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神之主神諭,封柳濤為絕代球王,以後神界任何與球有關的項目,都可找柳濤請教。」於雞道。

「等等?這是封神?說好的神王呢,和球王有個毛線關係?」柳濤扯著雞翅膀,不滿地道。

「反正都是王,差別不大,差別不大。」於雞道。

「那你呢?雞王?」柳濤冷著臉道。

「不啊,我是諸神之巔的守護神獸,不動明王。」於雞淡定地道。

「憑啥,你這名比我們好聽?」柳濤不滿地道。

「這是根據自身特點,擅長來封的,你別搗亂,下面還有一大群等著封呢,我很忙,一邊玩去。」於雞嫌棄地揮動雞翅膀,讓他離開。

「趕緊把我們封了,我們趕著去旅遊。」何塵催促道。

「好的。」於雞繼續封神:「封,諸神之主何塵,不經同意,不準納妾的後宮之神。」

何塵:「??」

「封,諸神之主楊紫玧,監管後宮之神的監管之神。」於雞。

「這封神榜有問題!不是我編的那個啊。」何塵獃滯地道。

「是我編的。」楊紫玧笑吟吟地道:「小何塵,我滿足了你當後宮之神的願望。」

「封,楊琳琳為神界發明之神,引領神界發展。」於雞再次道。

「等等,這個也是你編的?」何塵錯愕地看向楊紫玧。

「不是,這個是誰加上去的?」楊紫玧茫然地道。

「是我自己加上去的,你們找我製作封神榜,居然不封我一個好稱呼,讓我當什麼混吃等死神,這實在是太傷我心了。」楊琳琳氣呼呼地道。

「我覺得,這次封神不嚴謹,應該從長計議。」何塵沉思道。

「很不嚴謹,哪有自己加的,重來,重來。」柳濤叫道。

「重來什麼,趕緊去旅遊,就這麼定了。」楊紫玧拉著何塵離開:「神界交給你們了,我和小何塵要去創造世界了。」

……

(全書完。)

將門毒女 這本書只能這樣了。

這幾天,染塵一直在調整心態,狀態已經找回來了,新書恢復歡樂逗比風格。

其餘的事情不說了,新書發布,再次起航,嗯,祝我好運,也祝各位好運。

新書:超神感應!

已經上傳,等審核。

簡介:

靈氣復甦時代,異界人亂穿,江臨覺醒特殊能力,超強的感應能力,從靈氣中竊取信息。

感應到武者練武遺留,大蒼天手,江臨默默學習。

感應到靈藥……長生樹即將成熟,江臨看著通天神樹,琢磨著是不是搬回家。

感應到……異界人正在談話:

「魚唇的地球人啊,我設定的考驗,攻略就擺在這裡,你們都沒本事拿到。」

「太蠢了,蠢的我都看不下去了,這種簡單的陣法,地球人居然解不開。」

「你好,你的陣法已經被秒破……」 有些事情,在真正去做之前,會覺得遙不可及。只有敢於伸出手才會發現,其實自己摸得到。

立冬突然性的幾次連續重擊都十分強勢,更重要的是每一次幾乎都在沒有抵擋的情況下命中,這才是最致命的。最後的一記重拳和肘刀直接將火男擊倒在地上。

在火男倒地之後,立冬不能的又向前沖了一步,高高舉起手臂準備落拳。

這個時候,裁判馬上跑過來把他攔住,推到了一邊。

立冬盯著倒在地上的火男,不斷的輕輕點頭,退到了籠邊。他自己倒是沒怎麼樣,可把長谷川和伊諾興奮壞了,兩人馬上圍了過來。

長谷川興奮的大叫:「It's.too.awesome! 我和二哈共系統 冬子,我就知道你一定能行!」

伊諾這個專業人士也忍不住發出讚歎:「COOL!!我從剛剛你那幾個招式當中,甚至已經看到了超越嘴炮的影子!這簡直太不可思議了!」

立冬撇嘴哼笑一聲,抬頭看了一眼。賽場的上方懸挂著幾個大屏幕,裡面反覆播放著剛剛的慢鏡頭。哪怕是他自己看看,都覺得有些殘忍。

最致命的是那一記左直拳,不但使出了全力,並且沒有任何阻礙,完全順暢的打在火男的臉上。通過慢鏡頭來看,當拳頭接觸到火男鼻子的那一瞬間,鼻子就已經凹陷進去,而當整個拳頭打在他臉上的時候,整個面部肌肉都因為強大的力量而向後抖動,嘴巴更是歪了過去。

