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此同時,在戰場的四周,無數的眷族出現,有噁心的各類蜘蛛怪,有望不到盡頭的活死人軍團……

「主人!」 兒子住我家隔壁 阿隆索斯輕輕拍了拍身下的巨龍,低聲說道,「我們殺出一條路來,你趁機撤離地獄!」

其他幾個首領也都鄭重的看向王彬,阿隆索斯此刻的話就是他們想要說的。

「擊穿敵軍!到時候和在地獄的奧丁匯合!」王彬直接否定了阿隆索斯的提議,拔出佩劍,一指地獄的深處,發出了決戰的命令!

同一時刻的紐約,原本已經改變的一切,又被命運的大手拉回了原來的軌跡之上。

只不過原本是洛基引導的一切,變成了更為可怕的超巨星,一個在宇宙中臭名遠揚的存在。

也是在斯塔克大廈的樓頂,超巨星淡定的看著眼前的,所謂的超級英雄們。

「這就是你們所謂的希望?」超巨星滿是嘲諷的看向一旁的托尼,「你們不明白真正的力量是什麼樣的!」

現在的復仇者聯盟,實力遠超王彬記憶中的實力,不說托尼的機甲採用了大量的外星科技。

史蒂夫變成了一個聖騎士,加上超級血清的加成,絕對可以和從神對抗。

更何況還有那近三十人的超級士兵,組成的支援部隊。

如果還是洛基來,估計完全就是吊打的份。

可超巨星不一樣,一到地球先是選擇了隱藏,發展了大量的手下,並且通過羅南偷渡過來的一支作戰部隊。

「馬上關閉傳送門!」史蒂夫大聲喊道。

雖然他也知道這是一句廢話,可總要有人去說。

「難道你們不怕我們的神明么?」

超巨星聞言,忍不住大笑了起來,「你們一直在針對那個守護你們的新神,現在又要想要他的守護?可悲的生命啊!」

復仇者的幾個核心成員,都有些尷尬的對看一眼。

「螻蟻們!接受主人的懲罰吧!」

超巨星重重的把心靈法杖在地上撞擊,原本還不是很大的蟲洞快速擴大。

在蟲洞的另一面,隱隱可以看到數不清的軍隊,等待著進攻的命令! 正當復仇者聯盟的超級英雄們集結在斯塔克大廈,準備正面應對即將降臨的敵人時。

尼克弗瑞卻沒有如王彬原有記憶中的那樣,在神盾局的空天航母上遙控全場,反而選擇獨自一人來到了地獄廚房。

此時的地獄廚房,根據王彬離開之前的安排,第一次在世人面前展露自己的獠牙。

無數的炮台從地下升到了地面,還有那些沿街布開的那些攻城坦克,眾多的特戰部隊,還有一些從未見過的機甲部隊。

甚至那些原本是社會最底層的黑幫分子們,也都紛紛拿出各式武器,走上了街道。

最讓尼克難以接受的是,這些黑幫分子使用的武器,居然不比軍隊差,而且明顯都經過專業的訓練。

帶著無數的想法,尼克再次走進了和平飯店。

曉婷略顯緊張的站在天台上,這裡已經成為了一個臨時指揮所,弗蘭克靜靜的站在一旁。

周圍的各種儀器,不停的閃爍著光芒,所有的星際人族,都安靜的忙碌著。

「主母,尼克弗瑞到一樓了!」梅森快步走進指揮區,微微一鞠,沉聲說道。

「尼克弗瑞?他現在不在前線指揮戰鬥,但我們這裡幹什麼?」弗蘭克面帶嘲諷的說道,「夫人,這個時候來找我們,不會安什麼好心的!」

曉婷輕輕的揮了揮手,示意弗蘭克稍安勿躁。

「讓尼克局長上來吧,我想看看他會說些什麼!」

弗蘭克有些擔心的皺了一下眉頭,他雖然和這個女人接觸不多,可是也不難看出他那發自內心的善良。

如果是平時,弗蘭克會非常欣慰以及尊重。

越是凝視黑暗,對於這份善良,越是發自內心的尊重。

可是現在不行,現在正在進行一場戰爭,此刻的任何仁慈和善良,對於所屬軍人,卻是一種殘酷。

尼克一踏上天台,心中對空天航母指揮室的那點自豪,瞬間被撕得粉碎。

原本庭院式的天台,現在充滿了科幻感,各種沒有見過的指揮系統,還有天台四周的防禦工事。

尼克看到站在最大的顯示屏前的那個華族女人,心中暗暗輕鬆了一點。

「卞女士,你好!」尼克快步走上前,沒有理會周圍明顯是軍官人的厭惡眼神,「人類需要你的幫助!」

曉婷微微皺了一下眉頭,嘲諷的問道,「需要我的幫助?我只是一個普通的人類,哪裡有能力幫助偉大的神盾局啊!」

作為一個狡猾的政客兼特工,尼克對於如此大眾的嘲諷,那是一笑而過。

說尼克是一個政客,然後才是特工,那是因為一個單純的特工怎麼可能在那麼多的勢力眼下,把神盾局發展到如此規模?

