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生長在一個窮困的小村子,村子里除了一個地主,剩下的都是農奴,每天起早貪黑,卻根本吃不飽,只能尋找野菜度日,一旦趕上災年,一次能死好些人。

「就這樣,我家在那年一次死了三口人,我還記得我父親臨死前,拉著我的手說『孩子,要好好地活下去,幫我照顧好你的母親』。」

說道這裡,查布已經泣不成聲,而柯爾仁的眼睛中也充滿了淚水。

孫立成看查布說不出話來了,便起身走了上去,安慰了一會兒,讓他下去,然後看向眾人,大喊:「剛才幾個人發言了,你們也見到了,你們的悲劇不是你一個人的,也不是一家一戶的事情,而是整個哥布林王國的問題。」

孫立成等下面的人消化了一會兒,才繼續說道:「你們想知道這個問題是什麼嗎?」

他剛喊完,就聽到一個大嗓門傳了過來,「想知道!」

孫立成扭頭看去,立刻樂了,這個聲音是一個高大的食人魔發出的,而且很明顯,他是還沒有投誠的,因為投誠的所有人已經完全納入了隊伍,可不會在這個時候胡亂走動。

「看來,只要有壓迫,訴苦會就一定是制勝的法寶。」

孫立成在心中感嘆到。

當天下午,柯爾仁就宣布加入種花王**。其他戰俘看到連最堅定的柯爾仁都投誠了,立即炸開了鍋。結果,不管是否真心,第二天,偌大的戰俘營徹底完成了它的使命,所有的戰俘全部投誠。

有了這近四千新軍的加入,種花王**的實力大增,總數達到了一萬五千人,成了一個真正的軍事集團。

「打回老家去,解放全王國!」

此時,身穿種花王**制式胸甲的柯爾仁站在一個土台上大喊,而他的下面,是大批情緒激動的哥布林降兵。

看著大家的情緒高昂,克拉克不由道:「軍心可用啊。」

站在他旁邊,看著大軍的孫立成聽到以後,嘴角不由得露出了一絲笑容。

孫立成這邊厲兵秣馬,哥布林北方軍團也在擴軍備戰。面對種花王國的強大壓力,克雷哈克司令官發了狠。

他的第一個命令就是要求北地戍邊的哥布林全部規建,不允許軍官們截留。雖然軍官們非常不滿,可是看到司令官整天陰沉著臉,大多數也不敢違背,乖乖兒地交出了手裡的哥布林奴隸。

當然,也有不怕的,甚至與克雷哈克公開對抗,對於這些人,司令官一點也沒有猶豫,統統抓起來砍了腦袋,家產全部收繳。這一下,北方軍團的所有刺兒頭都老實了,克雷哈克的命令也沒有了延誤。

當然,司令官也知道,依靠手底下這些歪瓜裂棗可也扛不住孫立成的進攻,於是,他不斷催促哥布林王國派來援軍。

終於,在司令官焦急的等待中,第一批國內援軍一萬人到了。

興沖沖的司令官一大早就守到大路邊,等待援軍的到達。

可是,真正見到援軍的時候,克雷哈克那張笑臉耷拉了下來。

「為什麼都是這樣的新兵啊。」

看著連隊列都走不齊的援軍,司令官在心中不滿地大喊。 「這是怎麼回事?」

一到司令部,克雷哈克司令就被回來的桑德將軍叫到了自己的小辦公室問道。

桑德將軍一臉苦笑,他能理解,面對強大的孫立成,北方軍團所面臨的壓力,就把自己這一段的情況說了。

他和所羅門回到了王都,果然想所有人想象的一樣,克拉倫斯陛下聽到北方軍團被孫立成打殘了,立刻暴怒,如果不是所羅門勸說,又考慮到北境目前的危機,克雷哈克元帥的性命必然不保。

即便這樣,盛怒中的國王陛下,還是尋了幾個宮女的小錯誤,把她們處死了。

「然後,國王下令全國徵兵。」

桑德將軍說道,想起當時那幾個宮女臨死前的慘叫,將軍還是心有餘悸。

「可是,為什麼現在只到了一萬人?而且還是這種新兵?」

司令官疑惑了,哥布林雖然不是全民皆兵,可以王國上百萬的人口,也不至於只有這點人馬啊。

「呵呵。」

桑德將軍苦笑了一聲,然後說:「元帥大人,你還不知道國內的那些傢伙,王國辦些事情,能有一半落到實處就算好的了。」

克雷哈克聽到以後一愣,緊接著苦笑了起來。

在哪裡都一樣,如果沒有可行的制度,特權總會帶來無窮的**,司令官大人也是其中之一。

國王這次的動員令雖然要求嚴厲,可是卻沒有什麼甜頭。一方面,各地的領主、鎮府官和都護官利用國王的名義大肆壓榨百姓;一方面,卻是對國家大事出工不出力,國家越大,效率越低,擁有特權的國家更是如此。畢竟,公共利益是塊肥肉,誰都想吃一口,還希望那一口是最肥的。

