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昭陽沒說話,顧念心沉沉的放下筷子。

「楚昭陽,你是覺得跟我在一起,讓你丟臉了,還是覺得我配不上你,所以要這樣藏著掖著?」顧念靜靜地問。

「沒有。」楚昭陽皺眉說道,她怎麼會這麼想。

「我從來沒想過要特意去公布戀情什麼的,只是想要順其自然,不需要特意去告訴別人,但也能大大方方的一起在陽光下行走。原來,你並不是這麼想的。」顧念低頭說道,拿起筷子,埋頭一個勁兒的往嘴裡塞東西。

楚昭陽看她突然變得沒精打採的樣子,嗓子眼兒也冒著酸水似的難受。

楚昭陽滯了滯,說:「不是想藏著,是最近不太方便。」

顧念一頓,因為有點兒委屈,所以感覺眼睛有些疼,不敢抬頭看楚昭陽,悶著頭問:「那是有什麼事情?」

楚昭陽抬手,柔柔的輕揉她的發:「我會處理好。」

不是不信他,只是覺得,如果有事情,她就算幫不上忙,也想聽他說一說。

可楚昭陽明顯並不想讓她插手。

也是,兩人才剛剛在一起,或許還沒到無話不談的份兒上,更何況他又是個少言的性格。

顧念也擔心自己問得多了,涉及到他一些較為機密的公事,會不好。

因此,便憋著沒問。

但因為這個插曲,氣氛還是不如之前好了。

楚昭陽又不是個多話的,顧念情緒不高,這一頓飯吃的格外沉默。

兩人的第一次正是約會,好像不是特別順利。

「先讓何昊然送你回去。」臨走時,沉默中,楚昭陽先出聲。

不知是不是因為沉默的氣氛的原因,他的聲音突然響起,顯得有些僵硬。

顧念點點頭,看看楚昭陽,說:「楚昭陽,以後有什麼事,如果是可以跟我說的,就跟我說吧。」

楚昭陽愣了一下,點了點頭。

開門,何昊然已經在外面等著了。

見顧念和楚昭陽之間的氣氛不太像尋常情侶那麼親昵,便腹誹,以楚昭陽的性格,倒也挺難想象親昵的樣子。

顧念又回頭看了眼楚昭陽,說:「我走了。」

楚昭陽點頭:「嗯。」

看著顧念跟何昊然一起離去的背影,楚昭陽皺起眉,張嘴想叫住她,最終還是忍住了。

顧念上了車,何昊然開車緩緩駛離紅頂。

透過後視鏡看顧念,見她情緒低落,心事重重的模樣,又想到來的路上,顧念好像情緒就不算高。

「顧小姐,你跟總裁吵架了?」何昊然問。

「沒有。」顧念搖頭,低眉咬唇想了想,問,「他最近是出什麼事了嗎?」

隨即,顧念又馬上補充:「如果是機密的,不能說,就算了。」

何昊然不是楚昭陽,有不少戀愛經驗,當即就清楚了顧念是為什麼情緒不佳。

「其實也不是不能說,只是總裁擔心你的安全,所以才這麼做,但又怕你擔心,所以才瞞著。」何昊然說道,車速緩緩地降了下來。

「怎麼回事?」顧念聽的心都提了起來。

「襲擊楚天的事情還沒完,我們發現還有一撥人在暗處盯著,目標可能是總裁親近的人。所以總裁才怕你們的關係暴.露,會有人對你下手。」何昊然解釋道。

顧念想到今晚是跟楚昭陽的第一次約會,整頓飯卻沒說過幾句話,便忍不住自責。

對楚昭陽的脾氣,她還不了解嗎?

一個不愛說話,不愛解釋的性子。

他不說,她多說點兒就好了啊。

怕她有危險,那麼他呢?

大叔時期的危機 這麼危險,還冒險跟她約會做什麼,跟她解釋一下,避開這段時間不就好了嗎?

