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蠢貨,你要為你的愚蠢付出代價了!凈土金剛專克魔物!」

百里冶哈哈大笑,話音未落,手如穿花蝴蝶一般已彈出一道大金剛劍印,緊接著仗著劍印風馳電掣一般向凌天疾沖而去。

「不好!凌天大意了!」

摘星子等先天四子也是神色大變,得了百里冶的提醒,他們才隱隱想到,似乎在諸多異界之中,凈土界和魔界互為死敵,而且凈土界有很多東西都是專克魔物的。

「要死了要死了!凌天太糊塗了,這等於往敵人刀尖上撞啊!」出塵子神色憂急。

只見百里冶仗著劍印,如一尊太陽神一般,所過之處,所有的七彩魔瘴都如遇到天敵一般自動退開。

凌天先前造出偌大聲勢的七彩魔瘴,突然變得如朽木一般,簡直不堪一擊。

眾人騷動!

這一刻,所有人都認為凌天是必輸無疑了。

百里冶身形如箭,越來越快,周圍的七彩毒瘴沾到他的大金剛劍印散發出的光暈,如老鼠遇到貓一般,更是極大的加強了他的信心,大金剛神果然專克魔物。

之前百里冶還有點心虛,雖說凈土界克制魔界,但畢竟都是理論上的,幾乎沒有人能親身經歷的。

百里冶如風一般賓士著,在衝刺的過程中,為了保證一擊殺死凌天,他手指連彈,又祭出一個大金剛劍印,攜著兩個劍印,如攜兩個小太陽,襯得他整個人如凈土界的大金剛神降世一般。

在眾人眼光中,七彩魔瘴如海水,而百里冶就是分開大海的神靈,他如一道金劍,一劍斷海,而劍尖所指,便是凌天。

眼看百里冶就要將凌天斬於劍下,人群中突然有一個人感覺到古怪之處。

「不對勁啊!這些七彩毒瘴退得太快了!」摘星子疑惑道。

「不是說凈土界的東西專克魔物嗎?」出塵子弱弱道。

「就算專克魔物也不是這般克法,這些毒瘴連一點抵抗都沒有,好像主動退開似的……」摘星子語氣也不是太肯定。

戀上腹黑真命天子 就在這時,百里冶已衝到了凌天近前不到三十丈處,而本來身法詭異的凌天沒有任何避讓的意思,似乎是嚇傻了,百里冶見到這一幕,更是心中大喜,忘乎所以。

「受死吧!」

百里冶臉色猙獰,兩尊大金剛光芒大放,瞬息間就能把凌天轟成粉碎。

「霧來!」

凌天臉上露出一絲輕蔑的笑容,只見他伸出一招,厚重的七彩魔瘴形成一堵牆,向百里冶推去。

之前百里冶衝刺時,那些退開的七彩魔瘴都匯到了凌天身前,雖然範圍大大縮小了,但高度集中的魔瘴也顯得極為厚實。

「蠢貨!以為厚一點就不被克制了嗎?」

百里冶臉上滿是嘲弄之色,御起兩尊大金剛劍印在前,速度絲毫不減。

就在百里冶滿心以為眼前魔瘴會輕易被大金剛劍印驅散的時候,但接下來發生的一幕,讓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這怎麼可能?」

