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說是他們了,估計在場的男性也受不了。

不出所料,孫海生把凌雪伊叫到了一旁。

開口說道:「雪伊啊,你看你跟小北的關係最好,要不你去問問他,畢竟孩子還小嘛。」

凌雪伊撇了一眼正在坐在地上嗷嗷大哭的小男孩,內心好像被什麼擊中了一樣。

於是,她點了點頭,說了句:「那我去試試吧。」

…………

回到了剛才一起聊天的地方,只看見坐在那裡發獃的蘇小北。

可能是因為他太投入了,導致沒有察覺到他的身邊突然多出來一個人。

看他還在發獃,凌雪伊忍不住有些氣惱,有手在他的眼前揮了揮。

「卧槽,誰啊,別看見我正在思考問題呢嗎?」

一下子蘇小北就如同那受了驚的加菲貓,瞬間跳了起來。

莫非這就是傳說中的嚇我一跳???

回頭一看,正好和女魔頭來了一個四目相對。

「你什麼時候來的。」

「剛坐著還沒一分鐘。」凌雪伊有些無奈。

,,^,,

不等蘇小北繼續說話,她立馬先聲奪人。

「你剛才為什麼不救那個小男孩的父親?」

凌雪伊沒有任何的猶豫,上來就直奔主題。

「你知道這次病毒的起源是因為什麼?」

蘇小北並沒有直接回答她的問題,而是又問了她一個問題。

「吃野味啊,這個誰不都知道嗎?」

「行,既然你知道病毒的起源來自於野味,那你知道剛才那個小男孩的父親是誰嗎?」

蘇小北再次向她問道。

「不知道,你可別告訴我他就是華江海鮮市場的老闆。」

憑藉他的表情語氣等等,凌雪伊已經大概猜到了這個狗血的劇情。

「沒錯。」下一秒這個大膽的猜測就被證實了,應該說她是幸運呢,還是倒霉呢。

╮(﹀_﹀)╭

這樣他剛才的行為舉止就能解釋的通了。

然後,凌雪伊向他問了一個直擊靈魂的問題。

「你為什麼要把一個父親的錯按在一個小孩子的頭上。

再說了,又沒有真正確定病毒就是從華江海鮮市場流傳出來的啊。

就算是從他這傳出來的,但是他畢竟是一條人命,古人說:「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

況且,這件事情不應該由你來宣判,應該讓更專業的人來負責。」

說完最後這句話,凌雪伊的眼睛便不由自主的下起了雨。

剛才,蘇小北發獃的時候也是在想這幾個問題,眼下他終於有了答案。

接著,他拿出來一張衛生紙溫柔的把凌雪伊臉上的眼淚擦乾,拉著她的手走了回去。

還沒到達哪裡就看見了一群醫生和護士在往那個方向跑去。

頓時,一個不好的感覺出現在蘇小北的心中,旁邊的凌雪伊似乎也察覺到了什麼。

接著,他們便奔跑了起來,以至於到達的時候都是在喘著粗氣。

(ω)

