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衝突然發現,天吳雖然被逼的倒退,但整個身體的顏色都發生了改變。

從原本的虎皮色皮膚,變成了通紅通紅的。

「不好!這傢伙狂暴了。」李沖臉色一變。

果不其然,他的念頭剛落,就見到天吳的身體猛然漲大了一圈,原本只有五米大小,觸手十米來長,現在有十米,觸手也有二十米。

實力增加,不止一倍。

喬峰四鬼將也有些心驚,不過他們依舊瘋狂的進攻著,不想給其任何機會。

然而,天吳畢竟是上古精怪,又有封號,憤怒之下變身,實力更是暴漲。

眼下,它的實力已經非常恐怖。

砰砰砰砰!

連續四聲悶響傳來,四根巨大的觸手分別抽在四鬼將的身上,他們應聲拋飛,飛了十餘米后,才穩下身形。

不過看樣子,四貴將的鬼體都有些虛浮了。

很顯然,這一戰,他們消耗不小。

李沖見此,連忙道:「快將它引到岸上來。」

四鬼將得令,再次瘋狂進攻,同時邊打邊退,引誘著天吳。

天吳憤怒,也不在乎是否有陷阱,兩根觸手維持著身體平衡,其餘觸手皆盡瘋狂攻擊。

而正因如此,它的身形也迅速靠近岸邊。

李沖身體微微有些顫抖,天吳的實力的確很強。

如今只有一次出手的機會,起碼要將其重創,否則再想傷它,就很難了。

迅速運轉體內九陽神功,手中的虎魄刀紅芒閃爍。

自從有了虎魄刀后,它還未全力施展,不知道其真正的威力如何。

這一次,就拿你來試刀吧。

當天吳和四鬼將到了李沖攻擊範圍后,李沖腳掌一踏,身形騰空而起。

憑藉強大的九陽神功,短暫的停留半空。

雙手高舉虎魄刀,聚全身之力,奮力斬下。

豪門霸愛:追妻一人行 這一刀,睥睨天下,勢不可擋,似有開山斷水之威,毀滅天地之能。

四鬼將早就在這一刀落下后,迅速遠遁。

「蓬!」

血花飛濺,慘嘶連連。

睥睨天下的一刀,竟是直接將天吳的過半觸手全部斬斷。

天吳瘋狂的在水裡翻騰,河水頓時沸騰到了頂點。

「人類,你敢傷我!」

天吳終於說話了。

它一邊在水中翻騰,一邊憤怒的咆哮。

李沖聞言,心中驚訝。

上古精怪一級,都是能夠口吐人言的存在,比如他早前滅掉的上古之妖巴蛇,也是能開口說話。

不過,能說話就代表你很牛逼嗎?