除了這一下之外,最後直擊面門的肘刀經過慢鏡頭播放出來,同樣讓人看著心驚。

在慢鏡頭中,立冬的右肘好像真如一把利刃從天而降,正好砸在了火男的眉間。可以非常明顯的看到,在這一肘落下之前,他還能微微睜開眼睛,但是被砸到之後則完全閉上了雙眼睛,整個人像無骨一樣摔在了地上。

而全場的觀眾也在經歷了不到一秒的短暫沉默之後,爆發出山呼海嘯般的吶喊。他們想要看的就是大屏幕上一遍遍重複播放的慢鏡頭,當然,他們並不希望這場比賽就此結束,還是想看到火男重新站起來,然後再一次被KO倒地,這樣才能值回票價。

裁判蹲在火男身邊小聲說了什麼,似乎是在檢查他還能不能站起來繼續比賽,如果裁判認為火男已經失去比賽能力,會直接判定這場比賽的勝負。

不過顯然,火男還沒有完全喪失能力,在地上休息了幾秒鐘之後,竟然自己站起來。這一舉動,也獲得了全場觀眾的掌聲。

「冬子加油!干倒他!這一次讓他起不來!」長谷川握拳興奮的大喊。

伊諾則顯得有些沉穩,囑咐道:「火男經驗老道,這一次很可能會採取非常保守方消耗你,你一定要一鼓作氣。」

立冬點點頭,重新走到八角籠中央,繼續開始比賽。

火男的一隻眼睛已經有些封喉,嘴角也開始滲血,他看了看立冬,臉上露出不甘的表情。為了激怒他,立冬揚起嘴角,十分輕蔑的笑了一聲。

裁判說了幾句之後,比賽繼續展開。

外面的伊諾神情專註的觀看著八角籠內的兩人,低聲道:「現在就是檢驗立冬進攻爆發力的時候,如果他的爆發力足夠,那麼就能一舉拿下火男!」

話音剛落,八角籠內的立冬已經開始向世人證明自己的進攻爆發力。

在火男不斷後退防守的時候,他猛地撲了上去,抬腿一腳直踹。火男壓低雙手抵擋,卻抵不住強大的衝擊力,向後頓了一下。

立冬抓住機會,左右雙拳如暴雨般揮過去。

PON!PON!PON…接連七八拳打出去,火男沒有任何招架之力,直被逼到角落裡,身體也不停使喚,靠著立柱開始慢慢滑落,蹲在了地上。

這證明他已經完全沒有能抵抗屠殺。

想要翻盤是不太可能了,火男現在只想讓自己少受點罪,但是他沒辦法在這個時候做出呼叫裁判的手勢,只能一邊大喊,一邊抬起雙臂牢牢護住頭。

立冬抬手架在他的頭頂,提起膝蓋一陣猛撞。火男只感覺自己的雙臂像是被榔頭不停的砸一樣,五六次猛烈的膝撞之後,終於攻破了他的防線。

火男雙臂一松,自己的腦袋完全暴露在立冬的面前。

立冬毫不留情,掄開右臂,轟出一記勾拳。

BOONN!!火男的腦袋向後摔了一下,重重的磕在了立柱上,徹底癱在了地上。

這個時候裁判才衝過來拉住立冬,把他推到一邊,上前查看火男。

立冬向後退了幾步,沉了一下,突然高高舉起雙臂,仰頭怒吼了一聲。隨之而來的是場內觀眾的掌聲、喝彩聲和吶喊聲。

比賽結束,立冬拿到了自己生涯中第一場或許也是唯一一場八角籠的勝利,哪怕這是業餘的。

裁判在檢查了火男之後,確認比賽勝負已分,馬上就宣布了結果。

而立冬等不到接受觀眾們更加熱烈的祝賀,就不得不跟隨長谷川和伊諾趕緊離開賽場,前往休息室。

一路上,他都面帶笑容。

「哈哈,爽吧!」長谷川勾著他的肩膀,大笑說了一聲。

此役,立冬幾乎沒有挂彩,僅僅是被火男象徵性的試探攻擊打到了幾下,這種程度的傷害對於這種程度的比賽來說,根本就算不上什麼傷了。

立冬低著頭,卻難掩臉上的笑意,重重的點頭,「說實話,我很享受這種感覺。就像我跟嘴炮說的,如果當初我沒有走上這條路,可能真的會成為一名職業拳手吧。」

說著,他有抬起頭嘆了一聲,像是在自言自語的安慰自己,說道:「把這當成一段回憶吧,一段值得我永遠珍藏的回憶。」

聽到這話,長谷川愣了一下,頗有些無奈的笑了一聲道:「是啊,現在我們該好好商量商量更重要的事了。」

