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陽正品茶呢,一個瓜就砸到自己身上了。

「磨練一下,挺好,實在不行,我和於老師就接上去。」

老郭給了一顆定心丸,兩個人這才不在說什麼,他呢自己的節目都磨合的不錯,所以也就不再繼續排了,直接對兩個人的節目去了。

「師叔,快上台了。」

這一轉眼三個多小時過去了,挑節目就挑了一個小時,首先大霖必須熟悉,易陽的部分不能設計太多專業的東西,要不然肯定不成。

查來查去,好不容易弄了一個節目,沒練一會兒,時間就到了。

第一個節目是易陽他們的,上台一鞠躬,節目這就開始了。

「又和大家見面了,太不容易,主要是我們兩個的組合現在很少見。」

懾宮之君恩難承 「確實是。」

捧逗的角色沒有改變,易陽也做好了隨時吃虧和隨時反擊的準備。

「主要是我師叔,大家也知道,我師叔,是大明星,大導演,特別有名氣,特別的忙。」

「你這可是太捧我了。」

「這可不是我捧啊各位,你們可能不知道,就那一男一女演的那個,我師叔最喜歡拍。」

陶洋說這句話的時候臉上帶著壞笑,觀眾直接就上車了,主要是門都打開了,想不上也不行啊。

「不是,你這話說明白啊,那就是一個男主角一個女主角的劇,再說了,真正兩個人的那個你看過嗎?」

「噫……」

果然,車只要開了,就沒有半路剎車的道理。

「誰說我沒看過,我和大霖就在我師傅那手機上咳看的老先生的相聲,沒錯就是相聲,你們別笑,我說的是真的。」

話說的認真,表情看起來可不認真,而且一句話裡面有那麼多的內涵,實在是讓人想不笑都不行啊,還有觀眾再那喊:

「說的詳細點兒。」

聲音特別大,陶洋也聽到了。

「不能再說了,我師父揍不揍我都不說,主要是電視台不讓播。」

這話好像給這事情定性了,想說假的都不成了。

「新包袱誰編的。」

老郭也在後面聽著呢,這個還真沒聽過。

「他們倆個一起弄的,小仔剛開始還挺猶豫,後來被易陽給策反了。」

回答的是於老師,但是有句話於老師沒說,原來這段兒寫的是在他的手機里,正好被他看到了,於是逼著他們改成了老郭。

「再說說我師叔,剛才那都是玩笑,我師叔為什麼忙,因為他有老婆了,有老婆了就不一樣了,一說到這兒啊,我就有個事兒特別好奇,想問問師叔。」

「沒問題啊,我知道的我肯定告訴你,你可問一些電視台讓播的,我知道你這歲數的孩子好奇著呢。」

這並不是幼兒園的車,這是一列火車啊。

「您別說那個,我就有個事兒特別好奇,您結婚那天,我和大霖回家,他一晚上都不高興,我問也不說,現在都不知道原因,您知道嗎?」

「噫……」

觀眾都知道,易陽和大霖炒過cp話題,所以對這種特別有好奇心,因為好多人現在還在網上宣傳易陽和大霖才應該是一對兒什麼的。

大家都期待的看著易陽,想知道易陽怎麼回答。

易陽伸手摸了摸陶洋的腦袋,嘆了口氣,說了一句:

「我對不起你們兩個。」

一句話又點燃了觀眾的八卦之魂,雖然知道是假的,但是在觀眾的眼裡,只要台上敢說,他們就敢信。

陶洋也沒想到師叔會這麼回答,這個問題其實原來是沒有的,陶洋故意加上去,沒告訴師叔,就想看看師叔怎麼應對,沒想到把自己裝里了。

看著陶洋無語的一笑,觀眾都心痛了,不為別的,這位可是好多人當兒子看的,雖然這麼說可能陶洋有點兒吃虧,但還真是這麼回事兒。

「行,就算我們問,畢竟咱們的事兒也不太適合說的過於明白。」

這孩子自己又往上加了一把火,差點兒把觀眾的八卦心都點著了。

「各位,我們兩個剛才都是開玩笑,為什麼沒時間,其實是因為師叔結婚了,有了自己的家庭,像我們這單身的,想找老婆都找不到,沒人願意啊。」

「我願意,娶我吧。」

女觀眾中還有幾個男觀眾大家一起搗亂。

「你們膽兒可真大,當著我師叔的面兒敢讓我娶你,我師叔會吃醋的。」

得,一句話話題又回來了,這還是個接續列車。

「你再說下去,我媳婦兒容易在家製作琅琊榜。」

易陽說著表情害怕又委屈,搞笑極了。

「不過確實是,結婚了嗎,就有家庭了,事業家庭都有了自然時間就忙了。」

「這倒是,不過也很幸福。」

「那肯定是幸福,誰不想有這樣的生活啊,這多幸福啊,不說別人,就我家以前的一個鄰居都一直想要找個媳婦兒。」

「哦,那就找一個啊。」

「他條件不行,有點兒小毛病。」

「什麼小毛病還影響找媳婦兒?」

「他不會說話。」

前面該讓觀眾開懷大笑的部分過去了,就走入了整體,不用說,表演是成功的,易陽被佔便宜是固定的。 通天店鋪內,林楠百無聊賴的閑逛著,突然間翻到了農家仙店時林楠愣住了。

「店鋪升級了?」林楠驚喜,算是意外之喜,這段時間沒有購買進化液,林楠也沒有多注意,而今才剛剛發現。

這家店鋪,算是林楠光顧最多的店鋪,也是自己發家致富的起始點,記憶深刻,一直以來也對這家充滿了期待之色,眼下的進化液和催生符自然是不用說,林楠還等待著其它奇迹之物。

而今突然間發現農家仙店升級,這也就意味著要上兩個新產品。

「我倒要看看有了什麼好東西。」林楠自語,隨即直接點開了店鋪,一時間其中的東西也出現在林楠腦海中,進化液與催生符林楠沒有去關注,徑直查看新上架的兩個產品。

正如之前農家仙店老闆介紹的那般,這次不再是進化液這種輔助之物,終於有了改變,多出了兩種種子。

號稱仙種!

這是農家仙店對這種種子的稱呼,雖然遠達不到所謂的仙種之稱,但在林楠看來肯定不差。

兩種種子,一個名為蟠桃仙種,單單這個名字,就能讓林楠一陣狂喜,雖然沒吃過,但蟠桃這個名字太響亮了,誰人不知不曉?那可是傳說中的好東西,連傳說中的仙神都渴望的東西,竟然在這裡可以買到?

狂喜之後,林楠又是一陣狐疑,隨即仔細閱讀這個仙種的介紹,剎那間之後這個狂喜消散了不少,不過依舊還算是滿意,按照商家的介紹,這些蟠桃仙種確實和傳說中的蟠桃神樹同屬一脈,只不過兩者之中不知道差了多少輩分,一代代的蟠桃神樹結下的種子種植,然後得到其它的蟠桃樹,再然後再得到種子,再去種植……

如此以來,可想而知了,不知道傳承了多少代,與其說什麼蟠桃仙種,在林楠看來,估計完全不是一路貨色,估計早就變成了普通的桃子,這個名字就有些名不符其實了,典型的掛羊頭賣狗肉的那種。

當然,這介紹中還算是厚道,也提到了這個問題,但也明確告知,哪怕是不知道繁衍了多少代,還是保留著一絲蟠桃神樹的靈性,一旦種植出來,不僅味美可口,對身體也有莫大的好處,這東西在天國許多人都有,也算是大眾貨,足見這東西的受歡迎的程度。

看到這裡,林楠才算是稍稍能夠接受一些,再看看價格,則就有些撇嘴了,要五千靈氣值,算是非常的昂貴!

「一粒種子而已,竟然那麼貴?」林楠咋舌,隨即越是看其它的介紹,越是覺得難以接受,想要成功種植出,還需要數量不菲的進化液輔助,否則生長速度太慢,粗略估計了下,最好一粒種子要配備五十瓶的進化液才能讓蟠桃樹長成!

