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尊,為何站在門口不進來?」天帝已然和天後站在高台之上催促了。

「這裡不是說好的地方,你們還是進去吧,等宴會結束我們再說話。」弘古催促二人進去。 「也好,月兒,我們進去吧。」墨南楓霸氣的攬住封離月的肩頭,在眾目睽睽之下坐到了最前面的座位上。

天帝司北身旁站在天後畫屏,畫屏懷抱著一個嬰兒,看到兩人如此親昵的進來,臉色一僵,懷抱中的嬰兒也被抱得緊了些。

天帝一番客套話后,看著封離月下手的封默和封銘,第一次帶到公開場合,「魔尊,今日第一次帶兩位公子出來,何不給大家引薦一下?」

封離月帶兩人出來本來就有這個意思,於是不慌不忙的站起來,「好,既然天帝說了,那我就介紹一下,」看了一眼旁邊的封默,一襲灰白錦袍,封默站起來朝眾人揖手行禮,「這位是我的大兒子,魔界大殿下封默,他身邊的這位是我的二兒子,魔界二殿下封銘。」

封銘也站起來同封默一起向眾人行禮。

「封默」

「封銘」

「見過各位。」

門口值守的弘古悄悄向里張望,看到了封默和封銘,「小師妹的孩子都這麼大了,當年小師妹那個差點被燒死的孩子竟然成了魔界大殿下。」

精緻的菜肴早已擺好,封離月介紹完兩個兒子,歌舞就開始了。

封離月看到對面的丹疏影,也不知道提親提的怎麼樣了,只見丹疏影輕輕搖了搖頭,只要天帝不為難青鸞就好。丹疏影和青羽下首是鳳族女君,緊挨著鳳族女君的是一個女子,酷似鳳瑤兮,額間有一個像極了狐狸尾巴的印記。

冥王煙色?

那煙色正瞧著封離月和墨南楓,一對嬌媚的眸子深情的能掐出水來,慢條斯理的端著酒杯,不動聲色的仔細打量兩人。

封離月是煙色的偶像,作為一個女人統領整個魔界,外表雷厲風行艷冠六界,站在權力的頂峰,又有墨南楓這樣的戰神疼愛有加,實在是整個六界的女人都想擁有的人生。

煙色在想,若是她也有封離月般的權力和地位多好,至於男人到時候想要多少就有多少,想要什麼樣的就有什麼樣的。

可惜啊可惜,她只是個小小的冥王。

封離月不慌不忙的吃著,「南楓,看到那個冥王煙色了嗎?」

墨南楓微微湊近封離月,「看到了,確實跟鳳瑤兮很像。不過她應該不是鳳瑤兮,你看她連看都不看我們,好像不認識,所以應該不是鳳瑤兮的元神。」

「那你說,會不會是季連利用了她?」封離月看著那個煙色年紀似乎也不大。

「難說,還是提醒天帝一下,免得冥界有事到時候他找我們算賬。」墨南楓抬頭看著主位上的天帝。

天後懷裡的嬰兒已被抱走,天帝一手端著酒杯,一手拉著天後向這邊走過來。

墨南楓也扶著封離月站起來,各自端起面前的酒杯。

「九弟,魔尊你們能來,我很高興,敬你們一杯。」天帝舉起酒杯,看了身邊痴痴看著墨南楓的天後,扣著畫屏的手,攥的更緊了些。

畫屏吃痛才回過神來,舉起酒杯。

墨南楓接過封離月手裡的酒杯,「六哥,月兒有了身孕,不宜飲酒,我就代她喝了。」看了一眼斜對面的冥王煙色,「六哥,冥王派她的司法大神去我魔界示好,不知道是不是你的意思?」

