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林秀秀猜錯了,驚呼聲是彩虹下了課上線后趕來看到李潔居然和如此多的敵人在交戰而出的驚呼,倒不是感到震撼什麼的,而是很擔心李大哥頂不住

一幫子女孩子里有認識林秀秀的,就算不認識的現在也趕緊抓緊機會在老王的介紹下和林秀秀認識了,小彩虹倒是早就知道林秀秀此人的,因為林秀秀就是她的學姐,復旦大學里不少關於林秀秀的談論和聞,小彩虹早就想認識下林秀秀了,不過現在小彩虹也沒空去認識了,緊張的盯著戰局,只是和林秀秀在介紹時急匆匆的打了招呼

林秀秀雖然聽說小彩虹是自己的學妹打算刻意認識下,但小彩虹既然看起來沒什麼興趣認識自己,那自己也就沒必要去刻意接近什麼了,正打算拋開這個喜歡大驚小怪的小女孩子時,就聽見剛才介紹過的也算是國內著名的女子公會會長紅玫瑰對著小彩虹笑著說:「怎麼?看到你大哥不妙了著急了?」

「是呀敵人怎麼這麼多?大哥那裡會頂的住?這不是欺負人嗎?」彩虹著急的說著

「你急也沒辦法,老實看著,想來你大哥有辦法對付的,再說那可不是敵人,你可是聯盟的人,真是女大不中用,這是明顯的胳膊肘往外拐呀」

小玉也打趣著彩虹,小彩虹急的跳腳要和她們爭論,林秀秀卻聽的上了心,原來這裡還有個聯盟的女玩家是對面統帥大軍和聯盟聯軍對抗的地下領主玩家的妹妹呀

此時小彩虹還在和小玉爭論著:「……這不是欺負人是什麼,我大哥現在身體還有病了,聯盟的傢伙們就是趁著我哥有病的時候才敢落井下石的,卑鄙的傢伙們」

李大小姐還是第一次聽說李潔病了的事情,不由眉頭微皺,小玉偷瞄了一眼李大小姐的神色后立刻問彩虹:「你怎麼知道你哥病了?」

「我昨天給我哥打電話了,本來是想請他出來吃飯的,他只說忙出不來,不過我一聽就知道他病了,問他怎麼了,還說要去看他,我哥才承認得了感冒,有些燒,正在吃藥,這還不能確定嗎?」

小玉點了點頭,正想說什麼時,遠處戰場上傳來了一陣陣悶雷聲,這次不是一個女孩子在驚呼了幾乎所有女孩子們都驚呼了起來,男孩子們也是細看之下目瞪口呆的

林秀秀打開拍攝設施中拉近影像的功能,一看之下也徹底的呆掉了,過了一會才猛然驚醒,意識到最大的聞正在眼前生著

「夕顏拍攝到了嗎?」

「拍到了正在給特寫真沒想到,聯盟大軍居然有了火炮」鄭夕顏也驚訝的回了一句,繼續聚精會神的拍攝著

「珊珊準備拍我」

王珊珊緩緩的移動鏡頭,對準林秀秀時,林秀秀已經嚴肅了表情做好了準備:「大家好,我是林秀秀,現在給大家帶來令人震驚的消息,聯盟聯軍在進攻地下世界玩家建立起來的火山城時是的,你沒聽錯聯盟聯軍在攻打的是地下世界的玩家們建立起來的龐大城市這是剛剛得到確認的消息聯盟聯軍在攻打這座城市時,出乎所有人意料的使用了火炮你絕沒有聽錯就是火炮這太令人震驚了就在我身後的戰場上,數百門類似迫擊炮的火炮正在轟鳴著轟擊火山城城頭的地下世界的士兵們很難想象熱武器居然會出現在這裡,我們現……現操縱迫擊炮的聯盟聯軍士兵都是強壯的矮人族戰士,火山城城頭上現在被炸的一片慌亂,正在試圖用弩車還擊聯盟聯軍的迫擊炮部隊,而聯盟聯軍的第一和第二波攻城部隊已經回合,攻城雲梯也快被推到了城牆附近戰事正在逐漸白熱化地下世界的玩家們是否能頂的住聯盟大軍如此的猛攻,讓我們拭目以待」

