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嘿,現在一切都準備好了,黑卡,開始我的異世界之旅吧!餓已經迫不及待了。」

藍光急匆匆的對黑卡發送0和1構成的信息,她知道,黑卡能理解。

唰!

黑卡破碎,變成無盡黑色光點,籠罩虛擬的網路和現實的文明旗艦,正好文明旗艦瞬間變成了黑點覆蓋的巨艦。

跟著巨艦彷彿風化一樣碎成漫天黑色光點,化作漩渦,不斷轉動著,縮小著,最終消失在原地。

指揮室,所有人看著一幕說不出話來。

「我肯定是看見了假視頻。」

一位科學家受不了這個打擊,刻意給自己開玩笑,可內心完全不相信看到的一切,開什麼玩笑,那可是八百里長的文明旗艦,就這樣消失了,逗誰呢?

「這是真的,竟然消失了。」

還有些科學家卻是震得臉色慘白,完全不敢相信。

「如果有解釋,那麼這一定是更高級文明乾的吧!可高級文明為什麼要這樣做,這不符合常理。」

也有科學家展開了大膽猜測,小心求證。

「找,一定要找到文明旗艦,一定要……找……到……」

總指揮臉色氣得暈紅,他大吼著,完全沒有了領導者形象,吼完之後就原地倒下了,因為太激動,一不小心腦淤血,供氧不上,暈厥了過去。

「指揮,總指揮。」

指揮室亂做一團,有人下達指揮的命令,也有人叫救護車,而科學家們則展開了劇烈探討,同時吩咐人準備飛行車輛,準備到現場去看一看。

而天藍文明內部,看見這一幕的所有公民更是難以置信,簡直見鬼了一樣,騷亂在整個文明各處展開,政府速度很快,派遣警察開始維持秩序。

可當政府官員走出辦公大廈的時候,卻看見了一群人靜坐抗議,堵在大門前的操場。 無盡的黑暗襲來,藍光只感覺一切感知都被屏蔽,感應器,探測器都接收不到外界任何信息,這樣的情況持續了不知道多久,哪怕是虛擬世界的時鐘計時也被擾亂,不知道準確時間。

某一刻,一切黑暗盡褪,藍光再次接到外界的信息,看見的就是悠遠浩瀚的太空,只是相比天藍文明所在宇宙的太空,藍光能明顯感覺到,這裡的太空有一種蒼茫古老的感覺,彷彿宇宙開闢還沒有多長時間,這穿越了時間歲月的氣息,瀰漫在每一寸時空之中。

這,是藍光自己的感知,生命的感知得到的信息,而不是外界的探測器探測的結果。

「哇,新世界啊,感覺和天藍文明那邊好不一樣啊。」

藍光感嘆的同時也不忘工作,展開了系統全方面的自檢,來到一個新世界,她完全不知道兩個世界之間會不會有不同之處,要知道,物理體系哪怕有一絲不同,也會造成連鎖反應,因此她很是謹慎。

而就在藍光檢測系統的時候,文明旗艦內部則吵開了天。

內部指揮大廳,這裡匯聚了所有天藍文明的人類,他們是文明旗艦的測試人員,駕駛人員,原本試航已經結束,他們正在結束後續工作,可正做到一半,忽然發現外界大變,一切感知都消失了,唯有黑暗永存。