「看樣子,你們對於神盾局的誤解太深了,要想取得你們的理解,不是短時間可以做到的。」尼克聳了聳肩,貌似很無辜的樣子,「我這次來要說的是關於這次外星人入侵! 季總,請剋制 我們需要聖域的幫助!就算是幫幫那些平民!我想你不願意看到那些無辜的人,慘遭殺戮吧?!」

不得不說,尼克作為特工之王,對於人心把握的很好。

對於王彬身邊的所有人,都做了最為詳盡的調查,尤其是眼前這個失蹤了很長一段時間的女人。

再次出現的她,著實讓尼克弗瑞震驚不已,這才多長時間,就打造出了一個神明級別的存在。

不過有一點尼克可以肯定,那就是對方的本性沒有改變。

曉婷聽完尼克弗瑞的話,冷笑一聲,「尼克局長,你們自己惹下的麻煩,怎麼又把責任推到我們的頭上?想讓聖域白白為你們的貪婪付出生命?」

尼克顯得非常理直氣壯的挺起胸膛,大聲說道,「夫人,這一切你們聖域就沒有責任么?你們掌握著遠超這個世界的力量,卻不願分享給全世界,這還是在明明知道世界面臨各種威脅的情況下。我們只能通過我們自己的辦法,提高我們自己的力量,保護這個地球!」

「為了地球?你們神盾局如果把那些隱藏的力量全部拿出來,世界的科技水平至少可以提高五十年吧?」弗蘭克忍不住大笑了起來,對於尼克的話,充滿了諷刺,「就拿前段時間的那些巨型機甲,還有你們建造的那些空天航母,可是一個都沒有投入戰場啊!」

尼克微微皺了一下眉頭,也僅限於皺了一下眉頭,「弗蘭克上校,我們需要防守的地方太多了,而這裡有聖域,我相信夫人不會至那些平民的生死於不顧,才決定不派遣那些力量來紐約。」

曉婷沒有理會尼克弗瑞那可笑的理由,只是靜靜的看著大屏幕上,紐約其它區的戰況。

入侵的這些外星人,可沒有電影中那樣,單純的破壞,攻擊人類,而是屠殺!

沒錯,對看到的一切人類進行殺戮!

電影畢竟是電影,現實的殘酷又豈是那不到兩個小時的電影所能展現出來的?

「夫人,我不否認,我想利用你們的力量,可這次完全是為了那些平民,而不是我得到你們的力量!」尼克弗瑞察覺到一個鏡頭,對於現在掌握紐約命運的女人,產生了衝擊。

一個母親抱著自己的孩子,企圖保護自己的孩子,可是在外星人的武器下,成為了兩個屍體。

曉婷忍不住緊緊握住了雙手,周圍的溫度也隨之有了一絲寒意。

「弗蘭克,派遣地面部隊,消滅那些外星人!」

弗蘭克一愣,忍不住上前一步,「夫人,老闆那裡?」

曉婷緩緩的轉過身,語氣堅定的說道,「我相信,他在這裡,也會同意我的決定!」

弗蘭克有些無奈的敬禮,然後直接轉身離去。 「你要生存下去嗎?」一道系統特有呆板的冷冰冰的聲音響起。任誰正在午睡,一覺醒來發現自己在一個陌生地方聽到這樣的聲音,都會驚慌。可沈明明沒有,前21歲幾乎泡在各種小說中的她知道,自己這是遇到系統了。

她看的小說類型多種多樣,流行一時的穿越、系統、空間文自然也看了不少。看多了女主穿越前各式各樣的死法,被撞死後穿越的、走路上被花盆掉下來砸死穿越的、被氣死穿越的、還有更奇葩的一覺醒來發現自己穿越的。沈明明想自己現在是死了吧?應該是屬於最後一種最奇葩的死亡方式吧!想到這裡,她的心情糟糕透了,凡是遇到系統,穿越,就代表自己身體死了,要進別人的身體才能存活。一想到要進入別人的身體,用別人的身體而活,她就隔應。就算給她一具年輕而又傾國傾城的身體,她也不換。