林秀秀在做報道時,底下早就炸了窩般的議論紛紛了起來

「迫擊炮?我沒看錯?還是我的氪金狗眼出了什麼問題了?」

「氪金的已經不行了,換秘銀的,很明顯的事實生在你的眼前你居然還不能確認」

「聯盟威武」

「頂樓上」

「這下李大領主要糟糕了,***,前陣子還被黑暗王國賞賜了個漂亮老婆,這下可能連老婆都保不住了」

「冷兵器時代也能弄出迫擊炮來?這都什麼世道」

「這也就樣子像迫擊炮的小火炮罷了,威力很不夠,大家看,落在李大領主的士兵身邊了那名士兵雖然被炸的重傷,但還是站著的,就是人被炸的有些傻了看著」

「你這不是廢話嗎?要是遊戲里真弄出現代迫擊炮的威力來,那我們還打個屁,還練個什麼等級,一人抱著一門大炮和人拚命去算了,絕對無敵」

「不管怎麼說,這下可以肯定李大領主要遭了,威力不怎麼樣也不是李大領主的弩車可以比的,弩車可是對射不過迫擊炮的,弩車最多射殺些炮手罷了,對迫擊炮也是無能為力,怎麼都是鋼鐵做的,被毀了一些也是簡易投石機靠運氣砸中毀去的,李大領主的弩車可是實打實的被迫擊炮擊毀了不少了,人手也是傷亡了不少,顯然他的士兵也沒受過防炮訓練,不少人都驚慌失措起來了」

「怎麼以前沒聽說過聯盟聯軍有這東西的,獸人戰爭那時候甚至有玩家都去參戰了,也沒見聯盟軍隊弄出這個來呀?」

「可能是剛剛研出來的,才裝備,被聯盟聯軍當做秘密武器給用到這裡來了,李大領主的運氣還真不錯……」

「我也想弄一門迫擊炮放放過下癮頭」

「那不怎麼可能這東西玩家系統是不會讓你擁有的」

「誰說的?我看不一定世間哪有一定的事情?」

「那倒也是,兄台給咱弄個玩玩?」

「再議」

「我去」

「這……這可怎麼辦?」

最後是小彩虹著急的想哭出來的聲音,李大小姐默默的看著眾多的矮人迫擊炮炮手兇猛的不斷射著炮彈炮轟火山城,面上雖然沒什麼,但小拳頭卻握的緊緊的

「快看聯盟軍隊的攻城雲梯抵達城頭了這下要分勝負了?看李大領主怎麼應付」

「恐怕都不能應付了,城下迫擊炮、弩車和射手壓制著,在配合攻城雲梯,夠嗆」

「聯盟軍隊的攻城梯也夠先進的,直接爬滿了人後再拉升起來,這樣可是攻城方便的多了,攻城梯靠上去了人也直接在城頭了這是怎麼做到的?我還真沒看出來」

「笨蛋,那是先用弩車射出帶著鐵鏈的鉤子牢牢的勾住城牆,然後靠絞索拉上去的」

「李大領主的這城牆也是現代的星形城牆,要不是這樣的話,說不定早就被攻上去了,不過現在我看也懸了,和王國的國家武力對抗果然沒好下場」

「都是狗屁」小彩虹急的憤憤的罵了句,看到會內的小妹妹都急的開罵了,也都知道彩虹是李大領主認的乾妹妹,眾人這才不好意思說什麼了,現場只是看著和聽著聯盟軍隊吶喊著在迫擊炮和攻城雲梯的幫助下開始紛紛撲城

