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入醫藥品市場之後,張誠和六六公司給人的感覺就是不夠給力。實際上,大型藥物公司的利潤豐厚,一兩個藥品失去了市場下架,根本對公司本身影響甚小。當然也是因為興奮劑市場就那麼大,就算美國大兵全部用了六六,也不算什麼——美國軍隊,本身就是要使用興奮劑的,現在還沒有開始大量的採購六六使用,也是為了軍人的安全著想,因為有的藥物副作用,不是立刻顯現出來的,雖然按照傳統來說,只要沒有立刻吃死人的興奮劑,都是好的興奮劑。

利潤更大的是癌症藥物市場,每年全世界投入其中的研發資金就有幾千億美金之多,要是明天張誠突然拿出一個能夠消滅一切癌症的藥物,那隻怕殺手以及導彈都在來殺張誠的路上了——研究出艾滋病特效藥的那個團隊(不是雞尾酒療法),都在俄羅斯和烏克蘭上空被導彈轟下來了,商業竟爭也是很血腥的,大家都覺得幕後黑手是美國那個雞尾酒療法的公司,只是誰也沒有證據。

要是經濟戰爭只要向C(掌控經濟)裡面一樣,打上一戰就完了,世界經濟發展要簡單有序的多。

因為藥廠設在日本,日本工人的福音先到了,原本各種加班壓的人直不起腰來,如今大家都當做沒啥事一樣還能說笑著繼續加班,加完班之後還能繼續喝酒聊天罵老闆。藥物成本,比起加班費來,簡直不值一提。一個月也就四五片葯,一片藥商店銷售價格是一千日元左右,相當於臨時工一個小時的工資。怎麼也是能吃得起的。

貧困國家幾乎沒什麼工業,也就沒有吃興奮劑的必要,張誠手下的慈善機構在非洲也是以保護漂亮的大貓為主。

非洲雖然窮,其實是自找的,當然也有歐美殖民者的遺留問題等。根據張誠得到的報告,其實非洲除了熱帶雨林和沙漠地區之外,剩下的大部分地區,實際上土地肥沃,只是當地人沒什麼耕種的習慣很多部落還是以遊獵和放牧為主業,或者還是處於刀耕火種的時代。這個產量低,也就怨不了別人了。

更多的非洲人和南亞人已經習慣了在樹上採集果子吃一輩子,非洲只吃香蕉為生的人不在少數,換了美國,這種事情難以想象,美國人甚至不把香蕉產量算進糧食產量裡面。

如同很多年前越南流行摩托車一樣,如今的非洲很多國家流行自行車,美國也流行自行車那是因為有錢人喜歡騎自行車減肥——這個活動還是比較時尚的,當然有錢人家自行車的價格,不比工薪家庭的汽車價格低就是了。而非洲流行自行車的原因是,大家用自行車帶著香蕉去集市出售,賣香蕉的錢不多,但是也可以換一些工業品和藥品,例如用報廢輪胎製造的拖鞋——這個好像是在非洲獨一份的。換了美國人可能就看個新鮮,對非洲人來說,鞋子結實耐磨才是最主要的,而從其它國家進口的鞋子,往往達不到這個要求。

張誠手下的漁業公司,自然也都用了六六,日本好船漁業這邊表示,用了六六之後,漁獲幾乎翻翻了,可惜是獎金只增加了百分之五十。

張誠可不是這麼算的,一個月出海兩次計算,最低每月工資和獎金加起來有五百萬日元,真的很少嘛。別的遠洋漁業公司的人看到這個水平的工資都眼紅的不行。其他遠洋漁業的工人,不計算獎金的話,一年能拿五六百萬日元。

看那些人上岸后就開始大手大腳的花錢,也就知道,真的不少了。以前窮的時候,都要管住自己的手腳,少花錢才是正經。 日本東京肯定是屬於花花世界的行列,民間風俗行業就沒有一天停止過。更鑒於日本少數財富集中在少數財閥的手中,日本民間的女學生為了獲得一些奢侈品,和有錢老男人之間的有償交際也是聞名於世的。

就算張誠手下的華人船員還算顧家,每月拿到工資第一件事是先給家中匯款,但也不是苛待自己的人,在吃飯的時候,沒少聽這些人吹牛,什麼日本女學生怎麼樣,送了什麼禮物,花了多少錢,在哪裡的情侶酒店開的房間云云。

這裡,固然有誇大成份,不過想想日本金領的航空公司飛行員一年收入可能還不如這些漁夫,他們在經濟能力上完全能做出這些事來。而且,世界最壞的就是老司機,一個老司機總是能帶壞一船人。

更別說,收入提高后,他們猛然發現,自己已經是日本金領中的金領了——日本金領,平均年收入在一千五百萬日元以上就算金領了,能達到這個水平的往往只有大學教授、飛行員、當紅影視藝人、當紅作家漫畫家、一直在加班的工作十年以上的註冊會計師(新人註冊快計師的薪金和有十年工作經驗的註冊會計師的薪金是兩碼事,薪金甚至能差出數倍來,這還僅僅指的是初級註冊會計師)。

