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緋色只是覺得有些好笑。

穆夜池?

她真是不明白沈唯一為什麼揪著那點事不放,穆夜池愛不愛她沈唯一,心裡就沒有點數?這話明著不就是諷刺她私生活混亂,靠穆夜池這個男人出名嗎?

「多謝沈大小姐抬舉。」

江緋色心不在焉的舉杯,她還真不怎麼想跟沈唯一對峙著虐待自己的智商。

「怎麼了,林總裁似乎有些心不在焉?難道今天的廣告您不滿意?」

冰冷的聲音傳來,沈唯一身邊冷艷的女人輕笑開口,把沈唯一嘴邊的話硬是給封了回去,憋得沈唯一小臉緊揪的不舒服。

江緋色眼眸一轉,對上女人冷淡的眼睛。

她很美,一襲暗黑色晚禮服把她冷艷的性格和美貌融合得完美無暇,白皙的脖項上的鑽石項鏈讓黑色冷艷的她多了絲亮色。

女人紅色的發看出來做了調染,形成微誘~人的微卷,柔和了她冷冷的臉。

這個女人,比沈唯一強勢太多了。

江緋色的神經系統發了作用,直接的反應告訴她這個女人絕不是跟沈唯一豬隊友。

「當然不是,這個廣告很好,雖然看起來很樸實,但是融合了最人性的真善美,是個很有價值意義的廣告,與純利益的廣告是不能相提並論,它的不華麗是能展現最有價值的那一面。」

江緋色輕啟朱唇回話,縴手優雅輕揚,動作和語氣一樣流暢得乾脆利落。

「聽林總一句話真讓人耳目一亮,果然沒有辜負李先生的厚望。」

沈唯心繆贊,微笑的兩人在如此氣氛里要多和諧就有多和諧,腥腥相惜,把一邊的沈唯一氣得要冒煙。

「請問怎麼稱呼?」江緋色笑,把沈唯一的表情全看在眼裡,故意的。

「沈唯心,被姐姐名聲給壓成井底之蛙的無名之輩。」沈唯心伸手,向江緋色無奈一笑,一邊的沈唯一聽到這句話臉色似乎好了許多。

「難怪能有如此的氣度和氣質,沈二小姐太謙虛了。」

江緋色伸手,與沈唯心輕輕一握。

兩隻手窩在一起,暗來的力道讓江緋色反射性微愣,眼眸一閃間,手上的力道已經消失,彷彿那是她的幻覺。

「有我姐姐在這裡,我這不成器的人豈敢自誇,姐姐你說對吧。」沈唯心一拉姐姐,有點撒嬌的味道淺淺一笑。

「你謙虛了。」江緋色輕輕應話,把空掉的杯子放在服侍生端過來的空盤子里。

沈唯一角色一變,正要大火。

「姐!」

沈唯心輕輕一叫,讓沈唯一態度緩和了許多。

「林總,你要不要跟我們過那邊去看看?」沈唯心淺笑邀請。

「你們過去吧!我先在這裡休息會。」

江緋色拒絕了她的邀請,她可不想跟他們有任何的閑扯,還是呆在這裡想想怎麼找個借口閃人最實在。

本來以為這裡會讓自己忘掉一個人的悲觀情緒,沒想到不僅沒有忘掉,那種感覺更是強烈的充斥著她。

「也好,剛才林總裁在那麼忙,是需要多休息會。」沈唯心點頭應話,順手拿起侍者端過來的兩杯酒,遞給她一杯。

「這杯敬您公司步步高升,也祝福林總事業愛情雙豐收。」

江緋色沒料到她會在次敬酒,但在她如此的話里,她不接還真是說不過去。

她接過酒,扯動微笑回應,「也祝福你們。」

透過明黃色的酒,江緋色看到沈唯心喝酒的臉色好象有些不舒服。

「這酒我不是很適應,幹了。」沈唯心喝完酒臉色微微變,似乎想要證明她剛才的小小扭曲是因為這酒剛入口帶來的感覺。

「原來二小姐剛剛從國外回來,這也難怪,幹了,你們先過去那邊玩吧。」江緋色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而後微微一笑朝他們告別。

因為沈唯一的臉色和眼睛,盯得讓她極力不舒服。

難道又是她錯覺嗎?