天帝循著墨南楓的視線看過去,不動聲色的回過頭來,「不是我的意思,多謝九弟提醒。」說完喝盡了杯中的酒。

封離月端起桌上的茶杯,以茶代酒,「天帝,據傳額間有狐尾的女子,擅使媚術,尤其是對男子,效果奇好,天帝有這樣的下屬,可要當心啊,千萬不要和她對視。」

天帝身軀微微一震,回想當日莫名其妙就同意了煙色為新的冥王,現在想來是中了媚術,「多謝魔尊提醒。」說完牽著畫屏去了對面鳳族女君的位子敬酒去了。

封離月正和墨南楓有說有笑,忽然聽到對面畫屏哭訴,「母親,救我,母親救我……」

天帝把手裡的酒杯遞給旁邊是侍女,扣著畫屏的手腕就朝後殿走去,「母親,救我……」

鳳族女君站在原地,心疼的看著畫屏被粗魯的拉著進了後殿。

墨南楓想要站起來去找天帝問個究竟,被封離月拉住,「你去幹什麼,人家娘家人還在那裡呢。」

墨南楓放棄,「月兒,你也看到了,自從畫屏一下來就被他扣著手腕,畫屏在我們這兒一句話也沒說,看來她過的不好啊。」

封離月不是不理解他的心情,但他過去只能越描越黑,越幫越忙,「我知道你擔心她,但這也不是天帝一個人的錯,一個巴掌拍不響,是她執念太深,讓天帝失去耐心了。」

「她現在的處境畢竟是因我而起,我去跟六哥好好說一說。」墨南楓再次站起來,被封離月再次拉回座位。

封離月拉著他的手,「你想想,你去了,事情只能更糟,對畫屏一點好處也沒有,你這樣一次又一次的幫她,只能讓她對你心存希望,就更不會跟著天帝好好過日子了。」

墨南楓心裡很亂,端起酒杯一杯接一杯的喝,封離月怎麼勸也勸不住,「你想去就去吧,你去了,畫屏的日子會更難過。」

墨南楓放下酒杯就去了後殿。

封離月心裡不是滋味,旁邊的封默拉了拉她的衣袖,「母親,父親幹什麼去了?怎麼進了後殿?」

封離月想想還是不妥,墨南楓喝了太多的酒,又在氣頭上,「去找天帝算賬了。去找你四伯,讓他去勸。」

「是」封默站起來,朝不遠處的徒海走去,徒海聽封默說完,起身就去了後殿。

封離月無心吃飯,起身朝外面走去,站在玉石欄杆處出神。墨南楓不去是不會甘心的,但是他去了一定會給魔界闖禍,也不知道徒海能不能把他勸回來。

封離月一出來,封默和封銘、丹林、伏辰都出來了。

「尊主,怎麼了?副尊主怎麼去了後殿?」丹林走過來問到。

封離月很難過,墨南楓如此不知輕重,心裡或許真的沒忘了畫屏,「他為了另一個女人,去找天帝算賬了。」

伏辰一驚,站到封離月另一側,「他怎麼可以如此不知深淺,這是天宮,不是魔宮,怎麼任由性子胡來,惹惱了天帝,看他怎麼收拾!再說,人家的家務事,跟他有什麼關係,天後過的好不好與他無關啊,鳳族的人都不管,他去幹什麼!」 丹林拉著封離月的胳膊,「你去把他勸回來,別讓他給魔界惹禍。」