張誠手下的漁夫,最底層的,月薪是七十萬日元,連同保險等。在遠洋漁夫中,不算低,但在日本,也算不上高收入階層。不過,架不住現在獎金高,每月出海兩次,一次八天,其中工作六天,來回航行時間兩天。但是每次出海,獎金也算是分紅高達每人每次三百萬日元。一個月出海兩次,加上薪金那就是六百七十萬日元了。

扣掉個人所得稅什麼的,最後也能拿到五百多萬日元,一年那就是年薪六千萬日元的工作,相當於日本大企業的高管了,但是日本大企業的高管,可不是一般人能做上去的。

在日本東京,有每年超過半億日元的收入的男子的話,若是本地人,只怕來說親的都要踏破門檻了。好可惜,張誠手下都是外地人,只好把錢花在歌舞伎町街和援助買不起名牌奢飾品的女學生身上。

以前收入還低的時候,張誠手下的船員下船前都是個個不修邊幅,衣衫襤褸加上一身魚腥味——作為打漁的,大家也不明白要乾淨幹嘛,反正一幹活不是汗水就是魚的血水。

現在收入高了,縱然張誠這裡是不發制服的,但是在下船前,這些漁夫們也都在船里洗得乾乾凈,換上熨燙好的西服或者休閑西服。為了衝散船上傳來的魚腥味,還都開始在身上噴香水了。

以前在日本,這裡是沒有親人接船來的,畢竟船上只有寥寥幾個日本人,日本人是從眾的,既然大家都沒有讓親人來接船,這幾個就算本地人,也不會讓家人來接船。

現在嗎,大家在日本仍然沒有家人,但是都有了固定的或者非固定的女朋友——張誠開出的獎金,也足夠在日本養活兩個家庭,既然如此大家幹嘛要虧待自己呢,當然是叫女朋友來接,一出海都快十天沒碰女人了,是人都有需要的,可見這個世界真正的好男人幾乎就剩下鳳毛麟角了,至少不在張誠的船上。

其他公司的水手和漁夫,哪有這等好事,沒有強擼灰飛煙滅已經是很克制了。

好在因為收入高了,來接船的女學生和女人們顏值還在日本平均水準之上。張誠船上的水手們,分為兩派,一派認為,日本女學生好,另一派認為大齡女青年好,更會照顧人。並且在沒事的時候,因為各自的觀點爭執不休。

雖然日本已婚婦女出軌率特別高,但是大家都是外國人,還不敢搞婚外情免得被人打死,至少在中國人的傳統思想中,姦夫這種東西一概是打死勿論的,何況是人在外國,誰知道這邊法律是不是還是中國古代一樣。因為在明朝的法律明文規定,苦主在家殺死姦夫和出軌的淫婦是合法捍衛自己的權益,不受審判的。

這一次下船前,張誠受了船員中老徐的邀請,和他一起吃頓飯,作為一個老海員老漁夫,是非常感謝張誠這樣慷慨的大老闆的,日本其它大企業的財閥們賺的未必比張誠少,但是那些人,總是儘可能的把錢都留給自己而不是發給下面工人。張誠這樣的老闆,老徐這一生中還是第一次見到。

老徐的女朋友,是一個叫做麻田喜袋子的日本東京的高中女生。老徐雖然還不是很老,卻也有四十多歲了,家裡的孩子也和麻田喜袋子差不多大了,也是在國內上高中。老徐因為常年出海,被曬的有些黑,做的也是苦工皮膚和手也都很粗糙,算不上是發哥華哥那樣老帥哥的行列。至於讓麻田喜袋子看上老徐的,那隻能是老徐厚厚的腰包了——這很現實,但我們都生活在這個現實而殘酷的世界中。

麻田喜袋子也是這樣的,以前學校中的男友,除了心靈和身體的安慰,既不能給麻田喜袋子帶來足夠的零花錢,也不能給麻田喜袋子帶來各種名牌化妝品和首飾乃至包包。

高中之後呢,麻田喜袋子也試過打零工,可是打零工每小時收入也就一千日元上下的樣子,不但不能購買到自己所有想買的東西,還要接受老闆和顧客的騷擾。如果僅僅是這樣,純真時期的麻田喜袋子認為只要有真愛一切都能變好的。不過,等有一天意外的發現了男友劈腿后,麻田喜袋子就開始了自暴自棄或者說一切向錢看。

而且老徐的工作是遠洋漁夫,每個月一半時間,都是在海上的,這樣麻田喜袋子也不用拿出所有時間賠老徐,縱然因為有的時候因為要陪老徐要請假和曠課,但只要不太笨的話,學習和功課還是能跟上的——課堂筆記什麼的,完全可以看別人的,甚至花錢複印一份,幾十秒鐘的事情。 麻田喜袋子一開始當然是為了錢和老徐走在一起的,對老徐來說,價格不高,三萬日元就和日本女高中生去酒店開房間了,還要怎麼樣。