至少李沖不懼。

「傷你又如何?你為患作亂,害人不淺,今日本天師便要將你斬殺於虎魄之下,讓你永不超生!」

天吳冷笑:「我天吳乃上古水神,受天地之封,與天同齊,憑你一個小小的道士就想殺我?實在可笑。」

李沖冷哼:「可笑?看你一會哭不哭。」

二話不說,手中的虎魄再次一斬,一到紅色刀芒飛掠而出,直奔天吳而去。

不過,此次天吳已經有了準備,只是向水中一潛,便是躲過了這一刀。

丫環升職記 噗嗤~

刀芒斬在河面上,將河水都短暫切開。

又連續斬了幾刀,但都被天吳輕易閃避。

「嗯?」李沖面色有些難看。

這傢伙觸手實在太多,即便砍斷了五條,但似乎也只能讓其受傷,並未動其根本。

他倒是想攻擊天吳的本體,可對方閃避太快,根本攻擊不到。

無意一瞥河水中央的音色棒子,李衝心中一動。

有道是『一物降一物』。

這銀色棒子能夠鎮壓上古水神天吳,說不定只有憑藉它才能將其消滅。

心念至此,李沖快速喊道:「四鬼將纏住他。」

說著,李沖竟是直奔銀色棒子而去。

四鬼將得令,迅速朝天吳攻擊。

可就在這時,李沖得到了系統的提示。

「上古水妖——天吳,激發狂暴之力,破解第一層封印,從頂級玄煞鬼,突破到兵級。」 羅陽有東西克制第十塊木炭,卻還用不了,這是最大問題。

棘手的困難又不便說出來。

「除了血煞子和魂珠,沒別的方法對付第十塊木炭了?」羅陽問。

「我們都還不清楚第十塊木炭到底有多強!反正被它盯上的人都已不在了!」一道師太沉聲道。

見眾人那麼怕第十塊木炭,羅陽卻很感好奇,想要跟它見一見。

只是碰上了,可能就沒命了。

「你們說混沌球對第十塊木炭有沒有用?」羅陽問。

眾人又是一怔,再次狐疑的盯著羅陽。

「小子,你有混沌球?」十三姨問道。

「我聽莎莎說骷髏堡老大有。你先說有沒有用?」羅陽說道。

沒人應聲,可知不清楚。

羅陽又接著道:「如果有用,我們可能有機會把混沌球拿到手,就是不知怎樣使用。」

十三姨冷道:「小子,與其倒混沌球,倒不如拿回血煞子!」

為了一把假血煞子,這些人那麼在乎,羅陽都忍不住想笑。

「十三姨,那你就錯了。我們要是能用混沌球來對付第十塊木炭,那為什麼又需要血煞子呢?」羅陽問道。

其實他有點明白十三姨為何執著要找出第一把血煞子,不外乎是想把二把血煞子都拿到手。

從這一方面來看,也好像能印證第二把血煞子就在十生宮的手裡。

「我聽我師父說過混沌球,但還要拿到手才知道能不能使用。」一道師太說道。

聽她的意思,應該略懂使用混沌球。

若血煞子不是被困在混沌球里,羅陽可以拿出給一道師太瞅瞅。

現今情況很麻煩,還得再考慮考慮。

「師太姐姐,能不能告訴我怎樣使用混沌球?」羅陽感興趣道。

「那就是說混沌球在你手裡了?」一道師太冷道。

聰明人總是能通過一些蛛絲馬跡發現一些問題。

羅陽可能表現得太過突出,惹起了一道師太的懷疑。

幸好她搜過羅陽的身了。

羅陽笑道:「師太姐姐,別這樣說。我還要去找骷髏堡的老大,才有機會拿到混沌球。但這需要十生宮給解藥我。」

用解藥去換混沌球,這不是十三姨希望發生的。

不過若混沌球確實能剋制第十塊木炭,那這個交易也不錯。

當眾人都把目光投向十三姨時,她冷道:「給解藥可以,但要保證拿到混沌球!小子,你敢不敢保證?」

混沌球就在羅陽手裡,他當然敢保證。

只是不方便拿出來給大家看而已。

「十三姨,我能拿到混沌球,但要是不會用混沌球,那也是沒有用。」 前妻耍大牌 羅陽說道。

「拿來給我看看,或者我懂怎樣用!」一道師太說道。

在那麼多人面前,羅陽自然不會拿出來。

現今又是非常時期,很難覓得機會跟一道師太單獨相見。

忽然之間,羅陽倒想到一個好辦法。

「師太姐姐,不如我拜你為師,怎樣?」羅陽說道。

只見站在一道師太身後的花兒顯是吃了一驚,沒料到羅陽會那樣說。

在場的人也怔了好一會子,就是一道師太本人都有點兒懵了。

無緣無故說要拜師,這太突然了。

卻不料羅陽打著拜師的幌子想要打探使用混沌球的方法而已。

若是師徒了,那問起來就方便許多。

「我不收男徒!」一道師太拒絕道。

此計不通,羅陽只得又另想辦法。

得知一道師太可能懂使用混沌球,剩下的就是找方法討好她,向她打探了。

「我先去試探一下吧,看能不能找出骷髏堡老大的位置,或用條件讓她交出血煞子。」羅陽說道。

跟這些人在一起,那是一件很危險的事。

第十塊木炭應該很快就要找上門來了,保命最重要。

「呵呵,那你要多久?」花襲伊問。

「說不準。」羅陽說道。

他打算走遠些,不是他不想幫忙,驟然間又不懂使用混沌球,又不知如何利用魂珠的力量。

在這種情況下,羅陽若遇到第十塊木炭,那也是凶多吉少。

不過羅陽倒是對第十塊木炭挺感興趣的,想看看它長成什麼樣子。

「呵呵!那你還是不要去了!你會沒命的!第十塊木炭就在這個城市了。我們還是想想怎樣辦吧。分開走,說不定是最好的辦法。」花襲伊說道。

認識花襲伊也不是一日兩日,從來沒見她這麼害怕過。

逃走其實不是最好的辦法,治標不治本。

到了最終,花襲伊等人還是要被第十塊木炭幹掉。

羅陽有心要救花襲伊等人,說道:「不要分開逃。我們要團結一致,那就不怕第十塊木炭了。我或者能對付它。」

只聽一道師太冷道:「就憑你?我們這麼多人加起來還沒有把握打敗第十塊木炭,你憑什麼打敗它?」

其中的秘密,羅陽當然不會說出來。

「反正我覺得我們要在一起,那才有活下去的機會。如果分開,那會被第十塊木炭一個一個擊跨。」羅陽說道。

左耳 他說的也有點兒道理。

但話又說回來,若在場的人聯手都打不過第十塊木炭,那就會被一鍋端。

若是那樣,就倒不如分頭逃命了。

羅陽擁有血煞子,魂珠和混沌球,每一樣東西都不是凡品,若樣樣懂得使用,還真不懼第十塊木炭上門找碴。

在眾人竊竊私語時,羅陽又說道:「我猜魂珠可能也在骷髏堡老大的手裡,你們懂使用魂珠么?」

無人回答,羅陽只得接著道:「你們如果有人懂使用魂珠,我再想辦法看能不能從骷髏堡老大那兒拿到魂珠。」

只聽十三姨不屑的哼了一聲。

「小子!等你拿到魂珠,我們可能都已死了!」十三姨冷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