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瞳王怒了:「滾,滾,滾!」

「膽子真大,那就先殺你。」大自在庚金劍氣說道,微微彈指,一道金色的劍氣無堅不摧,徑直的擊向了金瞳王。

金瞳王瘋狂的退後,但那金色的劍氣實在太快了,瞬間的擊穿了他的戰甲,將他的肩胛骨崩碎了。

金瞳王面色扭曲,冷冷的看著金旭。

「我不殺你,我要慢慢的虐死你,敢衝撞我這種天賦生靈,我看你是活膩了!」金旭說道,緩緩邁步而去。再次彈出了一指頭,劍氣擊穿了金瞳王的臂膀,擊出了一個大洞。

「兄長,快退。」六耳王拉著金瞳王,就準備後退。

「喲,還是雙胞胎呢?」金旭笑的非常陰森,五指張開,五道劍氣擊向了六耳王的後背,將他後背打穿,從胸膛處貫穿而出。

「看看,這就是差距。」金旭笑著說道,但眼眸深處,卻是非常的冰冷,沒有絲毫的感情波動。天賦生靈,天生起點就很高,有著足夠自傲的實力。

「一對難兄難弟,死去吧。」金旭說道,身軀扭動,化為一道百丈長的神劍,破開了神劍,一劍斬下,籠罩了五六十名通天大境的高手,還有金瞳王,六耳王等人。

「不要!」有修士驚恐的喊道。

「住手。」不少的修士都是面色慘白,這一擊,他們沒有人能夠接下來。幾乎在同一時間,太陽精火也動了,捏動拳印,接引漫天的光束出現,準備將所有的東荒修士都斬殺了,反哺生命長河。

無盡海外界,詹璇璣目眥欲裂,這可是東荒的生靈啊,就要這般被斬殺了?

「怎麼辦?」

「不行,我要進去。」一個老輩修士就要進去,但剛剛接近萬竅仙巢,就全身升起了火焰,沾染了恐怖的東西,在那裡焚毀。

黑夜,白玉涵,蘇慕婉幾人都是非常的擔心,看著被諸多星辰包裹的洪錚。

「五行大世界的人太殘暴了。」白鴻機怒了,要是在戰場上死亡也就罷了,關鍵消災死的毫無意義。

西土源奇等人,北域帝子等人遠遠的退開了,看著這一幕,臉上都出現了譏諷之色。東荒地大物博,但卻一代不如一代,已經一萬多年沒有出現過驚才絕艷的人物了,有如此的下場,也是應該的。

大自在庚金劍氣不斷的降落,八重天的氣息壓蓋在了眾人的身上。還未斬下,不少人都半跪在了地上,只感覺肌體都要崩碎了。

「完蛋了,損失太大了。」說書人嘆息一聲,誰也沒有想到,居然會是這個下場。

「五行大世界的人太殘暴了,毫無人性與情感可言。」

「有什麼辦法嗎?」

「洪錚呢?」

「這個時候洪錚來了也沒用啊,他們都是一等一的高手,又是天賦生靈,都是相當於帝子級別的人物,先天強大。洪錚就算醒了,過去了也只有被斬殺的份。」

就在東荒生靈最為絕望的時刻,一聲巨響傳來,接著,遠處傳來了一道冰冷的聲音,充滿了無盡的殺機:「你們找死,就不要怪我了。」

所有人都是一頓,接著,通天大境八重天的氣息迅速的接近。

首先出現的,乃是帝器金人!

