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忠力盡之後原本閉目待死,聞聲猛然睜開雙眼。只見自本軍陣中一騎白馬自遠處如飛而至。戰馬還未奔到近前,自馬背上已然縱身高高躍起一人!

來人身影如梭,快速絕倫。一身銀盔銀甲,手持丈長龍膽長槍!正是在襄陽城中見過一面的,主公周啟的結義兄弟趙雲趙子龍!

只見趙雲身在半空,長槍在手裡一個盤旋,槍尖向外落在了後背。正是槍法中少有的遠程攻敵之法——藏槍式!隨著他手腕一抖。豪龍膽明亮的槍身,化作一道閃電激射而出!

趕在巨岩砸落下前的一瞬。「轟」一聲巨響,將偌大的岩石擊得粉碎!

趙雲身隨槍至,伸手一把將龍膽長槍抄在手中,持槍問天,護在了黃忠身前。

與此同時!

周啟身遭雷亟在數萬士卒的一片驚呼聲里,正自半空落下。

眼見他即將墜地身隕落!

但見他身旁紅光一閃,關鍵時候,魔姬洛璃現身趕到,將他一把接住摟進了懷裡。

感受到洛璃溫暖的胸懷,周啟心中一安。手中青光一閃,忙對自己施放了一個回春露。神識一掃文章面板,見到自己正急速恢復的血量。一顆懸著的心方才高高放下。

連中幾道天雷。他的血量瞬間見底。沒想到這紫虛上人的雷法如此厲害。透過重重防護,竟然一舉將他轟入了重傷狀態!或許是佩戴了七星環的緣故,幸運加成之下,他沒有因重傷而陷入昏迷。而更加值得慶幸的是,他身邊有洛璃。

見他化險為夷。下方地面,所有將士紛紛發出一聲歡呼!

周啟輕輕一拍洛璃香肩,示意自己無礙。隨即從她溫暖的懷抱中掙脫,身後飛翼一展,再次翱翔於天際。

遠遠望見趙雲救下了黃忠,周啟心中暗舒一口氣的同時,不由心念一動。

這紫虛上人術法如此高強,怎會被弓箭所傷呢?難不成他的神魂與陸遜這具身軀還未完全融合?嗯,一定是這樣!這或許就是這位大仙的短板所在!

一念到此,周啟伸手一引,盤踞在空中的金色神龍「昂」一聲沉吟,呼嘯而下!周啟雙翼一張,輕巧地落在了神龍巨大的頭顱之上。

隨著他法力注入,腳下神龍原本暗淡的身軀,再度凝實!

「洛璃,將子龍和黃老將軍傳上來!」

魔姬洛璃聽他吩咐,素手在身前一劃。隨著白光閃耀,趙雲和黃忠的身影瞬間自地面消失,下一刻,兩人已然出現在神龍背上周啟的身旁!

「子龍,黃老將軍!今日你二人便與我乘龍與這仙人一戰!」

「哈哈,能與仙人一戰,不亦快哉!」趙雲自地面突然來自高空,眼望身前雲海茫茫,大地盡收眼底,心中豪興大發,戰意頓起!

「痛快!老朽有此一戰!足慰平生!」黃忠單手挽弓,一手扶住龍角。豪氣絲毫不輸趙雲!

周啟抬手一道回春露落在黃忠身上,助他恢復體力。心中卻想,有趙雲做MT,自己做輔助,再加上黃忠這位神射手做DPS,當可以同這紫虛上人放手一搏!

心念催動下,五爪金龍仰天一聲咆哮,張牙舞爪,直撲紫虛!

紫虛上人一看周啟三人乘龍而來。 穿越之種田逃荒路 臉上怒意升騰,殺意驟起!心中卻暗自心驚!眼前這具身軀只可支撐一時,若要補其不足,還需大量血肉精華和生魂之力!

想到這裡,他抬手一招,身前金光閃耀,一化十,十化百,眨眼多了上百位金甲神將,將他團團圍在中央!

六丁六甲神將得他法旨,呼嘯一聲,各持刀兵,蜂擁而上!

位於重重保護中的紫虛雙眼一閉,口中默念法訣。原本因周啟施法而被打斷的大陣,隨著他口中咒語吟唱,頓時光芒大作!再度重啟!