頭有些暈沉,江緋色無力扶著紅色套著明黃細軟椅套的椅子坐下來。

她縴手支著下巴,望向舞會裡開始變味的畫面,有些想嘔。

舞池中央,那些剛才沒喝酒時文質彬彬的愛心人士,此刻全都原形篳露……

(本章完)

Ps:書友們,我是夜風情,推薦一款免費App,支持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江緋色覺得更不舒服了。

看著那些人,虛虛幻幻的感覺更嚴重。

她站起身想要過去找李先生,跟他說她還有事情先離開。

走了幾步,江緋色頭有點重,有不妙的預感在心中響起。

「林總,怎麼,想離開了?」

江緋色嬌喝一聲,手奮力一甩,把沈唯一伸過來的手甩開。

沒想到沈唯心低罵一聲,但抓住的手力度更狠。

左手通常會不會太有力,沈唯心抓得很精準適當,江緋色力度很軟,一時無法甩開。

「你們到底想做什麼?」江緋色頭很暈,怒瞪著沈唯心怒斥。

沈唯心輕笑,「沒做什麼,只想帶林總去休息而已,我好心好意的呢。」說罷,沈唯心靠近江緋色,扶著她,暗中卻狠狠的用力度去控制。

他們相互攙扶,在外人眼中,沈唯心就像是在好心幫自己喝醉酒的好姐妹那般,沒有人會覺得有什麼不對勁,也沒有人有空來理會。

「給我放手!」江緋色右手一拽,按住沈唯心抓住自己的手,多蠢她也知道了不對勁。

「不能呢,你看你都喝醉了,再說醉話。」沈唯心伸手擋住江緋色右手,力道相撞,暗涌的氣流只有他們兩個才清楚是什麼兇狠。

「滾開!」

江緋色怒叱。

她知道自己入了他們的陷阱,那杯酒絕對有問題。

沈唯心不是個簡單的人,她要趁著還有意識的時候離開,否則她不知道有什麼後果在等著她。

軍婚蜜令:晚安,顧先生 「好吧,看來你還是很警惕聰明,發現得比我想的要快多了。但這樣也沒有關係,你越生氣,葯就發作得越快,你沒感覺到你現在越來越心浮氣躁,想要發脾氣砸東西,失去控制?」

江緋色沉眉,不再說無謂廢話。

趁沈唯心得意時,她用盡全身力氣去反手一抓沈唯心的手。

沈唯心手腕一痛,她沒想到江緋色竟然有這麼大的力甩她。

從這力道來看,她的毅力頑強得讓她驚訝。

如果是沒堅強毅力的人早就暈了,沒想到這個女人不只提前發覺,還沒暈,能如此清醒,這麼大的毅力,到底她是怎麼做到的?

手腕被這一拍,脆生生的痛得沈唯心就快握不住她的手。

「果然是姐妹,都一樣垃圾。」

江緋色腳下灌注全部力量掃向沈唯心雙腳。

裙子和藥力的關係讓她動作慢了許多,只是她跟沈唯心的距離很近,又用命相博,沈唯心想閃也已經來不及。

沈唯心被揣得兩腿一麻,身子不由一撲,整個人被揣得往後面飛去,抓著江緋色的手也瞬間脫手。

沈唯心尖銳的指甲因為不甘心鬆手,在脫手時把江緋色白皙的手背抓出幾道染血痕迹。

「啊,唯心……唯心,你,你沒事吧。」

沈唯一的尖叫讓渾然的眾人一頓,眼光也全掃了過來,更是讓沈唯一在人群中尖叫。

沈唯心快速站起身,朝大驚小怪的姐姐丟過去一個眼神,沈唯一頓時哭得凄凄慘慘,扶住身邊的人,嚇得完全沒有辦法站起來了。

「我沒有什麼,大家幫我把我的姐妹拉住,她喝醉了,這樣跑出去會很危險,大家幫幫忙把她拉住。」沈唯心朝圍觀的人求助,眼光望向門口搖搖晃晃走去的江緋色。

即使她被揣得很疼,她的表演工夫可是非常到位,真的像是在急切擔心著好姐妹一樣。

江緋色嫌惡的回瞥了他們兩姐妹一眼,轉身搖晃著繼續往門走去。

不行了……

她覺得自己快暈倒了,在走不掉,她就完蛋。

「不要……求求你們快幫我攔住她。」沈唯心的聲音滿是驚慌,眾人也在她的驚慌聲音里回神,全都湧向江緋色轉身的方向。

「滾開,全都滾開滾開,你們這群虛偽的東西。」江緋色噁心的一把揮開伸向她的手,那本帶著猥褻的手在被揮得鑽心的痛后也不敢有什麼歪念,變得正經的要把她給抓住。

「滾。」江緋色用力大吼一聲。

真的好暈,她覺得她撐不到下一秒了,揮開眾人的手也越來越無力。

她用力喘氣,看到沈唯心看熱鬧的冷笑眼神,咬著牙揮開亂伸出來的手。

眼前正一片片的發黑。

江緋色的手在打著抖。

江緋色,撐住,撐住!敢暈過去你乾脆去死算了!