「尼瑪,太奢侈了吧?」原本林楠看到種子的價格便已然咋舌了,但看到這個客觀需求,更是忍不住咒罵起來。

五十瓶進化液,那是多少?等若是五萬靈氣值,雖然林楠眼下財大氣粗,但也有些不舍,掙到現在也就十萬左右。

一邊不滿的叨咕著奸商,一邊查看著另一個種子,不再有那麼浮誇的名字,看起來頗為普通,叫靈穀子,林楠一時間根本不知道是什麼,直到查看之後才稍稍明白一些,介紹中聲稱這是一種超脫於五谷雜糧之上的特殊作物,不同於普通的農作物,可以稱之為靈作物,是天國那些富有之人的最愛,長期服用,同樣對身體有大用,益壽延年,強身健體,百病不侵等等,說的極為不凡。

而後林楠查看價格,這個看起來還算好,一點靈氣值兩枚種子,乍一看還覺得靠譜,但是當林楠反應過來之後,臉色還是變了數變。

種子論枚來賣?

那一畝地需要多少枚?五千還是一萬?按照這個價格來說,豈不是說要數千點靈氣值一畝地?

而且和蟠桃仙種一樣,想要讓它完全成功,還需要進化液的輔助,讓林楠一陣無奈。

「這太坑了吧?」

本來抱著極大的熱忱,林楠充滿了期待,希望能夠有著極大的收穫,然眼下看來,有著被坑的感覺,讓林楠不停的吐槽,感覺這老闆變壞了,沒有了之前進化液和催生符那麼靠譜。

驚婚失色:邪少請退散 忍不住,林楠直接給農家仙店的商家發去了消息諮詢,還是報以希望的。

「老闆,你這蟠桃仙種和靈穀子是不是太坑了?花費那麼多的靈氣值,到底有沒有用?」林楠不解,希望和商家多溝通。

不過顯然林楠的溝通有些問題,尤其是稱呼問題,讓對方直接發來一個疑惑的表情,對老闆這一詞很是不解,不過稍後還是耐著性子給林楠解釋。

畢竟林楠也算是他的老客戶與大客戶。

「尊敬的客戶,蟠桃仙種雖然不是真正的蟠桃,但只要按照要求培育,還是能培育出特殊的蟠桃來的,雖然沒有傳說中的神聖之物神奇,但也極其珍貴,至於這靈穀子,童叟無欺,完全是公道價格,整個天國都是這個價格,你可以暫時購買一些嘗試,看看是否滿意。」商家回復道。

看到商家的回復,林楠反倒是不知道該如何說了,人家都已然這麼回答了,林楠反倒是有些信了,少卿之後林楠決定還是先試試這個靈穀子,也看看天國的富有之人都吃的是什麼東西。

毫不遲疑的,林楠下單,購買了一百點靈氣值的靈穀子,也就是兩百枚種子而已,準備悄然在小院內試試看,看看有沒有介紹的那麼神奇。

不多時,林楠手中便多出一枚靈穀子的種子,和現在的大米有些類似,米白色,但卻更加飽滿,呈橢圓形,看上去晶瑩剔透的,不注意看去,還真要當成大米,不過這東西看上去充滿了蓬勃的生機。

「這東西是不是可以直接蒸著吃?」林楠突然間詢問農家仙店的商家,看著這種靈穀子,林楠突然間有著這種特殊的想法,越想越是是不錯,這本就是種出來吃的,此刻自己不懂,倒是可以先嘗嘗看,真若是特別好吃了,再多種植一些也是可以的。

商家顯然沒想到林楠會這麼問,直接服用靈穀子的種子?這自然是沒有問題,甚至比一般的靈穀子味道更好,但這是不是有些太土豪了?這東西雖好,但太貴了!

「可以!」 可以吃的好東西,林楠當即也不客氣,權當是改善伙食了,直接追加九百靈氣值的靈穀子,算下來實則也就兩千枚種子而已,本就和大米大小差不多,兩千枚才多少?

堪堪也就裝滿一個平碗這麼多而已!

「還真是貴!」林楠自語,不過也充滿了期待,在另一個神秘世界,被那些富人們鍾愛的好東西,還被商家介紹的那麼吸引人,林楠自然要試試看,到底有什麼特殊。

當即,林楠覺也不睡了,直接跑到廚房,動起手來,直接倒入電壓力鍋內,然後淘米煮粥,還真和普通的白米粥一樣的做法,隨即便不再理會,等待著早晨醒來做早餐來嘗嘗看。

這種做法,若是被農家仙店的老闆知曉,亦或者被神秘天國之人知道,定然臉上也寫滿驚愕之意。

這種吃法,太別緻,也太糟蹋了!