現場本來只剩下時不時林秀秀緊張的詢問拍攝的怎麼了的聲響了,大家都在摒心靜氣的靜等城破或想看看李大領主怎麼應對時,戰場西方聯盟大軍營地中,大片獅鷲的響亮鳴叫聲即使在炮聲和震天的吶喊聲中也是清晰可問,眾人紛紛扭頭看去時,大片大片的獅鷲騎士已經在6續升空準備作戰了

眾人在出驚訝和嘆息聲中,心裡就剩下一個念頭:李潔完了

每一個都是精英的獅鷲騎士們6續的升空后先在天空中盤旋著,等待後續的獅鷲騎士們起飛加入隊列,隨著越來越多的獅鷲騎士起飛升空,總數四千多的獅鷲騎士甚至遮蔽了聯盟大軍軍營的上空,所有人抬頭看著天空中大片的獅鷲騎士都是倒吸了一口涼氣,每一個獅鷲騎士都是一名全身重型鎧甲的矮人騎士,手裡提著附帶著雷電魔力的投擲戰錘出火焰和閃電的光亮,並且很明顯的,拉近鏡頭后可以看到,獅鷲騎士們背上還都背著幾個罐子,不用猜那就是火油罐子

幾乎所有人都在想:不知道李大領主看見了這些全副武裝打算先放火,再配合地面部隊攻城的獅鷲騎士會是什麼想法,是不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當然,小彩虹絕不這麼想,不過小彩虹也絕望了,有些無力的軟倒在小山丘上,獃獃的不知道該怎麼辦,紅玫瑰在一邊輕聲的安慰著她

李大小姐也在看著這支聯盟聯軍最精銳和珍貴的獅鷲軍團在想著什麼,她的本意是本來就是想李潔在慘敗後來求她的幫助和支持,讓李潔徹底的降服於她,不過現在可能是知道李潔生病了,有些可憐李潔,李大小姐改變了些念頭,倒是希望李潔能不敗的太慘

在眾人都不一樣的想法和念頭中,獅鷲騎士們集結完成,按照烏瑟爾的命令向火山城城頭飛去,他們將在低空準確的投出火油罐后直接從空中打擊城頭的守軍,配合地面部隊清理重點進攻區域內的城頭守軍

看著每一隻都十分碩大的獅鷲騎士們鋪天蓋地的飛向火山城,林秀秀興奮的拍攝著心裡想起這次絕對沒白來抓住了大聞其他人有的看的也是興高采烈的,有的也在為李潔惋惜,走到了這一步畢竟不容易,可惜很快就要灰飛煙滅了

小彩虹雙手捂著眼睛都不敢再看了,李大小姐已經在想著以後怎麼處理李潔的事情時,王珊珊先現了異常,小聲的驚呼了起來

【風雲閱讀網.】李大小姐聽著林秀秀的話有些刺耳,微微的皺了下好看的眉頭,但是李大小姐也沒說什麼,是呀看著眼前遠處宏偉的戰場和雄偉的城市,誰又能想的到呢? 冷血總裁求放過 李潔或許真的做到這一切很不容易?他也沒什麼錢,窮小子一個,走到今天這步應該是很艱難的,也不知道投入了多少心力和精力,現在卻要被聯盟大軍毀於一旦了他會不會在失敗后徹底的消沉下去呢?

自己這是怎麼了,不是說來看好戲呢嗎?怎麼開始擔心起李潔來了,李大小姐不由臉上有些燒,所幸沒人注意到,一群色狼們都在圍著林秀秀爭相討好的解釋著

「這怎麼不可能了,秀秀可別這麼武斷,你現在看到的可不就是了,正在你眼前生著呢」

「秀秀應該聽說過一些地下世界玩家的事情,這火山城就是地下世界的玩家建設的,和我們的公會駐地差不多,當然,比我們的大一些就是了,不過那也沒什麼……」

「現在和聯盟大軍對抗的就是位地下領主玩家了,而不是什麼npc地下世界的勢力,這位地下領主和我們算是朋友,和我們的會長也很熟的,大家之間多少有些來往……」

「這人叫李潔,目前也在上海,他就是火山城的主人了,在地下世界還有著不小的領地,地下世界的傢伙們和我們是敵人,一向神神秘秘的,不過我們通過李潔也知道了不少的事情,比如說地下世界的領主玩家玩的和我們不一樣,他們不打副本的,只是經營和擴充自己的地盤,組建自己的軍隊然後互相征討什麼的,我們的朋友李潔目前算是地下世界領主玩家裡厲害的了……」