周啟翻手取出爆雷方天戟,與趙雲分站龍首左右,將黃忠護在身後。眼見神將撲至,他急忙摸出一把符籙往身前一灑,管他神馬神行符,巨力符,還是金剛符,統統往三人身上一陣狂加!給自身和趙雲、黃忠打上了BUFF!於此同時長戟一擺,劃出漫天的戟影,落在了當面撲至的神將身上!

「噹噹……」

連串敲擊聲如同打鐵!震得周啟身軀一晃!

金甲神將被他數戟抽飛,卻在空中一個轉折之後,再度撲至!除了身上金光暗淡了幾分外,竟是毫髮無傷!

「喵的!碰上烏龜了!」周啟心中暗自吐槽!

還沒等他吐槽完畢,一名神將剛被抽走,第二個,第三個!接踵摩肩,群涌而至!

周啟面色一沉,怎地三人單挑BOSS,變成被小弟圍毆的畫面了呢?這畫風不對啊!

當即運戟如風,左劈右擋!堪堪守住位置。眼角餘光一掃身邊趙雲。

只見趙雲臉上戰意滿滿,一條長槍在手中神出鬼沒。竟是守得異常穩健!

子龍就是子龍,果真不凡!周啟暗贊一聲,當下打起精神,不做他想,專心對敵!

身後,有了他二人的防護,老將黃忠得回春露相助,體力盡復。手中寶弓連開,射出一輪輪鬥氣充盈的箭矢!

空中神龍游弋,神將漫天!刀來戟往,箭影如梭!一時之間戰得難分難解!

「主人!法陣有變!」

就在這時,腦海中突然傳來洛璃的提醒聲。周啟聞聲將靈覺往四下略加感應。頓時察覺到了不同!原本因自己而打斷的法陣再次開始了運轉!

不行,必須速戰速決!若是時間拖下去,一旦龍行天下失去效果。恐怕這曠野上的數萬士卒頃刻便要消亡殆盡!

恰在這時,只見身旁箭光一閃,正與他交戰的一名金甲神將被黃忠一箭射爆,化作流光飛散。

周啟見狀心中一動!

既然如此,那便再多加幾名DPS!

千萬別忘了,煉妖壺中可是還藏著兩個擅長使用弓箭的大美妞呢! 煉妖壺空間里,孫尚香和步練師正相依坐在蘊靈池畔,心中憂心不已。

那惡賊周啟到此時都未出現,恐怕正與江東兵馬在沙場交戰。若是蒼天有眼,此賊被孫策陣斬自是大好。可若是事情顛到過來。她們卻該如何自處?

就在這時,隨著白光閃耀,但見天際上光影流轉,顯露出周啟的影像!

孫尚香和步練師乍見周啟出現,豁然從池邊站起,各將弓弩持在手中。臉上神情滿是緊張和戒備。

這惡賊此時出現,莫非戰事已經結束。他既然活著,那孫策周瑜等人豈不是……!

自己失身受辱,兄長生死不明!這一切全都是拜眼前此人所賜!

想到這裡,孫尚香眼眶一紅,不敢再想下去。幾日來的委屈和神傷徹底被此時胸中的憂慮和擔心所點燃,胸中對周啟的恨意頓時被點燃到了極點!

今日勢必與這惡賊同歸於盡!

誰知,就在她滿心憤怒,即將爆發之際。

眼前周啟突然身形一閃,便如瞬移般出現在了池畔。緊接著以迅雷不及掩耳盜鈴之勢一把抓住她與步練師的手腕!

「若是兩位姑娘想救孫策,周瑜等人性命,一切稍後再說,還請速隨周某離開此地!」

孫尚香被他抓住手臂,有過前次的經歷,心中莫名一陣慌張。正待奮力掙扎。卻見眼前景色一陣變幻。緊接著只感寒風撲面。待她睜開雙目往四下一看,卻只見腳下雲海茫茫,自己正身處千尺高空!

眼前那惡賊周啟正和一身披銀甲,手舞長槍的少年將軍和一鬚髮皆白的老將一起,共同對抗一群渾身罩著金甲,身形肆意在空中飛舞的神將!

