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每次看到第一次來執法部的妖怪或妖精都是這一臉難以形容的表情,即使看了那麼多次,卻依然很有喜感很搞笑。

哈哈哈,時亦笑得一臉的開心,然後,「咳,哈哈哈,走吧!哈哈哈。」止不住想笑仲么辦?一邊笑時亦一邊朝離自己最近的一個前台走去。

狼人小灰和松鼠看著莫名大笑的時亦面面相覷,然後滿臉無語地跟上了時亦。

心中同時在想,這貨怕不是傻了?有啥可笑的?也許是瘋了吧!算了,反正這貨就沒正常過,習慣就好了,想著兩妖怪同時跟上了時亦。

而時亦周圍的人也一臉莫名的看著忽然笑出聲的時亦,一臉看神經病的眼神看著時亦,然後,所有人都默默地遠離時亦兩步,還是遠離神經病吧!

時亦不知道自己身邊眾人的想法,還是掛著滿臉的笑容朝執法者的位置走去。

然後,在執法者的光屏前站定,接著把兩條鎖妖靈遞給執法者,開口道:「一個偷渡到現世,還有一個被空間裂縫卷到了現世。」

坐在光屏前的執法者看了時亦一眼,點點頭然後接過鎖妖靈。在光屏的左下角的位置點了一下,緊接著,光屏中間出現了一個框架。

框架下寫著,把二維碼放入框架內,即可自動掃描。

這裡的掃一掃二維碼和扣扣上的掃一掃二維碼不一樣的就在於,可以同時掃六個二維碼,並且能同時顯現出六個二維碼上面的信息。

不要問我為什麼有這種神操作,BUG,這簡直不科學。

我決不會告訴你,連妖怪妖精這麼不科學的事都有了,還有什麼不可能的?

在界域管理執行殿里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只有你想不到,沒有他們這沒有的。

執法者手拿兩條鎖妖靈,然後把兩個電子屏按亮,接著同時把鎖妖靈末端上的兩個電子屏同時放到光屏上。緊接著,滴滴兩聲同時響起。光屏上同時顯出了

物種:狼人。(妖怪)

等級:三星。(中)

傭金:約三百

物種:松鼠(妖怪)

等級:四星半(中上)

傭金:約一千

這串數據一閃而過,真的一閃而過,快得小灰和那隻松鼠妖怪都沒看清就消失了,然後,變成了三個大字,已錄入。

執法者抬頭看向時亦,開口道:「好了,還你,到我後面左邊的柱子哪去吧!」

時亦點點頭,「好的,謝謝啊!」

執法者微微一笑,「不客氣。」

「不過,你是新加入的?以前沒見過你啊!」

左嚴聞言一愣,繼而刷地一下站了起來,滿臉緊張道:「呃!是是是啊!怎怎怎麼了?我我我哪裡做錯了嗎?應……」

時亦看著一臉緊張的左嚴,笑眯眯開口打斷道,同時擺了擺手,「安心啦!沒做錯,還做得挺好的,不用那麼緊張。

「我看你剛剛我問你話時,你都好緊張,還有,這份工作挺簡單的,沒那麼難,而且這裡面的人都很好相處的,把這當自己的家就好了。對了,基佬休假了?」 季川離開房間,坐在大廳中,就讓店小二隨便弄了點吃的,注意力卻放在穆絕所在房間。