封離月轉身看著丹林,「不是我不去,剛才我不讓他去,他就一杯一杯的喝酒,我就讓他去了。」

逃離修仙魔法囚籠 丹林皺眉責備,「你糊塗。」

不遠處一個侍衛跑過來,「魔尊,天帝有請。」

封離月身軀一震,不知道墨南楓闖了什麼禍,「在哪裡?」

「請跟我來。」侍衛帶著封離月從後面進了後殿,丹林和伏辰、封默和封銘也跟了過來,侍衛打開一扇寬大的房門,「就在裡面,魔尊,請。」

墨南楓正被徒海從後面死死抱著,天帝站在墨南楓對面厲聲指責:「我對畫屏怎麼樣,用的著你指手畫腳嗎?她過的好不好,干你何事,再不走,我殺了你!」

「她是你的妻子,你就這麼對她?你看看她身上,全是淤青,剛生完孩子,你怎麼忍心這麼對她?你還是不是人!」墨南楓借著酒勁想要掙脫徒海。

封離月快步走過去,「南楓,我說過,你來了只能越幫越忙,人家夫妻倆的事,你摻和幹什麼,別管了,我們走吧。」

「我不走,今天要是他不給我個交代,我是不會走的。」墨南楓倔強的看著封離月。

「人家的妻子憑什麼給你交代?你是腦子進水了吧?你關心她是吧,好,我和天帝成全你們!」封離月突然提高聲音,隨後轉身朝天帝走過去,「天帝,看來我們耽誤人家的好事了,你給我一個面子,休了天後畫屏,我休了南楓,讓他們湊成一對,讓南楓好好的疼愛畫屏,如何?」

天帝司北眼見目的就要達成,瞪大眼睛,盯著封離月,「好,我們就成全他們,讓他們倆湊成一對!」

封離月折返回來,「南楓,你要的可是這種結果?若是,我馬上寫休書。」

墨南楓終於不再掙扎,徒海也慢慢放開了他,壓低聲音說:「九弟,快跟魔尊回去,這裡不是你該待的地方。」

「你說,你是跟我回魔界,還是留下來跟畫屏湊成一對?」封離月情緒激動,突然胃裡一陣翻江倒海,乾嘔了兩下,想要吐,捂著嘴就跑了出去。

徒海使勁推了他一下,「還不出去看看!」

封離月扶著牆,把剛才吃下去的東西吐了個乾淨,封默在她身後輕輕的拍著,「母親,你怎麼那麼說呢?」

「他既然那麼關心人家,那就成全他們好了,反正沒有他,你們也長這麼大了,我肚子里的這個我自己也能養大。」

墨南楓撥開封默,自己給她捶背,「月兒,你說的對,我去了,只能越幫越忙,那是人家夫妻倆的事,我摻和進去不合適。你好些了嗎?」

封默拉著墨南楓的胳膊,決絕的說:「父親,你若再如此,我們兄弟二人就不認你了。」

「啪!」屋內傳來一聲清脆的響聲,畫屏被打了一個耳光,「拿著這是廢后詔書,朕會昭告六界,從此畫屏不在是天後,你想嫁誰就嫁誰,想去糾纏誰就去糾纏誰。我包容了你那麼多年,也累了,你走吧。」

封離月緩了口氣,「默默,他只是一時想不通,你不要逼他。如今天後被廢,他若不跟我回去,我也會寫休書給他,成全他們。」

「母親,無論如何有我們兄弟兩人照顧你,我們回去吧。」封默扶著封離月朝外面走去,封銘跟上來走在封離月另一側,留下墨南楓愣在原地。

丹林周身散發森寒氣息,冷冽的眸光盯著墨南楓,「你最好想清楚,你在凡間已經傷了她兩次,若是這次再對不起她,一旦她寫下休書,不管你是不是兩位殿下的父親,我丹林會傾魔界之力殺了你!」

伏辰也走過來,「屆時神魔兩界都容不下你,不要為了一個不相干的女人毀了一切。」

丹林語氣變得柔和,「你負了她兩次,她依然願意留在你身邊,你不要以為她愛你,你就可以一次又一次的傷害她,傷害多了,她也會絕望的。」拍了拍伏辰的肩膀,「走吧。」

兩人追上封離月時,封離月正和弘古說話,「那我們就先回去了。」隨後封離月被兩個兒子簇擁著向南天門走去。

快穿世界之我想活下去 丹林也跟了上去,弘古跟了上來,「四師叔!」丹林回過頭來,「有事?」

「護法,為何不見大師兄?」

丹林失望的搖搖頭順手一指,「在那邊,現在應該和廢天後畫屏糾纏。」

「廢天後?」弘古一頭霧水。

「剛剛下的廢后詔書,還沒頒布呢。你去勸他,在這裡逗留久了,天帝會動手殺他的。」丹林言盡於此,能做的也就這些了。

墨南楓只是不放心畫屏,「畫屏,既然他放了你,你就回鳳族去吧,我也該回去了。」

「表哥,可我心裡只有你,你不要丟下我。」畫屏抓住他的胳膊。

「畫屏,我說過,我只愛月兒一人,我跟他過不去,只是因為他那樣對你,如今你已經是自由之身,不會再被他欺負,我就放心了,快去找你的母親吧。」墨南楓扒開她的手,施展法術去追封離月了。

