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後我叫天衡,要找你二哥我,就去天海深林找我,我走了」

天衡對著秦昊大聲的說道,說完便直接一瞬間消失在了城主府遁入到了空中。

「這還真夠亂的,沒有想到老一輩的人居然和人族有關係」

天衡在空中搖了搖頭輕聲念叨,但是很快便一腦子丟了出去,他這次去了城主府得到了突破的契機,而且還能夠突破到更高的境界,讓天衡非常的興奮不已。

「藍大哥,這個又是怎麼回事?」

蒙逼的秦昊看見天衡命令式的吩咐了一下,然後便直接離開了,對著藍擎天詢問道。

「這個我已具體不是很清楚,你還是按照你自己的想法走下去吧」

藍擎天聽見了秦昊的話苦笑的搖了搖頭說道,說完已轉身離開了,留下一臉蒙逼的秦昊待在原地不知所措。

這個感覺就好像是,本來是一個乞丐,突然有一個人找到了你,然後給你說你還有一大家子人,而且這一大家子人都是大富大貴之人,以後你可以衣食無憂,過上闊日子生活了。

「哎,算了不想了」

秦昊想了一會兒嘆了一口氣說道,說完搖了搖頭便轉身離開了,不在多想這個事情了,反正走一步,算一步順其自然就行了。

夜降臨了下來,秦昊不想又多了一個兄弟的事情,便直接修行了起來完全什麼事情都不行。

「小昊」

雲老突然傳了一道聲音進入到了秦昊的耳中。

「雲老?」

秦昊聽見了聲音看了過去,看見了雲老從妖劍之中走了出來。

「可曾想念你的父母?你的弟弟?」

雲老抬頭看著遠方的月色,詢問的說道。

「雲老為何如此說?」

「我們人類都是肉胎,每個人都有父母,妻子兒女,當年我一家人被斬殺,所以我才瘋魔,最終化為了妖劍,滅殺了大部分仇敵,但是終究有一部分仇敵沒有被斬殺,此刻依然活在這個世上,而我卻成為了這個人不人鬼不鬼的樣子」

雲老嘆息說了一句,沒有任何的情感,有的僅僅是平淡無奇,甚至可以說是生無可戀。

「雲老,你不是說有再次化人的希望嗎?只要有希望我們就不會放棄,而且你現在不是有我這個霸道無比,早晚成為最強之人的徒弟存在嗎?」 趕走了紋鷹男,雙喬又憂又喜。塵↑緣↓文↙學?網

