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十六點頭間正色道:「那現在我們是不是可以談之前的問題了,你願不願意成為我妖宮之人?」

「要知道我妖宮裡可是美女如雲,資源如海,別的男人做夢都想來啊。」妖十六朝許辰眨眼,頻頻拋送媚眼。

許辰平靜站著,彷彿沒看懂妖十六這些表情的意思道:「這一點,很抱歉了,我暫時還沒有進駐任何勢力的計劃。」

「這樣啊。」

妖十六看了許辰一眼,又回頭看了一眼妖青,很快釋然笑道:「沒關係,我們妖宮隨時歡迎你,另外下次還有這種既能得寶又能噁心無雙宮的事,別忘記找我們妖宮哦。」

「一定。」

許辰抱拳。

妖十六笑笑,和妖青一起離去。

妖青走的時候朝許辰一行人笑了笑:「多謝了。」

「客氣。」

兩行人分開。

許辰四人很快離開原地,回到世界樹之下。

「無雙宮不會找妖宮麻煩,但今天的賬一定會算在我們頭上,咱們就這樣拒絕了妖宮,是不是不太好?」藏神問道。

許辰沉默:「今後的麻煩我會盡量想辦法解決,其實不入妖宮是我個人意願,不影響你們的選擇,如果……」

「你說這話就太見外了。」藏神頓時道。

「是啊,妖宮看重的也是你不是我們,咱們幾個是一條繩上的螞蚱,你現在就是那個挑頭的……」

刀坤正說著。

天地空間忽然一陣劇烈搖晃。

彷彿天塌了一般,一股恐怖的懾人氣息朝著整個世界樹席捲而來。 「怎麼回事?」

許辰幾人吃驚抬頭,難不成無雙宮的強者這麼快就來對付他們了?

「轟!」

一陣恐怖的搖晃襲來,許辰幾人頓時變色,身形難以穩固,腳步踉蹌。

這不只是世界樹在搖晃,連空間都在震顫,動靜大的驚人。

「不對,這絕不是無雙宮的人!」

許辰抬頭,面帶驚訝,這種程度的動靜可不是一般人能造成的,哪怕之前許辰見過最強的刀魔也沒這種實力。

「難不成是有五階的強者在戰鬥?」刀坤驚疑不定。

藏神沉吟:「不,就算是過億大道的五階強者也不可能撼動整顆世界樹。」

「五階強者都不行?」許辰皺眉,難道是五階之上的存在?

「必然是五階之上的存在了,大千法則級的掌控者,甚至可能是一位大世界級的掌控者!」

藏神眼中流露出一絲驚懼:「如果真是這樣,那可能要出現天大的麻煩了。」

「真的會出現這種強者?」

許辰臉龐上流露出一絲驚色。

大千法則級掌控者,凌駕於大道階級之上的存在,稱為法則階級,這種強者掌控一種或者多種完整的法則。

大道無數,但數量上升到一定程度后卻是可以凝聚完整的法則。

一億種大道是一種法則。

而想要突破大道階級,進入法則階級成為大千法則級的掌控者,起碼需要掌握三種完整法則,也就是最少要有三億種大道的強者!

這是大千法則級的掌控者。

而大世界級的掌控者更在法則級之上,傳聞一顆世界樹上只有一個大世界級的掌控者。

這種強者也可以稱為是世界樹守護者,強大且稀少。

現在的許辰等人,最強的許辰有八萬種大道,弱點的藏神只有三萬大道,這別說和大世界級的強者相比了,哪怕和最少三億大道的法則級強者比都弱小的可憐。

現在這種級別的強者發生戰鬥,那情況可想而知有多危險了,怕是隨便一丁點的餘波也可以把他們這些人滅殺一萬遍不止。

「轟!」

震耳欲聾的聲音越發恐怖的傳來,就像是汪洋中的狂暴海嘯,瞬間淹沒了所有人,引發陣陣尖叫。

可以看得見,整個世界樹外面密密麻麻站滿了人,所有的人都被這動靜驚動了。

「嗡!」

忽然之間天際一片紫霞光芒出現,然後紫光猶如初升的驕陽,瞬間就籠罩整個天空,瀰漫大地。

太遠的地方看不到,但等這紫色光暈靠近之後,人群清晰的看到了毀滅,是純粹到恐怖的毀滅,大地被完全摧毀,就像是烈火中的青煙飄散,裸露出了在地面下縱橫交錯的世界樹根須。

在樹底下那無窮無盡的泡沫小世界,頃刻間毀滅了無數。

這種毀滅不可逆阻的推向世界樹,毫無疑問,這股力量是可以摧毀世界樹的力量!

