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笑瀾甚至好死不死的想:要是自己真能把冼星堯的一身技藝會到個三四成,也行!

現代社會那麼多大老闆都迷信得很,隨便給他們看看風水除除背後靈,當個什麼法事顧問,錢不是隨便拿?

想到這,沈笑瀾嘿嘿一笑,突然來了鬥志,趕緊沾墨,繼續畫符。 手機鈴聲大響,驚得沈笑瀾從桌邊滾到了地上。

懵了幾秒鐘,沈笑瀾才反應過來,一骨碌爬起來,接通電話。

「請問是沈小姐嗎?」

「對……」

「我是興宏建築集團的人事,之前收到了您的簡歷,應聘的是我們這的行政實習生。請問這兩天是否有時間參加面試?」

沈笑瀾一下子清醒了:「有有有!安排什麼時間面試都可以!」

「呃,那……就今天下午,您看可以嗎?」

「沒問題!」

沈笑瀾掛了電話,激動得險些跳起來。

師叔無敵 「至於這麼高興嗎?」冼星堯從廚房出來,竟端了一碗陽春麵。

沈笑瀾高興,想也不想便接過面來:「當然了!師父你是不知道,這集團規模可大了,在別的城市也有分公司,據說員工都上千的。我就算大學畢業了,也不一定能進得了這麼好的地方。」

「那可要恭喜你了。」冼星堯淡淡的說。

「嗨,這只是獲得面試機會而已。具體能不能選上,真要看造化了。」

「造化?」冼星堯冷哼一聲,「待到你精通術法,還差這點運勢?」

「不愧是師父,眼光就是高遠。」

沈笑瀾不走心的奉承著,往嘴裡塞了一口面,不以為然的想:要真是能靠術法轉運,那師父你這麼厲害也不至於落得現在這地步。

昨晚她來了鬥志,孜孜不倦練了個通宵,卻再也沒領會到靈氣在手的感覺,沒有半點收穫。

看來,真如同冼星堯說得那樣,那一分鐘的「神來之筆」確實是運氣而非實力。

不過,別的不說……冼星堯這廚藝是杠杠的,連一碗普通麵條都能這麼有滋有味。

「好吃嗎?」冼星堯問。

「好吃!」

「喜歡就好。為師看你用功,清晨去商鋪買了許多面,備在廚房了。」

沈笑瀾一愣:「師父,你哪來的錢啊?」

「你包里有一張紅鈔,為師拿去問店家能換得多少面,結果足足得了一大袋。」

噗——沈笑瀾一口麵條噴了出來。

……

下午一點半,沈笑瀾好不容易來到興宏建築集團所在的獨棟大廈。

冼星堯把她最後的一百元傍身錢,換成了一廚房的麵條,這打擊實在太大。

她現在切切實實需要一份工作,刻不容緩。

這地方離城東花苑不算遠,騎共享單車過來不到二十分鐘,如果能面試成功就好了!

炙熱牢籠,總裁的陷阱 在大堂登記后,沈笑瀾依據指引前去25樓面試。

一到電梯間,溫度驟降,沈笑瀾禁不住打了個寒顫。

……大廈的空調開得也太足了吧?

這剛從炎熱的外面進來,再被這種陰冷風一吹,要是有心臟不好的人,可不得當場犯病?

電梯叮咚一聲抵達,沈笑瀾上了電梯剛要關門,只見一個白白凈凈,細眉鳳眼,身穿職業套裝的年輕女孩急急奔過來。

沈笑瀾忙按住開門鍵,等著對方也上了電梯。

「謝謝……」對方上氣不接下氣,感激的沖沈笑瀾一點頭。

「幾樓?」沈笑瀾禮貌的問。

「25樓。」

「你也是面試的嗎?」沈笑瀾好奇的問。

「對。」

「這……真看出差距了。」沈笑瀾低頭看看自己,穿著隨意,而對方,打扮得相當正式。

也沒辦法,昨天沒回家,租的房這兒也沒有能替換的衣服。今天時間還緊張,來不及回去一趟,沈笑瀾只好就這樣來了……

要早知道如此,還不如把面試時間往後延一延,也不至於搞得那麼緊張。

沈笑瀾十分後悔。

「你是面試實習崗位吧?」那女孩也注意到沈笑瀾不像是個職場人。

「……是。」

「那還好,他們對實習生應該會寬容一些。」女孩沖沈笑瀾優雅的笑笑。

沈笑瀾剛回報了一個笑容,電梯行到12樓,轟隆一聲不動了。

「怎麼了?」女孩嚇了一跳。

「不知道,壞了嗎?」沈笑瀾嘗試去按其他樓層,完全沒有反應。

電梯上有緊急呼叫鈴,沈笑瀾按下去,那邊只有沙沙的電流聲。

……不會吧?這麼高大上的大廈,電梯居然有毛病?