可是,對日本女高中生來說,這可是每天要打零工兩小時半個月的收入。就算去拍愛情動作小電影,也要解禁很多的姿勢才能拿到三萬日元。(那張表格在網上已經廣為流傳,這裡就不再詳細說明了)

有了第一次,雙方留了電話,也就有第二次第三次。接觸時間長了,麻田喜袋子也漸漸發現老徐身上的長處,也就是優於日本男人的地方,例如,老徐身上就沒有什麼大男子主義思想。雖然不像其他日本男人那樣總是表面上彬彬有禮,但其實這種表面的禮儀,也是一種冷淡的拒絕。

另外,老徐並沒有喝酒的習慣,抽煙是免不了的,因為老船員嘛,肯定也是老煙槍。一是為了提神,二是為了打發時間。麻田喜袋子是不喜歡自家父親那樣,每天都喝得醉醺醺的回家的男人的,這也是日本工作壓力大的原因。

另一個原因是,下班后和公司的好友一起喝杯酒吃點小吃大家一起罵老闆,是一種日本獨有的公司交際方式。而且,日本人喝酒就是喝酒,不像中國人總要先吃點墊一墊在喝酒,免得一下喝醉,中國人講究吃香的喝辣的,其實是把酒當作調味品。日本人更喜歡追求酒醉后的醉醺醺的感覺。

當然最重要的還是老徐面對麻田喜袋子,出手大方,除了每次的固定支付三萬日元,兩人一起上街的時候,麻田喜袋子有喜歡的東西,老徐也是很痛快的買下來送給麻田喜袋子。

對已經真愛破滅的麻田喜袋子來說,縱然老徐年級大了些,可是身子骨原不是日本高中生能比的,常年在海上討生活的老徐手上的力氣和鉗子一樣硬。當然老徐也不夠帥,不過,以前麻田喜袋子是喜歡帥男人的,可是,帥男人的劈腿幾率也是比較大的,真愛還是比較少的。往往一個幾百年前的真愛的故事,都能被搬上熒屏,可見,世上真愛之少。

已經不算無知少女的麻田喜袋子經過糾結后,一次服務后對老徐說出了希望未來兩個人能在一起的願望。

老徐是個苦出身的,不然也不會跑來日本做日本人不做的工作——日本人除非欠了高利貸的錢還不上,才會被送上遠洋漁船打工還債。至於船長、輪機長、大副二副都是技術工種,本身收入也高。苦出身的老徐,自然也就沒有什麼全處全收龍傲天一般的抱負和野望。

面對和自家孩子差不多大的日本女高中生的告白,老徐內心糾結了一下,很快就答應了。雖然這在道德上,對不住國內的妻子,不過,男人嘛,有錢變壞才是真男人嘛。既然現在老徐覺得自己的收入能夠養活兩個家庭,幹嘛不呢。

因為有錢,老徐本來想在東京直接二成首付買了房子放在麻田喜袋子的名下,十五年貸款,老徐作為外國人在日本是沒有能力拿到銀行的房貸的,甚至還想在麻田喜袋子畢業后給她買輛好車。那處房子,張誠也給看過房源,在東京也是不錯的學區房,價格嘛,接近九十平米的兩卧一廳價格上是接近一億五千萬日元。

大家其實都覺得不錯的房子,只有麻田喜袋子不滿意。了解到老徐的真實收入之後,還算懂一些經濟的麻田喜袋子,認為買房不如暫時租房住,如果不是麻田喜袋子家中肯定不會太喜歡這個外國女婿的話,麻田喜袋子甚至認為最好的辦法是自己和老徐暫時住在自己家最好。

日本高中文化的麻田喜袋子給小學文化中學輟學的老徐算了一筆賬,現在老徐每年收入六千萬日元以上,當然因為要給國內的家庭匯去每年一千萬日元的樣子,這樣每年還剩下五千萬日元。

老徐今年已經不是很年輕了,四十五歲,理論上還是正當壯年,但是已經開始走下坡路了。而且老徐的工作幾乎沒什麼機會升職,就算老徐能在船上工作到六十歲,這十五年,加起來是拿到手七億五千萬日元——這裡是不計算通脹和漲工資等情況。

有這七億五千萬日元,甚至用不到這麼多,六億多日元其實就可以在東京買一整棟的商品樓——其中麻田喜袋子看到在售的一處不錯的東京學區房,整棟25戶集體出售的價格也不過是六億五千萬日元。

這期間兩個人租房住的話,因為沒孩子租一間房就行了,一個月房租不過是十萬日元就能有很好的地方可以住了。這樣稍稍苦三年之後,老徐就有一億多的積蓄,可以支付整棟商品樓的首付。而且在退休之前,老徐的收入是肯定能夠還完貸款的。

