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星遙心底一喜,熱戀期恨不能一分一秒都膩在一起,過夜這種事,自然是緊張刺激,卻還隱隱期待。

京寒川蹙眉,咳了聲。

接著許鳶飛話鋒一轉,「不過星遙,有句話我還是得和你說一下……」

京寒川眉心剛舒展,心底燃起一絲希望的小火苗,就被自己妻子一碰水澆滅了。

「年紀不小了,有些事我不想叮囑太多,你肯定也會覺得煩,你們想做什麼,把握好分寸,我相信你能處理好自己的事,自己心底有個尺度就行。」

「你們多接觸,才能知道他是否真的適合你,出去玩一圈也挺好。」

「你最近也挺累的,也該放鬆一下了。」

京寒川剛要出生否決,盛愛頤說話了。

「園子剛開業,前面投入太多,剛盈利,還沒回本,待會兒我給你那張卡,和男生出去,也不要總讓人家花錢,咱家也不缺錢……」

「謝謝奶奶,不用了,我手裡有錢。」京星遙婉拒她的好意。

母親、妻子一起助陣,京寒川這話都沒法開口,目光投向父親。

美漫之道門修士 某大佬吃完飯,扯了紙巾,慢條斯理擦了下嘴,「牧野,吃完了嗎?吃好了,爺爺送你去學校。」

「吃好了,走吧!」京牧野拽著書包就往外走。

他爸心情不好,遠離危險區。

**

雲錦首府

傅沉正打算去京家,主要是秋季了,螃蟹肥美,和京寒川聊會兒天,順便弄點螃蟹回來,傅歡挺愛吃的,螃蟹肥美也就這點時間。

此時在客廳等傅欽原,因為他要去找京星遙,就正好一起去了。

看到他從樓上下來,穿戴休閑,可是身上一點小點綴,比如腕錶一類,明顯是精心搭配過的,果真,戀愛了就是不一樣。

傅沉餘光瞥見他手中的提包,略微蹙眉。

男女不同,女生出街或者出門,總是要背個包的,而且傅欽原的這個包……

是個小型行李提包。

去約會,帶行李?

準備去京家住下?不怕被打?

「帶東西做什麼?」

「我正要和你說,我今晚可能不回家了,回頭我跟我媽打個電話說一聲。」

傅沉盯著他手裡的包,東西都帶齊了,可能不回家?

只怕真的不回來了吧!