兩束湛藍色的眸光驚天動地,長達數百丈,隔空打來。他迅速的衝到大自在庚金劍氣的身前,雙臂抬起,覆蓋了極顛神威,以自身迎擊庚金劍氣。

一聲嘹亮的龍吟聲傳來,一尊真龍在生命長河中游弋,長牙五爪,沖向了玄土石風。

人皇身化為了人形狀態,頭戴帝冠,渾身爆發太陽黑子,組成了太陽神鏈,釘向了陽明王。

神候身手持仙魔龍齒棍,從天而將,捅破了天,打穿了天庭一般,砸向了太陰葵水化為的水長河。而他的本尊,則是迎擊遠古建木。

他睜開了極顛神眸,打出了極顛神威,光束打穿虛空,轟在了遠古建木的身上。

「八重天!」

大自在庚金劍氣站在了帝器金人的身上,發出了鏗鏘之聲,火花四濺,衝擊波橫掃六合八荒,將天宇都是崩碎了。

金旭身軀一顫,化為了人形,退後幾步,冷冷的看著洪錚。

「你們今天都將死在這裡,一個都走不掉。」洪錚冷聲開口。

逍遙醫少在都市 「那就殺吧,看看誰更厲害。」金旭說道,接連彈指,「十萬八千大自在庚金劍氣。」

劍氣如麻,呈放射狀,向洪錚擊殺而來。

帝器金人一手指天,蒼穹中的雲霞不斷的凝聚,最後化為了一輪黑洞:「十方雲霞劍決!」

十方雲霞天空乃是洪錚當初窺視白玉涵的腦海,以十方雲霞天功熔煉而成的。劍氣如虹,降落而下,向其衝殺而來,與大自在庚金劍氣交擊。

叮叮叮。

劍鳴聲不斷的響起,二人一擊,將生命長河差點都打的崩裂了。

洪錚睜開了極顛神眸,同時打出了洪荒照骨鏡,兩束光芒橫空而至,極在了遠古建木的身上,將他的身軀都是打穿。

遠古建木慘叫一聲,就準備後退。

「洪某讓你走了嗎?如此殘暴嗜殺,應當抹去!」洪錚說道,沖向了遠古建木,一拳轟了出去,將他的胸膛輕易的擊穿了,將他釘在了虛空中。

「什麼天賦生靈,太垃圾!」洪錚冷漠的說道,大日如來焰吞吐,籠罩了遠古建木。

遠古建木爆發出了凄厲的慘叫聲,周身上下湧現出了火焰,到最後,居然燃燒了起來。他在生命長河上痛苦的慘叫著,想要撲滅火焰。

太陰葵水與神候身大戰,他化為一輪海洋,籠罩了洪錚。在海洋中,升起了一道道的水龍,纏繞在了洪錚的身上,想要將他的身軀給崩碎。

神候身升華到了力之無窮境,大羅釋迦手從天而降,壓蓋在了海洋上,差點將整片的海洋都擊的四分五裂! 第七百九十一章生命晶體

太陰葵水化為的海洋被擊的四分五裂,化為了人形,肌體上出現了諸多裂紋,咳出了一口先天精氣,看向洪錚。眼神有些驚懼與震撼,眼前這個人的力量太可怕了,隨隨便便一掌就蘊含了難以想象的力量。

洪神候身穿鎖子黃金甲,頭戴鳳翅紫金冠,雙眸如金燈,看向太陰葵水。

「凶戾殘暴,不蓋存世。」洪神候的聲音非常的冰冷。

與此同時,人皇身正在與太陽精火發生了驚天動地的大戰。如果追溯到源頭,二人幾乎可以算是同出一源。

人皇身全身擴散出了銀白色的光芒,如太陽橫空。在無盡的光芒中衝出了一道黑色神鏈,那全部都是太陽黑子,在他的體內誕生,蘊含了毀滅性的力量。

太陽精火面色凝重,捏動手印,十八道光束衝天而降,擊向人皇身的頭顱。每一束,都有手臂粗細,直接打穿了雲顛,照耀在了人皇身的身上。

「滾開!」人皇身一腳跺在了生命長河上,光芒炸開。他張開大口,猛然吞吐間,將所有的光束全部都吞入到了口中,氣貫星河,直衝雲霄。他臂膀一抖,一道黑色神鏈猛然綳直,扎在了太陽精火的身上,將他釘在了虛空中。

太陽精火悶哼一聲,胸膛處被燒焦了,出現了一個大洞,邊緣出變的漆黑一片。他瘋狂的退後,向與洪錚拉開距離。

但洪錚眼眸冰冷,腳下一跨,徑直的來到了太陽精火的身前,拍出了一隻大手。掌指化為了山嶺一般,將太陽精火持在了手中。

太陽精火大吼:「洪錚,你要殺我,天地不容你!」

洪錚也是咆哮出聲:「允許你殺我東荒生靈,就不允許我殺你嗎?我不僅要殺你,我還要吞了你!」

人皇身口腔發光,從其中吞吐出了一道長河,卷在了他的身上,猛然一吞。只見太陽精火迅速的縮小,居然被洪錚吞入到了口中!

啊!

慘叫聲從洪錚的口中傳出,那是屬於太陽精火的,令所有人都被震驚了。

生吞太陽精火,到底誰更殘暴?