這樣,兩個人就有了二十多間學區房可以用來放貸收租。以東京學區房的租金來看,這些小戶型的公寓每間房每月收個十萬日元租金還是可以的。自家還能住其中一間。按照二十五套公寓,每年平均入住二十戶,收租金可達兩千四百萬日元。這樣就算老徐退休后,也不用吃老本而是有著和退休前三分之一還多的收入。

至於外國人的房貸問題,也不難解決,等三年麻田喜袋子短期大學畢業后,兩個人結婚老徐就能拿到日本戶籍——日本民政廳這邊肯定沒有老徐在國內的結婚記錄,重婚這種事,民不舉官不究更何況是跨國重婚,管不來的。因為好船集團如今也是日本的大公司,作為大公司的員工,老徐可以在日本銀行拿到很低的房貸利率。

最重要的是,這些房子是可以傳承給子孫後代的,以後自己的孩子就算上學和父母一樣成績不好,長大還是能繼承家業做包租公的,而且,老徐和麻田喜袋子只要不亂花錢,未來還能繼續購進更多的房地產——在日本東京不愁房子租不出去,何況還是交通便利的學區房,做包租公這可不算什麼辛苦的工作,簡直是既有錢又有閑,找個好老婆是輕而易舉的,甚至躋身日本上流社會也是有可能的。就算老徐在國內的孩子甚至孫子找來,分他套房子就是了。

打工半輩子的老徐第一次聽說還有這種玩法,自己拿不定主意的老徐找到同事乃至老闆張誠商量后,包括張誠在內大家都覺著這是個好主意啊。就老徐這樣的,莫非真要在船上干到六十退休——就算六十退休了,因為老徐只算是外來務工人員,也沒什麼退休金可拿的,倒是日本人,工作一輩子的話,能拿到一筆很可觀的退休金養老(日本退休金是退休時公司一次支付的,按照工作年限)。

從這以後,大家對老徐的女人那是刮目相看。能吃苦肯吃苦,有符合實際的遠大目標理想,例如,先賺一個億(日元),這並非辦不到的。 否決了老徐計劃的麻田喜袋子就這樣和老徐租住在一間月租十萬日元的單間公寓裡面。日本人多地少,東京寸土寸金,這樣的公寓是非常簡單的。卧室和客廳廚房餐廳都是一體,除了一個連同陽台才有十幾平米榻榻米的主房間,就是一間洗手間兼浴室。就像是打工魔王居住的魔王寨那般。

不是很講究的話,這樣的單間公寓也能住下三四個人。對收入不高,年輕的小夫妻而言,也是可以過下去的。留學生往往是兩至四人合租一間這樣大小的公寓,自己能租一間住的,已經算是經濟寬裕了——每月一千美金,租住這樣的鴿子籠,在美國是沒有辦法想象的。

不過日本也沒有辦法,當年日本向巴西移民幾百萬,可是這些日本移民沒有一個肯回日本的——日本本土的傢伙自然是大罵這些已經去了巴西的日本人是非國民,問題是巴西也並非良善之地,看來生活質量還是遠超日本本土的。

麻田喜袋子在老徐出海的時候,就回家去吃父母兼上學,老徐回來的時間,麻田喜袋子就住在這裡照顧老徐的生活。不管怎麼說,自己開火做飯,一是溫馨,二是成本稍低——開過飯店的都知道,飯店怎麼也要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潤的。

至於家人的看法,一般日本家庭的關係還是比較淡漠的,作為叛逆期的孩子家長來說,不管吧,肯定是不好的,管管吧,孩子又嫌啰嗦。最後只好去相信,兒孫自有兒孫福罷了。再者說,日本父親工作忙,天天加班,沒時間,做母親的,家庭婦女也是各種忙——每天收拾家,打掃、洗衣、晾曬、買菜(合格的日本家庭主婦總要記住附近超市的打折時間)、做飯、交際。

更別說,作為現代人往往還有自己的遊戲賬號要玩,還要追番補番。能拿出來關心孩子的時間,真心不多。想想貌似自己小時候也沒有被怎麼關心,不也這麼過來了。總之,想開就好。那些過於關心孩子的家庭,孩子就會像暗殺教室裡面潮田渚,認為自己是被父母親操縱的NPC人物,甚至萌生死志。

麻田喜袋子的整個計劃,當然也是為了自己。日本女性的平均壽命,比男人是要長一些的,大致上全世界也是如此。更何況麻田喜袋子和老徐是老夫少妻,老徐和麻田喜袋子的父親年紀差不多,比麻田喜袋子大個二十幾歲,沒什麼意外的話幾乎九成九以上的幾率是老徐走在前面,難不成剩下的日子,麻田喜袋子只能靠老徐留下的遺產生活,計劃不好,那可要過苦日子了。

中國人老祖宗也是說,吃不窮喝不窮,算計不到要受窮。麻田喜袋子也是這樣想的,麻田喜袋子本人呢,不是什麼有能力賺錢的人,打工的經歷也並非順暢。股市期貨,那就更不懂了,世界那麼多經濟系畢業的學士、碩士都栽進去了,沒有內幕消息的,根本別想賺錢。