突然,旁邊的伊諾說了一句:「冬子,這次紐約之行又結束了,你…有沒有什麼遺憾?」

立冬滿不在乎的聳了聳肩,回道:「有遺憾也沒關係,我相信…我們一定會再次回到這個地方的。」說完,轉頭看向長谷川,「那個時候,就是幫你奪回布魯克林之王這個稱呼的時候!」

————————————————————————

我又來了,主要是這兩天群里加進好多新讀者,為他們更一章。 立冬的第二次紐約之行也就這麼結束了,接下去他將好好的休息一會,沒錯,休息的時間也只有一會而已。

在休息過後,就會立刻踏上回國的飛機,帶著長谷川、伊諾和另外八名拳手返回盈海。

立冬前後兩次來紐約,這兩次寶貴的經歷對自身都有很大的改變,從目前來看,這種改變顯然是向正確的方向走的。

第一次的紐約之行是立冬的蛻變之旅。

那次,他跟隨拳擊隊進行專業的訓練,在吳叔傳授的千層紙功、腿踢功等基礎筋骨功夫的基礎上,將自己的力量、速度等身體機能進一步提升。

同時,結識了一生摯友長谷川。在這個世上,真正得到立冬認可的人,除了張北羽、江南和鹿溪之外,只有兩個人,而長谷川正是其中一個。誰都想不到,多年之後,這個中日混血仍然身在四方,並且早已成為元老級的人物,並且,真的在那片熱土打出了自己的名堂。

而更重要的是,第一次紐約之行真正讓立冬見識到黑幫的殘忍,他完成了對凱文的復仇,並且親手殺了他,也見識到長谷川的手段:殺人不眨眼。如果說跟隨拳擊隊訓練是提升了立冬外在能力,那麼「殺人」就對他內心深處產生了最震撼的影響。

也正是從這開始,立冬才完全做好了成為「盈海雙花紅棍」的準備。

第二次的紐約之行,更像是立冬的進化之旅。

這一次沒有閒情逸緻,從他下飛機之後就開始了亡命生涯。短短几月時間的里,陪著長谷川經歷大小戰役二三十場,這種高強度、不間斷的街頭戰鬥讓他的意志和身體都得到了提高。

而遇見了嘴炮真人,參加了一場UFC業餘比賽,這些都是讓他更堅定自己腳下道路的因素。

總之,兩次紐約之行,立冬都有很大的收穫。當然,就如他所說,紐約不會就此從他的生命中消失,一定,一定還有第三次。

不過,誰都不知道那個時候,又會是怎樣一番光景。

……

世界的各個角落裡,同時發生著不同的故事,經歷這些故事的人,都是自己的主角。

在立冬完成了自己的第二次紐約之行時,盈海的車輪也沒有停下。

如龍、麻桿身亡,四方匯被封,渤原路被掃,這一系列的慘劇在同一天爆發。因為這一天是星期三,所以,也被人們戲謔的成為「四方的黑色星期三」。

這個稱呼並不過分,對於四方而言,這一天的確是黑色的。

在黑色星期三之後的五天,閉關了幾天之後的張北羽,也終於能夠從失去如龍和麻桿的陰影中漸漸走出來。

更令人慶幸的是,比他更早走出陰影的人是十四。

所謂「逆境使天才脫穎而出,順境會埋沒天才。」正值四方逆境之時,還是十四站了出來,穩住了渤原路的大局。

鹿溪在著手準備著反撲的計劃,張北羽在儘力調整自己的狀態。剩下的人也就只有張耀揚、王小闖等人,沒有能夠統領大局的人,只有十四。

十四在得到了張北羽和鹿溪的許可之後,調集了目前四方所有可用的人手,當然,這裡並不包括張耀揚,他如今還率人駐守榕崗。

還別說,十四這麼登高一呼,竟然籠絡了有六七十號人,甚至比出事之前還要多。

其實,在黑色星期三之前,就有很多小混混慕名而來想要加入四方。但張北羽對手下收人的要求一直很嚴格,所以很多人被拒之門外。

但今時今日卻不同了。現在,誰都知道四方處於低谷,可以說是落難了。俗話說,患難見真情,大家都相信,如果在這個時候加入四方並且出上一份力,那麼等到來日四方緩過來,必定成為功臣。