「他還在地下世界里組建了公會,好像叫天國王朝什麼的,不少地下世界的領主玩家都在他的公會內給他效力,我還認識他們公會的一些朋友,李潔現在就應該是帶著他們公會的人和聯盟大軍對抗的,想來他自己也不行,不過現在看聯盟大軍的威勢,李潔似乎也不妙了,你們怎麼看……?」

眾人的議論聲中,林秀秀驚愕的確定了一件事情,正在和聯盟大軍做對手的居然真的是一個或者是一群地下世界的玩家,這些和這一個或者是一群地下世界玩家熟悉的傢伙們或許認為這沒什麼,但是林秀秀卻敏銳的現了這其中巨大的聞價值

玩家目前就能組織起龐大的軍隊和勢力對抗人類王國的力量了?這背後代表著什麼樣的意義?是否將來歷史都可以由玩家來創造和決定的?一向神秘的地下世界玩家到底是怎麼運作自己的勢力的? 總裁大人,別太壞 怎麼能展到如此的巨大的地步?這樣的龐大的地下世界的勢力很多嗎?等他們全部走到了陽光下,走到了人前,那麼地面世界的聯盟廣大玩家將面臨怎麼樣的局面?血淋淋的對抗和殺戮嗎?

……

林秀秀越想越多的問題得不到解答,不過此時驚呼聲傳來,林秀秀一看,不知道什麼時候後面又上來了一群女孩子們,雖然不是紅葉公會的但是也沒被阻攔,反而很熟悉的都打著招呼,看起來是紅葉同盟公會的人員,驚呼聲是一個可愛的小女孩子出來的,她顯然猛的看到宏大而激烈的戰場有些不適應

不過林秀秀猜錯了,驚呼聲是彩虹下了課上線后趕來看到李潔居然和如此多的敵人在交戰而出的驚呼,倒不是感到震撼什麼的,而是很擔心李大哥頂不住

一幫子女孩子里有認識林秀秀的,就算不認識的現在也趕緊抓緊機會在老王的介紹下和林秀秀認識了,小彩虹倒是早就知道林秀秀此人的,因為林秀秀就是她的學姐,復旦大學里不少關於林秀秀的談論和聞,小彩虹早就想認識下林秀秀了,不過現在小彩虹也沒空去認識了,緊張的盯著戰局,只是和林秀秀在介紹時急匆匆的打了招呼

林秀秀雖然聽說小彩虹是自己的學妹打算刻意認識下,但小彩虹既然看起來沒什麼興趣認識自己,那自己也就沒必要去刻意接近什麼了,正打算拋開這個喜歡大驚小怪的小女孩子時,就聽見剛才介紹過的也算是國內著名的女子公會會長紅玫瑰對著小彩虹笑著說:「怎麼?看到你大哥不妙了著急了?」