百里冶被震驚的無以復加,只見七彩魔瘴絲毫沒有被驅散的意思,反而一層又一層的圍了上來,如重雲壓城,而大金剛劍印只是勉強護住百里冶的身形使他不被魔瘴淹沒而已。

百里冶無法理解,明明一開始大金剛劍印能輕鬆驅散魔瘴的,現在還多了一個劍印,兩個劍印應該威力更強了才對,反而驅散不了魔瘴了。

大金剛神原本對魔物的剋制之力,好像突然消失了一樣。

人群也目瞪口呆,傻傻的看著這詭異的一幕,不知道凌天是如何做到的。

(本章完) ?只見七彩魔瘴層層疊疊,將百里冶圍得水泄不通。

儘管百里冶怒吼連連,兩道大金剛劍印如風車一般,金色光輪所到之處,七彩魔瘴都被揉成輕塵,消散在空氣中。

大金剛劍印似乎仍對魔瘴有一定的剋制作用,只是這克制效果被大大的削弱了。

更讓百里冶蛋疼的是,魔瘴的數量實在太多了,殺之不盡,而他的大金剛劍印對靈力消耗極大,根本無法持久的。

在眾人眼中,只見百里冶被七彩魔瘴包圍,如陷在泥濘中一般,越陷越深,無法掙脫了。

就算是最傻的人,也看出百里冶的頹勢了。

眾人嘩然,怎麼也想不明白,明明是百里冶以金剛神之力剋制魔瘴,大佔優勢,怎麼突然就敗了呢。

屠莽面如死灰,心中叫糟,他視如神明的師叔竟然要輸了。

凌天看著被七彩魔瘴重重包圍,困獸猶鬥的百里冶,心中瞭然。

直到現在,都沒有一個人看出凌天是怎麼突然讓金剛神力失去對魔物的剋制的。

其實很簡單,在百里冶抱著兩道金剛劍印衝刺的時候,如果凌天用七彩魔瘴和百里冶硬拼,雖然金剛劍印對七彩魔瘴有極大的剋制作用,但絕不至於到一觸即退的地步。

而凌天並沒有這麼做,而是主動把所有七彩魔瘴都收了回來,百里冶那時正信心極度膨脹,一時也沒有想到是凌天有意為之,還以為是他的金剛劍印正好克制魔物呢。

如果僅僅如此,那七彩魔瘴就算縮成一團,也不可能困住百里冶,被百里冶的金剛劍印一衝就破掉了,最多讓百里冶多耗一些氣力而已。

但是,當七彩魔瘴濃縮在凌天身前時,凌天又張口一吐,一道五行神光噴在七彩魔瘴上,改變了魔瘴內部的五行屬性。

要知道金剛劍印之所以天然克制七彩魔瘴,正是因為雙方的五行屬性不同,經過凌天微調之後,這種天然克制的關係不成了,金剛劍印對七彩魔瘴的剋制效果自然大減。

如果是別的東西,被調整屬性后,難免影響威能,但魔瘴較為特殊,因為其不同於這一界的內部結構,即使變了屬性,也不至威力大損。

當初凌天與安天宇交手,安天宇同樣是催動這七彩魔瘴,被凌天以真武法劍擊破。

而此時凌天使用七彩魔瘴,威力是安天宇的數十倍,不可同日而語,百里冶的靈力量又遠不如凌天。

多方因素綜合之下,是以凌天一出手,就把百里冶給困住了。

在所有人看來,百里冶被凌天的七彩魔瘴重重困住,敗亡似乎是遲早的事了。

凌天卻期待的看著魔瘴中掙扎的百里冶,百里冶如果就這麼一點能耐,就太讓他失望了。

在凌天看來,百里冶必然還有些手段沒有拿出來,這魔瘴正好能逼出他的上限。

魔瘴重重如山,百里冶幾乎完全要被魔瘴吞沒了,只剩下兩枚大金剛劍印的金光如熒蟲之火,苦苦掙扎著。

這時百里冶似乎撐不下去了,只見他雙手一張,兩枚大金剛劍印消散在掌心,也不知道是他靈力不足主動收回,還是被七彩魔瘴給壓沒了。

包裹百里冶的金光就像暴風雨中的一朵小火苗,隨時會熄滅的樣子。

「完了,完了!」屠莽連連嘆息,已開始準備跑路,連百里冶都敗了,玄劍門剩下的人就算加在一起,恐怕也不是凌天的對手了。

就在眾人都以為百里冶沒有機會時,異變突生!

「轟隆隆!」

只見百里冶收了金剛劍印后,一拳打出。

沒有語言可以形容這一拳的威勢,先前的兩枚大金剛劍印與這一拳相比,簡直是熒蟲之光比太陽。

只見一輪巨大的金色太陽綻放出來,這輪太陽就在百里冶的身後浮現,襯得他如太陽神一般。

在這太陽般的拳勁下,遮蔽大半個天空的七彩魔瘴盡數化為純粹的金芒。

百里冶這一拳擊出,如金烏貫空,一舉掃滅了所有的烏雲一般,似乎能粉碎一切。

這……這怎麼可能?