日本買房放租的人並不少,這幾年日本經濟轉暖,在東京等大城市買房收租也有百分之六的盈利率。重點是,這一行並非需要特殊的知識或者專業技能。麻田喜袋子同學家裡就有做這一行的,簡單分析下,只要有一筆原始的啟動資金是很容易的——就是問題在於,絕大部分日本家庭沒有這個原始啟動資金。

在日本東京,平均年薪五六百萬日元,說賺一個億日元,似乎很容易,但是,日本物價也高,每年賺個幾百萬未必能存下錢。漫畫銷量榜海賊王的作者尾田榮一郎倒是賺了幾個億,可是連續十幾年,每天都要畫漫畫的生活,讓他根本沒時間去花錢。

老徐稍稍給麻田喜袋子透露了一下,想請老闆吃個飯的事情,麻田喜袋子立刻就做了決定:「當然要請。這是心意。雖然現在公司沒有裁員的跡象,但是和老闆打好關係總是沒錯的。這麼大方的老闆,也不是很常見。」

老徐:「那你看,去哪個飯店好?」

麻田喜袋子:「要說你腦子就是不行,你們老闆身價億萬,什麼大飯店大酒店沒吃過。我對做菜還是有些信心的,等我買菜來在家做飯就行了。喝酒的話,你們喝啤酒把。啤酒你能喝吧。」

老徐:「啤酒喝一點的話,沒事的。」

這次做菜的原料,自然不能買打折的菜,也是精挑心選,最後麻田喜袋子決定做牛肉咖哩飯,經過日本改良的咖喱飯,全世界味道都差不多。再說,請客吃飯重點吃的不是飯,是份心意就是了,要是為了吃飽吃好,大家去自助餐不是更痛快嘛。

然後呢,麻田喜袋子想起還缺一個陪客,作為老闆的張誠是答應了自己來的。因為女人太多,帶誰都不好,萬一讓人產生錯覺認為自己才是張誠的大房,後院起火豈不亂套,所以乾脆誰都不帶。

但是,麻田喜袋子認為,自己這邊是一對,老闆那邊對方是一個人來,這不是給老闆喂狗糧秀恩愛嘛。這可不好,一個女性陪客是一定要有的,篩選了一下自家的女同學中,一個人映入腦海。

宮本櫻,以前麻田喜袋子認為是非常物質的一個女生,兩個人的關係呢,只能說一般。宮本櫻家境稍稍強於麻田喜袋子這樣的工薪家庭,家裡算是生意人或者說小商人出身,兩人一起上小學,一起上中學,在麻田喜袋子的印象中很早的時候,宮本櫻就學會打扮自己了。

所以,宮本櫻交往男友的時間,比麻田喜袋子也要早一些,而且,比較物質的宮本櫻選擇男友的條件是,家裡是不是有錢,是不是肯給自己花錢。如果有符合以上條件的男生,宮本櫻甚至會主動發起進攻,哪怕那個男生是外校的也不在乎。

不過呢,宮本櫻也因此落得沒有下場,有錢人家的孩子又不傻。而且,男人面對上杆子倒追的女生,往往會選擇無視。 果然不出所料,麻田喜袋子只是打了一個電話,告訴宮本櫻,有個年輕的公司老總要來自家吃飯,願不願意來當個陪客?宮本櫻問明了時間,立刻就答應了。

宮本櫻,高中三年級,東京人,十六歲。是一個從小學開始,就寫信倒追男友的女生。對宮本櫻來說,追求幸福生活當然沒錯,至於是騎著自行車哭還是在寶馬里哭的問題,宮本櫻認為還是應該有在寶馬里笑這個選擇的,騎著自行車,至少宮本櫻就笑不起來。

宮本櫻還是看過資本論的,自從資本主義來到這個世界上,將封建時代一切溫情脈脈的關係全部撕碎之後,這個世界就剩下了利益關係,說簡單一些就是人與人之間的橋樑就是錢的關係。

宮本櫻十歲后就發現自己有超越一般女孩子的資本,為什麼不利用起來呢,當然還有些孩子氣的宮本櫻總是將男孩子嚇跑就是了。在日本,宮本櫻這種主動出擊的女人叫做肉食女。作為草食男的日本男生,還是很難接受這麼熱情的進攻的。

日本當然不是沒有肉食男,不過,在宮本櫻看來,都很窮就是了。不是家裡窮,就是本人窮——家裡有錢和本人有錢是兩回事。

因為公立學校有錢人家的孩子,就那麼點,宮本櫻家裡也不能負擔起私立學校的學費的,私立學校在日本另一個稱呼就是貴族學校。宮本櫻也因此還沒有長期的有過男友,雖然倒追過外校的男生,不過很快認識到這個男生答應和宮本櫻交往不過是為了和宮本櫻玩一玩,宮本櫻發現他的目的,立刻蹬掉了。