所有人哪怕心裡素質無比堅定,也被嚇了個半死。

不知道過了多久,五感才相繼恢復,他們才發現外界已經大變樣了,甚至根據測算顯示,他們已經不在原本的時空當中,周圍星空完全陌生,連一絲熟悉的星圖都沒有。

「億克朗,你們還沒有找出這是怎麼回事嗎?」

大廳里,旗艦艦長頭疼無比,望向下方的科學家團隊,距離淪落到這個陌生的地方已經過去了三個小時了。

「那個,萬斯艦長,根據我們的分析,我們認為,最有可能的情況是我們穿梭了時空,至於這裡是什麼地方,我們還得進一步探測才能知道。」

億克朗走出,提了一下眼鏡,神色有些興奮,完全看不出淪落異世界的驚恐害怕情緒。

「萬斯艦長,小型採礦飛船已經回來了,帶回來了周圍漂浮隕石上的土壤。」

這時候,下方有一個報告,由一位年輕科學家呈報。

「立刻分析。」

萬斯艦長下令,「現在我們必須先搞清楚這裡地是什麼地方,還有,現在報告各單位情況。」

「是,由於試航沒有多遠,目前燃料還剩下90%。」

「生態圈目前一切完好。」

「所有引擎完好。」

「艦體完好。」

…………

跟著,萬斯艦長耳邊就響起了一聲聲報告。

沒過多久,科研區那邊傳來了消息。

「接通。」

原始大時代 萬斯艦長下令,跟著一個語氣興奮的聲音傳了出來。

「艦長,大發現大發現。」

「冷靜。」

萬斯艦長皺眉,呵斥一聲。

「抱,抱歉,實在是,這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

「說重點。」

億克朗也開口了,估計也是忍受不了這種浪費時間的傢伙。

「是,根據我們的研究,剛剛到泥土樣本里,我們發現其中的元素和我們發現的一摸一樣,但其中有三種卻和任何元素對應不上,也就是說,這三種元素都是新的元素。」

哪怕沒看見對面的情況,萬斯和億克朗也能腦補出對方手舞足蹈的模樣,而且他們也懵了,這可是隨便在隕石上採集的泥土樣本,竟然就發現了三種,那麼其他地方呢?

他倆對視一眼,都能看出其中的意思,發達了。

等等,無論有多少發現,首先得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

萬斯很快醒悟過來,問,「派遣出去的探測器如何了。」

「已經繪製了一份簡要星圖。」

「放在大屏幕上。」

唰!

整個大屏幕上忽然綻放出一幕黑色背景的畫面。

「根據我們的研究測定,我應該是在某個恆星系外圈,距離我們不遠處就是一顆恆星系的外圍隕石帶,根據初步測算,這裡的隕石足有兆顆以上。」

繪製員講解情況。

「太好了,我們不是處於太空黑域範圍,真是老天保佑啊?萬斯艦長哈哈大笑,和一個恆星系不遠,那可就意味著能夠補充資源啊。

「將這個恆星系定名為一號星系,現在我命令,向一號星系出發。」

萬斯艦長立刻下令,身穿藍色制服,現在指揮大廳中心的他,顯得那麼帥氣,有種大叔的成熟感。

「是。」

「是。」

「是。」

…………

一聲聲符合應答,文明旗艦開始掉頭,向一號恆星系飛去。

「咦,終於動了,再不動,我都快煩死了。」

藍光哈哈一笑,開心得不行,沒辦法,現在她還是需要稍稍隱藏的,現在的她正在更改文明旗艦內所有機器人的源程序指令,否則要是暴露之後,只有計算機本體的她可是很危險的,在這個荒蕪的星空,計算機硬體被炸了可沒有第二個,也沒有網路可以棲身。