「這,是什麼!!!」

無數人驚恐,不論是一階二階,還是四階五階的強者,全都惶恐至極。

「不滅法!」

驀然,一聲無盡威嚴的聲音從天際響徹,隱約可以看的到在天地之間出現了一個白衣人影,此人揮手間天地變色,青光庇世,整顆世界樹都籠罩在了這青光之下。

「轟!」

紫色的光暈像浪潮撲擊在青光之上,整顆世界樹頓時強烈的搖晃起來。

「啊!」

飛在空中的無數超脫者一時間就如同是罐子里的石子,不受控制的來回碰撞,有的人甚至直接撞死在庇護他們的青色光幕上。

恐怖的場景讓人一輩子都不能忘記。

「噗嗤!」

天地之間,那個庇護了世界樹的白衣人影噴血,神色一下子萎靡,連帶著庇護世界樹的青光都暗淡了下來。

「守護者!」

「守護者大人!」

「您沒事吧!」

一瞬間有八個身影飛到天穹之上,這八人每一個都有種讓許辰心驚肉跳的威壓,那種威嚴似乎一眼就可以讓他死亡。

「守護者?」

藏神和刀坤變色,目光頓時看向許辰。

許辰同樣震驚:「這個白衣人就是大世界級的掌控者,這顆世界樹的守護者?!」

「怎麼會這樣,連大世界級的掌控者都在剛才那力量下受傷了,那是什麼力量?難不成,難不成……」

藏神的聲音變得顫抖起來。

「是其他界的界主?!」刀坤滿臉駭然。

許辰神色為之茫然:「界主?」

他了解過世界樹上的強者等級,但界主還是頭一次聽。

「界主,大千世界目前有四大界,包括我們古仙界,還有機皇界、巨獸界、死魔界,每一界之中都有諸多世界樹,同樣的每一界之中也有一位界主,是比大世界級掌控者還要強大,乃至於強大無數倍的至強存在。」

刀坤神情有些恍惚:「能如此遠距離,一擊就讓大世界級掌控者受傷,那剛才的紫光必然是界主出手無疑了……」

許辰神情驚愕。

一瞬間明白了事情的可怕。

界主出手,這很可能意味著四大界要開戰了!

「怎麼會突然發生這種事。」許辰沉聲開口,心中感受到一種無由來的緊迫。

哪怕是四階、五階的強者交手就讓他們有種遭遇毀滅的無力感,現在界主出手,他們更是顯得如螻蟻一樣卑微,生命,完全沒有了保障。

「這會不會和上次的……」

許辰目光忽然一凝:「災星攻巢有關?」

「災星攻巢!」

藏神和刀坤對視,有深深的疑慮:「有可能,上次災星攻巢來的莫名其妙,說不定真和這次的事情有關。」

許辰沉默,然後無奈搖頭:「也許上面的那些人知道,只是我們不知道而已。」

「……」藏神和刀坤不語。

「守護者,剛才發生了什麼事?」

有人開口,是之前飛天而起的八個強者,許辰猜測這八人可能就是超越大道階級之上的大千法則掌控者。

「有界主入侵。」

白衣守護者平靜開口,目光深邃:「可能要有大麻煩了。」

「大麻煩?」

眾人皺眉。

天地遠方忽然再度有驚人的動靜出現。

除了紫色光暈之外,還有一種漆黑色的光幕似要籠罩整個天地。

「你們越界了!」

驀然,一股金色的光像是黑夜中的太陽,一出現就蠻橫的摧毀了紫光和黑光。

「盤古。」

紫色天幕和黑色天幕中傳出沉吟聲:「你果然還活著。」

世界樹下。

許辰面色一驚:「盤古?」 盤古?

這不是他小世界中的開創者?怎麼又出現在了大千世界中?

「果然是界主之戰。」藏神扭頭,見許辰神色反常不由問道:「許辰你怎麼了?」

「盤古是古仙界的界主?」許辰正色道。

「對啊。」

「可為什麼……」許辰遲疑,大千世界的界主怎麼會和他的小世界有關?

恰似我還愛你 「什麼?」刀坤和流雲也轉頭看向許辰。

許辰沉吟中說道:「我的小世界中有關於盤古的傳說。」

「這怎麼了?」藏神問道。

流雲點頭:「小世界中有盤古的傳說很正常啊,所有古仙界的小世界中都有盤古的傳說。」

「所有?」許辰皺眉,面帶疑惑。

「我明白了。」刀坤忽然道:「許辰,你們小世界中的傳說是不是盤古乃開天闢地者?開闢天地之後就隕落了?」

「對!」許辰點頭。

「我們的小世界也是這樣。」刀坤解釋道:「所有小世界都是這樣的,我們身處古仙界,那在古仙界內每一個小世界中都會有界主盤古的意志,說是他開闢了我們的世界也沒有錯,畢竟連大千世界中的古仙界都是他為界主。」

藏神點頭:「我們小世界中關於盤古的傳說都是一種意志的影響,其實盤古並沒有到過我們的世界,這只是界主一種威能的體現,但凡在古仙界內的世界都知道盤古界主的名諱。」

「原來是這樣……」

許辰沉默下來,苦笑感慨,以前以為盤古如何如何,直到現在才知道以前了解的盤古居然只是其本體的一縷意志,那以前的他又是有多渺小。

「說起來今天的事太奇怪了。」刀坤轉頭看向天際:「界主是不老不死的,今天這些入侵的界主怎麼會認為盤古界主已經隕落了?不會真發生過什麼事吧?」

「應該不會吧……如果界主真出了什麼事,那我們就都完了。」 重生八零:媳婦甜辣辣 藏神神色微緊。

天穹上,兩個越了界的界主意志左右雄踞。

中間金色的盤古意志通徹天地,一股剛烈霸道的氣息針對兩個界主,沒有多餘的話,金光像是兩座大山朝著他們鎮壓而去。

「盤古,我二者同列,你待如何。」

紫色和黑色的天幕中傳出浩大的聲音,威不可測。

「鎮壓。」

盤古意志強勢落下,沒有絲毫餘地。

「裝腔作勢!」

紫色和黑色的意志退去,浩蕩的聲音卻是依舊強勢:「你在主場,給你一分薄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