將靈穀子煮上,林楠這才算是有著一些困意來襲,迷迷糊糊的躺在床上睡著了。

一直到第二天一大早,林楠幾乎是在林母的尖叫聲中蘇醒了,哪怕是在房間內,也能聽的清楚,將林楠也給嚇了一跳,一個翻身從床上起身,然後火速跑了出去,臉色大變,一時間還以為出了什麼事情。

連鞋子都沒穿,林楠直接出現在廚房門口,手中還隨手抄起了一個傢伙事,等看到廚房內的爹娘后,林楠傻眼了。

而與此同時,林母二人也傻眼了,不僅僅是因為廚房內鍋里的東西,更是因為林楠這個架勢,光著腳丫子,這一大早的手持傢伙事要幹嘛?

「小楠你幹嘛?」林母開口,林父也看著林楠,滿是奇怪之色。

林楠一陣無奈,帶著苦笑。

「娘,拜託一大清早的不要瞎喊,我這不是來保護你來了嗎?」

聽到林楠的話,再看看赤裸的腳丫子,林母突然間笑了出來,雖然林楠看起來有些不倫不類的,但兒子這麼在乎自己,作為母親的自然高興。

「傻孩子,在咱家裡,娘能有啥事。」林母笑著說道,隨即用手指了指電飯鍋里的東西,示意給林楠看。

「這是不是你乾的,到底是啥東西?」

林楠這個時候才去看電飯鍋內的東西,之前根本沒有意識到,而今這一看,自己也是陡然間被嚇了一跳。

只見此刻整個電飯鍋都滿滿的讓了出來,整整的一大鍋,而且竟然還有著不少冒了出來,也怪不得林母會一陣尖叫了,何曾出現過這種情況?

而且這是什麼東西?林母不知道,看上去像米飯,但卻又不同,蒸熟后看起足有鴿子蛋大小,而且晶瑩剔透的,異常的好看。

一大清早的,正睡意朦朧的,林母正準備先把早飯準備上,突然間就看到這麼一幕,可想而知心中的震驚了,當即這才一聲刺耳的尖叫,不僅把林楠招過來,小院內的林長河也第一時間趕了過來。

林長河也順著林母所指,看到了這些東西,同樣是露出吃驚之色。

「林楠,這啥玩意?」

林楠先是一愣,隨即也完全是反應過來,整個人連忙上前,也顧不得腳底下涼颼颼的,直接蹲在一旁,眼中露出濃濃的興趣之色,他自然知道這是什麼東西,只不過做出來的模樣,還真是出乎意料。

沒有遲疑,林楠直接撿起來一個填進嘴裡,一旁的林母先阻攔都不行,很是擔心這東西是不是吃的。

「這孩子,怎麼什麼都往肚子里吃。」林母責怪了一聲。

不過,剎那間之後,林楠卻是笑了,而且笑的格外的高興,這東西一入口,林楠就吃出了味道,也剎那間明白了這東西的價值。

一個字,值!

「爹娘,你們都嘗嘗,這可是好東西!」林楠笑著說道,直接抓起來幾個遞了上來,讓他們都嘗嘗看,林楠還真是沒想到也就那麼一平碗的量,竟然煮出了那麼多東西。

林母二人看到林楠這般,也就知道肯定是兒子搗鼓的好東西,這東西雖然一開始讓二人驚訝,但越看越好看,而且聞起來也有些特殊,林楠這麼說,當即二人也不客氣,各自拿了一個嘗了起來。