十四並沒有再拒絕這些小混混,他非常能夠理解他們的心態。既然他們願意在四方身上賭一次,那自己又何嘗不可,何況現在他的確需要用人。

除了籠絡人手之外,十四還把能叫的人全都叫到了渤原路上,包括王小闖、李學文、南八虎等等,還有張北羽剛剛在雙雁發展起來的勢力——趙雨橋和安家兄弟。

這麼七七八八的加起來,如今竟然也有百十號人了。在經歷了黑色星期三之後,四方的人數不減反增,這倒是很多人沒想到的。

但這也同樣帶來一個問題,人數雖然增多了,但是戰鬥力並沒有增加多少,最多也就是跟以前持平。畢竟說起來,新加入四方的人都是「烏合之眾」,彼此之間不熟悉,也沒有什麼大戰的經驗。

可就算如此,陣勢還是很足的。這也要得益於十四的能力,部分人還是沖著他的名頭才在這個時候主動投奔四方,如果換做別人還真不一定做得到。

除此之外,十四還全權操辦了如龍和麻桿兩人的後事,這些看起來都是小事,可再小事的事情也要有人去做。還好出了門板之外,羅晉和佐威也跟十四身邊幫忙。

很多事情都是如此,機會就在毫無預兆的情況下來了。

四方如今的低谷對很多人來說都是千載難逢的機會,比如十四。

重生十二歲 正是因為現在四方沒有人能夠站出來了,不得不將十四推在了最前面,好像在突然間,就成為了四方的頂樑柱,所有的瑣事全都壓在了他的身上,不過前提也是他也要有這個能力才能扛得住。

其實也可以說,十四完全是被動從幕後走到台前。他的能力早就足夠成為獨當一面的大將,只是因為性格使然,讓他低調了許多。不過眼下的機會已經到了眼前,何況四方也的確需要自己,那麼自然義不容辭。

可以預見,無論這一次四方能否挺過去,是絕地反擊或是就此消沉,十四在四方的地位算是再一次得到了提升,顯然已經是僅次於「東南西北」之下的人物。

她兒砸被大佬盯上了 與十四的被動不同,有很多人是主動抓住了這次機會,或是為了證明自己,或是為了立功建業,或是為了提高自己在四方的地位。

其中最明顯的便是經過了七喜「洗禮」的王炸。

在黑色星期三之後,王炸並沒有因為慘敗而氣餒,僅僅休息了兩三天的時間就馬上回歸渤原路幫助十四。

這些天以來,洛基、七喜等人幾乎已經常駐在渤原路,跟十四帶領的四方眾人展開了一段拉鋸戰。在這其中,王炸的表現十分亮眼。 有些人就是這樣,在順境中可能會迷失自己,但是在逆境中卻能夠找到自己。有些人在被擊敗之後一蹶不振,有些人知恥而後勇,奮力追趕。

所謂的潛力,都是被逼出來的,王炸正是這種人。

被七喜以碾壓性的優勢秒殺,這顯然是讓兩人無法接受的,好歹是頂著「立冬門生」的頭銜在外面混,結果被打得…別說還手了,連招架之力都沒有,也算是把立冬的臉給丟光了。

說的誇張點,這叫痛定思痛,也只有這樣的人才能得到成長。

在這些天與七喜、洛基等人的交戰中,王炸表現的十分勇猛,雖然本事不能立刻提高,但氣勢足了不少。

有好幾次,兩人像是商量好了一樣,都是直奔七喜而去。可能衝過去之前,他們兩人就已經知道結果了,但仍然義無反顧的撲上去。

最關鍵的是,這種氣勢感染了其他人,尤其是剛剛加入四方的新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