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停了一會繼續說「但我有個條件。」

「什麼條件說吧!」

「你要是好了不許吃掉我。」必竟是猛獸她可不敢掉以輕心。

「好我答應你。」

王素打開瓶塞在它身上倒出閃著綠光滴在它身上。

瞬間白虎被一道綠光包圍,白虎驚訝,這女娃竟然是女媧後人。

「吼~」

大吼一聲強大的力量把王素推到岩石邊,它覺得自己充滿活力,只見她的頭撞擊岩石暈厥過去,綠光消失白虎站起到她身邊把她甩到背上跳出山洞,方才的嘶吼驚動了雪山再不走估計是出不去了。

王素被一陣陣烤肉香味喚醒,她壓根記不起救白虎的事像穩穩的睡到自然醒。她看看四周是一個山洞而她躺在貂皮上,不遠處有隻正在被烤著的大鳥。

她跳了起來「立哥哥,立哥哥。」喚了幾聲也不見有人應嘀咕著「立哥哥跑哪去了?」

「好香,立哥哥現在可以吃了嗎?」

「嗯!可以吃了」

大鳥被取了下來放到眼前,王素雙眼發亮她實在餓極了,沒發現坐到身邊的人非孤立狼吞虎咽。

她快吃完時無意中望了一眼身邊的人「啊~」大聲尖叫烤鳥兒被甩遠,她驚慌閃離他一段距離,這是巨人嗎?怎麼看都有九尺高,體型是她的兩倍偏小麥色皮膚,一身白衣與他的膚色一點也不相稱,雖然一臉溫柔敦厚可還是讓她畏懼。

「你…你…你是誰?」

「姑娘莫驚在下禹中天,你我素不相識,既然有緣在這雪山相遇何不交個朋友。」

「你是何方妖孽,告訴你本姑娘不怕你。」 我成了大佬的心尖寵 王素作出要出招的樣子,其實她什麼也不會,只是想嚇唬人。

禹中天突然變回白虎好讓她知道自己就是她方才所救的瑞獸,沒想到讓她更恐慌了尖叫連連。

「救命吖,有野獸,不要吃我,不要吃我,走開,走開別過來。」

她拚命往後退而白虎不停逼近,「5555…走開,走開。」她隨手抓到什就往白虎身上扔,直到石壁無法後退。

禹中天沒想到她會如此害怕有些失落,見她在不停的發抖只好走出了洞穴,守在洞口外不易發現的地方。

許久王素睜開眼發現野獸不見了才鬆了一口氣。

她認真看這洞穴很明顯不是之前那個,這裡有些柴火,有食物有鋪墊了溫暖貂皮的石台,這原本是有人住的。

她起來走到洞口,探出頭四處張望,發現沒有野獸出末才走出洞外,風雪停了下來,溫暖的陽光明媚,照在冰上閃閃亮。

這裡的參天大樹有著像針一樣的葉子,她不確定還在不在昆崙山頂了,她所知道的昆崙山是光禿禿的雪山頂,這裡好多樹木,這樹堆滿積雪好好看。

冷情媽咪酷酷爹 她沿著樹林一直走,走了好久,好久太陽都變紅沒有溫度了,又餓又累,仍沒走出這片樹林,她開始沮喪,她迷路了。

「哇哇哇…」大聲哭泣,她怎麼會來到這裡的?「救命吖,有沒有人?」

汪汪汪

一陣狗叫,王素彷彿看到了希望之光,兩眼放光開心的笑了擦掉臉上結成冰的淚,這裡有狗叫,孤立曾說過凡人喜愛養狗護家,這聲音就是孤立曾學給她聽的聲音。 任爸爸已經從任康那裡聽說了這次任健去帶的禮物已經把舞家嚇到了,這種讓人下不來檯面的事情,也是他們始料未及的,所以他再也不想讓舞家覺得難堪了。