薄情總裁奪心妻 江緋色跟自己的毅力做頑強鬥爭,腳步搖晃的往後面不甘心退去。

「不……不要!」

迷迷糊糊被抓住的剎那,江緋色絕望了。

手上的力道越來越多,恍惚間,她知道自己的身子被人拉著往裡面返回去。

「誰敢在碰,要你們生不如死。」

冰冷的聲音從穿透人群,帶著寒氣肆意的怒焰滾滾撲向大廳。

眾人覺得渾身一愣,涼意從腳底往頭上沖,莫名的被這道聲音嚇住,他們的視線在落到門邊高大身軀上時,渾身不由一震,抓著女人的手也瞬間鬆開。

「你們都該死。」

穆夜池整張臉已經不能用冰冷來形容,他現在就是撒旦。

他換換踏步走向江緋色,渾身殺氣橫生,炎帝全都是瘋狂的嗜血。

被他手指到的人,顫抖得雙膝一軟,撲通一聲不由就跪了下來,低聲求饒……

這個人,這個人……彷彿消失已久那個活閻王又回來了!

沒有人敢靠近,無人敢大聲喘氣,全都默默的低著頭,窒息著,惴惴不安著,像是等待這個活閻王宣判他們死刑也不敢反抗。

這就是穆夜池,讓人聞風喪膽又無比敬畏佩服的魔鬼與天使體。

靜默中,穆夜池小心翼翼的輕柔抱起暈倒在地的女孩,動作緩慢而輕柔得不像話。

他脫掉身上不太整齊的西裝,把她冰涼的身子緊緊包裹著,像捧著絕世寶貝。

他把她抱入懷,動作緊了又緊,如此真愛。

在眾人緊張而顫抖的眼光里,他慢慢踏出門口,每走一步,眾人的心就無比劇烈的跳動一次,好象這是他們最後一次心跳聲。

「還有你們,你們最該死。」

在眾人以為穆夜池就此離開的時候,他忽然轉身,殺意濃烈的綠眸直勾勾盯著顫抖慘敗的沈唯一,聲音像是一道致命的利刃,透過空氣直刺入人皮膚,滲入他們骨髓,讓他們渾身都顫抖到僵硬。

「如果她有一點點的事,我要你們全都生不如死。」

穆夜池抱著江緋色出了門口,聲音在靜默空氣里像是毒氣,蔓延這讓人沒有辦法安心。

他們全都癱軟在地,潰不成軍的腐爛。

在這堆腐爛里,只有一個人是例外的。

那就是嘴角泛著冷笑,眼眸充滿深意的沈唯心。

靜默中,一人緩緩走出。

「誰敢把今天的這件事透漏半句,你們自己猜測後果。」一聲鄭重的聲音,帶著威嚴響起來。

他就是沈唯一兩姐妹炫耀的父親,他的威脅只是為了遮掩自己的女兒,無關其他……

*……

高高的望燈塔上,被夜城市燈光浸染成一片渾濁的天幕反襯下,有兩個被夜風吹得像要飛走的身影。

寒風中,依稀還可以聽到他們衣角被風吹動的聲音。

「你也下不了手,是嗎?」

一聲清脆帶著諷笑的聲音打破了安靜。

沈生順手把風中凌亂的髮絲耙往腦後,暈暗不明光影中的他,有一種難於讓人忽視的朦朧俊美,尤其是他輕逸淺笑的那一刻。

「不關你事,你少來我面前說這些莫名其妙的話。」

愛我,請轉身離開 沈生掃了他一眼,眼眸閃了閃,停留在他臉上幾秒后,把視線轉向盛放煙花的歡樂夜空。

「何必如此,你喜歡她就大方承認不就得了嗎,幹嘛還裝著扭扭捏捏的樣子,別等別人把她擁入懷抱了,才暗自傷神。」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