「楚昭陽說,只是這陣子不方便,是過段時間會有了結嗎?」顧念問。

「我們準備舉辦新葯的發布晚宴了,所以我們都猜測,對方可能會在那時候來下手。總裁已經聯繫了莫處,在發布晚宴上,他會派警察喬裝進去。現在還在籌備階段,他應該就快要跟你們說了。」何昊然解釋。

顧念想,這次的任務估計也會落在他們三個隊上。

就像上次保護楚昭陽一樣,她沒辦法毫不知情的等著結果。到時候,她一定要主動申請。

「何助理,你送我回紅頂吧。」顧念突然說。

何昊然疑惑的看她,顧念便解釋:「我回去跟他說幾句話,再走。還是分開走,不會給他添麻煩。」

何昊然知道顧念這是不生氣了,高興地應了「好」,便調頭回了紅頂。

***

楚昭陽正坐在沙發上忐忑,他好像惹女朋友生氣了,這可怎麼辦。

顧念回去一生氣,要跟他分手怎麼辦?

楚昭陽煩躁的起身,來回的踱步。

房門突然被推開,楚昭陽皺眉看過去,明明吩咐過不許打擾。

結果,就見竟是應該已經離去,此時已在半途的顧念,正活生生,俏生生的站在他的面前。

門口只有顧念一個人,何昊然識趣的並沒有跟過來。

楚昭陽也顧不得問她怎麼又回來了,大步過去就把她拉了進來,抵在門上就吻住了她。

重生之和親皇后 「我以為你生氣了。」楚昭陽抵著她的唇說。

驚世鳳鳴:至尊大小姐 「我是很生氣,你有危險都不告訴我。」顧念捶了他一下,「還要我從別人那兒知道。」

楚昭陽悶悶地:「何昊然說的?」

「他以為我們吵架了。」顧念鼓了鼓腮幫子,「不過確實算是吵架了。」

「那現在呢?」楚昭陽不確定的看著她,「和好了嗎?」

「和好啦。」顧念點頭,忍不住朝他露出了笑。

楚昭陽明顯露出了鬆了一口氣的表情,顧念又板起臉:「但是以後不許這樣,我會很生氣很生氣的。」

「好。」

「這是有關於我的事情,你可以直接跟我說的,不然我會誤會。」顧念說道。

「好。」

「以後除非是你們公司的機密,像這類的事情,不要瞞著我,讓我跟你一起分擔。」

「好。」

「為了不打擾你的計劃,在發布晚宴之前,我們要不就先不見面了吧。」顧念說道。

楚昭陽:「……」

「這回怎麼不說好了?」顧念挑眉,笑的狡黠。

楚昭陽:「……」 姜雲卿能一手毀了她親手扶上去的帝王,滅了姜家。

魏寰也親自將那謝家趕盡殺絕,如今更是盯上了赤邯皇位……

這姑侄兩人不僅外貌像,性情像,就連手段也是一樣的厲害。

如果不是他知道姜雲卿並非是真的姜雲卿,與魏寰所謂的血緣並不是真的,君璟墨都要以為這兩人合該是天生的至親,一樣的聰慧狠辣,一樣的睿智決絕。

姜雲卿聽著魏寰的過去,也是目光漣漣。

之前見到魏寰的時候,與她交談過幾句,她便猜想過魏寰的過去,可卻沒想到居然這般「精彩」。

魔法雙笙 君璟墨所查來的東西雖然不夠詳盡,可是單單隻是這些,就能想象出魏寰的手段有多厲害。

難怪那日相見時,魏寰敢放出豪言,說要送她女帝之位。

君璟墨說道:「魏寰的事情,能查到的都已經查到了,查不到的東西估計想要知道也難。我總覺得她對你應該還有所隱瞞,你明日與她進宮也不知道會遇上什麼麻煩,不如帶著我一起去,也好應對?」

姜雲卿聞言笑睨了他一眼:「我去,還能說是認祖歸宗,拜見長輩,你去該以什麼名目?總不能讓我那便宜姑姑跟皇帝說,你是我養的男寵,帶進去讓他一起過過眼吧?」

君璟墨:「……」

姜雲卿見他一言難盡的樣子,笑著拍了拍他的胳膊:「放心吧,我知道魏寰對我有所隱瞞,但是她所隱瞞的事情應該是和拓跋氏的滅族有關,我能感覺得到她對我沒有惡意,至少目前沒有。」

「這赤邯皇宮我早晚都要走一趟,有徽羽跟著,我又已經恢復了內力,葯囊也全部補齊了,就算真出了什麼問題,我也能夠自保,況且你留在宮外,萬一老皇帝當真翻臉,我逃出來也得有人策應才行。」