若季川所料不差,穆絕今日應當能晉入先天,跨入先天之列。

要說穆絕其實早就應該跨入先天,可惜修鍊血刀斬,造成身體隱患,無法突破。

即使強行突破,最終也是敗亡的下場,到頭來反而一場空。

穆絕很清楚這種情況,因此,他一直在等,在等季川的到來。

因為,季川給了他一絲希望。

這一絲希望,是在他失望太多次后,不得不抓住的。或者說這是唯一的希望。

後天九層巔峰的穆絕,可以說根基極為穩固。

季川純粹走的捷徑,而穆絕卻是一步一步的修鍊而來,丹田內力極為渾厚。

憑藉丹田內力,足矣破開任督二脈,達到百脈俱通的地步。

再加上今日,季川傳給穆絕的紫血大法,還有一些對紫血大法的感悟。

穆絕從中得到一絲感悟,陷入頓悟,醒來后可能就是先天境。

對此,季川也很是羨慕。

畢竟,頓悟這種東西可不是大白菜,想來就能來的,需要厚積薄發,和那麼一絲運氣。

恰恰這一絲運氣,可望而不可求。

所以,穆絕突破先天境,與季川不同,完全不需別人內力加持,只要沒有別人打擾,就不會有任何事。

水到渠成。

在這客棧中,可不會有人閑的沒事,去打擾別人突破。

阻人前程,不死不休。

沒有人願意惹得一身騷,除非兩人本身就有仇恨,那倒也無可厚非。

此時,客棧中許多江湖人,都已經發現一股若隱若現的氣勢,紛紛好奇的看向氣勢來源地。

卻沒有一人前往。

季川漫不經心的吃著小菜,不過穆絕房間任何風吹草動,都瞞不過他。

過去近半個月時間,關於玉虛觀的傳聞,依然沒有落下帷幕,反而越來越盛,似是有人推波助瀾。

此事,在青州可謂甚囂塵上。

畢竟,在這數十年裡,僅有的一件大事。

青州武林,如今可是無人不識顧惜朝。

其中,痛恨者有之、鄙夷者有之、不屑者有之等等不一而足。

然而,大多數恐怕都是抱著冷眼旁觀的態度,明眼人都能看出來,顧惜朝是被拋出來,為了挑起道門的怒火。

最終,真正角逐的還是朝廷和道門。

而顧惜朝,不過其中一螻蟻,輕易就能碾死。

不僅道門不將其放在眼裡,就連朝廷也不會將其放在眼裡。

對於季川能有機會加入錦衣衛,江湖散修一陣艷羨。

因為加入錦衣衛,不僅能得到大量的資源,更能受到更好的指導。

這對一些江湖散修,吸引力可是相當大,但他們就沒有那麼好的運氣。

能被錦衣衛看好,本身就擁有極好的資質。

若是資質極好,這些散修何不加入大門派,何苦受著散修的艱難。

季川端起酒杯小酌,沉思起來。

就在這時,二樓一股無形氣勢轟然炸開,使得喧鬧的大廳陡然安靜下來。

「突破了?」

「應該是,這股氣勢可遠比普通先天強。」

「嗯,不知是何人會在客棧中突破,就不怕被打斷突破節奏。」

「是啊,要是被打斷,今日恐怕就得有人血濺當場,好在一直平安無事。」

安靜那麼一瞬間,江湖中人議論紛紛,對象當然就是跨入先天的穆絕。

季川沉默不語,靜靜地環視著四周。

「吱呀……」

許久之後,房間門被打開,穆絕緩緩從裡面走了出來。

許是剛剛突破的緣故,穆絕渾身氣勢沒有完全收斂,出來倒是引起一眾目光。

此時,穆絕長發垂肩,面色微微泛起紫紅,整個人渾身散發出陰寒之氣。

一隻空蕩蕩的衣袖,在空中搖曳著,格外奪人眼球。

「魔門?」

大廳中,有人驚呼,實在穆絕這幅形象,像極了魔門中人。

這一聲驚呼,倒是提醒眾人,紛紛以驚異的目光看向穆絕。

倒不是排斥魔門中人,而是魔門向來在江湖中風評不好,大多都是作為殘忍弒殺的代名詞。

只要有人做了離經叛道之事,無論對錯,立刻就會被推向魔門這一邊。

好像無論何事,都必須按照既有的行為準則,稍有逾越,就會被認定為邪魔外道。

穆絕可不會理會這些人,依舊握著那柄漆黑的刀,緩緩走下樓,徑直來到季川面前。

季川站起來,笑著抱拳道:「恭喜穆師兄晉入先天,潛龍榜未來必有師兄一席之地。」