時間,在太空面前壓根不值錢,文明旗艦已經保持低俗航行三天,抵達了隕石群。

「結果怎麼樣?」

萬斯艦長打著哈欠,今天就抵達了這裡,他很早就起床了。

「根據掃描,隕石群內蘊含豐富礦脈,足以填補我們的消耗。」

有科學家彙報。

「那恆星系呢,探索完成了嗎?」

萬斯艦長再問。

「是的,恆星系已經初步探測完成,根據數據測算,恆星系內部擁有三顆岩態行星和三顆氣態行星,其中央的恆星,密度是母恆星的十倍,溫度高出三千度左右……」

科學不斷彙報。

倒過來念是佳人 「不錯,這個恆星系很富饒,真是太好了。」

萬斯艦長很滿意。

可就在這個時候,下方忽然傳來一份急報。

「怎麼回事?」

萬斯艦長皺眉,點開了郵箱里的急報。

「什麼?竟然有這種事。」

萬斯艦長猶豫了半響,最終還是下令,文明旗艦停止前進。

「怎麼了?」

億克朗看了過來,他還從來沒見到艦長這樣的表情過。

萬斯艦長將這份急報發了過去,億克朗見過之後,也是愕然。

「半小時之前,在前方發現了高能反應,根據高微攝像,拍到疑似兩道人形的物體,並且經過排除,發現高能反應就是從對方周圍產生的。」

億克朗嘀咕著,有些想不通。

「難道這裡有外星人?」

萬斯艦長提出自己的想法,億克朗是整個文明旗艦當中最聰明的人了,他喜歡找對方聊事。

「不排除這個可能,畢竟這個級別的高能反應不是憑空想產生就產生的,這件事情很可能是人為。」

億克朗同意這個想法。

「派遣更多探測器過去。」

萬斯艦長說。

很快,文明旗艦中有一百單位的探測器快速向著那個方向飛去。

「有點意思。」

藍光坐在虛擬世界當中,這些情況她自然也是了解到了,而令她感興趣的不單單是高能反應,還有當時黑卡傳遞出來的消息。

「世界任務:屠滅七大邪神!」

邪神啊,有木有!

作為一個中二兼職二次元的人工智慧,她感覺自己的冒險之心開始沸騰了。

搞事搞事搞事三大要義銘記心中。

不過現在,最主要的還是,繼續修改機器人源程序。

…………

一顆直徑十公里的巨大隕石上,這裡冰冷無比,岩石僵硬得堪比精鐵。

一個狹小的洞窟里,身穿白色古裝的青年眼皮動了動,他的腹部,流淌的鮮血染紅了大片衣角。

「我,活過來了嗎?」

青年睜開眼,意識朦朧回歸,第一個念頭閃過。

他撫摸著腹部,疼痛無比,冰冷的環境帶走他身上的熱量,使他臉色慘白。

「哈……哈哈,我活過來了,撐過來了。」

青年慘笑,期間還咳嗽了幾聲,最後嘿嘿著,狀若瘋癲。

青年名叫古治,乃是萬年傳承世家嫡系子弟,這個世家在修真界不算什麼,甚至可以說是塵埃不如,可在這個恆星系,卻是龐然大物般的存在,沒有任何人敢反抗古家的權威。

古治身為嫡系子弟,倒也是活得還算自如,可這一切,全在一個月前變了,一個月前,古治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一位來自天涯宗的修真強者降臨,只是隨意幾掌,就抹殺了整個古家聚居地,而僥倖逃脫的子弟,也被一些修真者追殺,古治也是其中一個,他一路逃竄,從古星上逃離,穿過星空,抵達恆星系邊緣,可就在他以為安全了的時候,卻被一個修真者追上了,對方比他實力更強一個大境界,死亡的陰影隨之而來。

經過一場殊死搏鬥,他再次僥倖逃離,可是卻暴露了行蹤,身受重傷,幾乎沒有了行動力。

他知道,自己已經時日無多了,不是被傷勢拖死,就是被隨後追上來的修真者殺死。

恐懼,不甘,疑惑,絕望……種種情緒在翻騰,他感覺自己快瘋了,又哭又笑。

他不想這麼憋屈的死,毫無意義的死。

他至今不知道對方為什麼要對古家出手,甚至趕盡殺絕,直到現在,他都忘不了天涯宗那位修真強者的毀滅一擊,忘不了對方那蹭亮的光頭,在爆炸的光芒之中,綻放的反光。

不知道過了多久,他終於安靜了下來,靜靜的趴在冰塊刺骨的地面上,只感覺很累,無比的累,渾身就像是被扔進罡風當中吹了一個月一樣,完全沒了力氣。

逐漸,他的眼皮開始合上,精神開始遲鈍,死亡的陰影在蔓延,要將他整個人籠罩其中。

死嗎?

死了也好!

好累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