「是呀敵人怎麼這麼多?大哥那裡會頂的住?這不是欺負人嗎?」彩虹著急的說著

「你急也沒辦法,老實看著,想來你大哥有辦法對付的,再說那可不是敵人,你可是聯盟的人,真是女大不中用,這是明顯的胳膊肘往外拐呀」

小玉也打趣著彩虹,小彩虹急的跳腳要和她們爭論,林秀秀卻聽的上了心,原來這裡還有個聯盟的女玩家是對面統帥大軍和聯盟聯軍對抗的地下領主玩家的妹妹呀

此時小彩虹還在和小玉爭論著:「……這不是欺負人是什麼,我大哥現在身體還有病了,聯盟的傢伙們就是趁著我哥有病的時候才敢落井下石的,卑鄙的傢伙們」

李大小姐還是第一次聽說李潔病了的事情,不由眉頭微皺,小玉偷瞄了一眼李大小姐的神色后立刻問彩虹:「你怎麼知道你哥病了?」

「我昨天給我哥打電話了,本來是想請他出來吃飯的,他只說忙出不來,不過我一聽就知道他病了,問他怎麼了,還說要去看他,我哥才承認得了感冒,有些燒,正在吃藥,這還不能確定嗎?」

小玉點了點頭,正想說什麼時,遠處戰場上傳來了一陣陣悶雷聲,這次不是一個女孩子在驚呼了幾乎所有女孩子們都驚呼了起來,男孩子們也是細看之下目瞪口呆的

林秀秀打開拍攝設施中拉近影像的功能,一看之下也徹底的呆掉了,過了一會才猛然驚醒,意識到最大的聞正在眼前生著

「夕顏拍攝到了嗎?」

「拍到了正在給特寫真沒想到,聯盟大軍居然有了火炮」鄭夕顏也驚訝的回了一句,繼續聚精會神的拍攝著

「珊珊準備拍我」

王珊珊緩緩的移動鏡頭,對準林秀秀時,林秀秀已經嚴肅了表情做好了準備:「大家好,我是林秀秀,現在給大家帶來令人震驚的消息,聯盟聯軍在進攻地下世界玩家建立起來的火山城時是的,你沒聽錯聯盟聯軍在攻打的是地下世界的玩家們建立起來的龐大城市這是剛剛得到確認的消息聯盟聯軍在攻打這座城市時,出乎所有人意料的使用了火炮你絕沒有聽錯就是火炮這太令人震驚了就在我身後的戰場上,數百門類似迫擊炮的火炮正在轟鳴著轟擊火山城城頭的地下世界的士兵們很難想象熱武器居然會出現在這裡,我們現……現操縱迫擊炮的聯盟聯軍士兵都是強壯的矮人族戰士,火山城城頭上現在被炸的一片慌亂,正在試圖用弩車還擊聯盟聯軍的迫擊炮部隊,而聯盟聯軍的第一和第二波攻城部隊已經回合,攻城雲梯也快被推到了城牆附近戰事正在逐漸白熱化地下世界的玩家們是否能頂的住聯盟大軍如此的猛攻,讓我們拭目以待」

林秀秀在做報道時,底下早就炸了窩般的議論紛紛了起來

「迫擊炮?我沒看錯?還是我的氪金狗眼出了什麼問題了?」

「氪金的已經不行了,換秘銀的,很明顯的事實生在你的眼前你居然還不能確認」

「聯盟威武」

「頂樓上」

「這下李大領主要糟糕了,***,前陣子還被黑暗王國賞賜了個漂亮老婆,這下可能連老婆都保不住了」

「冷兵器時代也能弄出迫擊炮來?這都什麼世道」

「這也就樣子像迫擊炮的小火炮罷了,威力很不夠,大家看,落在李大領主的士兵身邊了那名士兵雖然被炸的重傷,但還是站著的,就是人被炸的有些傻了看著」

「你這不是廢話嗎?要是遊戲里真弄出現代迫擊炮的威力來,那我們還打個屁,還練個什麼等級,一人抱著一門大炮和人拚命去算了,絕對無敵」

「不管怎麼說,這下可以肯定李大領主要遭了,威力不怎麼樣也不是李大領主的弩車可以比的,弩車可是對射不過迫擊炮的,弩車最多射殺些炮手罷了,對迫擊炮也是無能為力,怎麼都是鋼鐵做的,被毀了一些也是簡易投石機靠運氣砸中毀去的,李大領主的弩車可是實打實的被迫擊炮擊毀了不少了,人手也是傷亡了不少,顯然他的士兵也沒受過防炮訓練,不少人都驚慌失措起來了」