沈笑瀾忙掏出手機,顯示無信號。

女孩的手機也是如此,兩人一陣沉默。

「完了……最近總有電梯出事的消息,不會給我們攤上了吧?」女孩抱緊雙臂,欲哭無淚。

「是啊,這樣下去面試可趕不及了!」沈笑瀾擔憂。

「……這種時候你還擔心面試的事?」女孩哭笑不得。

此時,電梯里幾十個樓層鍵突然依次亮起而後熄滅。

電梯恢復運轉,朝上飛快行駛,但又快速墜落!

女孩哇啊啊尖叫不止,抱著頭蹲在旁邊。

沈笑瀾自然也是怕的,失重感造成的頭暈目眩中,她好像聽到了嗚嗚的風聲,咔咔的電纜運轉聲以及滋滋的電流聲。

……會不會是有什麼東西作祟?

這個念頭從心底蹦出來,沈笑瀾自己都嚇了一跳。

青天白日的,真的會有這種東西嗎?

而且,自己能有那麼倒霉,接二連三遇到事嗎?

快速回顧了一下最近的經歷,沈笑瀾得出結論:自從遇到冼星堯,這種事絕對少不了。就這麼倒霉。

樓層顯示數不斷在跳:5、4、3……

事不宜遲,沈笑瀾從包里摸出昨晚畫的符。

冼星堯說她這些符靈氣微弱,也就有些祛晦氣去濕氣的作用,用一張肯定沒什麼效果。

沈笑瀾一咬牙,把昨天畫的所有符紙啪啪全部拍在了電梯門上。

轟——

樓層數停在了2上,電梯突然不動了。

停頓片刻后,其他電梯樓層鍵全部滅了,只顯示著她最初按下的25樓。

總裁借我嫁一下 電梯緩緩攀升,看似已恢復正常。

沈笑瀾鬆了口氣,心底湧上成功后抑制不住的喜悅。要是冼星堯在就好了,看到她這般表現,是不是會贊一番「判斷得當,勇氣可嘉」?

偷著樂了半天,見電梯即將抵達25層,沈笑瀾忙將電梯上用過的那些符紙收了起來。

不能給一般人發現,不然還覺得自己神神叨叨不正常……

「咦?」角落裡抱著頭閉著眼發抖的那個職業裝女孩才發現一切恢復了正常。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電梯故障,估計故障排除了吧。」

「嚇死人了!」那女孩好不容易站起來,臉色慘白。

看到沈笑瀾相對自如,她有些欽佩,更覺得沈笑瀾不怎麼尋常。

「我是梁菲菲,你膽子真夠大的,剛才不怕嗎?」

「怕啊,當然怕。我是沈笑瀾,咱倆算是患難之交了。如果以後能成為同事,就更好了。」沈笑瀾笑著吐了吐舌頭。 電梯門一開,映入眼帘的就是個大氣的前台,兩側沙發那都坐滿了,旁邊還排隊站了十幾號人。

沈笑瀾驚了。

這些,都是來面試的?!

