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朵輕輕地嘆了口氣,自己的心思完全被柳若晨看穿,儘管在晚上吃飯的時候,自己掩飾得很好,但柳若晨還是看出了自己的一些微妙情緒。

果然,女人的第六感特別的可怕。

何朵臉上露出笑容,「謝謝你,幫我清除內心的陰暗和負面情緒。」

柳若晨道:「蘇韜之所以將西北的重任全部交給你,是因為看重你內心的純粹。他比任何人都要擔心,因為環境的變化,讓你的內心受到污染。」

何朵鬆了口氣,「真的嗎?」

原來自己在他心中定位,是很特別的存在。

柳若晨用酒杯跟何朵手中的酒杯碰了一下,笑道:「你這麼聰明,其實心裡早就有答案了。」 呂詩淼成為慈善大會萬眾矚目的焦點,她已經完全適應了現在的身份,成功從一名兒科大夫變成醉心於公益事業的慈善女王,她已經有了獨當一面的能力,從她和蘇韜極少會出現在一起,便可以看出她的獨立性。

呂詩淼已經開始享受現在的生活,不僅收穫了名譽,而且經濟情況也足夠穩定。

她曾經很長時間從失敗的婚姻走不出來,不習慣孤獨寂寞的生活,但她倔強地從那種悲觀的狀態中邁出,身上沒有離婚女人的怨天尤人和自怨自憐,相反,她舉手投足都散發著自信與自強。

能參加今天大會的企業家都是非富即貴的人物,他們自然也看過各種各樣的女人,呂詩淼無疑在他們心中留下深刻的印象。

精緻卻又有些保守的晚禮服,連體而束身,頭髮高高的盤起,露出白凈的額頭,手臂被鏤空的蕾絲包裹,雪白的脖頸戴著銀色的鉑金項鏈,墜飾是一顆藍色的寶石,她手裡提著精緻的華夏風手包,是三味國際今年剛出的新款。

呂詩淼的美,在於很東方,是一種難以用言語形容的內斂之美。

因為蘇韜曾經說過,其實她不化妝也很美,所以呂詩淼只用最簡單的護膚品,掩蓋掉額頭的幾粒上火痘,天然去雕飾的氣質,讓人心跳不已。

如果換做其他場合,早就有人上來主動搭訕,但今天是岐黃慈善的主場,呂詩淼是東道主,所以即使很多人有了賊心卻沒有賊膽,只能躲在旁邊,默默地欣賞。

其實即使欣賞,也是一種難以言喻的享受。

世界上再充滿藝術感的工藝品,都無法與大自然的鬼斧神工相提並論。

無論是在男人還是在女人的眼中,呂詩淼都是無可挑剔、不可複製、獨一無二的傑作。

「呂總,這是我的私人名片,希望晚點能夠跟你聯繫。」一名四十多歲的男子面帶微笑,將名片遞了過來,臉上帶著誠懇的笑容。

他名叫鄧家山,是天城集團的董事長,國內房地產領域的新秀,雖說規模比不上那些老牌的房地產公司,但投資的房產項目以新奇、創新、宜居、環保為主,被稱為華夏房地產的革命者。

鄧家山這種級別的人,隨身帶著兩種名片,一種名片是可以給任何人,上面的電話號碼是自己秘書或者助理掌控,還有種名片是給特定的人,只有自己認可,想要進一步接觸的人,才有資格擁有。

鄧家山無疑是在示好!

男人對女人的示好,只要不蠢,都可以輕鬆看得出來。

呂詩淼倒也沒有多想,將之與男女私情聯繫起來,因為像鄧家山這種身家的男人,身邊根本不缺少女人,她可不相信一見鍾情或者情有獨鍾那種鬼話。

即使對自己有好感,也要保持足夠的距離,不能太近,也不可太遠。

呂詩淼微笑著從他手中接過名片,「感謝鄧先生的青睞!我會好好珍藏!」

鄧家山見呂詩淼名片鄭重其事塞入自己的錢包,低聲說道:「呂總,雖然我們是第一次

見面,但我希望我們不要成為陌路人。」

鄧家山不是情場老手,所以他口中說出這樣的話,也需要一定的勇氣。

鄧家山雖然已經結婚,但和妻子長期分隔兩地,自己在深州和雲海養了兩個情人,妻子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與自己從來不干涉她複雜的私生活一樣。