帝少強寵:國民校霸是女生 「所以,大人,這次能在這麼短時間內調來一萬人就不少了。」

桑德將軍見元帥想清楚了,小聲地說了一句。

「唉……」

克雷哈克背對著桑德將軍,看著屋外蕭索的遠山,無奈地嘆了一口氣。

北方軍團有增援的情報,在當天就送到了孫立成的面前。

那五隻被抓獲的埃伯爾措夫特老鷹已經投降了,孫立成也算是擁有了一支小型的空中力量,雖然與哥布林大戰肯定沒戲,但送一下情報,還是非常好用的,而且狗肉的偵察機也可以在老鷹的護衛下進行偵查了。

「沒想到,哥布林王國的反應挺快,這麼短時間之內,便發來了援軍,可惜,就是人數少了一些。」

孫立成拿著情報,向屋裡的眾人說道。

巴拉克笑了,他喝了一口孫立成新研發的木薯酒,然後說:「哥布林王國內部派系不少,效率也就那樣,這一萬援軍,我懷疑素質不怎麼樣。」

「其實,我早就說,咱們應該一舉攻破帕納特高地的那個哥布林堡壘,就北方軍團的那些奴隸兵,根本不堪一擊。」

卡羅琳不屑地說。對於父親的安危,她還是很擔心的,一直督促孫立成率軍南下,可惜都被孫立成拒絕了,因此,語氣中難免有怨氣。

「卡羅琳,大王有大王的想法,就是咱們把北方軍團打敗了,哥布林王國境內還有三大軍團呢。」

維娜見女食人魔有些生氣,趕忙幫孫立成解釋。

卡羅琳知道小美杜莎說的有理,不過不願意認輸的她並不願承認自己的錯誤,只是哼了一聲就不說話了。

孫立成對維娜投來一個感激的目光,然後對大家說:「前一段,我們一直進行思想工作,很多人奇怪我這是要幹什麼。我現在要告訴大家,這才是我們安身立命的根本。」

見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他繼續說:「誰是我們的朋友,誰是我們的敵人,這是我們成功的首要問題。我們的敵人是誰?所有哥布林?肯定不是,如果我們與上百萬哥布林為敵,就是神祇,也無法成功,所以,我們絕對不能把哥布林王國境內的普通哥布林和食人魔當成敵人。既然不把他們當成敵人,就需要把他們爭取過來,只有這樣,我們才能獲得最終的勝利。」

大家聽得不住點頭。

「大王,您說的很好,可是我們怎麼爭取他們呢?」

格蘭特提問,作為一個哥布林王國的土著,他可是非常想打回家鄉去,所以對孫立成說的極為關心。

孫立成舉起了自己的右手,彈起了一根手指,說:「要想爭取他們,其實很簡單,首先要讓大家吃飽。」,緊接著彈起了第二根手指,「而要讓大家吃飽,就需要提高食物的生產效率。」,這時,他彈起了第三根手指,「要提高食物的生產效率,就需要打破土地的束縛,打破農奴身上的束縛。而要做到這兩樣,一方面,我們要廢除農奴制;一方面,要實施土地和重要的生產資料國有!」,孫立成此時把五個手指全部打開,大喊道。

會議過後,所有的人迅速統一了思想,開始準備。

多虧銀月女神對地精們的壓迫,這些原始人還沒有形成固定的階層,也對孫立成要實施的東西沒有任何概念,在亞岱爾這些中堅的支持下,種花王國迅速按照孫立成的辦法實施了改制。