麻田喜袋子已經有了男友的事情,早就在班上和學校裡面傳開了。畢竟動不動就逃課去陪男友,這種事情完全瞞不過學校的。日本東京就那麼大,總有遇上過的,還有人拍了兩個人在一起的照片在學校裡面傳。

大部分同學都對麻田喜袋子找了一個父親一樣年紀大的男友表示鄙視,更何況男友還是外國人,那就更有鄙視的理由了。

宮本櫻可不這麼想,雖然是老頭,還是個外國的老頭,但重點是那是一個外國的有錢的老頭,那就不一樣了——那個中國女人嫁給七老八十的美國傳媒大亨難不成就是真愛,全世界七八十歲單身的老頭多了,也沒見她去愛。經過多次對同齡人進攻失敗后,宮本櫻的想法也發生了變化,只要有錢,還管他是不是老頭呢。

快到時間,已經化了淡妝換好校服的宮本櫻,打車出發。今天的宮本櫻雖然只是穿了校服,不過也是有講究的,日本人本來就很有一部分喜歡制服文化,作為一個學生黨,穿校服比一般的衣服更有吸引力。

而且這件校服不是宮本櫻她們學校的,而是宮本櫻買的一家私立學校的校服,重點就是,這家私立學校的校服比自家學校的校服更好看。除此之外,宮本櫻第一次去上門吃飯,也習慣性的買了禮物,只是些甜食糕點,上門帶禮物在日本叫做手信。

張誠也是帶了禮物的,是一款瑞士手錶,去瑞士玩了一次,手錶就沒送完過。 寵婚霸愛:總裁老公,別玩火 聽說中國是窮買車富玩表,送名表就對了。在美國,富人是養純血馬來彰顯身份。一匹冠軍馬的孩子,價值往往要超過一輛法拉利跑車。這還只是購買價格,平時養馬都寄養在馴馬中心,到了年齡,送上跑道,看看能不能出好成績,得了冠軍那可就身價飆升了,不過,一匹冠軍馬總也有幾十甚至上百個孩子,能培養出後代冠軍馬不是那麼多,玩馬也相當於一種賭博了,沒錢還真玩不起的。

賽馬乃是美國第一的運動,還要超過橄欖球、棒球、藍球這美國三大球運動。高額的獎金和賠率,讓很多人都投身賭馬事業,遇上個愛好者就給你講一段馬經。

張家是靠飲食業起家,講究的是不熟不做,家中幾乎沒有人買馬賭馬的,就算養夏爾馬,也是因為夏爾馬能夠拉車,現在家中的夏爾馬,都是以前那些拉車的夏爾馬的後代。現在雖然不用拉車了,但是騎著高大的夏爾馬出門,也還是很威風的,不說車子,就是同樣騎馬的,也是高你一頭,這能忍?所以騎著夏爾馬出門遛彎,簡直是帥到沒朋友。

宮本櫻和張誠都是提前一點時間來的,東京這種路況,想想幾千萬人生活在一個都市圈,就明白了。送上手信,客氣了一下,圍桌而坐,麻田喜袋子還在廚房忙著,說是廚房,其實也是在屋內開著抽油煙機不然還真沒辦法做飯,好在日本都睡榻榻米,客廳和卧室,也都是一體的。

屋角還擺著一台電視,閑著也是無事,張誠拿了遙控器打開電視看。因為時間是周六的晚上,還是有動畫片連續播放的。

在日本,雖然也有給孩子看的動畫片,但是大部分日本動畫,都不是給孩子看的。海賊王那樣熱血的動畫,還好一些,算是老幼皆宜,那種鬥智的動畫,例如什麼歡迎來到實力至上主義教室,哪是小孩子能看得懂的。更別提飆段子和吐槽的高手銀魂了,裡面經常吐槽社會的黑暗面,不說小孩子甚至是涉世未深的人都看不懂。

老徐去給女友幫忙打下手,留下宮本櫻和張誠坐著看電視。對上面動畫的公司以及製作人等,進行討論。一般情況下,經常出品好動漫的公司,出品的動漫受歡迎的幾率很大。另一些動漫公司,簡直是把原著慘遭動畫。

像是張誠小時候看過的漫畫中的聖子到和幽游白書,就是慘遭動畫的例子。原本不錯的漫畫,動畫之後,張誠評論就是神馬玩意,拖沓又無趣。簡直是為了動畫而動畫,動畫后砍掉一半拖沓情節才勉強能看。

兩人看了半集商業互吹動漫,如果有妹妹就好了,這時候牛肉咖喱飯也做好了,四人坐在一起喝酒吃飯,宮本櫻和麻田喜袋子只能喝果汁了。席間也免不了商業互吹,例如什麼老徐工作負責認真之類的,當然老徐找女朋友有眼光這一點是沒錯的,雖然是屬於撞了大運。