人到了他們這種境界,有了足夠的財富,物質需求已經極大滿足,剩下的更多追求精神享受。

鄧家山雖然有兩個固定的情人,好幾個不是見面的炮友,但他總覺得心裡很空虛,想要尋找到真愛,但始終沒有那種一見傾心的感覺。

領主變國王 但今天鄧家山在現場看到呂詩淼,頓時就有種想要佔有她的衝動。

鄧家山知道呂詩淼很搶手,因為她身邊始終環繞著男人,男人含蓄欣賞的眼神,他能夠輕鬆讀懂,這讓他很羨慕也很嫉妒。

終於等到呂詩淼身邊沒有了鬧哄哄的蒼蠅,鄧家山主動靠近她,希望不惜一切代價,吸引她的關注。

呂詩淼當然能嗅到話語中濃烈的曖昧味道,淡淡笑道:「您現在已經是我的顧客,又怎麼會是陌路人呢?」

呂詩淼特意強調兩人關係,也是希望他不要越雷池。

鄧家山頓了頓,沉聲說道:「我希望咱們要比顧客和老闆的關係更進一步。」

男人追求女人,當然要主動一點,他打聽過呂詩淼的情況,是個離異的單身女人,對工作十分用心,岐黃慈善的創始人之一。

現在岐黃慈善已經成為國內最大的民營公益機構,離不開她的努力。

呂詩淼聳了聳肩,表情認真且嚴肅地說道:「如果你將我當成一個隨便的女人,恐怕讓你失望了。」

呂詩淼比想象中要乾淨利落,一點也不拖泥帶水,這也是為何她如此漂亮,卻和緋聞絕緣的緣故。

對於男人而言,純凈如水、潔身自好的女人,無疑更加吸引人,能激起體內的雄性荷爾蒙。。

鄧家山連忙道:「請不要誤會,我對你沒有絲毫的褻瀆,只是覺得很欣賞你,所以才機會有種衝動。」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鄧先生是有家室的吧?」呂詩淼搖頭苦笑道,「作為已婚男人,故意接近一個單身女子,不是褻瀆和侮辱,又是什麼呢?」

鄧家山沒想到呂詩淼的言辭如此鋒利,以笑容掩飾尷尬,「窈窕美女,君子好逑。 情深入骨:總裁,請溫柔 如果你覺得我必須單身才能接近你,那麼我完全可以為你結束一段並不幸福的婚姻。」

呂詩淼沒有感到誠意,相反覺得噁心,但對方是自己客戶,她也不好撕破臉皮,「雖然我離過婚,但我一直覺得婚姻是很神聖的東西。所以不要將婚姻破裂,強加在我的身上,我承擔不起這個責任。」

鄧家山微笑道:「我只是想跟呂總做個普通朋友,沒想到你竟然當真了。」

呂詩淼輕輕地嘆了口氣,道:「我的性格便是如此,不喜歡和別人開玩笑。請你自重!」

鄧家山沒想到呂詩淼如此烈性,暗忖自己的

眼光果然很好,難怪心臟會狂跳,這也太讓人有征服的雄心了。

「小呂,王董事長想跟你聊聊追加善款的事情,你過來跟他聊會細節。」正當呂詩淼和鄧家山之間的火藥一觸即發的時候,蘇韜走到呂詩淼的身邊,皺眉命令道。

呂詩淼看了一眼蘇韜的臉色,瞧出他的心情不大好,難道誤以為自己和鄧家山的關係嗎?

呂詩淼嘴唇動了動,欲言又止!

為什麼對自己這麼凶,她卻不覺得一點沒有丟面子?

因為她知道蘇韜是在想保護自己,但自己進退為難的時候,呂詩淼突然出現了!

「還不趕緊去?」蘇韜的聲音比想象中要嚴肅,不容置疑。

「我這就過去!」呂詩淼連忙低著頭,踩著銀色的高跟鞋,朝王源所在的方向走去。

鄧家山主動伸出手,笑著說道:「蘇會長,很高興見到你,我是天城集團的鄧家山。」

蘇韜淡淡一笑,沒有跟鄧家山握手,道:「今天是慈善大會,而不是相親會,請你注意場合!」

鄧家山沒想到蘇韜如此好不留情,皺眉道:「您是不是有點太過分了?」

蘇韜伸手放在鄧家山的肩膀上,看似很輕地拍了一下,鄧家山瞬間宛如千斤墜壓體,雙腿頓時癱軟下來。

蘇韜另一隻手在他腰部提了一下,他才不至於狼狽跪倒在地。

「趁我現在心情不錯,趕緊給我離開。」蘇韜湊到鄧家山的耳邊,低聲說道。

鄧家山沒想到蘇韜會這麼囂張,漲紅了臉,怒不可遏地想要爭辯,突然覺得喉嚨一啞,蘇韜用手指在他脖子下面的穴位,頓時他連說話的能力都喪失了。

鄧家山恐懼地望著蘇韜,第一次感覺自己距離死亡這麼近!

自己可是金主啊,為何要這麼對待自己?