「怎麼以前沒聽說過聯盟聯軍有這東西的,獸人戰爭那時候甚至有玩家都去參戰了,也沒見聯盟軍隊弄出這個來呀?」

「可能是剛剛研出來的,才裝備,被聯盟聯軍當做秘密武器給用到這裡來了,李大領主的運氣還真不錯……」

「我也想弄一門迫擊炮放放過下癮頭」

「那不怎麼可能這東西玩家系統是不會讓你擁有的」

「誰說的?我看不一定世間哪有一定的事情?」

直播之極限人生 「那倒也是,兄台給咱弄個玩玩?」

「再議」

「我去」

「這……這可怎麼辦?」

最後是小彩虹著急的想哭出來的聲音,李大小姐默默的看著眾多的矮人迫擊炮炮手兇猛的不斷射著炮彈炮轟火山城,面上雖然沒什麼,但小拳頭卻握的緊緊的

「快看聯盟軍隊的攻城雲梯抵達城頭了這下要分勝負了?看李大領主怎麼應付」

「恐怕都不能應付了,城下迫擊炮、弩車和射手壓制著,在配合攻城雲梯,夠嗆」

「聯盟軍隊的攻城梯也夠先進的,直接爬滿了人後再拉升起來,這樣可是攻城方便的多了,攻城梯靠上去了人也直接在城頭了這是怎麼做到的?我還真沒看出來」

「笨蛋,那是先用弩車射出帶著鐵鏈的鉤子牢牢的勾住城牆,然後靠絞索拉上去的」

「李大領主的這城牆也是現代的星形城牆,要不是這樣的話,說不定早就被攻上去了,不過現在我看也懸了,和王國的國家武力對抗果然沒好下場」

「都是狗屁」小彩虹急的憤憤的罵了句,看到會內的小妹妹都急的開罵了,也都知道彩虹是李大領主認的乾妹妹,眾人這才不好意思說什麼了,現場只是看著和聽著聯盟軍隊吶喊著在迫擊炮和攻城雲梯的幫助下開始紛紛撲城

現場本來只剩下時不時林秀秀緊張的詢問拍攝的怎麼了的聲響了,大家都在摒心靜氣的靜等城破或想看看李大領主怎麼應對時,戰場西方聯盟大軍營地中,大片獅鷲的響亮鳴叫聲即使在炮聲和震天的吶喊聲中也是清晰可問,眾人紛紛扭頭看去時,大片大片的獅鷲騎士已經在6續升空準備作戰了

眾人在出驚訝和嘆息聲中,心裡就剩下一個念頭:李潔完了

每一個都是精英的獅鷲騎士們6續的升空后先在天空中盤旋著,等待後續的獅鷲騎士們起飛加入隊列,隨著越來越多的獅鷲騎士起飛升空,總數四千多的獅鷲騎士甚至遮蔽了聯盟大軍軍營的上空,所有人抬頭看著天空中大片的獅鷲騎士都是倒吸了一口涼氣,每一個獅鷲騎士都是一名全身重型鎧甲的矮人騎士,手裡提著附帶著雷電魔力的投擲戰錘出火焰和閃電的光亮,並且很明顯的,拉近鏡頭后可以看到,獅鷲騎士們背上還都背著幾個罐子,不用猜那就是火油罐子

幾乎所有人都在想:不知道李大領主看見了這些全副武裝打算先放火,再配合地面部隊攻城的獅鷲騎士會是什麼想法,是不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當然,小彩虹絕不這麼想,不過小彩虹也絕望了,有些無力的軟倒在小山丘上,獃獃的不知道該怎麼辦,紅玫瑰在一邊輕聲的安慰著她

李大小姐也在看著這支聯盟聯軍最精銳和珍貴的獅鷲軍團在想著什麼,她的本意是本來就是想李潔在慘敗後來求她的幫助和支持,讓李潔徹底的降服於她,不過現在可能是知道李潔生病了,有些可憐李潔,李大小姐改變了些念頭,倒是希望李潔能不敗的太慘