憂的是事情可能會進一步惡化,紋鷹男還會來鬧事。

喜的是羅陽暫時緩解了局面。

「牛仔,多謝你幫忙。」喬悠思卻歡喜不起來。

從雙喬那憂慮的眼神,羅陽便猜到她們心裡在想什麼事了。

「大喬姐,小喬姐,我會幫你們擺平這件事的。」羅陽安慰道。

便在此時,喬悠思的手機鈴聲響了。

喬悠思猶豫了一下,還是接聽電話。

「王總,找我有事嗎?」喬悠思硬著頭皮問。

手機開了揚聲器。

只聽王雲雄憤怒的聲音從話筒里傳出來:「你敢玩老子?」

喬悠思支吾道:「王總,其實……」

見喬悠思六神無主的可憐樣子,羅陽便將手機拿了過來。

「王總。」

一聽到羅陽的聲音,電話那頭沉默了幾秒鐘。

隨後又聽王雲雄改了一副友善的聲音,說道:「你不是宏運大隊的羅陽嗎?」

羅陽笑道:「對。王總,我兩個干姐會還你錢的。寬限幾天。」

又沉默了片刻。

王雲雄的話音冷了許多,問道:「原來是你動手打我的人?」

羅陽大方承認道:「對。」

電話那頭傳來一聲冷哼,又聽王雲雄說道:「你也想跟我玩?老子就陪你們玩玩!老子想看看你們有多大的能耐!」

說完,便掛了機。

雙喬憂心忡忡,跟王雲雄結了仇,在宏海縣很麻煩。

「大喬姐,小喬姐,錢是不成問題的,只是要點時間。想開些,水來土擋,跌倒可以重新再爬起來。」羅陽安慰道。

就目前而言,他知道至少在縣城,王雲雄的勢力比他要大很多。

隱隱之中,羅陽覺得雙喬的公司搞不下去。

他能幫的就是找資金給她們解燃眉之急,至於遇到一些神秘不可抗拒的因素,恐怕很難幫忙。

彼時已快到吃午飯的時間了。

「咱們去吃飯,邊吃邊聊。」羅陽說道。

雙喬點頭。

隨即羅陽打電話給徐慧敏,叫她出來一起吃午飯。

上車時,喬悠思見羅陽原來是開了大眾朗逸來的,驚訝道:「牛仔,你有駕照?」

羅陽笑道:「很快會有了。」

洪佳欣揶揄道:「他說的很快有了,就是指還放在駕校。」

雙喬聽了都笑了。

「牛仔,你好大膽。」喬在水笑道。

「膽大殺死賊。這年頭就是撐死膽大的,餓死膽小的。」羅陽說道。

上了車,來到酒店,要了包廂。

過了一會子,徐慧敏也來了。

點了菜,羅陽說起王雲雄的事,徐慧敏神色凝重道:「這比較麻煩,他的能耐很大,黑白通吃。在縣城,沒人敢惹他。不如嘗試向他賠禮道歉,看可不可以化解這個恩怨。」

羅陽又將王雲雄想要跟他合作生產美容產品的事說了,最後道:「他的野心是要把我的美容產品配方弄到手。」

聽了后,徐慧敏神色更凝重了。

「咱們是來吃飯的,不是來談公事的,先把所有事情放下,愉愉快快吃了飯再說。」羅陽說道。

他確實能做到天蹋下來當被蓋。

雙喬卻沒這等超強的心理素質,臉上依然寫滿了憂愁。

山中有隻大老虎,活在同一座山的兔子怎麼能不害怕?