首先,王國內部廢除奴隸制,實施公民制。

其次,所有的土地和礦產為國有,王國開放一般領域的經營。

最後,實施民主議會制和國王負責制混合政體,議會負責具體政令的實施和監督,國王負責政策制定和遠期規劃。

當然,孫立成做了這麼多,大部分地精是不懂的,不過,他們並不在意,因為孫立成的第一個議案就是組建種花建設和種花重工兩個集團,負責種花王國的基建和軍備建設。

於是,絕大部分地精被納入了這兩個集團,有了飯碗。

至於像星月部落長老那樣喜歡挑刺兒的傢伙,孫立成統統把他們扔進了議會,負責給官員們挑刺兒,想來他們會發揮好自己的光和熱。

在巧手先生和一眾機械傀儡的幫助下,孫立成迅速完成了王國的改組,讓王國快速的穩定了下來。

一個星期後,議會第二次召開,孫立成此次提出的議案是──消滅哥布林王**,解放哥布林王國。

不出意料,所有的議員全部投了贊成票,於是,種花王國的戰爭機器瘋狂運轉了起來,對哥布林王國的戰爭正式打響了。 「蠻夷們在搞什麼?」

克雷哈克元帥很奇怪,他這一段一直在擔驚受怕,現在他的實力弱小,如果孫立成打過來,北方軍團根本無法抵擋。

可是,孫立成卻一直沒有消息,別說攻擊帕納特高地上的堡壘,就是偵查也沒有了。

所謂只有千日做賊,沒有千日防賊的,長時間的緊張,讓北方軍團上下十分疲憊,看種花王國沒有動靜,士兵們都有些渙散。

重生初中:神醫學霸小甜妻 就在這時,王國派出的第二支援軍到了,這次足足兩萬人。

援軍的到來,讓北方軍團上下都鬆了一口氣,就連帕納特堡壘的守軍都鬆懈了下來。

「總算能夠輕鬆一下了。」

司令部內,克雷哈克司令官伸了個懶腰,對桑德將軍說道,此時壁爐內的火焰熊熊燃燒,讓整間屋子顯得十分溫暖。

「是啊,有了這兩萬大軍,我們肯定能夠擋住孫立成的進攻,如果第三批援軍到了,也許我們能夠打回蠻夷之地呢。」

桑德將軍靠著壁爐,烤著火,對司令官大人笑著說。

「但願吧。」

克雷哈克看著屋外的遠山,輕聲說,可嘴角卻露出了一絲笑容。

此時,種花王**,帕納特高原的前線指揮部,孫立成正同一眾軍官商討進攻北方軍團的事宜。

「查布,你都已經打聽清楚了?」

孫立成問向穿著一身魚鱗甲的哥布林戰士查布。

自從有了思想大殺器,孫立成可不會傻傻的用人命去拼,來自地球上的他自然知道這個大殺器的威力,所以這些天,他嚴令部隊不允許騷擾哥布林的北方軍團,讓對方鬆懈下來,同時派出查布等一批激進的哥布林投誠士兵潛入進北方軍團,進行偵察和傳播孫立成的思想。

對北方軍團這些奴隸一樣的士兵來說,查布等人的境遇,如同夢幻一樣,可看著查布變成一個高大的熊地精,也不由得信了。

在這個魔法世界,身體的強弱就代表著自身的社會地位,哪怕是在軍隊中,也能夠撈到更好的待遇。 邪王追妻:王妃第99次闖江湖 像查布這樣能夠變身的方法,往往都是一個家族的不傳之秘,可是在種花王**中,卻被使用到了普通的士兵身上,而且還是像查布這種投降的士兵,的確讓這些哥布林士兵羨慕嫉妒恨。

再加上孫立成廣泛宣傳的各種政策,對這些根本吃不飽飯的哥布林士兵來說,具有強大的誘惑力,讓他們看到了未來的希望,所以很快,北方軍團的各種消息就從查布手中慢慢地彙集起來,查布已經儼然成了一個小特務頭子。

「是的,大王,這次北方軍團剛到了兩萬援軍,其中五千人是經受過幾年訓練的老兵,據說原來屬於麥克斯卡爾軍團。」

查布彙報道,臉上充滿了擔憂。種花王國現在才有一萬五千名士兵,這還是加上魔獸軍團和機械傀儡軍團,對面的北方軍團,在援軍到達以後,重新膨脹到了五萬人,可以說攻守的形勢已經逆轉。

孫立成當然知道查布擔心的是什麼,可他笑了,笑的是那麼開心。

所有人都奇怪的看著他,臉上滿是不解。

「你們一定很奇怪,我聽到敵人又來了援軍,怎麼會如此開心?」,孫立成笑著說,緊接著,他繼續說道:「我當然開心了,據查布探聽到的消息,哥布林王國內已經聚集了十五萬大軍,而眼前的五萬北方軍團,就是咱們戰勝哥布林王**的前提!」

這時候,所有人已經不奇怪了,而是徹底傻了,怎麼五萬北方軍團成了孫立成的?他問過北方軍團的人,問過北方軍團的司令官克雷哈克元帥嗎?