看著小男孩不停的哭著,在蘇小北的心中也驚起了漣漪。

而就在這個時候,醫生突然從病房中走出來對眾人說道:「搶救無效,請你們節哀順變。」

已經決定要救好他的蘇小北怎麼可能就這樣輕言放棄,在所有醫生和護士的注視下他走進了病房。

表面上他確實裝了一個華麗的逼,可是現實的他十分慌張。

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

系統的機械聲出現了:「叮,感受到宿主身上具有強大的功德力,為宿主開啟功德使用功能,詳細使用方法請見說明。」

功德力:一種看不見又摸不著的力量,但是它的的確確存在。

它可以用來救人也可以殺人,它的用途很廣,但是大多數都是起到輔助的作用,沒有單獨的功能。

………

看完之後,蘇小北的嘴角抽了抽,一開始他還以為是多牛逼的東西,結果原來就是一個沒用的破爛玩意。

等等,可以用來救人。

「系統,能不能救死了的人?」

「叮,如果是腦死亡的人,憑藉功德力是遠遠不夠的,不過僅僅是心臟停止跳動的話,那簡直就是小兒科的事。」

通過了系統的檢測之後,確認了他沒有腦死亡之後,蘇小北激動想要擁抱系統。

不過,他這一想法深受高冷的系統鄙視,最後把系統搞得掉線了。

知道了使用方法的他,很快就用功德力為病人恢復了生命機能。

然後再用一個華麗的姿勢將特效藥塞進了他的嘴裡。

大功告成之後,他走出了隔離病房,發現有無數雙疑惑的小眼睛正在盯著他。

「你怎麼這麼快就出來了,到底治好沒有?」

凌雪伊提眾人把疑惑問了出來。

只見蘇小北低調的揮了揮手,隨後說道:「我親自出馬還能讓他死了不成?」

我只想說,真特么的臭不要臉,比著名的網文作家少年的我還不要臉,不過,我喜歡。

~( ̄▽ ̄~)~

可能是因為功德力的原因,沒過多久,他就醒了過來。

小男孩見他的父親醒了之後,立刻撲了上去,父子倆幸福的擁抱在一起。

看到眼前這如此幸福的場面,蘇小北頓時覺得把他救起來也沒有什麼的。

突然,一個不和諧的聲音打破了眼前的寧靜。

眾人回頭一看,孫海生那張充滿了抱歉的臉。

再一聽,原來是孫海生的電話響了。

不得不說,這來電音樂,確實有點意思。 這是一首由鄉村愛情為主題的音樂。

「噗嗤」,凌雪伊一個沒忍住,笑出了豬聲,還好她意識到自己周圍還有別人,連忙用手掩住了嘴。

結果鬧得大家都笑了起來。

…………

聽到笑聲,小男孩的父親這才反應過來自己不是患上的新型管狀病毒了,怎麼………

小男孩似乎也察覺到了父親的疑惑,開口解釋道:「爸爸,是那位哥哥救的你。」

說著他用他的小嫩手朝著蘇小北的方向指了指。

於是,他起身想要去感謝一番,相比於其他的病人,他的身體還算不錯。

因為,他的身體也吸收了一部分功德的力量。

小男孩就這樣跟在他的後面,慢慢的來到了眾人的面前。

小男孩的父親伸出了手,隨後說道:「我叫孫銘,感謝………」

就在他剛想進行感謝的時候,被蘇小北揮了揮手打斷了。

「我叫蘇小北,小是大小的小,北是北方的北。」

「我知道你是誰,你做過什麼,不用介紹了,我救你完全只是看在孩子的面上,不要感謝我。」

孫銘欲言又止,他本來想問的全被蘇小北回答了,也不知道他是做什麼的,一時間不知道怎麼接話。

「如果你想要找點話題聊聊,不妨說一下新型管狀病毒是怎樣出現的。」

其他的人也在這一刻豎起了耳朵,因為他們也想知道這個問題的答案。

有些人就比較疑惑了,這個小男孩的父親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蘇小北一開始不救。

現在救完了反而又問這樣的問題………

孫銘是誰,大名鼎鼎的華江海鮮市場的老闆,那能是一般人物,怎麼也得是二班的。

(ω)

就這樣的一個人精又怎麼可能聽不懂蘇小北在說什麼。

剛說一句:「您誤會了,事情不是您想的那樣的。」

結果又被打完電話的孫海生給打斷了。

連續兩次說話被人打斷,這運氣也是沒誰了,估計他說話說的老天都嫌他煩了。

孫海生走到了他的身邊,用手掩著嘴。

然後,小聲的說道:「那邊來電話了,讓咱們去沐合春209包廂。」

「我知道了,那咱們走吧。」

蘇小北點了點頭,說完又添了一句:「讓他也跟著一起去。」

這人正是在心裡生著悶氣的孫銘。

莫名其妙的被提到了,然後一臉懵逼的看著他們離開的背影,無奈之下只好拉著小男孩的手緊緊的跟在後面。

見他們坐上了酒店的專用車之後,孫銘連忙攔了一輛計程車。

吩咐司機跟緊前面的那幾輛車,嚇得計程車司機以為他是綁架的。

…………

弄清事情的真相之後,司機也不含糊,一腳將油門踩了下去。

就這樣在無輛汽車之間穿梭,看的孫銘眼花繚亂。

果不其然,還是高手在民間,誰能想到一個普普通通的計程車司機,車技堪比世界級選手。

就在這樣的一個環境下開車,還不忘吹牛。

計程車司機自豪的說著:「想當初我們秋名山車賽的時候可比這刺激多了,那就是一個字「爽」。」

…………

下車之後孫銘腿都軟了,突然想起來自己都這樣了,那孩子肯定更難受吧。

回頭一看,只見那小男孩眼神中似乎帶著一點點鄙視。

「老爸,你到底行不行啊,這麼幾下就不行了。」

()嫌棄你

他居然被自己兒子鄙視了………頓時,內心十分感慨。

剛想要解釋一番,在孩子面前挽回一下已經碎成渣子的尊嚴。

結果,又被走過來的蘇小北等人給打斷了。

你說這事怪誰,怪自己兒子,還是怪自己救命恩人?

那個他都惹不起,只好把委屈咽進了肚子里。

╮(╯_╰)╭

「我好難啊,這幫傢伙一定是串通好來欺負我的,來個人教教他們怎麼做個人吧。」

這是一位受到巨大傷害的父親在他的心中最真實的看法。

走進餐廳之後,迎接你的是一群彬彬有禮的禮儀小姐。

放眼望去,一張張座位上都坐滿了人,桌子上擺滿了五花八門的菜肴。

一陣陣飯香飄了過來,這對於幾個小時過度勞累的蘇小北等人是多麼的殘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