所有人目瞪口呆,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這情況變化之快,讓不少人差點心臟都爆掉,先是百里冶因為天然克制大佔優勢,突然間對魔物的剋制又沒有了,下一瞬間,百里冶又輕鬆翻盤了,就和變戲法一樣。

「法則期?!!」

「真的是法則期!」

短暫的驚訝之後,不少靈嬰修士反應過來,這才發現百里冶剛才那一拳竟包含法則的力量。

也就是說,百里冶已是靈嬰七重法則期了。

人群一片嘩然!靈嬰七重法則期,如此之高的境界,絕大多數山南修士終其一生都沒有見過。

靈嬰六重天人期具有溝通異界的力量,而靈嬰七重法則期,則掌握了法則,那是比天人期還要恐怖的力量。

「師叔的修為真是深不可測!哈哈哈哈!」屠莽得意大笑,法則期是靈嬰後期的一個重要關口,一旦晉陞法則,哪怕十個天人期圍攻也奈何不得,法則期又被稱為小化神。

在百里冶顯露出法則期的修為後,屠莽毫不懷疑,凌天再也沒有哪怕一絲絲的機會了。

見百里冶展現出強大的實力,凌天反而露出幾分興奮之色。

「你不是法則期,不是我的對手!」

百里冶披頭散髮,長發如雪,一雙眸子如星辰流轉,一瞬間工夫,他彷彿換了一個人。

雖然顯出法則期的實力,絕對能碾壓凌天了,但百里冶內心非但沒有一絲喜悅,反而極為憤怒,因為他是被迫晉陞到法則期的。

其實早在數十年前,百里冶就具備了衝擊法則期的實力,但他自感修為底蘊不足,因此一直沒有沖關。

這就和造房子一樣,如果根基不穩,房子越高越危險。

法則期修士又被稱為小化神,是靈嬰後期最關鍵的一個境界,如果根基不穩,勉強晉陞到法則期,那以後要衝擊化神希望就不大了。

而在凌天的逼迫之下,百里冶為了保命,在準備不足的情況下強行衝擊法則期,以後升化神境是基本沒有解希望了。

「你死定了!」百里冶臉上陰雲籠罩,無邊的冰冷殺意釋放出來,數百丈外的圍觀群眾也切身感受到了一股寒意。

(本章完) ?見七彩魔瘴被破,凌天把巴別之眼收了起來。

「你還有什麼寶物,儘管使出來便是,我說過,依靠外物終究是無用的,你不是法則期,怎麼可能是我的對手?」百里冶踏前一步,自信倨傲。

雖然被凌天逼得在不成熟的情況下強行升至法則期,但終究是贏了,待殺死凌天後,得到他身上的秘密,也可補償一二,說不定還能解決衝擊化神境的問題。

百里冶傲然前進,如同不敗的戰神,此時他連陽神形態也收了回去,身形普通,但卻給人掌控一切的氣勢,達到了返樸歸真的境界。

這便是法則期的力量么?人群嘩然,又是欣喜又是崇拜,一位法則期的修士,在山南是多少年沒有過的事情了。

對更高力量的渴望,這是所有修道者一生的追求。

沒有懸念了,凌天完了,先天四子一臉頹然,凌天已做到最好了,但百里冶的力量實在太強大了,強大到超出所有人的預料,這是山南上千年來都沒有出現過的力量了。

所有人都認為凌天沒有機會了,接下來敗亡只是時間問題,不少修士全神貫注的盯著百里冶,希望能從百里冶的法則期狀態,感悟到一些衝擊更高境界的道理。

百里冶一步又一步踏出,雖然是在平地上行走,但每一步都帶起莫名的力量,如登天梯一般,他連踏七步,眾人明顯感覺到,他身上釋放出來的法則之力更加穩固了。

百里冶心中暗暗慶幸,他剛剛強行提升到法則期,境界還不太穩固,如果凌天趁機攻擊的話,他雖然是不懼的,但難免影響境界。

