊?」

不想他問起這個,沈月淺想了想,回道,「名字叫沈刀,沈富,和文貴差不多的名字,喜歡嗎?」名字是她娶的,小七是沈家的孩子,她希望兩人知道自己的職責是什麼。

小七拍手叫好,臉上已沒了傷心,小孩子情緒轉得快,沈月淺也無奈,夫子授課的屋子已經準備出來了,吳家,覃家那邊也通知過了,以後,小七的玩伴是真的多了。

翌日,文博武將沈刀沈富送了過來,六七歲的孩子身板結實,看上去比同齡人要大,第一眼,小七害怕地往她身後躲,沈月淺拽著他上前,「小七,昨日你還問起他們,怎麼不敢了?」

小七縮了縮脖子,手顫抖地指著兩人,「他們會不會打我?好像很厲害的樣子。」不說沈月淺,就是周氏都忍不住笑了起來,仔細盯著兩人,眉清目朗,模樣還算俊俏,穿著身粗布單衣,絲毫不覺得冷。

聽小七說完,兩人頓時笑了起來,「小少爺,奴才不敢打您的,誰要是欺負您的話,我們倒是能幫您欺負別人。」

沈月淺瞥了眼說話的小孩,腦子確實轉得快,果真,小七立即奔上前,拉著的手,「真的嗎?可是也不能都打的,昨日我娘欺負我了,你們不能欺負回去,那是我娘,要保護她。」

周氏聽得眼眶濕潤,偷偷掖了掖眼角,提起精神,看向不動聲色地文博武,「這事真是麻煩你了,小七還不快謝謝博武哥哥?」

小七撲向文博武,屁股還痛著,也不敢讓文博武抱,諾諾道,「謝謝博武哥哥。」

「應該的。」

走的時候,文博武將兩人的賣身契交給了周氏,「兩人都是衷心的,伯母儘管放心。」文博武不會說他看走眼的那些話,人是他送出來的,自然要確定萬無一失,這才是他做事的風格。

周氏沒拒絕,人是給小七用的,賣身契當然要留著。

休息兩天,從魯媽媽嘴裡得知沈未遠被處死的事還沒回味過來,求證地轉向沈月淺,後者緩緩點了點頭說了人拐子一事,周氏不相信,「未遠也是我看著長大了,心裡雖然有些小九九,可那種事萬萬是做不出來的。」

見她不相信,沈月淺也不多勸,周氏沉默許久,清楚這事不可能是造謠的,「什麼時候處死?」

「怕是死了。」皇上不想事情鬧大,沈未遠不過是顆棄子了,捏死他比捏死一隻螞蟻還容易。

周氏一怔,久久才道,「是你祖母害了他啊……」

沈月淺不想評價,沈未遠的事是沈未遠一步步選擇的,她更在意的是王氏的想法,「娘,爹爹是祖母的親生兒子嗎?」王氏心裡打什麼主意周氏看不明白,沈月淺是隱隱知道些的,王氏心裡中意爵位的是沈懷慶和沈懷康,知道兩人沒希望了才將目光轉向的沈未遠,之前一直覺得上輩子被薛氏王氏做的一齣戲給騙了,如今想想不盡然,羅氏和薛氏真心想讓自己相噹噹侯爺也說不準,不過畢竟是她的猜測了。

「胡說什麼呢,你爹當然是你祖母的兒子。」至於為何王氏更喜歡大房和三房,周氏嘆了口氣,「你祖母氣你爹爹是有原因的,過去的事就算了,喂遠的屍體都被領回去了?」

周氏不是同情心泛濫的人,一個叫了自己十多年母親的人沒了,心中難免傷懷,「明日你與我去那邊看看吧,畢竟,你也叫了十年的大哥。」

沈月淺心裡不樂意,小聲嘀咕了句「哪有十年,我又不是剛生下來就會說話……」

「說什麼?我沒聽清楚。」想起往日種種,周氏真的不敢相信沈未遠如此走了,好似昨日還從家學回來叫她母親似的,沈未遠不似沈月淺!從小就唯唯諾諾的,很怕得罪人,沈月淺與他爭執半句立馬就繳械投降,摸透了沈月淺的性子后就什麼順著她,兄妹兩十分要好,誰知,已物是人非…… 「沒什麼,這事我沒仔細打聽,應該會認領回去吧。」沈未遠的屍體有沒有認領沈月淺是沒心思過問的,她奇怪的是一件事,當日小七說他撞見的是陳氏,元宵那日,街上的男男女女多是兄妹或者情侶,像陳氏和沈未遠這種關係的還真是少見。

上輩子,她對沈未遠不肯成親也疑惑過,沈未遠給的說法是先立業再成家,她不清楚王氏薛氏找沈未遠說過這事沒,左右沈未遠死的時候都是沒有成親的,所以她才會送他一身喜服,時過境遷,誰知沈未遠不惜命,仍沒有活到成親,陳氏,她腦子裡反覆回想著陳氏和沈未遠的交集,怎麼都不像是能一起逛街的關係,如果沈未遠一直不肯說親是陳氏的緣故,那她還真是小瞧陳氏了。

周氏讓身邊的人出去打聽,得知沈未遠已經下葬了,面上一陣難受,問清楚了地方,翌日,早早地帶著沈月淺去了。

年後,雪漸漸融化,天愈發冷了,哪怕車裡燃著炭爐,沈月淺仍冷得縮著脖子,手搭在炭爐邊,就著周氏撩起的帘子往外看,,「娘,這什麼地方,怎地陰森森的。」

四周樹林茂密,陰風陣陣,風吹得林子樹葉嘩嘩響,沈月淺心裡害怕。

周氏也沒來過,探出頭望了兩眼,道,「未遠那孩子死得悄無聲息,你祖母只怕也是沒靜心找個好去處,這種地方寒氣重,早知不帶你來了。。」沈未遠是被皇上處死的,今非昔比,沈家只怕也是花不起銀子找一塊好地方的,小道上三三兩兩有拜祭的人,這裡怕就是墳場了吧。

玲瓏扶著沈月淺,周圍的侍衛多,都是文博武派的人手,周氏想起從南山寺回來,身後也跟了許多人,不由得問沈月淺,「最近京中不太平?」當時,她沒注意有人跟著,是余氏發現的,還疑心是壞人,余氏撩起帘子認出將軍府的標誌才鬆了口氣,也不是她眼睛尖,余氏沒怎麼和將軍府的人打交道,不是細微的地方看不出來,周氏住在南山寺的時候對文貴就不陌生,將軍府下邊的人的特徵她還是清楚的,手腕上纏著戶帶,戶帶邊拿銀絲線勾個文字,她清楚文博武的用意,心裡不高興是假的,文博武對她好心裡是為著誰意思不言而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