「借過。」有個男員工搬著大紙箱子撞了沈笑瀾一下,一張黃符紙便從沈笑瀾口袋裡輕飄飄落了下來。

糟了……沈笑瀾剛想彎腰去撿,旁邊又有人走來,一腳踩了上去。

呃——算了。

沈笑瀾移開目光,裝作沒事人一樣。

應該也不會有人注意到吧,就算有人注意到,也不一定知道這玩意是幹什麼用的,更不會知道是她掉的。

現在最要緊的是面試。

梁菲菲已經在前台拿好了登記表,沈笑瀾跟在她後面也拿了一張表。

電梯叮咚一聲又到了,一個西裝筆挺英俊瀟洒的年輕男子,身後跟著幾個人,一同快步走過來。

「鍾總!」兩個前台小姑娘站起身畢恭畢敬的打招呼。

傾世將軍,獨孤貴妃傳 那男子手帥氣一擺,露出一個勾人的笑容,便轉到裡面的辦公室去了。

「哇,鍾總沖我笑了!」

「明明是沖我笑的!」

兩個前台小姑娘一邊犯著花痴,一邊還不忘掐架。

沈笑瀾汗顏。

又不是偶像劇,有這麼誇張么……

再一回頭看旁邊的梁菲菲,竟然也是兩眼發直,好像丟了魂似的朝著那鍾總離開的地方看著。

……一個二個都沒見過帥哥嗎?

沈笑瀾覺得有些好笑,在旁邊找了個空地兒填表。

填完一些基本信息,沈笑瀾心裡沒底了。

自己沒有工作經驗,社會實踐那一欄也是空白。

雖然招聘信息里寫著這實習崗位要的是高中及以上學歷的在校生,但也有一條寫明了:在校大學生為宜……

她畢竟還沒上大學,高考分數也還沒出,填報的志願不知道能不能中。

那麼多來應聘的人,就算還有一些別的崗位,那競爭也是夠激烈的。

前台收了他們的登記表,送到了人事辦公室。不一會,人事出來點名,被叫到的人前往會議室。

沈笑瀾聽到叫自己的名字,也有梁菲菲和其他4個人的,忙跟著起立便走,心裡十分納悶。

自己是面試實習崗,梁菲菲是正式崗位,為什麼會被叫到一起?

而且,他們這的面試難道不是一個個進行的?

會議室里坐著三位面試官,坐在最中間那位,竟然是剛才急匆匆趕到的鐘總。

鍾總沖著進來的6個應聘者一笑,空氣中立刻蔓延開了一絲荷爾蒙的氣息,混在尷尬和緊張的氛圍中,更加令人坐不住。

鍾總旁邊是兩個職場幹練女性,左邊的風韻十足,右邊的知性淡雅,這三人的組合,還真有點像皇帝帶著他的兩個寵妃在選侍女。

正式開始前,人事給這一波面試人員進行了簡單說明。

沈笑瀾聽著音兒差不多也明白了。

這次集團招人,應聘者數量眾多,所以採取了集中面試的方法,提高效率,更有利於篩選比較,擇賢能人用之。

鍾總左邊那位風韻十足的,是行政主管劉穎,這次的主考官。

右邊那位知性淡雅的,是人事主管,幫著把關。

而分管行政的鐘樂總監,大概就是來坐著鎮場子順帶過過眼的。

行政主管劉穎不冷不淡的發話,開始面試。

每個人的套路都一樣,自我介紹,說說個人情況,性格中的優缺點,為什麼選擇興宏等等……

大家都說得不錯,尤其是梁菲菲,更是十分優秀,連鍾樂都多看了她兩眼。

眼看快到自己,沈笑瀾暗自捏了一把汗,然而越是想組織好語言,她腦袋裡卻越空。

「下一位,沈笑瀾。」

「嗯?嗯……我是沈笑瀾,剛剛高中畢業,之前沒上過班……」

「也沒做過兼職嗎?」劉穎微微皺眉問。

「……沒有。」

「那為什麼想來興宏做行政實習生?」

「我……缺錢,想要這份工作。」沈笑瀾脫口而出。

沈笑瀾直白的回答讓劉穎一愣,鍾樂一個沒忍住笑出了聲。

「就是為了錢?」劉穎聲音提了一度。

「呃,主要是為了錢,當然還有其他的。」

沈笑瀾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就實話實說了。什麼為了個人發展啊,學習經驗啊這類的詞怎麼到了嘴邊都沒了?

婚色撩人:老公悠着點 「你多想要這份工作?」鍾樂饒有興緻的開口。

「非常!」

「你現在一點經驗都沒有,你覺得自己能勝任這份工作嗎?」劉穎又問。

「一張白紙更好規劃,空的海綿更容易吸水。」沈笑瀾答。

鍾樂又噗的一聲笑了。

沈笑瀾心裡納悶,這人笑點低還是怎麼地,她又不是來說相聲的,有這麼好笑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