任媽媽說:「房產就兩處,咱們隔壁小區的那棟小三層,和三環那處140的小房子。店面就從我自己名下勻出來三個,不起眼的,外加西郊的那處高爾夫球場經營權。精選瓷器三套一共二十四件,金器兩套十六件,銀器六套四十八件,絲綢六匹,彩緞四匹,素緞2匹。冬蟲夏草四箱,鹿茸人蔘各兩盒,金絲血燕六十盞,野生靈芝12朵。玉石擺件兩尊,鑽石首飾一套,紅、藍寶石首飾各一套,翡翠玉鐲一對,截止四隻,翡翠發簪兩對,金首飾兩匣,男女四季衣服各八套,皮草六件,古玩字畫一共二十件,文房四寶上等的兩套……」

「好了好了好了,別說了,孩子媽媽,我問你,你這是直接去下聘?」任爸爸忍不住坐了起來。

「對呀,你又沒時間來回折騰。」任媽媽一臉認真。

「你就這麼敢保證人家家裡能同意?」任爸爸提醒。

「哦,你我都親自去了,親家也不好意思駁我們面子吧?」任媽媽說。

「你上次給任健的東西已經把人家家裡弄得很尷尬了,你這次弄這些花里胡哨的東西做什麼?買人家女兒去?」任爸爸聽后氣的直搖頭。

任媽媽眨巴了幾下眼睛:「那你說怎麼辦?總不好空著手吧?」

任爸爸擺擺手:「車裡有煙酒嗎?」

「有有有!」任媽媽覺得總算扳回了點面子。

「找出兩瓶中檔國酒,外加兩條國煙,兩盒好茶就行了。」任爸爸擺了擺手。

「這麼寒酸?我讓大家準備了一天你就拿這麼點去?打發叫花子?讓人家以為咱們瞧不起人家,要是不放心女兒到咱們家怎麼辦?小健你又不是不知道,從小不跟任何女孩接觸除了自己的姐姐,好不容易開竅了,這個女孩你私底下調查過也是一個可造之材,為什麼要這麼薄帶人家?」任媽媽非常不服氣地反駁。

「我不是這個意思,咱們這次先登門求親,如果人家答應了,東西順理成章自然可以留下,如果人家不答應呢?你再這麼拖拖拉拉拉回來?丟不丟人?搞這麼大陣仗!」任爸爸白了任媽媽一眼躺了下來。