封離月剛剛出了南天門,青鸞從一旁跳出來,「魔尊嫂嫂」看了看封離月身後,「我哥呢?」然後朝後面揮揮手,「哥,你怎麼在嫂嫂後面?」

墨南楓追上來,「青鸞,你怎麼又出來了?六哥跟你說什麼了?」

青鸞挑了挑眉,「就是赤玉提親的事,我拒絕了,我還要跟你回魔界。」

「走吧。」墨南楓很自然的攬上封離月的肩膀。

回到魔宮時,已經是晚上了。

一回去,丹林就頒布命令,禁止廢天後畫屏踏入魔界半步。

封離月雙手托腮,看著一桌子的美味佳肴,只覺得有些反胃,一點都不想吃。

墨南楓攬著她的肩頭,遞了雙筷子到她手裡,「別看了,看又看不飽,吃吧。」

封離月痛苦的搖搖頭,「不想吃,沒胃口。」

「就吃一點,我喂你。」墨南楓端起碗,夾了菜,想要喂她。

「不要吃」封離月向後躲了躲。

「你不吃,孩子也餓肚子啊,吃點吧。」墨南楓哄了好半天,封離月只吃了小半碗。

飯後封離月洗完澡出來,墨南楓擁著她回卧房,「月兒,你你真的不餓嗎?晚飯就吃了那麼點。」 「不餓,吃不下,現在還想吐呢。你為什麼不管畫屏了?」封離月憋了半天的話終於問出來了。

「只要沒人欺負她,我才懶得管她呢。」墨南楓扶著封離月坐到床上,「要不要讓廚房給你做點吃的?」

「不用,吃下去的沒有吐出來就不錯了。你別這麼扶著我了,這才三個月不到,我沒事的。」封離月自己開始寬衣上床。

「月兒,你知道,我要想回神界,就必須殺了六哥登上天帝之位,可我並不想做天帝,所以只能待在魔界,若是背叛你,我會被神魔兩界追殺,就只能去人界了。」墨南楓對自己的處境十分清楚,但對封離月確實是真心的。

封離月動作一滯,驚奇的看著墨南楓,「不錯,你我都清楚,但我並不想逼你留在我身邊,你若不喜歡我,我可以放你走,也不會讓他們追殺你。至於護法和長老到底會不會追殺你我就不知道了。」

「月兒,我並沒有想離開你,只是想跟你說說心裡話,咱們都三個孩子了,我還能去哪裡。」 步步生歡 墨南楓脫完衣服,挨著封離月躺下,「護法和長老今日說了,若我敢再背叛你一次,他們會傾魔界之力追殺我。我想躲起來也不是什麼難事,可我是真的愛你,想留在你身邊的。」

墨南楓靈力一指,滅了燭火,「我想讓你知道我的心意,不要把我隨隨便便讓給別人。你知道嗎,在凡間的時候我兩次失去你,我有多難過,我再也不想第三次失去你了。」

「可,你和畫屏相愛了幾千年,我只是覺得我們凡間一世只有短短四年多,雖然現在有了默默、銘兒和腹中的這個孩子,但這麼短的時間哪裡抵得過幾千年的感情啊?不是我把你讓給別人,你那麼關心她,我看不下去,我雖貴為魔尊,掌管數萬里疆域,可我也是一個小女人,我做不到看著自己的男人不管不顧的為別的女人出頭。」封離月內心翻騰的難受,即使心胸再寬廣,也實在看不下去墨南楓關心別的女人了。