別說,她本來樣貌雖不算傾國傾城,但是也不差。就算她長相平凡,她寧願要自己的身體,也不要別人傾國傾城的樣貌。

看沈明明沒有回答,系統那沒有起伏的刻板聲音又接著響起:「你要生存下去嗎?選是,你會穿越各種時空完成任務生存下去。選否,你會遭到抹殺。」

「這是快穿。」熟讀各種小說的沈明明馬上反應過來。聽到系統的話,沈明明更是黑了臉。這下不僅要用進各種各樣的身體,還要不擇手段,甚至出賣色相的完成各式勾搭任務。

你問沈明明的是怎麼知道的?自已去看,網上各種各樣的快穿文都有。有女配勾搭男主,有女配勾搭男配,各式各樣的。

獨家婚寵:腹黑總裁暖萌妻 這樣活著,她還不如去死。沈明明比系統的聲音還冷還刻板:「我選否。」

「目標已同意,名:明明,以靈魂進行契約……」系統冰冷的聲音先是響了起來。

沈明明嚇了一跳,她選的否,怎麼會是目標已同意?這是要強制契約? 傲嬌冷少別逼婚 難道她猜錯了,系統界沒有規則已經到了可以強制契約的成度了?正胡思亂想著,突然聽到系統發出咔、咔、咔卡機的聲音。接著響起系統帶了一絲驚愕情緒的問話:「你、你怎麼會選的是否?」雖然系統的聲音依舊刻板,但沈明明還是從中聽出了系統驚愕的情緒。

轉了轉眼珠,沈明明就明白了。雖然這樣活下去已經不能再稱為人了,可至少也要比永遠消失來得好,是人都貪生。是以,可能系統以前從來沒有遇到人拒絕它。

沈明明不知道她誤打誤撞的猜對了,以前的人遇到系統,誰不想活下去,聽到會被抹殺,就都選了是,於是系統早起習慣了,這雖是一道選擇題,能選的選項卻只有一個。系統問這個問題,只是礙於契約需自願的規則,列行詢問而已。壓根沒想到還會有人選否。於是沈明明一回答完,系統就開始契約了,可進行到一半發現無法契約,才知道沈明明選的否。

如果換了別人可能會選擇是,可沈明明不是別人,她獨特的經歷,讓她沒有自由的活著,那簡直是讓她生不如死。與其生不如死的活著,她寧願選擇死。死了一半的可能去輪迴投胎,或者被抹殺后永遠消失,不過這兩個對於沈明明來說區別不大,就算她投胎了也沒有今世的記憶,也不是現在的她。

咔、咔、咔,系統像是要報廢了一樣,發出身體散架的咔咔聲。即使這樣,系統也沒有停止它的任務:「宿主選擇錯誤,5秒后即將被抹殺。」

「5、4、3……」系統冷冰冰的聲音數著倒計時:「時間到,執行抹殺。」

系統的話音一落,一道藍光突然出現,划向沈明明的脖子。

那藍光的速度太快,沈明明根本連躲閃的時間都沒有,就在她閉上眼睛以為自己要被抹殺,永不存在的時候。一道聲音響了起來。

「且慢!」沈明明慢慢的睜開了眼睛,看到那道藍光就在離她脖子1厘米的地方定住了。

而眼前出現了一個白白胖胖的,像是從年畫里蹦出來的小娃娃,身上掛著紅色的肚兜,可愛極了,讓人看了就忍不住想抱起它親一親。

但是看它憑空坐在空中,身下沒有任何支撐,就足夠沈明明對他生出警惕了,跟何況這個娃娃一句話就定住了划向她脖子的藍光。那藍光速度奇快,在眨眼間就到了沈明明脖子上。

像年畫一樣可愛的娃娃開口了:「這裡有我了,你出去吧!」

空氣中系統刻板的聲音帶了點恭敬:「是。」

年畫娃娃歪頭看著沈明明,眨了眨眼睛,那樣子萌極了:「好了,這裡只剩下我們兩個了。」

沈明明沒有看到任何東西出去,也不知道這個四面牆壁的地方門在那裡。但是她感覺到了,在年畫娃娃讓系統出去,系統回答了是后,她脖子上面的藍光消失了。

「你是誰?」沈明明警惕的問道。

年畫娃娃對著指頭,羞澀道:「我是系統。」那樣子簡直萌爆了。

回答了沈明明的問題,年畫娃娃歪歪頭,嬰兒般清澈的眼睛里盛滿了疑惑:「你剛剛為什麼不和那個系統契約呢?」

「因為和它契約了,就要完成別人的心愿,一點都不自由。」沈明明皺皺眉,又繼續問道:「你也是系統,剛剛那個也是系統。但我感覺你們不一樣。」

年畫娃娃並沒有第一時間回答沈明明的問題,而是自顧自的小聲嘀咕道:「覺得幫別人完成心愿不自由嗎?」似是想到了什麼,年畫娃娃笑眯眯的抬頭看向沈明明:「要不你和我契約吧!我可不是你剛剛看到的那些低等系統可比的哦!我是頂級系統,獨一無二的。」