君璟墨聞言伸手抱著姜雲卿低聲道:「可我不放心。」

他靠在姜雲卿耳邊喃喃道:

「上一次看著你被人劫走,為了大局讓你陷入危機,我至今還猶有后怕,當時知道你落入滄瀾江的時候,要不是心蠱能感應到你還活著,我怕是早就瘋了。」

「我不願讓你冒險,哪怕一絲一毫,也不願意。」

姜雲卿知道君璟墨是在意她,聽著他口中低語,她踮著腳親了親他下巴,低聲道:「我知道,哪怕為了你,我也不會讓自己無路可退。」

以前是不知道她死了之後,心蠱也會跟著死去,君璟墨無路可活,如今知道了,她又怎麼會拿兩人的性命去冒險。

姜雲卿低聲靠在君璟墨耳邊低語了兩句。

君璟墨聽完她的話后驀的低頭,壓低了聲音道:「你對魏寰用了毒?」

姜雲卿點點頭:「不是什麼要命的東西。」

「只要明日入宮后沒什麼問題,過了明天晚上那葯會自然散去,甚至會滋補她的身子,不會傷她半點,可如果明日宮中之行不順利,或者是她有什麼別的目的……」

姜雲卿目光微暗,她總要想辦法自保才行。

那些葯是毒,卻也是補藥。

只要魏寰不朝她動手,自然會安然無虞,可一旦魏寰存了害她之心,和她所謀之事從頭到尾便都是算計,那自然也怪不得她。 他默默地脫下了西裝外套,一言不發時的沉著模樣,真的很容易讓人誤會。

顧念緊張的結巴道:「你……你幹嘛?」

楚昭陽下巴微抬,本就有些凜冽的氣勢更顯矜高。抬起骨骼分明的長指,一下一下的挽著衣袖攖。

顧念也不知道看哪裡好了,白皙如玉,瑩潤細緻的長指好看,結實有力的手臂也好看,甚至就連挽袖子的動作都那麼賞心悅目償。

而後,顧念愣愣的看著他從褲袋裡拿出一隻口罩,戴上了,只露出了一雙稍顯凌厲的黑眸。

又從旁邊的置物架上拿來一頂棒球帽,給顧念戴上。

顧念獃獃的,都不知道他是什麼時候,從哪兒弄來的這些東西。

「這樣就可以了。」楚昭陽說,不妨礙約會。

「你從哪找來的?」顧念好奇地問。

「問會所要的。」楚昭陽簡短的回答。

「可是我都走了,你要這些幹什麼?」顧念問完,頓了頓,紅著臉笑了,「不會是知道我生氣了,所以又想去追我吧?」

楚昭陽:「……」

就算你猜對了我也不會承認的。

但,幾乎被口罩捂住了大半張臉,便讓他的兩隻耳朵紅的更加明顯了。

「想去哪兒?」他第一次約會,沒有經驗,不知道該去哪裡。

約會,顧念也是頭一回,沒有經驗。上大學時跟言律之間有點兒朋友以上,戀人未滿的曖昧意思,但卻從沒有正經的兩人約會過,每次出去,都是朋友,同學,一大幫人。

「約會,去哪兒啊?」顧念問。

楚昭陽將口罩拉下,修長的食指如玉骨,勾著黑色的口罩,襯的那麼好看。

「你說。」楚昭陽淡定的將問題拋給了顧念。

「這段時間情況特殊,還是不要了吧。」她擔心楚昭陽。

楚昭陽食指微勾,在顧念的棒球帽沿上輕輕敲了一下:「沒關係。」

都捂的這麼嚴實了。

說罷,就牽起顧念的手,開門帶她出去。

何昊然見到他們全副武裝的樣子,愣了下,便又微微的笑了。

***

最終,顧念還是選了最大眾化的,看電影。

兩人去了電影院,楚昭陽戴著口罩,就要去排隊買票。

「等等,現在不用去窗口買的。」顧念攔住他說。

楚昭陽疑惑的看她,顯然是絲毫不懂。

顧念笑著拿出手機,進入團購網站,考慮到楚昭陽一個大男人,似乎會更喜歡科幻片之類特效更炫的電影,正好最近一部新的科幻電影剛剛上映,問了楚昭陽的意見,顧念便買了兩張票。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