「洪錚,放開陽明王!」大自在庚金劍氣吼道,面色猙獰。

「洪錚,莫要自誤!」太陰葵水也開口,心中發寒。

人皇身狠狠的咀嚼了一下,將太陽精火迅速的煉化。一瞬間,人皇身就達到了一種小圓滿的程度。他周身上亮起了諸多光團,如同星辰一般在閃爍。尤其是他的肌體上,更是出現了一道道濃縮的星辰,在不斷的遊走。

洪錚當年就推演過人皇身的修鍊體系,星胎,星核,太陽,星河,星系,虛空,星空,宇宙。

此刻他吞了太陽精火,已經初步的在衍化星河!

「洪某已經吞了他,你們能奈我何?不服就上來,什麼天賦生靈,在我的眼中,與螻蟻無異。」洪錚說道。他這是在反擊幾個天賦生靈的話語,之前他們在諷刺東荒生靈,現在洪錚全部還了回去。

「在我眼中,你們都是我口中餐。」洪錚說道。

東荒生靈聞言,一個個激動起來。

這才霸氣,這才解氣,這才符合洪錚那氣吞山河的氣概。什麼叫無敵,洪錚這樣就叫做無敵。

金瞳王與六耳王對視一眼,臉上出現了興奮之色。每道關鍵時刻,最後能力挽狂瀾的,都是洪錚。

「走!」大自在庚金劍氣說道,冷冷的掃了洪錚一眼,化為一口劍氣,徑直的向源頭沖了過去。

「不要戀戰,先進行最後的蛻變,提升自己的生命層次,再來殺他也不遲。」玄土說道。

黑道總裁別碰我! 太陰葵水點點頭,五行五人,現在只剩下了三人。太陽精火與遠古建木都是已經被斬殺。

三人合在一起,沖了出去,向源頭出發,不與洪錚戀戰。

洪錚正準備追擊,卻被大茶壺攔了下來:「窮寇莫追,儘快進行生命大進化,躍入到洪極境的生命層次。」

洪錚停了下來,看向生命長河上無數的修士,猶豫了一番,道:「大家都小心點,離五行大世界還有北域的修士不要太近,否則我不能及時救援。」

東荒的修士感激的看向洪錚,都是點點頭:「好,謝謝。」

洪錚轉身,眯起了眼睛,看向源頭處,離源頭越來越近。但他絲毫都沒有感覺到自己的生命層次即將再次提升的徵兆。

洪極境的生命層次,那可是與頂尖神王,聖王,大帝乃是一個層次,談何容易。

「走了。」洪錚說道,身軀一扭,與四大分身,黃金巨蟹等人快速的奔赴源頭。那裡的生命精氣才是最濃郁的。並且那裡就如同湖泊一般,交織出了一片大網,當中點綴了星星點點,如同星辰一般在發光。

在大網的中央,有一枚拳頭大小的血色九面晶體在發光,懸浮到了虛空中。每個面都釋放出了萬丈金光,照耀四方,天上地下都是一片的透明。

大海嘯般的波動從九面上傳遞了出來,氣息古老而又滄桑,能量浩瀚如海。當中蘊含了無數的紋路,交織出了法則。

「生命晶體,百萬年都難以出現過一次的生命晶體!」

「當中蘊含了難以想象的法則,吞入到體內,可在體內交織出大道紋路,提升生命層次。」

「這才是進行終極一躍的關鍵,吞了他,就能夠進入到洪極境!」

所有人看到這九面晶體,全部沸騰了起來。每個修士的眼中都出現了難以想象的赤紅光芒,貪婪的看著它,就連呼吸都是急促了起來。

第三次生命大進化,這才是最關鍵的一步。

「快快快,洪錚,快點得到他,得到這血色晶體,就能夠躍入到洪極境的生命層次。從此天上地下,任我飛翔,無人能阻攔。」大茶壺說道。

重生之千金毒妃 七彩天雞與大茶壺對視一眼:「這生命晶體非常難靠近,一旦靠近,九個面都會爆發出天劫,更是會勾動心魔,生命九劫全部渡過去了,才能夠接近。」

「走。」洪錚說道,貼著血色長河,瘋狂的向源頭處沖了過去。 第七百九十二章生命九劫

生命晶體出世,震驚天下。

生命晶體百萬年前出現過一次,那還是上古蒙昧時代。還在東皇時代之前,諸王並存的時代。那些太古種族還存在於東荒的大地上,各種蠻獸橫行。

一尊霸王龍般的生靈吞噬了一枚生命晶體,在蒙昧時代覺醒。一舉蛻變,躍入到了洪極境的生命層次。

他就是太古時代赫赫有名的帝天戈!

