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惜,他抵不過錢的誘惑。

還是來了。

華北笙已經是會騎馬了,他不在暈馬了,也沒有任何理由可以抱著公孫婉兒的腰了。

他一路上只能看在封漠與蘇騙子親親我我了。

無奈,算了,只要蘇騙子幸福,便好。

這輩子,就與蘇騙子做兄弟吧!要是下輩子,還遇到她的話,就一定要做她的夫君。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從靈動森林裡衝出了幾個穿著虎皮的獵人。

「你們是誰?」獵人覺得很是奇怪。

這靈動森林是如此的偏僻,他們這群人來這裡幹嘛?

而且公孫婉兒的背上還背著弓箭,此時她穿著一身紫色的束身衣。

再加上這一個月的遠途摧殘,公孫婉兒等人看起來有點像也是來打獵的。

再加上,孫子涵這麼一個大富大貴的公子。

這些獵人就覺得,是一個商人帶著他的手下,來靈動森林打獵了。

是要和自己搶生意。

他們不由分說,就要與公孫婉兒等人打起來了。

「留他們性命!」封漠暖暖一說。

隨後,他拔出背在身後的劍。

封漠一身水藍色束身衣,將他的膚色顯得更加的白皙。

只見他騰空而起,長劍拔起,往天際輕輕一劃,便是一道白光。

白光瞬間消失……

劍已經架在了一個獵人的脖子上了。

封漠一米八的身高,那個獵人只能仰望著他。

人間居然有這樣好看的男子?

獵人也被封漠的顏值所震撼到了。

心想,他要是去皇城的話,憑藉這張臉的話,一定可以賺很多錢的,為什麼要來當獵人和他們搶生意呢?

隨後只聽見,獵人一聲慘叫。

他的右腿膝蓋跪在了地上,直接骨折了。

既然不能殺,就只能用這種辦法來留住這些獵人了。

陳奎更是粗暴得很,他直接將一人舉在了空中,不停旋轉,旋轉,隨便用力地將他砸在了地上。

孫子涵則依然坐在馬車裡,吃著各種各樣的精品水果。他十分地悠閑,只要在這裡看著盛宇打架就可以了。

盛宇他一把抓住了一個獵人的手臂,刀起刀落,速度之快。

「啊……我的手……」獵人嚇得直接哭了。

只見,獵人的手還是完好的。

盛宇只不過是嚇唬了他一下。

隨後,他旋轉刀身,迅速收刀,一拳打在了那獵人的肚子上。

燭神到處亂跑著,他威脅著:「讓開,讓開……我可是神,神……」

「神?呵呵。這幾日我可見過許多說自己是神的人了。一個個跟弱雞一樣,連個受了傷的紫衣男子都打不過……還說自己神。」

獵人反駁著。

紫衣男子?神要殺他?

什麼情況。

燭神立馬想到了,這神界之上最喜紫衣的那便是蘇婉了。

這男子?該不會是紫淵劍的化身吧!

他不會也在這裡?

「去死吧!」獵人舉鐮刀朝燭神劈過去。

華北笙急忙來救。

這在戰場上這麼多天,可都不是白呆的。

華北笙一腳直接踢中了那個獵人的腹部,獵人直接飛了出去,砸在了一棵樹上。

此時,在叢林深處,紫淵劍已經是察覺到這場打鬥。

「我們要不要去管管?」六月理問著。

她手捧著一荷葉,荷葉上一清水。

純白心臟 這靈動森林之中擁有四季之景,是個十分神奇的地方。

「管?不必,讓他們打吧!人總是貪婪的。」紫淵劍閉目說著。

他最近其實可以感覺到蘇婉,但是這種感覺十分的縹緲,根本無法確定方向距離。

他只知道蘇婉要來了。

或者,這外面打群架的,其中一個就是蘇婉的第五世呢?

紫淵劍苦笑,想怎麼可能?