「您收拾好了嗎?可以過去了。」傅欽原看了眼腕錶,時間也卡得剛剛好。

「你去吧,我忽然想起有點事。」傅沉原本也是臨時起意,不算爽約。

「那我先走了。」傅欽原趕時間,提著東西就出門上車離開。

十方看了眼傅沉,「三爺?還去京家嗎?」

「最近都不去了!」 傅欽原設定好導航,出發離開川北后,經過鬧市區有些堵車,才給家裡去了個電話,京星遙又不是外人,就直接打開了免提。

他撥的是宋風晚手機,接電話的卻是傅沉。

「她在午休,吃過中飯了?」

「嗯。」

「沒想到你還活著。」

「……」

副駕的京星遙強忍著笑意,早就知道他們父子倆一直都是相愛相殺模樣,只是沒想到懟得如此直白。

「那我先掛了。」傅欽原手指抓緊方向盤,這人真的不是親爹吧。

「別急,我有話要說。」傅沉拿著手機,走出卧室。

「還有什麼事?」

「做好措施。」傅沉說話素來都是波瀾不起,就算是說這種渾話,也是嚴肅認真。

京星遙原本還置身之外,吃瓜吃到自己頭上,心頭一緊,臉瞬時爆紅。

老公勢不可擋 「我知道了。」傅欽原咳嗽著,「爸,她在我邊上,開著免提,您說話注意點。」

「那掛了吧。」

不待傅欽原說話,就聽到那邊傳來忙音,頓時一陣頭疼,瞥了眼京星遙,相顧無言,有種莫名的氣氛在兩人之間竄動……

車子在鬧市區走走停停,偶爾經過藥房一類,京星遙就乾脆低頭玩手機,佯裝什麼都沒發現。

「遙遙——」

「嗯?」

「東西都帶齊了吧。」此時已經逼近出城的收費站,「要是有什麼遺漏的,現在還能回去拿。」除了收費站,上了高速,就難回頭了。

「我看一下。」京星遙扯過放在後排的背包,檢查了一下。

「主要是身份證,其他都無所謂。」

京星遙手指一頓,聲音細軟得往人心底鑽,「帶了。」

「那就行。」

……

去小鎮的路上,開了一個小時高速,還得走大半個鐘頭小路,傅欽原偏頭看向身側的人,「要不要睡會兒?」

「不用。」京星遙正在玩手機,此時群里早就炸了鍋,而這把火毫不意外,是段一諾點起來的。

段林白這嘴本就沒什麼把門,回去時碰到段一諾,她說想去找京星遙玩,段林白就回了句:「她和男朋友去外地了,今晚都不一定回來。」

段一諾這般八卦,立刻就把消息傳到了群里。

操作最騷的是,她沒直接說消息,而是發了個紅包,把人全部炸出來,京星遙就是圖個好玩,搶了紅包,還說了聲謝謝。

段一諾:【@京星遙,姐,出來就別走了,老實交代,你今天和哥晚上準備怎麼在外過夜。】

傅漁:【星星,你和我小叔要在外過夜?】

京星遙:【不是,我們就是約個會而已。】

段一言:【消息來源可靠,已經過官方證實。】

不等京星遙解釋,傅漁又發了個紅包,紅包名:【歡度國慶】,京星遙哭笑不得,嚇她一跳,傅漁還真的從不按常理出牌。

傅漁正打算說些什麼,從來在群內潛水,不曾冒泡的懷生忽然出來了。

【你醒了?】

傅漁:……

【我在你房間門口,開門。】

眾人:……

這兩人什麼情況?大家都知道傅漁與懷生一起去西部調研了,只是簡單兩句話,總透著些許古怪。

*

此時懷生一行人已經即將結束一周的調研,抵達市鎮,幾人找了賓館住下,他們是宮學校報銷,公費調研,傅漁所產生的費用從來都不會和他們的算在一起。

雖然開的是標間雙人房,傅漁也沒去蹭房間,而是自己開了個房間獨住,懷生過來敲門,無非是想看看她腳傷如何。

幾人進山這麼久,都沒好好洗過澡,傅漁剛從浴室出來,裹了浴袍,檢查了一下穿著,繫緊腰帶,確定規整才單腳蹦著扶著牆開了門。

懷生也是剛洗了澡,頭髮都吹得半干,一半貼著額角,莫名帶了些懶散不羈。

「方便進去?」懷生落在她腳踝上,看起來沒什麼大礙了,只是傅漁還不太敢過分著力,讓受傷的腳踝充分休息。

「進來吧。」傅漁側開身子,懷生進屋后,順手就把門關上了。

「對了,我待會兒不想和教授他們一起吃飯,實在太累,想叫個外賣,準備買明早飛機回京。」傅漁這般模樣,拖著行李趕火車,腳怕是廢掉。

「那我跟你一起。」

幾天相處,傅漁對他也算了解,看似非常好說話,其實骨子裡又倔又硬,偏生端著一副好好先生,溫潤儒雅的模樣,總有法子讓你接受他做的事,說過的話。

「其實沒必要,我讓酒店幫我叫個出租,直接去機場,也挺方便。」

懷生卻拿出手機,「我們坐下午的航班,上午你好好休息,三點28分的怎麼樣?到京城正好吃晚飯。」

話都說到這份上了,加上傅漁此時有私心,點頭應了聲,「你訂票?現在機票多少錢,我把錢轉給你。」

「暫時不用,你身份證號多少?」懷生需要在手機上註冊信息。

「給我吧,我來輸。」傅漁伸手接過他的手機。

可能總歸不是自己的東西,而且某人……

居然用的是五筆輸入法,這東西……不是他爸才喜歡的?傅漁抿了抿嘴,怎麼切到數字輸入界面啊?

懷生忽然伸手,兩人指尖輕輕碰了下,傅漁下意識縮了回去,懷生卻不驚不動,手機就那麼大點,兩人此時自然靠得有些近。

剛洗了澡,傅漁方才覺得渾身舒服些,此時好似又出了一身熱汗般,黏糊糊的難受。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他垂頭,呼吸落在她拿著手機的手背上。

似有火舌竄動。

輸入一些身份驗證信息后,懷生很快就訂好了機票,並且預約了明日去機場的出租。

「我要叫外賣,你和教授一起吃,還是……」傅漁抿了抿嘴,言外之意:想不想和我一起吃?

「陪你。」

傅漁臉上很淡定,心底卻抑制不住有點小歡喜,「那我訂餐吧,你想吃什麼?」

「都可以,我去和教授說一聲我們的行程調整,待會兒過來。」

「好。」

懷生走後,傅漁低頭翻看附近的外賣信息,點了餐之後,視線落在飲料那一欄……

忽然想到懷生在雲錦首府喝奶茶的情形,嘴角忍不住上揚。

點了兩杯奶茶!

怎麼會喜歡喝奶茶?有點反差萌。

**

另一側,傅欽原與京星遙已經抵達小鎮,直接去了下榻賓館。

「您好,二位是要住宿還是訂餐,訂餐的話,可以先預約,晚上五點準時營業。」這裡是旅遊小鎮,有幾家星級賓館,都是住宿餐飲娛樂於一身。

前台兩個接待看到兩人,當時眼睛都亮了。

「住宿,有預約,姓紀。」

「稍等。」

房間是傅欽原助理小紀定的,前台自然事先無從得到消息,「麻煩二位身份證,我們登記一下。」

看到身份證,確認身份,兩個前台互看一眼,心底八卦得要命,只是不敢問。

房間開好,傅欽原提著行李,京星遙按了電梯,站在他身側,漂亮溫軟,分外和諧。

「我的天,沒搞錯吧,他倆怎麼會來我們這種小鎮,度假?小三爺那眼神簡直太寵了。」

「很般配,真人比照片好看太多。」

「可惜剛才沒敢拍照。」

冷少來勢兇猛 ……

酒店對客人信息保密,雖然興奮,做員工的也不敢對外透露半分。

傅欽原則提著行李,與京星遙找到了房間,這個房間號……

【3666】

傅欽原咳嗽著,好像言外之意就是讓他666一樣……

刷卡進屋,房間內風景獨好,只是中間一張分外惹眼的大床,白色床單上,擺放著酒店贈送的一枝玫瑰,她隨意打量著房間,剛準備去看一下浴室洗手間。

剛一轉身,某人湊過來,她下意識後退,後背緊貼著冰冷的牆壁……

「我們休息會兒再出去。」

「好。」

京星遙手指稍微抵了他一下,休息就休息,你湊這麼近幹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