七步之後,他的力量已完全穩固了,信心也達到了極點,別說一個凌天了,就算這裡所有的修士加起來,也沒有放在眼裡。

「死!」

百里冶隨手一點,指尖冒出一團金色光芒,一個方圓數丈大小的金色光輪,如太陽橫空一般,向凌天打去。

這道光芒沒有用上什麼技巧,也並非任何神通,只是一道法則之力而已,但就是這樣一道普通的光輪,卻給人天地都無法阻擋的感覺,似乎任何東西面對這一道光輪都會不堪一擊。

面對這完全的境界上的碾壓,凌天張口一吐,一道五色光芒如孔雀羽毛般刷動,刷在金色光輪之上。

只見那金色光輪彷彿亘古不變的澎湃力量,竟然被五色光芒一刷震散,光輪差點崩掉。

怎麼可能?那古怪的五色光芒是什麼東西,竟然能撼動我的法則之力?百里冶臉色大變,本來十成十的信心也產生了幾分動搖。

所幸的是,凌天那古怪的五色光芒雖然厲害,但並沒有毀掉金色光輪,只是撼動而已,緊接著也消散在空氣中。

凌天面色凝重,五色神光可以說是他最強的手段之一了,但連對方隨手一道法則之力都無法抗衡。

如果五行神光吸收了足夠的五行之力,說不定能與法則抗衡,凌天輸在境界而不是神通上。

「那是什麼神通,連法則之力都能抗衡?」

「好像是五行神光!」人群中有眼力高明之士認出來歷。

「五行神光不是傳說么,竟然真的存在?」

人群議論紛紛,本來以為凌天是死定了,想不到他突出奇招,竟然扳回了一點局面。

「凌天還有機會!」出塵子驚喜道。

「他的五行神光還是差了一些,無法對抗法則的。」摘星子道。

百里冶停頓了片刻,似乎在思考這五色光芒是什麼東西,不過顯然沒有頭緒。

在眾人的翹首期盼中,百里冶突然大喝一聲,他全身澎湃的法則之力高漲,瞬間達到了一個頂點,以他為中心方圓二十丈內的空氣彷彿凝固了一般,洶湧的靈力形成一個巨大的氣團,那氣團放出奪目的金色光芒,如同神靈降世一般。

「死!」

隱婚老公,老婆你好! 百里冶兩條胳肢突然如風一般舞動,手指連連點出,只聽轟轟轟如雷擊一般的爆響,一道道金色光輪如掃過天際的彗星,帶著無堅不催的力量,如標槍,如箭雨,風暴一般向凌天扎去。

這每一道金色光輪,都是一道法則之力。

在這一瞬間,百里冶如八臂猿猴一般,一連拋出二十多道法則之力。

「完了!」

先天四子臉色大變,先前一道法則之力,凌天都扛得極為吃力,拿出了最強的手段,這次二十多道一齊來,凌天拿命也沒法扛啊。

人群震驚莫名,百里冶這一瞬間掀起的氣勢,簡直如天旋天轉一般,只剩下無窮的金光。

法則期修士利用法則之力,能瓦解低級修士幾乎所有手段,因為沒有法術神通能大過法則,除非是同樣的法則期境界才能抗衡,不然法則期以下近乎無敵,來多少人也不夠看,凌天能撐到這一步,已是相當了得了。

「打得怎麼樣了?」人群越退越遠,又有金光奪目,不少靈覺較差的修士看不清戰場的情況。

「那還用說,肯定是百里冶贏了唄,他連法則之力都用出來了呢!」

「這些金光都是法則之力?那凌天絕對是沒有機會了!」

「可惜了,那百里冶看不起我們山南修士,我還盼著凌天能狠狠教訓他呢。」

先前百里冶侮辱山南修士的那一番話,實在太噁心了,來自七大宗和其他勢力的修士,大多不喜歡百里冶,盼著凌天能收拾百里冶,但事與願違,在百里冶顯露出法則期的力量后,所有人都知道凌天是輸定了,只是時間長短而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