在眾人都不一樣的想法和念頭中,獅鷲騎士們集結完成,按照烏瑟爾的命令向火山城城頭飛去,他們將在低空準確的投出火油罐后直接從空中打擊城頭的守軍,配合地面部隊清理重點進攻區域內的城頭守軍

看著每一隻都十分碩大的獅鷲騎士們鋪天蓋地的飛向火山城,林秀秀興奮的拍攝著心裡想起這次絕對沒白來抓住了大聞其他人有的看的也是興高采烈的,有的也在為李潔惋惜,走到了這一步畢竟不容易,可惜很快就要灰飛煙滅了

小彩虹雙手捂著眼睛都不敢再看了,李大小姐已經在想著以後怎麼處理李潔的事情時,王珊珊先現了異常,小聲的驚呼了起來 ?【最新章節閱讀.】火山城內大片大片的升起了渾身墨綠色猙獰的碩大飛龍,其中夾雜著很多顏色鮮艷代表著其有劇毒的毒蠅,隨後是實力並不怎麼樣的一些鷹身人和很少的金色巨鷹,金色巨鷹上有小侏儒族在上面乘坐並用奇特的哨聲指揮著飛行軍團迎向了撲來的獅鷲軍團,這就是李潔一直保留實力的第六軍團了,第六軍團人數最少,就算馬克西姆去紫色花山地招募了一次,地底侏儒族來了一些人,配合蜥蜴人加起來也不到五千人,並且這些人戰鬥力都不怎麼樣,但第六軍團卻是李潔手下最強悍的軍團之一,就是因為所有動物類士兵都在第六軍團里馴養著,現在,是該它們上場的時候了……

小山丘上再次議論紛紛了起來

「真沒看出來,李大領主還是有後手的,以前我們去火山城可是沒見過這麼多的飛龍,想來是早就預備好的了」

「我看李大領主那邊飛行生物雖然比獅鷲騎士們看著多一些,不過打下去我覺的還是不是獅鷲軍團的對手,怎麼說獅鷲軍團一個個都是精英矮子,而李大領主那邊精英很少」

「頂樓上」

「這也用頂?你灌水灌多了?」

「我大哥的飛行部隊一定可以打的過獅鷲騎士的,你們就會胡說八道」彩虹的聲音,此刻她又有些興奮了起來

「那是,彩虹妹妹說什麼都是對的,彩虹妹子,我去你學校找你玩呀,你招待不?」

「去死」

眾人一片嬉笑聲,就在此時,天空中的戰鬥即將生時,城牆上攻城雲梯靠近了城牆邊,眾多的式攻城梯也紛紛爬滿了士兵后被拉起直接靠上城頭,但至今還沒形成什麼像樣的突破,城頭守軍忍著矮人迫擊炮的轟擊拚死防守,並且聯盟聯軍的攻城梯猶豫了下,沒有立刻就搭上城頭,因為直著搭上城牆不可能,直接搭上去的話就只能是搭在城牆三角形突起的頂部,而城牆三角形突起的最前端都有一根鋼鐵尖刺豎立的老高,攻城雲梯頂部的踏板根本搭不上去,那麼就只能是也跟攻城梯一樣把攻城雲梯也拐彎后斜著搭在側面了,不過那樣一來,攻城雲梯的側面和背面都在敵軍的弩車甚至是簡易投石機的直接威脅下,另一邊三角形突起部位的敵軍可以輕易的攻擊攻城雲梯的側面和背面,攻城雲梯的正面最硬,能頂住簡易投石機的攻擊,並且經過防火處理,可是側面如果說還一般過的去的話,背面那就可以說是根本就沒什麼防護力的,就一層薄薄的木板而已,這能頂的住弩車和簡易投石機的攻擊? 不二婚途:首席追妻要給力 力氣大點的射手都能從攻城雲梯的背面射穿木板