如果是她的話,這麼近,他肯定是可以馬上感覺到她的。

「去看看吧?反正也無聊。」六月理真的覺得十分的無聊。

倒是有一件趣事可以看看,也不錯。

紫淵劍勉強應下。他覺得看無聊的人打架才是最為無聊的事情。

這個時候,公孫婉兒更是一對三。

她劍起劍落,只是十分地輕微滑過他們的臂膀,並沒有想要他們的命。

獵人已經是惱羞成怒了,他們為了錢,是一定要這些人通通趕出去的。

他們開始用暗器了。

幾十個飛鏢朝公孫婉兒這裡射來。

她一個彎腰,躲過五個,一個飛旋,又躲過五個……

只是,這飛鏢源源不斷地來。

封漠更是被二十幾個獵人團團圍住了。

沒想到,這群獵人是十分有組織的。看來,這靈動森林此處藏著一個專門偷獵的組織。

公孫婉兒躲過了最後一個飛鏢,卻沒有想到又來一個利箭想要直穿自己的背部。

完了,涼了……要死了。

公孫婉兒無法應付。

「小心……」

「撲通,撲通……」

完了,要死了。

死了,死了……

即便,封漠現在飛過去,也沒有辦法救下公孫婉兒。

更何況,他現在被二十幾個獵人團團包圍。

眼看,這利箭已經是要碰到公孫婉兒的背部……

箭尖觸碰到了她的衣服…… 公孫婉兒可以清楚的感覺到這利箭已經碰到了她的肌膚了……

微微一下……

完了,這一箭下去,肯定是要半身不遂的。

這時候,這把已經碰到公孫婉兒背部的箭,突然迅速地往後退。

「咻——」

這箭箭尾直接插入了一個獵人的腹部。

我靠!什麼情況。

突然起來的反轉?

是誰救了我?難不成是燭神這個天神嗎?

只見天空之中,一位紫衣男子突然閃現出來。

他「咻」的一下,像光速一樣,快速地落在了公孫婉兒的面前。

紫淵劍看了公孫婉兒一臉。

呆住了。

這是……是……蘇神。

是蘇神,這臉一模一樣。

我終於找到你了,我的主人。

紫淵劍熱淚盈眶,平常高冷得不行的臉上出現了暖意的笑容,冰冷肅殺一切的眼神,也變得柔和了起來。

他一下子直接抱住了公孫婉兒。

公孫婉兒頓時懵逼了。

這誰啊? 醫流武神 這誰啊?

很熟悉的感覺,但是這是誰啊?

這突然抱抱,是不是要耍流氓啊。

綜隨機穿越記 公孫婉兒正想反抗的時候,她感覺自己的身體正在隨著這個男人一起往天上飛。

只聽見他說了一句:「傷我主人者,黃泉路上見。」

什麼意思?

隨後,公孫婉兒便聽到身後,一堆人正在慘叫著。

那些獵人瞬間化為了灰燼。

一陣大風吹來,將這些灰燼全部吹走了。

正在睡午覺的閻王,震驚到了。

這靈動森林方向怎麼突然死了這麼多人?

他施展神法,才知道紫淵劍在這裡大開殺戒了。

「你還能不能讓人睡午覺了!」閻王抱怨著。

隨後,他帶領一般做事的小鬼頭,來到了靈動森林,準備開工收魂魄了。

卻見,紫淵劍正抱著公孫婉兒。

閻王心裡一虛,弱弱地,準備趕緊逃離現場。

紫淵劍鬆開公孫婉兒,閃現上來,一把抓住了閻王。

「怎麼?跑?」紫淵劍有些怪罪閻王。

這個閻王早就知道蘇婉第五世是誰了。可是,他就是不願意告訴自己。

「哈哈……這,我也委屈啊!」閻王笑笑,委屈巴巴的樣子。

這一幕,在公孫婉兒等人看來,這紫淵劍就是在和空氣講話。

「怎麼回事?傻了?」華北笙問著。

燭神倒是看見了閻王,他立馬也湊了過來。

他就怕這些神會忘記他曾經給蘇婉的幫助,那麼他這些日子做過的事情都是白費的。

燭神自己都快被自己的努力所感動了。

媽咪這位帥哥是爹地 這其他的天神,比如風華頌那樣的。他們一出生就直接擁有了特別至高無上的地位。

而對於燭神這樣的小神來說,他就只能靠自己的努力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