以雙喬的能力,遠遠不足以抵抗王雲雄的勢力衝擊。

「你們的公司,只怕開不下去了。」徐慧敏說道。

「大不了就申請破產。」喬在水說道。

公司沒了雙喬,其實也就沒了靈魂。

二女的研究項目,才是公司最為核心的價值。

羅陽心想若是王雲雄運用各種手段,應該能弄跨雙喬的公司。

就眼下而言,羅陽也是心有餘而力不足。

何況他還要全力對付林家。

「大喬姐,小喬姐,你們放心好了。你們欠的債,我會幫你們還。如果公司開不下去了,我再重新開一家公司,由你們來管理。」羅陽說道。

「羅總,那請你多多關照我們。」喬悠思俏臉終於有了自然的笑容。

「大家自己人,別客氣。」羅陽笑道。

雙喬聽了,俏臉現出淡淡的紅暈。

徐慧敏一看這種情形,便猜到雙喬為什麼會臉紅了。

「羅總,那你不關照一下我嗎?」徐慧敏問。

「徐姐,你專做公關這一塊。以後公司的公關部門經理就是你了。」羅陽爽快道。

「我也想做總經理。」徐慧敏笑道。

遺愛 「沒問題,我會開很多家公司的,你們每人都能分到一個總經理的職位。」羅陽大方道。

4位美人都笑了。

包廂里的沉鬱氣氛減弱了許多,正適合吃飯。

忽然想起中日民間武術業餘愛好者切磋的事,羅陽問道:「徐姐,你幫我報了名嗎?」

徐慧敏點頭道:「我跟我爸說了,他應該跟武術協會的會長打了招呼。」

前不久,羅陽揍了一個日國的忍者,對方不服,終於找了個理由來正面挑戰。

表面看似是人人都可以參賽的業餘擂台賽,其實敵手是只衝羅陽一個人而來,他必須參加。

洪佳欣家裡發生的事情,跟忍者可能沒有直接關係,但應該跟雇傭忍者做事的幕後老闆有關係。

羅陽想要查清楚,那位日國古董收藏家為什麼那麼想要得到那塊一尺見方的木炭,這裡面恐怕藏著不可告人的秘密。

而且一塊木炭,竟可按等體積來換取黃金,實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

洪佳欣的爸媽至今音訊全無,也不知是生是死。

每當見到洪佳欣試圖打電話或發信息給爸媽,卻又沒有任何迴音時,羅陽也替她感到揪心。

跟洪佳欣的關係越來越好,她的事便是羅陽的事,他會盡全力幫她弄清楚木炭的秘密。

近來不見有可疑的人出現在周邊,直覺告訴羅陽,這是狂風暴雨要來的節奏。

掃視一圈,見雙喬默默吃飯,神色又憂鬱起來,她們始終無法放下心中的思慮。

羅陽想了想,說道:「徐姐,要是咱們能收集到王雲雄做不法的事情的證據,有沒有可能掀翻他?」

徐慧敏搖了搖頭,說道:「很難。沒人敢報道的。」隨即自嘲地笑了笑,「你指望我能打敗他? 安言多年,故染朝夕 我沒有那個能力。即時搜集到了證據,縣電視台也不會隨便播放的。羅總,你年輕有為,一定能戰勝他。王雲雄多行不義必自斃。」

奶奶的,又跟老子講大道理。羅陽咧嘴一笑。

都說壞人不得好死,但有些壞人卻能善終。

羅陽不相信老天會收拾王雲雄,他只相信自己。

雖說眼下還沒有能力收拾王雲雄,但不代表日後沒有。

只要青山在,不怕沒柴燒。這麼一想,羅陽的心情更好了。

(本章完) 最後獲勝五十人最終已經決勝了出來,秦昊看見之人除了齊玉沒有晉級其他所有人全部都已經晉級到半決賽了。

「半決賽會在兩天之內舉行,請各位參賽人員好好休息,兩天之後會決出決賽人員」

藍擎天看著預賽已經結束了,大聲的宣布說道。

藍擎天的話落,人流不斷的散去,參賽人員已各自回去或者回到了客棧開始調整,準備兩天之後的半決賽,秦昊和藍素素已回到了城主府。

兩天的時間很快便過去了,藍擎天和秦昊以及藍素素三人一同到了中央廣場,藍擎天去了觀眾席,秦昊和藍素素道了參賽位置。

「因為這一次情況特殊,這一次進入半決賽之人有五十一人,所以你們之中會有一人會跳過半決賽,直接進入到決賽之中,當然跳過半決賽之人會和進入決賽的十人任意挑選一人戰鬥,獲勝一人則是決賽人選,現在抽籤決定誰直接進入到決賽」

藍擎天對著下方宣布說道。

周恆的話說完,參賽人員便陸陸續續的朝著擂台走上去,唯有抽到五十一號之人不需要參加戰鬥,直接跳過進入到決賽,與決賽之人戰鬥。

速度很快,五十一人全部都獲得了號碼,秦昊運氣逆天了,剛好獲得了五十一號。

「好了,各位獲得五十一號之人上前一步直接進入到決賽之中」

藍擎天大聲的說道。

秦昊聽見了藍擎天的話,搖了搖頭然後上前了一步。

「我去,運氣爆炸啊」

參賽人員看見了秦昊居然獲得了五十一號直接進入到決賽的名額,不由的感嘆了說了一句,其實運氣已是實力的一部分了。

當然這場吵鬧過了不久便結束了,因為半決賽乃是一場接著一場的決鬥,所以基本上每一場都不能夠錯過,所有人都安靜了下來準備看半決賽的開啟。

「秦小弟,周恆有危險,需要你去幫忙」

藍擎天宣布了半決賽開啟,便靈魂傳音告訴了秦昊這個消息。

「需要我去幫忙?我都不知曉周恆現在在哪裡?」

秦昊聽見了藍擎天的話,回應說道。

「城門口有一個護城軍在哪裡等待著,他會帶著你去周恆所在的地方,你要注意一下,這一次乃是三城的馬賊全部聚集到了周恆所在的地方」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