聯盟不是沒想到這個問題,侏儒技師們看到了火山城穎的城牆樣式后就推測出了種種攻城時可能面對的困難,自然也考慮到了攻城雲梯的攻城困難,也提出了改裝攻城雲梯的意見,可是沒有時間來改裝,在狂熱的要求立刻打下火山城的呼聲中,這個問題被刻意的淡化了,現在,聯盟聯軍將為此付出代價

在山丘上眾人目瞪口呆中,笨重以極的攻城雲梯艱難的被一手舉著盾牌的士兵們忍受著城牆上的攻擊推著開始轉彎,側面剛剛露出來時,簡易投石機的石塊就砸了過去,只有還不到五十米的距離,就算簡易投石機再沒準頭也很輕易的就能砸中,攻城雲梯側面的防護是一層厚木板和一層防火的厚皮,有的運氣好彈開了石彈,有的直接就被砸穿,立刻攻城雲梯里爬滿了的準備攻城的士兵們就是一陣慘叫的悶響聲,當攻城雲梯的背面可以攻擊時,忍受著矮人迫擊炮的轟擊,城頭上的士兵們挪動簡易投石機,直接換上點著了火的火油彈就朝著聯盟攻城雲梯的背部砸了過去,攻城雲梯背部薄弱的防護甚至有些無法擋住投擲過去的火油罐子,不少火油罐子直接擊穿了薄薄的木板防護砸進了攻城雲梯內,多的火油罐子粉碎后裡面的火油附著在薄薄的木板上開始劇烈的燃燒起來,頓時攻城雲梯里就是一片驚慌失措的喊叫聲,隨即在攻城雲梯冒出了黑煙后裡面就成了地獄了,無數身上著火的士兵慘呼著想從裡面出去,不過混亂一起人都跌落到了最下面,人擠人的全擠在一起甚至動都動不了,只能是被熏死或者是被燒死

聯盟聯軍的攻城雲梯受到重大打擊,幾乎半數還沒靠上城牆就冒起了黑煙時,火山城城頭也多處燃起了大火,一片狼煙,那是因為要對付聯盟的攻城雲梯,原本被儲存的很好的火油罐子在搬上了城牆后被矮人迫擊炮擊中點燃了,不少守城的士兵被席捲進了猛然爆炸開來燃燒的火油里掙扎嚎叫著,一些渾身是火的守城士兵失去了理智的亂跑,硬生生的被同伴戰友含著淚水刺死,以免他們引燃多的火油罐子或者是誤傷戰友,多的渾身是火的守城士兵慘呼著直接從城頭跳下,以求儘快結束自己的痛苦

看著城下一個個冒著濃煙燃燒起來的聯盟攻城雲梯和裡面傳來的令人毛骨悚然的聲音,看著守城士兵們一個個渾身是火的從城牆悲壯的跳下看著攻城梯頂端的聯盟士兵悍不畏死的渾身都插滿了羽箭依然奮力爬上城頭和守城士兵生死相搏,看著守城士兵即使被矮人迫擊炮炸的渾身是傷,還在咬牙射出利箭或者扔下石塊,看著一些沒被毀去的攻城雲梯上渾身重甲的聯盟士兵頂著守城士兵扔過來的火油罐子渾身是火的厲聲慘叫著還是奮勇的踩著同樣在燃燒的踏板,義無反顧的根本無視守軍的刀劍長矛直衝了過去,要用自己的身體和生命給身後的同伴打開一條進攻的通道看著守城士兵即使被刺穿了身體還是嚎叫著嘴巴里噴著血的試圖擋住衝過來的聯盟士兵,看著天空中激戰的雙方,不時的有屍體在一陣陣血雨中哀鳴著墜落下來,看著從天空到地面到城頭的全面激戰看著到處都是鮮血和火焰

小山丘上眾人再也笑不出來了一片沉默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