「好啦,下面請巧手先生給大家布置作戰任務。」

孫立成說完,巧手先生就飛過來,展開了一個光幕,種花王**和哥布林王**的雙方態勢完全展現了出來。

隨著巧手先生的介紹,眾人那原本因為北方軍團得到援軍而焦慮的神情慢慢緩和了下來,甚至露出了欣喜的笑容。

第二天一早,哥布林北方軍團,帕納特堡壘,堡壘的指揮官揉著睡眼惺忪的眼睛,慢慢從自己的指揮室里走了出來。侍從官在他身後,為他提著穿戴的鐵甲。

「今天真是一個好天氣啊。」

看著太陽慢慢從東邊升起,陽光劈開陰鬱的天空,心情大好的指揮官低聲自言自語。

「咦?那是什麼?」

就在這時,指揮官突然發現,有數十顆流星從太陽光線中鑽了出來,然後迅速飛向了自己這邊。

「不好,敵襲!」

很快,指揮官就反應了過來,他發出了一聲凄厲的大喊,可這時候已經晚了,元年式火箭炮瞬間把整個堡壘覆蓋了。

因為有了帶路黨,孫立成發起的奇襲非常成功,堡壘的防禦魔法陣還沒有被發動起來,火箭彈就把各種防禦設施炸了個七零八落。

這裡要說一下,哥布林王國雖然自稱王國,可實際上並不發達,北方軍團的防禦設施非常原始,種花王**只發射了一輪火箭炮,就幾乎掃平了道路。

「為了自由,為了回家,為了王國,跟我沖啊!」

還沒有等炮彈的爆炸聲消失,隨著格蘭特的一聲吶喊,數千種花王**就在猛烈的炮火掩護下,沖向了堡壘。

北方軍團第一次受到現代化步炮協同的打擊,整個防禦體系幾乎瞬間崩潰,就是有少量的敢戰之士,也往往被一頓火槍打倒在地。

在冷兵器時代,軍隊的核心其實就是那些勇敢的人,一旦這些勇敢的人死乾淨了,那麼這支軍隊也就失去了戰鬥力,普通人是很難面對血淋淋的砍殺場面的。

柯爾仁身穿一件半身板甲,手持著他以前夢寐以求的鋼刀,率領著一支食人魔突擊隊瘋狂的突進。

面對鋼鐵化的食人魔,哥布林王**的士兵完全束手無策,他們的武器不但砍不透食人魔身上的板甲,一不注意,還會被砍成兩半。依靠著強大的裝備,柯爾仁幾乎沒有對手。

就在他們將要突進堡壘的時候,從裡面衝出了十多個食人魔,只見領頭的一人穿著一身哥布林王**隊內罕見的鐵甲,手持一柄巨大的戰斧。

「柯爾仁,你竟敢背叛王國?還幫助蠻夷與自己的軍隊作戰?」

來人見到柯爾仁,立刻憤怒的大喊。

「大人?」

奔跑的蝸牛 柯爾仁停下了腳步,一臉震驚。

原來此人就是柯爾仁以前的長官,跟柯爾仁也是非常好的朋友。

「你怎麼會變得這樣?你知道嗎,如果蠻夷們殺進哥布林王國,將要死多少人啊!」

食人魔軍官用戰斧指著柯爾仁厲聲大喝,一幅痛心疾首的模樣。

「不是您說的那樣的。」

柯爾仁大喊道,緊接著,向對方解釋了起來。

沒想到,等他解釋完,哥布林食人魔軍官搖了搖頭說:「不管你說什麼,我也不會放你進去。如果你想進去,只能踏著我的屍體進去。」

說完,軍官就把戰斧舉了起來,做出了攻擊姿態。 柯爾仁還想向對方解釋,可是那名哥布林王國食人魔軍官的斧子,如流星一樣劈了過來。

鐺的一聲巨響,柯爾仁用手中的盾牌擋住了戰斧,大聲喊道:「我不跟你打,你讓開。」

「呵呵,我們想要進去,除非踏過我的屍體,否則,就把命留下來。」

食人魔軍官根本不領情,又揮起斧頭砍了下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