帝天戈末期時代,與東皇太一擦肩而過,二人未曾有過一戰。但根據東皇太一留下來的手札擊在,帝天戈非常的強大,東皇太一巔峰時期遇上帝天戈的話,誰勝誰負都不一定。

隨著帝天戈的隕落,或者失蹤,正式開啟了東皇時代。諸王並存的時代消失,人族生靈佔據大地,太古種族或是遊離,或是自我放逐,等待最後的回歸。

時隔百萬年,生命晶體再次出世,無人能夠鎮定下來。因為這代表了乃是帝者專屬的至寶,誰要得到,成帝幾乎是註定的!

北域帝子尉遲荒也瘋狂了,歷代以來,一門雙帝的局面很少出現。父子同為大帝,更加的難得了。

帝子的壓力也非常的大,想要努力追隨父親的腳步,就必須要想盡一切辦法。

「生命晶體,我要定了,都不要跟我搶!」尉遲荒說道,他全身蒸騰黃金色的浩然正氣,頭戴九龍大帝冠,如同九尊真龍盤踞在他的頭頂上,非常的英武不凡。

他腳踏戰靴,向前方衝去,快速的接近的源頭,背後拉出了長長的殘影。因為速度太快的緣故,虛空中響起了炸裂聲,轟隆一片,如雷鳴般。

大自在庚金劍氣速度加快,化為一口黃金長劍,穿透蒼穹,拖出了百丈長的尾光,斬的虛空都是在分開,有種開天闢地的氣息。八重天的氣息非常的浩蕩,揮灑開來,真的天地都是在鳴顫。

玄土化為一堵神山,呈黃土色,如星辰橫移,瘋狂挪移著。而太陰葵水異象更加的驚人,化為了滔天大浪,此起彼伏,向前方橫推而去,一浪高過一浪,打上了蒼穹,將白雲都捲入到了浪花中,消失不見。

西土源奇則是直接化為了舍利子,如太陽橫空,快速衝撞。虛空被擊穿,無數的虛空碎片在翻滾著,向兩邊翻開,落入到了生命長河中,消失不見。

洪錚跟在後面,本尊與分身合在一起,一下子觸摸到了八重天的巔峰,離九重天神王之境,也只有一步之遙。

他身穿白色長衫,髮絲披散,眸子如同星辰一般,非常的深邃。

「黃金巨蟹,你在這裡等我,我去摘生命晶體,過程非常的不簡單。」洪錚說道。

「我送你過去,生命九劫,非常的難過。」大茶壺說道。

七彩天雞道:「我手中還有一些手段,能為你渡過前兩重天劫,剩下的就要看你自己了。」

「好!」洪錚點點頭。

大茶壺隨後又再次開口:「我已經決定了,與七彩天雞就準備將你推往巔峰。」

洪錚眸子更加的深邃了,當中有滄桑之色流露:「好,我明白。為了愛我的人和我愛的人,我必須要加倍努力。我一定要從這片天地中打出去,帶你們所有人,去看看外面廣闊的世界!」

「好,加油!」大茶壺吼了一聲,非常的興奮,「生死看淡,不服就干,努力打出這片虛空,看一看外面的風景又如何!」

生命晶體緩緩的旋轉著,九個面都呈現出不同的異象,像是乾坤小世界濃縮在其中。有光雨在揮灑,噴薄出了蒼茫氣。

幾人的速度都很快,沒多久便靠近了源頭處。

尉遲荒剛剛靠近的時候,生命晶體似乎有感,掃除了一道漣漪,轟在了他的身上。他身軀一頓,腰部被切出了一個大口子,差點被攔腰截斷,流出了鮮血。

那漣漪鋒銳無比,邊角處堪比帝刀,能直接切開他們的軀體。

尉遲荒深呼吸一口氣,摸了摸腰部的鮮血,染紅了他的右手。他抬起手,將血液舔乾淨,眼神變的堅定起來:「誰都不能阻擋我得到生命晶體。這是我追尋父親腳步的最佳時機!」

他的父親是大帝,他也想成帝。

一門雙帝本就罕見,更不要說父子都是大帝了。一般一個大帝的誕生,會耗盡整片天地的氣運。所以帝子一般出世都非常遲,在母體中孕育多年,才會出世。為的就是避開父親的鋒芒。

他腰部上的傷勢迅速的癒合,踏出了一步,向前方沖了過去。

生命晶體原本在旋轉,似乎是感應到了尉遲荒的到來,猛然一頓。其中一個面正對著尉遲荒,而後激射出了無邊的仙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