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

天策侯手持雙刀,奮力殺敵。

悍妃追夫記 眼看着,天策侯就要癟四大公爵,給圍攻而死了。

忽然間,一道星光閃過。

一直在暗處的魔辰出手了。

魔辰身披七星戰甲,手持七星龍淵槍,宛若神魔降臨。

一人一槍,一橫一撇!

絕世兇威!

魔辰一擊而出,恐怖如斯!

四位大公爵,都被震飛了出去!

“咚!”

四名公爵,都吐了一大口血,受了很嚴重的內傷。

“真的沒有想到,天策侯,你隱藏的好深呀!你府邸裏頭,竟然有這等高手!”

陰智大公,抹了抹嘴角的鮮血,一臉震驚!

現在有魔辰這尊高手在,他們想要圍殺天策侯的計劃就泡湯了。

天策侯也是有些雲裏霧裏的,天策侯向魔辰低聲問道:“這位大俠,不知你是?”

魔辰倒是沒有避諱,將手上的七星龍淵槍,杵在地上。

“我是南天派來的!”

魔辰,聲若洪鐘。

“南天?”

“這個名字好熟悉?”

四大公爵,都在沉思。

恍然間,連武公爵反應過來了。

“北疆一戰,誅殺尼克大元帥,幹-掉費迪南魔導師,逼退西瑪帝國百萬大軍的,咱們王國新冊封的世襲侯爵——南天!”

連武公爵,喃喃地說道。

“可是,南天侯爵,一直在北疆,和守北公交好,和這個天策侯,又甚關係?”

紅山大公,也是臉色陰沉。

“南天侯爵,果真是名不虛傳呀!在他的身邊,竟然有如此厲害的手下,在北疆的戰場上,想不立下大功勞,都不行呀!”

火雲公爵修爲最高,他能夠清晰地感受到魔辰,宛若星辰一樣的博大的實力!

火雲公爵暗自思忖着,若是自己與魔辰交手,估計,魔辰三招之內,就可以斬殺掉火雲公爵!

陰智公爵拱了拱手,朝着魔辰,客氣地道:“這位豪俠,南天侯爵,盛名在外,我等無不佩服。但是,眼前這個天策侯是國王陛下,親自要誅殺的罪犯!還請,你轉告一下南天侯爵,請他不要插手這件事情。”

“他日,我等必有重謝!”

陰智公爵,慢條斯理地說着。

“你的話,說得很漂亮,但是抱歉,這件事情,我管定了!”

魔辰神色凜冽。

不管是千軍萬馬也好,還是四大公爵聯手也好!

魔辰今日,就要保了天策侯!

天策侯感激無比,對着魔辰說道:“今日之恩,待我殺出王都,必將重重報恩!”

連武公爵,冷哼一聲:“你們個人,實力雖強大,但是能夠與整個王國爲敵嗎?”

“禁軍上!私兵上!用人海,碾碎他們!”

連武公爵,高聲道。

“噠噠!”

成百上千的兵卒,從這裏殺來。

“幹!事到如今,隨我殺出一條血路來!”

魔辰護在天策侯身旁,淡淡地說道。

“都住手!”

就在四大公爵,都洋洋得意的時候。

一道金光從天而降,顯露出南天的身影,還有靈悅郡主的身影。

“與整個王國爲敵的人,是你們纔對! 醫女鳳華 你們四大公爵,捏造證據,污衊陷害天策侯。這件事情,我已經給國王陛下彙報過了。”

南天看着四大公爵,緩緩地說道。

“你是誰?休要在這裏血口噴人!”

陰智公爵,大吼道。

看到靈悅郡主出現了,天策侯也是心中一揪。

“靈悅,你怎麼來了!我不是叫你逃走嗎?”

“怎麼,你又回來了!這裏危險!”

天策侯焦急地說道。

靈悅郡主,搖了搖頭道:“父親,我們沒有事情了。南天把整件事情,全部告訴了國王陛下。國王陛下已經知道我們是被陷害的了!現在,南天奉命,要緝拿四大公爵,去接受審判!”

天策侯臉色一喜:“是真的嗎?”

“嗯,千真萬確! 有粉紅有綜藝有唱歌有搞笑 我剛纔,還去一趟王宮!”

靈悅郡主,說道。

“那太好了!”

天策侯,眉梢一喜!

四大公爵臉色難堪。

“你是誰!來人,趕快將他拿下!”

連武公爵,揮手命令道。

南天振臂一呼:“誰敢動我!我是王國世襲侯爵南天,官居從一品,榮耀大將軍,可以隨時,抽調二十萬大軍!”

那些兵卒一聽,都止步不前了。

冒犯了一個一品大員,一個世襲侯爵,這可是死罪一條。

火雲公爵,氣憤無比:“南天,你爲何,要與我們四人爲敵?我們四大公府,與你應該是井水不犯河水的!你處處緊-逼,到底爲何?”

“我們四大公府,在王都,勢力根深蒂固,若是想要魚死破,我等陪你!”

大唐俏郎君 火雲公爵,目光中殺氣四射!

“不爲什麼!我只是隨心而爲了!看你們不爽,就出手了唄!”