「周某還請兩位姑娘相助,共誅強敵!若是遲上片刻,只恐令兄性命不保,江東數萬子弟盡滅於此!」

驟然見此前所未見的情形,孫尚香心中正驚疑之際,耳畔突然聞聽周啟傳來的聲音。

聞言之後,她不由一怔!

聽這惡賊所言,確然是與兄長等人交戰不假。可既然如此,又哪裡來的什麼強敵,會要了兄長的性命!這強敵不應該就是他么?

一念到此,她一偏頭望向身旁的步練師。

卻見步練師只是遲疑了片刻。便端起了重.弩,依那惡賊所言,向襲來的金甲神將發起了攻擊。

眼見周啟手舞長戟,作戰正酣,卻將後背暴露於自己眼前!

想起自己所遭受的羞辱,孫尚香目中閃過一絲恨意。這豈不就是自己復仇的良機!

心中恨意催動,她素手一揚!

寶雕弓弓開滿月,一支鬥氣凝成的箭矢直直對準了周啟的后心!

眼前周啟似乎毫無所察,只管將長戟舞動的風雨不透,抵擋住空中不斷撲來的神將。

孫尚香正待一箭射出!就在弓弦即將鬆開之際,手指突然一緊。

這惡賊明知自己和練師姐姐對他恨之入骨。卻又怎會如此輕易將后心要害暴露於自己身前。莫非情況真如他所說,有大敵當前,欲要壞了兄長孫策和數萬將士的性命!

練師姐姐只怕也是想到了此關節,故而依言相助於他。

自己這一箭到底當不當射?

與此同時,那荒唐一夜的些許片段不知不覺又悄然憶入了腦海。亂緒紛紜,孫尚香眸中一絲混雜著羞惱和仇恨的目光閃過。

「嘣」

她手指一松,弓弦發出的輕響聲里,鬥氣凝成的長箭離弦而出!

江東軍陣前。

鶯鶯 昏迷片刻之後,周瑜緩緩睜開了雙眼。

「夫君!你醒轉了!」小喬見丈夫悠悠醒來。即便身處險地,也難以抑制心中的喜悅。

視野中,妻子如花嬌顏映入眼帘。周瑜嘴角溫柔一笑。伸手輕輕一拍小喬的溫潤的手掌,示意她扶自己起來。

等看清眼前的景象,又聽小喬簡單說清先前發生的事情,周瑜臉上神色頓時一怔!心中更是驚訝萬分!

他不但驚訝於副都督陸遜竟然死而復活,還結下大陣,妄圖殘害雙方將士。更吃驚的卻是,這太平王周啟竟然精通道法不說,還召喚出了神龍,與那被妖人附體的陸遜在空中鬥法大戰!

以他的聰慧,只看身上附著的透明鎧甲,以及周圍將士臉上的神情,須臾之間,便將事情的前因後果推斷的七七八八,不出左右。

凝望空中神龍威武的身影,周瑜目中閃過複雜之色。一陣深深的沮喪挫敗感湧上了心頭。

他完全不知道,若此事過去,自己是否還能生起與那太平王周啟對敵之心。

恰在這時,他自地面遠遠望見,空中縱橫飛舞的巨龍那碩大的龍首之上,隨白光一閃,多出了兩道人影。雖然隔得極遠,看得不是太過分明,可是以他的目力,依稀能辨識到,這新多出來的兩人,似乎正是失聯多日的三小姐孫尚香和步練師!

周瑜低頭一看左右,只見大喬小喬姐妹,還有周泰,韓當二將似乎也注意到了這一點,正不約而同地偏頭望向自己。

眾人的神情足以證明自己沒有看錯,那神龍上現身的果真便是孫尚香和步練師無疑!

她們為何會出現在上面!

周瑜腦子一懵,如此情形,即便他智慧若海,也完全理解不能!

巨大的龍首之上,孫尚香手中射出的長箭劃過一道肉眼難辨的軌跡,森寒的箭鋒向著周啟飛射而去!

箭若流星,轉瞬即至!如此近的距離之下,無論換做何人也絕無法進行閃避!