任媽媽坐在一邊氣鼓鼓地自言自語:「我就是不想讓人家誤解咱們小看人家。」

「你就不怕人家覺得你在炫富?你可別忘了咱們兒子說過的話,人家是清流人家,父母剛正的很。」任爸爸乾脆閉目養神。

「哦,他們清流難道我就很事故?還不是怕給你丟人。」任媽媽也去另一邊躺下來睡覺。

兩人睡了也不知道多長時間,一個司機走過來問:「先生、太太要不要下來活動活動?到服務區了。」

「哦,走了多久了?什麼時候能到?」任爸爸打開窗帘看到外面一片漆黑。

司機見他們醒了立即開燈:「走了三個小時,我們走的慢一點,大約天亮能到。」

任健爸爸點點頭,扶著任媽媽下了車去了服務區的餐廳。衛生條件很差,前頭來的兩個司機已經把一張桌子和椅子擦乾淨了,兩人一落座,就有溫水端過來。

「哪裡來的水?」任健媽媽問。

「咱們自己帶的。」司機恭恭敬敬地回答。

「哦,那還是可以喝一點的。有什麼能吃的東西嗎?」任媽媽問。

「車裡有點心,您要吃嗎?」司機又問。

「不用了,這裡有沒有特色小吃,來一點。」任媽媽看了看裡面,好像有麵條。

「太太,外面的東西衛生不太好。」司機善意提醒。

「那好吧,不吃了堅持一會兒吧。」喝完水,兩人上過衛生間就在司機的引領下再次上車。

他們的車子太扎眼,雖然是晚上了,過路車子依然很多,大家都在悄悄議論,司機警惕地將其他車輛隔開,用其他兩台車將這台扎眼的林肯保護起來,上了路。

任爸爸說:「你呀,不是自己家裡帶出來的水還不喝?如果到了舞家,人家給你泡茶,你究竟喝不喝?」

任媽媽想了想:「那,人家肯定有凈水機的。」

「如果沒有呢?」 冷血少主狠傷心 任爸爸問。

「那,那,總有純凈水吧?」任媽媽有點為難了。

這位從小養尊處優的嬌嬌女,什麼時候受過這等委屈?如果不是怕任健錯過了舞清清會繼續耽誤下去她才不會如此殷勤。

「如果也沒有呢?」任爸爸問。

「這……」

「聽老莫說,任健他們在島上,吃的沒有,喝的也很緊缺,淡水不夠多,連樹葉上的雨水都會喝。你和兒子相比相差太遠。聽著,到了人家家裡不準挑三揀四,給你什麼你接受什麼就可以了。畢竟舞家真的很普通。」任爸爸覺得很有必要給任媽媽早點上一課。

「哦,知道了。」任媽媽無奈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旗袍。

任爸爸坐過來握著任媽媽的手說:「艾米,你從小金尊玉貴地長大,沒有受過半分委屈,我也知道,如果不是害怕再等二十年,你是絕對不會替孩子出這個頭的。可是既然要去,咱們就要做好充分的思想準備,普通人家,真的比咱們家相差太多,可能你平時用的及其普通的東西,在他們家裡眼裡或許都是從來沒有遇見過的,所以艾米,我提醒你,到時一定不要表現得太過挑剔。」

任媽媽整理了一下耳邊的頭髮:「我,我盡量。」

任媽媽低下頭迅速地想象了一下舞清清家裡到底會是什麼樣子?難不成會是?

任媽媽腦海里迅速閃過偶爾看電視看到的貧困山區里的樣子。

「管他呢,既然是小健看上的,就是乞丐我也願意幫他娶回家。強似大小姐們,進門難伺候,母家也難相處。」任健媽媽在心裡暗暗給自己打氣。

「不過千萬不要像貧困山區那個樣子哦。」任媽媽補腦自己躺在一張幾根木棍搭起來的臟呼呼黑不溜秋的竹床上,半夜冷的瑟瑟發抖,身上連一塊像樣的破毯子都沒有,地上黏糊糊老鼠跑來跑去的情景,瞬間覺得自己好可憐!

任爸爸看著任媽媽臉上變幻多端的表情就知道任媽媽又在胡思亂想:「好了,睡吧,別瞎想了,等到了我們就知道了。」

「你怎麼知道我在想什麼?你是蛔蟲啊?」任媽媽氣呼呼地問。

「我是蛔蟲,那你就是母蛔蟲,阿健是小蛔蟲!」任爸爸開起了玩笑。

「咦,好噁心!」任媽媽渾身惡寒。

「好了,睡吧。」任爸爸給任媽媽蓋上鴕鳥絨毯,任媽媽才轉了個身睡去了。

任爸爸看她睡安穩了,自己順手關了燈也睡了。

任媽媽睡得非常不踏實,夢裡總是夢到自己到了舞家,只能睡在那種臟呼呼、冷冰冰、黑漆漆,四面透風的破屋子裡,甚至夢到一隻老鼠一直站在床底下央企前爪要爬上她的破床上,任媽媽手裡拿著一根蟲蛀得很厲害的破木棍在和它對峙。

後來那個老鼠看出來她的木棍不堪一擊,隨即惡狠狠地尖叫著撲了上來,任媽媽用棍子去打,不料棍子斷了,老鼠一下子就跳到了她的臉上,任媽媽大喊一聲:

「啊!救命啊!」 ?亭台之下,眾人議論紛紛:

「真是沒有想到,唐雨菲竟然是爐鼎!」

「她也是臨州雙姝之一,不知道多少男人追求,找什麼樣的男人不行,偏偏要做別人的爐鼎?」

「那可是法相境的千古巨頭,就算作爐鼎,也是好處多多。」

「君修寧竟然習練這種雙修邪功,血鋒閣的名聲也會受影響。」

「慎言,那可是法相境的巨頭,是你能瞎說的,小心你的小命。」

「這下唐雨菲的名聲,算是廢掉了,以後絕不能和風瀟瀟相提並論了,我真是瞎了眼了,以後再也不暗戀唐雨菲了,只暗戀風瀟瀟好了!」

「切,無論是誰,都不會看上你的吧。」

台下人群的話題,大部分都聚集在唐雨菲身上。

亭台之上。

「我沒工夫和廢物廢話,趕緊滾,給自己留點面子,讓我出手會更難看。」凌天面無表情。

凌天也是看在君莫笑的面子上,不想鬧得太多。

把這些蒼蠅趕走,營造一個清凈的環境,和朋友們飲茶聊天,凌天就這麼一點小要求。

「凌天,你不要太過分了!」風波同皺眉道。

「凌天,你太狂妄了!你不要以為擊敗了齊雲翔,就自以為了不起了,他不過是我們中最弱的一個。」仇賢道。

「你是瀟瀟的哥哥,看在她的面子上,你可以走下去,其他人,都給我屁股著地,滾下去!」凌天指著風波同道,至於其他人,看也不看一眼。

「好大的口氣!」

仇賢怒喝一聲,一拍寵物袋,只見白霧升騰,一聲龍吟,激蕩而出,震得湖面上波紋陣陣,島上修為較低的凝元境修士都口鼻冒血。

一隻銀白色的十餘丈長的蛟龍飛騰而出,轟得一聲,頂破亭蓋,盤旋於仇賢頭頂上空,其角似鹿,項似蛇,鱗似魚,掌似虎,爪似鷹,興雲吐霧,遮得天空頓時一暗。

看到這隻蛟龍,台下人群頓時炸了鍋。

「是蛟龍啊!」

「萬萬想不到,仇賢竟然養了一隻蛟龍做寵物。」

「蛟龍怎麼可能給人做寵物?有沒有搞錯?」

「就算是最低級的蛟龍,也足以硬撼法相境的。」

「好像還是蛟龍中的冰蛟,擅長操縱冰系靈力。」

仇賢露出得意之色,本來蛟龍性子桀驁,是很難馴為寵物的。

不過,他這頭冰蛟血脈不純,是蛟和大蛇所生,更容易馴服,又由靈獸山的法相境修士調教后,再轉讓給仇賢,以他抱丹境初期的修為,也能輕鬆的操控此冰蛟。

如果是血脈純正的蛟龍,就算是法相境初期的巨頭也只能望風遁走。

仇賢的這頭冰蛟雖然血脈不純,實力弱了一些,但面對法相境修士,也足以支撐很久的。

凌天能一招擊敗齊雲翔是沒錯,他的真實修為最多也就抱丹巔峰,要抗衡這隻蛟龍,還遠遠不夠看。

「凌天,你還有什麼話說?現在是誰讓誰滾?」仇賢睥睨凌天,一臉輕蔑。

「螻蟻一般。」

凌天伸出一隻如白玉般的手掌,只見冰藍色的火焰在他掌心中凝聚,如一朵花綻放開來。

緊接著嘩啦一聲,一道冰藍色的火柱急射而出,澆灌在冰蛟上,瞬間燃起熊熊冰焰。

冰蛟在空中瘋狂翻騰,發出陣陣嗷吼,似乎正遭受極大的痛苦。

這……這什麼情況?

仇賢愣了,傻了,連打手訣,沖冰蛟吼道:「打他!噴他!小冰?小冰?……」

冰蛟自顧不暇,哪有工夫理會仇賢,只見冰蛟身上的冰靈力急速縮小,很快被天鳳冰焰吞噬一空。

同時冰焰逐漸凝固,把冰蛟凍成了冰雕,成了真正的「冰蛟」了。

冰蛟啪得一聲,摔在地上,碎成了無數細碎的冰塊,連元神都沒能逃出來。

仇賢瞪圓眼睛,眼球似乎都要炸開,整個人都傻了,哆哆嗦嗦指著凌天,想說卻說不出話來。

亭台上下,所有人如同被閃電擊中,目瞪口呆,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這樣一個戰力堪比法相境的冰蛟,被凌天幾乎是瞬間就收拾掉了。

「你……你竟敢毀我靈寵,我和你拼了!」仇賢一聲暴喝,靈力一震,就要激發法術。

「滾!」

凌天打出一道靈力,如打包袱一般,將仇賢層層包裹,然後一指石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