可以預見的是,老徐哪怕退休后的生活也會過得不錯的。家裡有個好女人,就是不一樣。 飯後在老徐家聊了一會天,有著宮本櫻和麻田喜袋子這一對搭茬,聊得還是不錯呢。賓主盡歡之後,張誠和宮本櫻一起告辭離開。

樓下是張誠的一輛車,因為日本東京街道狀況,這次開來一輛瑪莎拉蒂。張誠知道宮本櫻是打車來的,邀請了一下宮本櫻坐進去了。

宮本櫻第一次坐進豪車,感覺心跳加速。日本車多,但是豪車數量就很少了。偶爾見到,也是一晃而過。

在駕駛位上,張誠看宮本櫻看車新鮮,隨口說:「喜歡這輛車嘛?」

宮本櫻點點頭:「看樣子是新車。第一次坐瑪莎拉蒂。」

張誠:「喜歡就送給你,沒多少錢的?」

錢多錢少,是一個很難量化的概念,張誠並不把車子當老婆,家裡習慣性的總是存著幾十輛跑車和高級轎車,這樣就是有的車壞了或者送人了,也不擔心沒車開。而且價格越高的車,安全性能以及質量也會相應提高,只要不是去作死飆車,很難出什麼事故。

宮本櫻:「真,真的?」

張誠:「一輛車而已。要不是老徐和麻田喜袋子有其他的投資計劃,這樣的車他們也能買得起。」

張誠以為瑪莎拉蒂這樣的品牌車,就算一般工薪階層開不起,要是中產階級要咬咬牙的話,還是能買下的。不過,每人都有自己的生活,張誠又不是汽車推銷員,犯不著去推銷汽車。

開了一會車,宮本櫻指點:「那邊有個夜市,去看看吧。」

張誠:「好啊。」

夜市都是步行街,車子開不進去,好在附近有地方可以停車,停好車之後,張誠拔下鑰匙扔給了宮本櫻。

宮本櫻:「唉,這樣就給我了。」

張誠:「一輛車而已。會開吧。」

宮本櫻:「有學過。」

張誠:「那就行了。」

宮本櫻也不是什麼矯情的女孩子,立刻把車鑰匙扔進自己包包裡面了。再說,給車這種事情,總也要過戶才算把。現在自己只是拿到了駕駛權,不算什麼吧。

兩個人在夜市遛彎,這個夜市,大部分賣的都是小食品為主,也有些街頭的酒攤,只能坐幾個人的那種,不過因為日本人的習慣,往往還是有些生意的。

日本街頭巷尾經常有一些小型酒鋪,店裡的老闆娘都是四五十歲甚至年過花甲的那種。但是偏偏就有客人。因為,日本人是念舊的,這些老闆娘年輕的時候,肯定都是當地的一代美人。而現在照顧她生意的客人呢,都是當年她的追求者們。

中國人也說,情人眼裡出西施,有時候年紀真不是問題。

張誠和宮本櫻在夜市上買了章魚燒吃,章魚燒這個東西,味道還是不錯的,製作看起來也不是那麼複雜,不過呢,似乎日本遍地都有,其他國家可不多見,也是很奇怪的事情。

在街頭吃了章魚燒,在街尾又買了銅鑼燒,也就是哆啦A夢最喜歡的那種紅豆沙點心。

街上,張誠問了下,宮本櫻和自己不同路,於是叫了公司的司機派車來接。宮本櫻自己小心翼翼的開著瑪莎拉蒂回到家中。

宮本櫻在同學中家境算是不錯的,家中父母做些生意,開個店鋪,家裡也有自己的房子和院子,雖然小了些。但是在東京的不動產還是蠻貴的。當然房子雖然是翻修的,地卻是爺爺時代就留下的。

宮本櫻回家的時候,弟弟已經回來了,但是父母還沒回來——日本做生意,也是蠻艱辛的,宮本櫻家中,在不遠的街頭轉角,開了一家小型超市。也算是做些街坊的買賣,賣些煙酒茶糖油鹽醬醋各種速食食品等。

小型超市同時也經營便當,便當都是宮本櫻的母親做好后,放在保鮮盒子裡面出售。超市做便當,還是順理成章的,那些在打折期間也沒有賣掉的肉蛋菜,就會被拿出來做便當。不新鮮的肉蛋菜大型連鎖超市可以扔,小型家庭超市可沒那個資本。

這些不算新鮮的食材做成廉價的便當后,往往賣得很好,就算中午賣不出去,到晚上六七點的時候,貼上半價標籤也是能很快賣掉的。在工業社會中,很少有人還會自己做飯做菜,尤其是沒有成家的單身漢和都要工作的雙職工家庭。至於外國留學生,除中國人喜歡自己做飯菜之外,大部分都是微波爐的孩子,做飯什麼的,太難了。