南天哈哈一笑。

8946 “好你個猖狂的傢伙,我們跟你拼了!”

火雲公爵憤怒地吼叫着,整個人朝着南天撲了過去。

“殺!”

刀光劍影,血雨紛紛!

南天和魔辰兩個人,就足以抵擋千軍萬馬。

擒賊先擒王,只要拿下了這四個公爵,那些私兵們就不畏懼了。

正好,這個時候,一個內監在一衆禁軍的護衛下,來到侯府門前。

內監開始宣佈王旨。

“連武,紅山,陰智,火雲!四大公爵,污衊天策侯,罪大惡極!買通他國,罪無可赦!現命,南天侯爵,將其四人擒獲,即刻押送王宮,聽候差遣!”

這內監也是一個高手,鬥氣修爲達到了鬥尊級。

他聲音洪亮,氣勢十足,讓在場的一干人等,全部聽得清清楚楚。

“連武大公,紅山大公,陰智大公,火雲大公,你們快快俯首吧!”

內監冷冷地說道。

陰智大公還有些不相信,他瞪着南天一字一句地說着:“你到底用了什麼詭計,迷惑了陛下?”

南天神色淡然:“哪裏有什麼詭計?”

“只不過是,將你們四人手上的那個記事本,呈現給了國王罷了!哦,對了!那個記事本,就是你兒子,阿爾瓦帶我去拿的。現在,你公府上下全部戰鬥人員,都已經喪命伏首了!”

南天笑了笑。

陰智大公和其餘的三人,狀若瘋魔!

原本,若是其它事情的發生,讓國王發生了改變,或許還可以改變一二。

但是,現在不行了。

陰智大公等人清楚得很,一旦那記事本被國王看到了,他們就全完蛋了!

任何一個國王,都不會允許,自己的臣子,與他國進行串通。

“麻蛋的,事已至此,我們大不了反了!我們四大公府聯合起來,成立一個公國有何問題!反了!”

火雲大公,一揮拳頭。

“反賊,真是可惡!來人,將他們全部拿下!”

內監揮了揮手。

原本的十萬禁軍,開始倒戈,攻向四大公府的私兵。

“先撤退,離開王都,日後再從長計議!”

陰智大公,低聲道。

“好,我們先殺出去!”

連武公爵等人紛紛贊同,在王都裏頭與國王硬碰硬,顯然不是什麼好事情。

內監着急了,四大公爵,在王國裏頭,都是有權有勢的大人物,要是讓他們跑了,再聯合沙湖王國,很有可能,在法蘭王國內,裂土封疆,自立一個又一個小公國了。

“南天侯爵,不能讓他們四個人,跑了呀!”

內監喊道。

南天莞爾一笑:“他們能夠跑掉嗎?”

魔辰早就飛身過去,一杆長槍,將四人挑。翻在地上。

南天不緊不慢地過去,一人一掌,廢掉了他們的鬥氣修爲。

“綁起來!”

南天將這四人,押過去交給了禁軍。

那傳旨內監,走上前,對着南天拱了拱手:“這一次,多虧了南天侯爵鼎力相助,我等感激不盡!陛下日後必有重賞,我想不日之後,咱們王都裏頭,又會出來一個新的公爵了!”

南天擺了擺手:“都是虛名罷了。既然,這四個人,交給你們了。我也就放心了。”

“魔辰,我們走!”

南天招呼上魔辰。

危機解除,天策侯府總算是暫時平安了。

天策侯雖然,滿身都是傷痕,但是並沒有什麼性命之憂。

靈悅郡主和天策侯交談了幾句,便跑過去找南天。

見南天和魔辰,馬上就要走。

靈悅郡主拉了拉南天的衣角,楚楚動人:“南天,你要到哪裏去?你能不能,陪陪我。”

南天笑了笑:“去一個很遠的地方!”

萌寶來襲:總裁爹地太難纏 “你還會再回來嗎?”

靈悅郡主問道。

“回來,肯定會回來的!”

南天,哈哈一笑。

“那我等你,等你!海枯石爛,至死不渝!”

靈悅郡主,堅定地說道。

………..

南天和魔辰走後,一路飛到了奇客城。

南天又去看了看,巴巴魯,山姆、“二蛋子”等人。

“兄弟們,我要離開了!”

南天說道。

巴巴魯,山姆,二蛋子,他們都是一驚。

“隊長,你爲什麼要離開?請您不要走好嗎?”

衆人挽留道。

南天擺了擺手:“我來這裏,是有任務的,既然任務完成,我必須要離開了。但是,請你們放心,我南天一定會回來的。到時候,我期待你們,修爲上都有着進步呀!”

“隊長,我們要跟隨你…….”

衆人說道。

南天斥責了一聲:“胡鬧!你們現在都是法蘭王國裏頭的世襲貴族,奇客城裏頭,數一數二的高手!你們要替我鎮守在奇客城,我隔一段日子,會回來考覈你們的!”

衆人一聽南天還會回來了,臉上的悲傷消減了不少。

“請隊長放心,我們一定會鎮守好奇客城!”

衆人,拍着胸脯喊道!

與隊員們,說完了一些話。

南天便去找魔辰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