沈明明點頭,附和道:「看的出來,剛剛的系統很呆板,就算是偶爾的情緒泄漏也很刻板,人一聽就覺得不對勁,而你不一樣。 你如果去到人類中間,不用超越人類的力量,沒有人能察覺出你和人類的區別。」

說到這裡,沈明明停頓一下,還是繼續說道:「但我是不會和你契約的。」

「為什麼?」

沈明明停了一下,說了這麼多話,好渴啊!但還是解釋道:「因為你是系統,雖然是頂級系統。但也只是任務難度高一點或者選擇多一點,我說的沒錯吧!」

年畫娃娃:……「誰告訴你,頂級系統只有這點能力了。」

沈明明:「……難道不是?」

年畫娃娃抱著自己的小腳丫,結果身子太胖,抱不穩向後翻了兩圈才停下,白白胖胖的小萌臉做出一本正經的表情看著沈明明:「和我契約可以不用做任務,你到了寄體的身體后,努力的活著就行。」

沈明明疑惑的問道:「不用完成寄體的心愿?」

年畫娃娃系統:「不用,這個世界上有很多有氣運、有智慧、但一生碌碌而為的人,你只是過去幫他們的人生重新過一遍而已,按照你的意願。」

沈明明更疑惑了:「有氣運?有智慧?怎麼那麼像小說中的主角一樣?那樣的人怎麼會一生碌碌而為?」

年畫娃娃耐心的解釋道:「是像小說中的主角一樣,但小說中的主角每次得到什麼前都有努力,舉個例子:就像你,你前21年,不也有智慧,有氣運,但你不也一樣碌碌而為,你前21年有時候想寫小說,但也只是想想,而不提筆寫。這樣的活法,你再有智慧也沒用。」

沈明明似懂非懂的點點頭,看向年畫娃娃系統:「我可以跟你契約,不過你要答應我一個條件,我只跟你平等契約,不跟你靈魂契約。」她可沒忘記,上個系統說的以靈魂進行契約……

「行。」年畫娃娃爽快的點頭同意:「契約成功。」

姓名:沈明明

性別:女(可變性)

智力:0

容貌:0

體力:0

武力:0

技能:0

特長:0

魅力:0

沈明明什麼感覺都沒有,就契約成功了,周圍唯一有變化的就是本來是四面牆壁,現在其中有一面變成了閃著光亮的熒幕,上面顯示著她的資料。

這時熒幕上面出現了年畫娃娃,他坐在資料旁邊的空白頁上。然後他站了起來,腳從熒幕上穿過,原本肥胖的短腿瞬間變得修長,等他整個身子穿過熒幕,落到她面前已經是一個穿著黑色西裝的三四歲,小正太了。年紀雖小,身上卻有攝人的氣勢。

「你進入到我指派的世界中,要努力自由的活著。其它你隨意。」系統開口了,聲音冰冷的仿若千年寒冰。

沈明明無所謂的點點頭,雖然這樣看似是沒有要求,但自由卻是最難做到的。但沈明明本來就是一個喜歡自由的人,這個任務她不排斥。

「你是要用自己身體做任務,還是用寄體的?」三四歲的正太系統菱角分明的臉冷若寒冰,說話的聲音也跟他的臉一樣冰冷。

「如果能用自己的身體,當然是用自己的身體。可惜我已經死了。」

系統:……「誰告訴你你已經死了?」

「小說里都是這樣寫的啊!」沈明明想也不想的回答,半晌才反應過來。系統的意思是她沒死。她摸了摸自己的胳膊,是實物。又以不太重微微疼痛的力道掐了一下自己,會痛。

系統看著她一系列的動作,這個蠢樣子是自己選的契約人?系統深深的覺得自己選錯了人。既然已經知道了明明的選擇,系統果斷一揮手把她丟進了任務世界。

沈明明的眼前一陣扭曲,等她站穩了身體,發現自己已經在一片茂密的森林裡。看多了小說的她知道自己已經在任務世界了。首要的是接收寄體的記憶,要不然她都不知道現在是什麼情況。

剛這樣想完,面前就像是放電影一樣出現了一個屏幕,回放著寄體的一生。

她這趟穿越的女人也叫明明,估計是那個讓她做任務的系統給現在的女人改了名字,系統說話還算算話。果然沒有讓男主、男配愛上她的奇葩要求。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