鄧家山原本高高在上的心態,頓時跌入谷底!

「我們歡迎真誠來到岐黃慈善投資的每一位愛心企業家,同時也不歡迎那些別有居心、動機不純、道貌岸然的偽君子。」蘇韜沉聲說道,「你屬於後者!」

蘇韜做了個手勢,冷銀出現在蘇韜的身邊,蘇韜沒再看鄧家山一眼,「送他離開!」

鄧家山被冷銀給勾住,動彈不得,他憤怒地的瞪著蘇韜,這輩子還沒受過這麼大的侮辱!

可惜他嘴裡有麻又癢,根本說不出話來。

他對蘇韜充滿恐懼,因為知道他是個中醫,既然能妙手活人,豈不是也可以神不知鬼不覺地將人給弄死?

呂詩淼正在和王源介紹「口腔癌基金」的操作細節,發現鄧家山直接被冷銀壓著送出了會場,心中也是五味雜陳。

既有些焦灼,覺得蘇韜將事情鬧得太大,鄧家山畢竟是今天受邀而來的顧客,主辦方這麼對待他,傳出去會讓岐黃慈善面對非議。

又有些感動,因為蘇韜表現出來的態度很明確,自己是他的女人,誰想靠近她,都不行。

這是個霸道的男總裁!

。m. 鄧家山被驅逐出會場的消息,還是蔓延開來。

但是沒有太多人站出來給鄧家山聲援。

首先,這是個慈善大會,大家都在討論正能量的話題!你特么竟然在撩妹,而且還是在撩大家心中的女神,正常人都會對他不爽。

其次,絕大多數人看到不相干的人倒霉,都會覺得幸災樂禍,覺得鄧家山有點自不量力。

儘管能參加慈善大會的人都是各行業頂級的企業家,但和背後的組織者蘇韜相比,能平起平坐的也只有寥寥的一個巴掌而已。

蘇韜現在掌握的三味集團,已經是國內的當仁不讓的醫藥巨擘,睿行集團原本便是國內排名前三的醫藥企業,三味集團將之吞併之後,已經成功躋身第一的位置。

睿行集團旗下有不少併購的企業醫院,雖說人員素質參差,管理水平有待整頓,經營策略尚需梳理,但那麼多家醫院的固定資產、儀器設備,累加起來便是一筆可怕的數字。

對這些企業醫院的改造,在與天和、弘雅的合作下進行穩步遞進。心急吃不了熱豆腐,按照現在的規劃,至少五年之後才會出成果,因為涉及到複雜的人事變動,人員的更新換代,如同千絲萬縷,很難一時半會地梳理清楚。

三味集團在醫藥界的地位,不僅在於實體產業根深蒂固,而且還表現在醫學前沿上,近半年來,通過托斯卡集團的幫助,低成本引入大量國際尖端器材和藥物,成功地將國內醫藥器材更新換代,預計在五年之內,將可以達到西方的醫學水平。

至於位於LD的三味醫藥生物,面向外界輸出十種創新葯之後在國內也引起社會各界的關注。

按照蘇韜的要求,十種創新葯將在華夏同步發售,並在價格上略低於其他地區,表面來看,每種藥物只是便宜了幾塊錢,但抗病毒藥物需求量大,使用很普遍,所以每年的整體銷售利潤,至少要損失近八億,蘇韜願意讓三味生物醫藥承擔這筆損失!

王源笑著說道:「那個鄧家山挺倒霉啊!」

蘇韜聳了聳肩,無奈道:「我這個人便是如此,喜歡的人,會用心對他。不喜歡的人,就算能給自己帶來再多的好處,也不屑一顧。」

王源頷首道:「我就喜歡你這種嫉惡如仇的性格。想當年我也想這麼做事,只不過滄海桑田會磨平一個人的稜角。」

「您是想勸我,收斂鋒芒吧?」蘇韜笑著說道,「我也想忍住火氣,但很多時候難以控制情緒,還是修鍊的不夠!」

王源很認真地說道:「少年得志,揮斥方遒。我覺得你完全有資格,按照自己的價值觀做事。很多人認為隱忍是成大事的先決條件,但凡事都有例外,你這種眼睛里揉不得沙子的性格,其實是你如此年輕,便獲得如此社會地位和財富的關鍵原因。別人做不到的事情,你卻能夠辦到,這是你的天賦,無需質疑自己!」

蘇韜微笑道:「您過獎了!」

王源道:「每個人都

需要圈子,慈善大會也是一個圈子,既然鄧家山與慈善大會格格不入,那麼他自然被排除在圈子之外。」

蘇韜明白王源的意思,鄧家山不僅得享受被驅逐出會場的恥辱,接下來還得面臨著撤資的風險,他能被邀請到慈善大會,現場肯定有不少與之有合作的企業家,現在鄧家山被排除在外,合作夥伴自然會考慮與之劃清界限。