長箭破空,發出「嗤」一聲輕響。緊擦著周啟的頭頂飛向了天際!「轟」一聲,將一名連吃周啟數戟后,身上金光暗淡的金甲神將炸做了漫天的流光!

關鍵時候,孫尚香選擇相信周啟,長弓輕挽,助他破敵!

老將黃忠單人作為DPS,輸出上有瓶頸。自保有餘,傷敵不足。現在有了兩女作為生力軍加入,就好比在移動堡壘上突然多出了兩挺「加特林」重機槍。情況頓時不同!

原本一箭難以射殺的金甲神將,在三名遠程的集火之下,分分鐘便被RUSH(速殺)!

但見龍首之上,鬥氣凝成的箭矢密集如雨!

三人箭無虛發!

一名名金甲神將中箭之後,紛紛炸做團團流光,自地面往空中觀看,如同燃放煙火一般,低沉的雲團下絢爛奪目已極!

片刻之後,隨著眾多神將被消滅,逐漸空曠的視野中,露出了紫虛上人的身影!

「陸功績?」

孫尚香和步練師待看清前方懸浮於半空之人,當即停止了射擊。兩雙美眸中紛紛露出了不可思議的神情。

「陸遜已死,此人乃是借身還魂的紫虛上人。若兩位姑娘信得過周某,便與我一起將之誅殺!永絕後患!」周啟回頭沉聲說道。目光落在她們俏麗的面龐之上時,原本戰意凜然的眼中,閃過了一絲柔和的笑意。

步練師和孫尚香被他目光一掃,頓時渾身不自在。嬌軀均是微微一顫。好在周啟只目光稍作停留便轉過了頭去。兩女對望一眼,從彼此的眸中都看到了一絲無奈和羞惱。

莫非此人天生便是自己的剋星?

就在此時!

「嗡!」

隨著天地元氣一陣翻湧鼓盪!將戰場整個覆蓋的法陣頓時金光大作!威勢遠超先前數倍!

「啪啪……」無數爆裂聲自下方傳來!即便隔著千尺距離,身處高空。龍首上的五人卻依舊聽的異常清晰。

周啟靈覺一張!一掃之下神色不禁微變!感應中,無數士卒身上由「龍行天下,澤被蒼生」所施加的護甲正在紛紛炸裂!

趁著金甲神將阻擋自己等人的片刻,這紫虛上人顯然已經全力開始催動法陣破解自己的咒法!

「一起動手!絕不能讓法陣運轉!」

周啟暴喝一聲,運轉全身能量瘋狂地注入腳下的神龍。

金色神龍張牙舞爪猛撲上前,龍首之上,老將黃忠身上金光一閃,絕技白虹貫日再次發動!

孫尚香見陸遜如此異狀,便知周啟所言不假,未曾誆騙於她。柔軟的腰肢向後一仰,蓮足高抬支起寶雕弓,雙手拉住弓弦,三支鬥氣凝成的長箭已然搭在了弦上。

無雙亂舞——虹光落日擊!

「鬥氣凝成箭矢,對半徑50米內指定區域進行連續射擊。每一箭均可造成150%基礎武器傷害,持續時間8秒。與主要目標之間距離每增加10米,傷害增加20%!」

弓弦閃處,一支支箭矢若暴雨一般,連成了一條直線,與黃忠射出的箭矢凝成的長虹一左一右,分作紅白兩色,射向紫虛。

步練師見二人已然動手,當即身上金光一閃!

無雙亂舞——暴雨天星落!

「使用弩對敵連續射擊,每一發弩矢可分裂為十發,單支弩矢可造成基礎武器傷害60%的傷害,持續時間8秒!同一目標一旦命中超過10次,追加一次600點無屬性傷害!」

三位歷史名將同時發動無雙技!但見龍首上方,天地元氣彷彿被抽空似的,引得四周的雲團一陣洶湧翻卷。而在箭矢飛掠過得軌跡上,一道道漆黑的空間裂縫明滅閃爍。自其中透出一股股毀滅性的力量!

感應到危險撲面而來,正閉目施法的紫虛上人雙眼驀然一睜。面對龍首上的五人,空洞的眸子里,閃過一抹凶光。

「既然膽敢前來尋死!吾今日便成全汝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