「是我忽略了你的感受,以後我不會這麼關心她了。」墨南楓摟了摟懷裡的女人,在她額頭留下一吻。

「雖然我知道是她纏著你,並不是你的錯,但看著你這麼緊張她,我心裡就是不舒服。下次她敢再來,我或許會殺了她的。我讓人打探過,剛剛大婚的時候,天帝對她挺好的,是她不知死活的非要惦記著你。

這麼多年過去了,天帝對她的那點耐心和愛都被畫屏自己消磨殆盡,這一切都是她自找的。若是我,有對我這麼好的一個人,我會逼著自己忘了那個不該惦記的人,跟人家好好過日子的。」

封離月緊緊箍著墨南楓的脖子,墨南楓被摟的有些不舒服,「幹嘛摟那麼緊?還怕我跑了嗎?」

「我……怕你跟別人跑了,又丟下我們。」

封離月一覺醒來已經是上午了,朝會時間早就過了,昨晚和墨南楓談心,談著談著墨南楓突然來了興趣,狠狠的要了她。封離月身體強健,魔胎異常穩固,一場歡愛如魚得水。

洗漱完,封離月毫無胃口,沒有吃飯,直接去了紫宸殿處理公文。

封默已經在處理公文了,見到封離月進來,趕忙過去攙著她坐下,「今日是誰主持朝會的?」

封默招來水魔獸給封離月倒了水,親自遞到她手裡,「母親,是兒臣,父親那麼關心那個女人,不能讓他主持朝會,公文也由兒臣來幫母親處理。兒臣已經傳令下去,若廢天後再敢踏入魔界一步,殺無赦!」

封離月只抿了一小口,「我也正有此意,這個女人如此不知好歹,真當我魔尊是好欺負的嗎,三番兩次挑戰我的底線。」

外面火魔獸端著幾個桃子進來,「尊主,你沒有吃飯,吃個桃子吧。」說著動手削了皮,切成小塊盛到了盤子里。

封默欲言又止,話到嘴巴又咽了下去,「既然母親這麼辛苦,不如……」

封離月拍了拍封默的手,知道他想說什麼,「傻孩子,我是魔尊,有孕不比尋常女子,尋常女子有孕,只需一劑葯便可打下來,我這魔胎有一層堅固的外殼保護,需用掌力直接去打。在懷著你的時候,我就想把你打下來,可五成靈力打下去,你沒事,我卻差點死了,被三昧真火燒死前被季連打了小腹一掌,十成的靈力你都沒有被打死。如今這腹中的孩子就更打不下來了。」

封默淺淺一笑,「所以母親時常說我命大,就是這個原因了?」

封離月唇角噙笑,看了看桌子一側,一份公文也沒有。

「公文只剩幾份了,我來處理,母親吃桃子吧。一會兒處理完了,我陪你去小湖泊散步。」封默回到自己的座位很快處理完了幾份公文。

天宮

天帝司北處理完最後一份公文,叫來大殿外的弘古和封離戰。

昨日命人盯著魔尊和墨南楓,得知兩人和封離戰、弘古說了好一會兒的話,派人一番查探下來,很快搞清楚了他們的關係。

清冷的目光盯著下面恭順站立的兩人,「你們兩個在凡間的時候和九殿下、魔尊都很熟悉是嗎?」

封離戰抬頭直視司北,「回天帝,正是,屬下在凡間的時候是魔尊的二哥。也是九殿下的五師弟。」

弘古也揖手回答,「回天帝,屬下在凡間的時候是九殿下的二師弟。」

天帝似笑非笑的說:「聽說你們感情很好,現在有件事讓你們去辦。」對著外面喊了一聲,「把人帶上來。」

依照魔尊的脾氣,他屢次挑戰她的底線,派別人去送,一定會把派去的人連同廢天後一起殺掉的,只有派這兩個人去,才能讓廢天後見到魔尊和副尊主。並且這兩個人還能平安的回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