王源在這個圈子的地位尊崇,他的態度很重要。

蘇韜倒有點過意不去,鄧家山也是罪不至死,如今只是因為得罪自己,可能自己現在擁有的一切,都要化為泡影了。

當然,蘇韜倒也沒有婦人之仁,既然自己覺得將鄧家山視作異類,絕對不會同情他的遭遇。

人生有高峰,便有低谷,千里之堤毀於蟻穴,鄧家山應當要好好地反省自己,不要再高高在上,覺得自己是世界中心,大家都得圍著他轉!

慈善大會雖然出現不和諧的小插曲,但還算是順利地結束,此次能出席會議的企業家,平均捐款額都達到五十萬元,因此籌款能到兩億元左右,後期還會陸續有善款進入基金賬戶,所以「口腔癌基金」將在未來成為岐黃慈善重點打造的抗癌慈善項目。

活動結束之後,蘇韜和王源在休息室內私聊很久,王源對中醫項目很感興趣,希望能入股投資,蘇韜對王源的印象不錯,因此沒有拒絕,兩人最終達成股權互換協議,彼此拿出一部分股份進行交換,實現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這是當下比較流行的一種投資方式。

王源是華夏人口紅利徹底爆發之後,率先嘗到甜頭的那批人,現在滿大街都是各種各樣的汽車,每個家庭至少有一部代步車,至於很多私家車靠著手機軟體也可以成為網約車,儘管這幾年增速放緩,但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內,依然會是發展強勁的行業。

花心闊少的犀利女保鏢 尤其是伴隨著新能源時代的完全到來,電動汽車將成為汽車製造業革命的有一個競爭點,王源用來置換的股份,便是自己旗下的新能源公司,而蘇韜拿出的是三味製藥的股份,因為兩家公司都沒有上司,所以需要專業的評估公司進行核算,但在會議室內,彼此已經達成意向。

「我有一個要求,等公司能夠批量生產電動汽車,必須交給你來代言。」王源雖然是笑著說的,但能聽出他的誠意。

蘇韜皺眉苦笑道:「不會這麼省吧?」

王源開懷大笑,「省是一方面。關鍵是你現在人氣堪比一線偶像,而且形象很符合我們產品的定位。現在市面上成熟的電動汽車,價格都達到四十多萬,而我們的產品將控制在二十萬以內,消費人群以二十歲至三十五歲的年輕人為主。代言人的形象,需要積極向上、陽光健康,你非常符合我們的要求。」

蘇韜盯著王源看了許久,重重地嘆了口氣,他可以確定自己被這個老狐狸給設計了!

表面來看,雙方達成了股權置換,但事實上自己虧了個廣告代言,以自己現在的身家,至少得損

失幾百萬吧。

蘇韜有點頭疼,如果告訴丁鐺的話,嘴上不會說什麼,但心裡肯定要將自己埋怨一番。

不過,蘇韜對王源的印象不錯。

蘇韜偶爾狡猾若狐,偶爾是一根筋,認定誰是自己朋友,便不會他斤斤計較,願意吃點小虧。

蘇韜跟王源握手,笑道:「希望咱們的電動汽車能夠早日面世!」

「合作愉快!」王源重重地擺了擺手腕,放鬆地說道。

對於王源而言,此次參加慈善大會,還是收穫頗豐。

主要是和蘇韜達成了戰略合作關係,王源作為精明的商人,早就嗅到汽車產業大有盛極必衰的勢頭,因此近兩年來,他一直在尋找合適的項目。

中成藥行業表面看似是個有年代感的行業,但在華夏這幾年剛剛做起來,市場還在不斷地增長之中,雖說現在利潤比不上汽車行業這麼豐厚,但潛力可以進行深度挖掘。

王源為能和蘇韜達成合作,還是感到非常振奮。

蘇韜和王源從會議室里走出,呂詩淼微笑著提醒道:「我們去餐廳用餐吧,已經定好了包廂,有幾名老總已經在那邊等候片刻了。」

王源翻了下手腕,掃了一眼時間,驚訝道:「時間是不早了,咱們趕緊過去吧。」

呂詩淼從王源和蘇韜放鬆的表情看得出來,兩人今天洽談的內容還是很順利的。

進了包廂,王源和蘇韜一前一後,跟那些人進行握手,蘇韜笑著說道:「不好意思,讓大家久等了。」

其他人都笑著說道:「不用客氣,都是熟人。」

蘇韜跟這些人確實見過很多次面,王源也和他們比較熟悉,幾句話過後,氣氛便融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