少卿之後,當即二人也微愣了,難掩的心中的震驚之色。

「這是什麼好東西,咋那麼好吃?好特殊的味道!」林母開口,說完之後,直接從一旁也拿起幾個,再度吃了起來,林長河也是如此,直接開吃起來。

晶瑩剔透的好東西,不知道是什麼,但味道太好,讓人慾罷不能,唇齒留香,一口氣的功夫,二人便吃了兩大把,約莫幾十個就被二人吃下了。

看著父母二人這般喜歡,林楠笑的更加高興了,還真是一分錢一分貨,這句話果然沒錯,好東西就是不一樣,這一刻林楠也沒有了懷疑,對農家仙店更是多了一份信任。

父母都在吃,林楠也不客氣,這可是兩千枚種子煮出來的東西,原本看上去非常少,但眼下,滿滿的一大鍋,一個個都如同鴿子蛋一般,林楠估摸著哪怕是自己吃幾十個也足夠管飽了,自己這兩千枚種子煮出來的東西,少說也能吃個幾天的。

不多時,一家人都吃飽了,看著鍋里還剩下那麼多,但實在是吃不下了,哪怕是再好吃都不行,就這般坐在小院內休息著。

「林楠,你這是啥,還沒告訴俺們呢。」林長河也開口,這東西不需要任何的菜,就這般直接吃,味道都這般驚人,不是麵粉,不是米飯,這到底是什麼,哪怕是他們這種農民也不知道。

「這叫靈穀子,暫時也就你們兒子我這裡有,其它一概找不到,長期吃這東西,對身體有大好處!」林楠笑道,對於農家仙店的介紹,他毫不懷疑此刻,幾十個下肚,自己感覺上也好上很多,絕對不假。

聽到兒子這話,林母二人也感覺到此刻渾身舒坦不少,不過對於林楠所言的靈穀子二人並不知道是什麼,不過兒子既然這麼說了,那就肯定不會假了。 易陽他們第一場結束,接著就是看過他們的節目,不得不承認,在相聲這方面,老郭人氣旺的不行,一上台觀眾的氛圍就不一樣,易陽他們在上面觀眾也很捧,但是那個感覺就差點兒意思。

老郭現在的相聲不像年輕時候那樣過於激進,有點兒返璞歸真的意思,很多東西都是老的,每次稍微改變一下,觀眾聽著還挺樂呵。

這個節目三十多分鐘,易陽也沒閑著,和大霖在後面又開始對詞兒,就怕一會兒上台丟臉,他們心裡本來還抱著希望,高老闆能及時趕到,可惜剛才來消息了,說是明天早上才能正常飛,這回算是徹底沒希望了。

三十多分鐘,前面歡聲笑語不斷,後面竟是看熱鬧的,易陽攆都攆不走,沒辦法,只能讓他們在旁邊站著,也幸虧是大霖這專業能力不錯,帶著易陽,要不然他就要趁著老郭還沒下台跑了。

「師叔,馬上結束了,候場了。」

得,還沒怎麼樣呢,又候場了,不過不是易陽,這一場是大霖和他的搭檔,到他們兩個出台……上台了,走了主角,剩下易陽一個配角,也沒法接著演了,只能是在那兒一遍遍的看視頻。

看著看著就覺得有點兒不對勁,自己是不是太聽話了,想到這兒,也不看了,直接奔老郭就去了。

「師兄,我不演了。」

說完凳子上一坐,目不斜視,表達著自己的決心。

「一千塊錢,多了沒有。」

「好嘞,放心吧您。」

有了金錢易陽就找到了理由,真為這一千塊錢肯定不是,主要就是想給自己個理由,要不然總覺得被坑了。

大霖現在人氣也不錯,前面也是一陣嘻嘻哈哈,一會兒起鬨一會兒鼓掌的,易陽是沒心思欣賞,他這會兒覺得全都是噪音。

轉眼又是半個小時,大霖他們下來了,老郭又上去了。

「快點吧,還上廁所呢,走走走廁所對詞兒去。」

這會兒易陽的敬業精神出來了,但是大霖不行,別人跟著他上不出來啊,你想,你這剛要上,有人旁邊給你捧哏,這能上的出來嗎。

沒辦法,又等了十多分鐘,大霖回來了,兩個人又對了一下,主要就是入活之後的部分,之前的他們已經放棄了,大概齊那麼回事兒就行了,剩下的全靠臨場發揮。

「師叔,候場了。」

其實到了這會兒也沒什麼緊張的,實在不行就說段子唄,雖然脫離了相聲的根本,起碼不會被轟下台。

「下面有請郭奇霖,易陽帶來相聲學電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