穆絕冷冷的道:「你若想上潛龍榜,輕而易舉。」

比起之前,穆絕似乎更加冷漠了。

季川搖了搖頭,說道:「呵呵,我對潛龍榜不感興趣。

而且過於招搖,反而將底牌暴露出來,得不償失。」

恰巧,穆絕對此也不感興趣,跟著季川坐了下來,說道:「多謝!」

以穆絕此人的性子,這兩個字重逾千斤。

季川笑著點了點頭。

這時,所有人才知道原來還有同夥,怪不得敢在客棧中突破先天境。

幸虧,沒有行那損人不利己之事,否則後果難料。

誰知道,此人是不是一個高手,正等著他們自投羅網,不是說魔門中人都喜歡這種調調么。

「我要走了。」 龍圖案卷集·續 沉默良久,穆絕冷聲繼續說道:「待我報仇歸來,再來報答。」

穆絕的聲音中,透露著陰寒之意,旁邊桌子上的人,陡然打了一個寒顫。

莫名其妙的看了一眼穆絕,旋即眼睛一陣收縮,臉上浮現出心悸之色,連忙起身離開客棧。

其餘眾人見狀,紛紛離開,不到片刻時間,客棧中只剩下寥寥數人。

穆絕對此,毫不在意,只是緊緊盯著季川,想看他是什麼意思。

季川笑著說道:「呵呵,穆師兄可是想去尋那青州林家報仇?」

穆絕點頭,說道:「不錯,正是。」

季川嘴唇微動,客棧中人哪怕凝神細聽,依然不能聽見絲毫聲音。

不由大為驚奇。

季川聞言,笑道:「哈哈,師兄不必擔心,我也是正準備與你商談青州林家之事。」 左嚴聽到時亦前面的話,心中鬆了一口氣,還好還好沒出錯。

不過,真好,遇到好人了呢!素不相識,一眼就看出了自己緊張還安慰自己。果然如界域管理執行殿的人說的,這的人都挺好的。

並且還被自己遇到了,太好了,自己真的是太幸運了。

然而聽到時亦最後一句問話,左嚴是一臉懵逼的,「基基佬?誰?」有叫基佬的嗎?自己怎麼沒聽說過?不過,也有可能是自己剛來沒幾天的緣故,所以沒聽過。只是,這名字聽著為何這麼怪異?

九霄神劍 時亦看著一臉懵逼的左嚴,拍了拍自己頭,「啊!忘了,你剛來,叫外號你應該不知道是誰,呃,他本名叫啥來著?嗯……到底叫啥來著?嗯……怎麼想不起來了。

認識太久了,太熟了,叫外號叫習慣了,都忘了本名了。嗯……到底叫啥來著?」

左嚴:「……」呃!我是不是聽錯了?為什麼我聽到了剛剛安慰自己的人說,忘了自己好友的名字?這一定是我聽錯了……吧!

小灰和那隻松鼠妖怪:「……」

小灰和那隻松鼠妖怪無語的同時,心中同時想到,不知為何聽到時亦說忘了自己的好友叫什麼,他們一點都不意外仲么破?

因為,雖然認識的不久,可是,這的確像是這貨的做事風格。

良久,時亦雙手一拍,「啊!我想起了,叫於向基。」

左嚴:「……」原來我沒聽錯啊!

小灰和松鼠妖怪:「……」還能想起來?他們以為他想不起來才對呢!不過,他們要是他的好友絕對要和他絕交,連我的名字都記不住,要你這種朋友何用?還是認識了幾年的,塑料友情都沒這麼假,你造道不!

時亦看著呆愣的左嚴,伸手到對方的面前搖了搖,「喂喂喂,傻了?回神了,於向基認識不?」

左嚴看著在自己面前晃的手,回過神,「啊?啊!認識,前兩天帶我的前輩,對,他今天休假。」

只是,基佬?這兩字為何讓人聽了感覺這麼怪異?

「哦!好吧!你忙吧!我走了。」

說著時亦側身繞過桌子,朝左嚴身後的柱子走去。

走了兩步,時亦又側過頭看向左嚴,「謝謝了,好好乾,這還不錯的,久了,你會發現,界域殿的人挺好的。」

左嚴聽到時亦的話一愣,繼而,揚起大大的笑容,大聲道:「是!前輩,謝謝你!」

說完發現自己聲音太大,周圍的人都在看自己,臉色頓時暴紅,頓時尷尬地朝周圍的人慌忙地點頭致歉,然後低下頭,假裝鎮定地繼續自己手上的工作。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