對會做菜的人來說,一般做上米飯的時間,正好能炒兩三個菜的,這有什麼好難的呢。張誠就知道一個華人留學生,因為做菜的手藝好,在上學期間,身邊從來沒缺過女朋友。

其實大部分外國人還是能接受中餐的,只是你想讓他們做,那未免強人所難。好在美國的中餐都是以實惠廉價為主,往往一人一餐加上小費還不到十美金的消費,美國絕大部分人都能吃得起——其實這個價格比起快餐還是貴一點,不過快餐是垃圾食品,中餐就講究多了十美金往往能夠葷素搭配。

整個超市,除了宮本櫻的父母在忙,只顧了兩個人倒班接替去世爺爺奶奶的位置,做收銀員。其他進貨卸貨補貨,都是父母在忙。

開車回到院子里的宮本櫻,看到房裡的燈還亮著,但是院子里家中的本田車還沒回來知道弟弟放學回家了,但是父母還沒回來——宮本櫻家的家庭超市雖然不是24小時超市,但開業時間也不短,往往是從早上六點開業,到晚上十二點休息。其中父母在上午和下午,分別能在超市的休息間小睡一會,但也僅僅如此了。

宮本櫻按了車上的車頂打開按鈕后,整個車頂摺疊起來,收進後面,變成了真正的瑪莎拉蒂敞篷跑車。然後宮本櫻按了下車喇叭。

宮本櫻弟弟聽到喇叭響聲,卻不是自家車的,立刻跑到院子里來看。弟弟看到宮本櫻坐在豪華的敞篷跑車駕駛座上:「姐姐,誰的車?」

宮本櫻指了一下自己的胸口:「當然是我的。」 弟弟不信:「姐姐你哪來的錢買車?開玩笑也要有個限度吧。」

宮本櫻:「別人送我的,那就是我的嘍。」

弟弟:「誰會把這麼貴的跑車送人,這是瑪莎拉蒂把。」

宮本櫻:「瑪莎拉蒂GC,沒那麼貴啦。這是最高配才不到兩千萬日元。」

日本為了向全世界出口汽車,自然不會對外國汽車徵收高額的進口稅,不然人家給你來個針對的汽車高額關稅,日本車本來走的就是物美價廉性價比高的路子,出口不動的話日本車那就只能賣給日本人了——問題是日本車賣給日本人收來的是日元(日元的話,理論上日本政府想印多少都有的),不出口拿什麼賺外匯呢,你去外國買原材料,人家可不收日元。

如今日元在國際上的社會地位,連人民幣都不如,至於傳統的三強貨幣美金、歐元、英鎊就更比不上了。

「才不到兩千萬日元。」弟弟:「全家兩年不花錢不交稅才能頂這一輛車。誰會送這麼貴的車。」

宮本櫻:「當然是有錢人拉。」

弟弟是看著跑車哪裡都新鮮:「姐姐,帶我出去兜風。好姐姐,親姐姐。」

想跳上車的弟弟被宮本櫻一腳踢出去了:「門都沒有。」

這時候,宮本櫻的手機響了一下,卻是來了一個簡訊,簡訊是好船集團的律師發來的,上面說會在24小時之內,解決這輛瑪莎拉蒂跑車的贈予過戶問題。

把手機簡訊給弟弟看了下,宮本櫻說道:「你自己看。」

弟弟看了下簡訊:「還真有人送你個跑車啊。是未來姐夫嗎?」

宮本櫻:「不知道。」

弟弟:「求你帶我去爽一下,兜個風啦,姐姐,親姐姐。」

宮本櫻眼珠一轉:「都說了,沒門,不過,這幾天你要是表現好的話,也不是不能考慮一下。」

宮本櫻家的超市雖然是晚上十二點關門,但那時已經沒什麼客人了。就算還有客人想買東西,也可以在超市外面屬於超市的自動售貨機購買一些香煙和飲料。說起自動售貨機,魔禁和超炮上面,經常有人說主人公其實是那台經常挨踢的自動售貨機。當然也有人說主人公其實是可能叫做薛定諤、德川家康、狗,其實名字未定的那隻黑貓的。

宮本櫻的父母,往往十點就回家了關張的事情,由雇傭的收銀員負責,這個時間,差不多也是休息時間了。今天開車回來后,宮本櫻父母意外發現院子里多了一台跑車。心想這個時間莫非還有客人不成,要是有客人的話,按說宮本櫻和弟弟,也應該給自己打電話啊。

回到家中后,宮本櫻父母看到宮本櫻和弟弟都在看電視,其中端茶倒水弟弟一副討好姐姐的模樣,是以前沒有過的。以前兩個孩子關係一般,平時為了看電視吵架是經常有的。這樣的時候不多。

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時光:新版 沒看到客人,疑問中的宮本先生問道:「家裡沒有客人嗎?外面那輛車是誰的?」

弟弟:「那輛車是姐姐的。」

父親:「開什麼玩笑,就算我想買一輛跑車,還要咬咬牙呢,你姐哪裡來的錢買車,她沒收入的。」

弟弟險些淚奔:「有人送她的。」

母親:「誰會送這麼貴的跑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