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陣短暫的沉默后,宋殊晏帶著幾分歉意的回話,「晚上我有約,你和聰聰一起吃吧。」

喬婉心中輕笑。

她當然知道宋殊晏今晚有約,她還知道他是赴那位薛家千金的約,喬婉不過是想打個電話確定一下罷了。

正好宋殊晏晚上不在,她也能放開手腳的實行計劃。

喬婉透過反光的玻璃看到了躲在身後偷聽的沈靜怡,她勾了勾唇,故意抬高了幾分音量,言語中滿是失落,「晚上你不回來吃了呀……那好吧,我做給聰聰吃。」

掛了電話后,喬婉故意發了會兒呆才轉身離開。

晚飯喬婉做了幾樣拿手好菜,聰聰吃的不亦樂乎。

喬婉不動聲色的看著身旁那杯紅酒,假意抿了幾口后又悄悄吐在了湯碗中。

不多時,喬婉就做出一副十分睏倦的模樣,她吩咐聰聰回房休息后,自己蜷在沙發里合上了眼。

她篤定那杯紅酒里一定被沈靜怡加了料,所以喬婉故意避開,她已經在客廳內裝好了針型監控器,就等著沈靜怡自動顯形。

讓喬婉沒想到的是,等了一會兒后她的身體竟然真的開始酥軟起來。

怎麼會這樣? 爹地5塊錢,放開我媽咪! 她晚飯時明明只吃了自己做的菜!

喬婉狠狠的咬下自己的舌尖強迫自己清醒,強撐著按下了藏在袖子中手機上的撥通快捷鍵,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識。

喬婉是被冷水潑醒的,她睜開眼看見的便是趙雲那張猙獰的臉。

喬婉環視了一圈四周,發現自己竟被綁到了一個廢棄的工廠,她冷冷的看向趙雲,「你要幹什麼?」

趙雲見喬婉竟然一絲慌亂也無,眼中的陰狠便又厲了幾分,「當然是干/你了!」

喬婉心頭一沉,臉上卻絲毫不顯,想起自己昏過去前撥通的電話,漸漸安定了幾分。

宋殊晏應該是在和薛真真約會吧……但求他能趕來救自己一命。

她冷靜的與趙雲對視,放慢了語調,「趙雲,你這樣是犯罪,侵犯了我你又有什麼好處?」

趙雲嗤笑一聲,俯身逼近喬婉,「好處?給宋殊晏那個王八蛋戴了綠帽就是天大的好處!等爺享受夠了,再給你拍幾張裸/照,到時候拿去跟宋殊晏換點零花錢,你猜他願不願意給呢?

喬婉被他猥瑣的表情激的胃中翻江倒海,強忍下噁心感,她做出一副恐懼相,「趙雲,這是犯罪,你別受人攛掇一時衝動犯下彌天大罪!」

趙雲眼中滿是厲色,「勞資懶得跟你廢話,先辦了你再說!我倒要看看宋殊晏的女人到底是什麼滋味!」 「趙雲,你走開!」

喬婉聲線顫抖,清純的小臉死死瞪著趙雲。

她努力掙紮緊緊綁著她手腕的繩子,想先引開面前這個男人的注意力。

趙雲如此急不可耐,已經開始脫褲子。

「婉婉,你等我一會!馬上就可以讓你爽了!你一定會喜歡的!」

喬婉憤怒地掙扎跺腳,這噁心的男人!

她今天穿得裙子,趙雲怕她逃跑,用膠帶綁了她的雙腿。

此刻趙雲獸性大發,一下托起喬婉白皙細長的雙腿,「呲啦」一聲,用力撕開禁錮著慾望的膠帶,疼得喬婉皺了皺眉頭。

這個不要臉的男人,她一定不會讓他得逞的!

綁在椅子后的雙手漸漸磨動著,她額頭上的汗珠越發滲出來,快沒時間了!

要是再不解開禁錮著自己手腕的繩子,後果她不敢想,宋殊晏還會要她嗎,沈靜怡還不得背地裡笑得人仰馬翻,不行,她不能容忍這樣的事情發生!

趙雲正用力掰開她的雙腿,那張還算帥氣地臉上表情流露出猥瑣。

「你不會是吃藥了吧?瘋子!」喬婉用鋒利的語言說著。

看趙雲這個獸性的表現,整個人對她的渴望越發怪異,要是真吃藥了,那就更加恐怖了!

趙雲抬起頭來,盯著喬婉那種慍怒地臉說道:「吃了,那又怎麼樣,我至今單身,你卻嫁給了宋晏殊,我那麼喜歡你,那個宋晏殊到底有什麼好?不就是因為他有權有勢么?所以你才會喜歡他,如果這些我也可以給你呢?」

面對這突如其來的告白,喬婉覺得噁心反胃,身體十分不適。

告白又有什麼用,她已經嫁人了,再說沒嫁人,她也看不上趙雲。

「我不稀罕,你給我走開。」

為了避免再次刺激到她,這次她放緩了聲調。

「婉婉你的聲音真好聽,怎麼辦,我越來越喜歡你了,要是你能順從我,我一定會讓你滿足的!怎麼樣,嘴上說著不要,其實你也喜歡吧?」

眼看著趙雲眼中的迷離越來越深,火熱的眸子盯著她,喬婉身後的手腕的繩索終於開始鬆了。

還好趙雲一心盯著她那張貌美如花的臉,沒有注意到她身後的動靜。

喬婉的骨架很小,身高也高,手腕纖細得很。

一個脫力,她終於不動聲色地掙脫了繩索。

真是謝天謝地!

還好讓她掙脫了,在這個骯髒地廢棄工廠里,要是發生了那樣的事情,她想她一輩子都會有陰影的!

趙雲開始呼吸急促,一把扯開喬婉的雙腿,喬婉雙手抓著椅子上的鐵杠,以此借力來抬起纖細的雙腿,一下踹在了趙雲的那裡。

「啊,疼啊……」

趙雲捂著那邊,一時痛地說不出話來,痛的滿頭大汗,目光灼灼地望著喬婉。

喬婉一下子從椅子上站起來,連忙跑著去找出口,還好這個工廠雖然很大,但是出口的標識很明顯。

順著地上的箭頭尋找,她一下就找到了出口,上面寫著很大的exist。

擔心趙雲從後面追回來,她忍著惡寒連忙嘗試著打開工廠大門。

還好趙雲看她是個弱不禁風的女生,並沒有鎖上門。

她一把推開門,外面刺眼的陽光一下子照過來,弄得她眼睛像是滴了眼藥水一樣的疼。

來不及管自己的眼睛有多疼,喬婉邁著步子衝出去。

跑了好遠,她才意識到,這地方人煙稀少,她根本就不認識路!

趙雲還不死心,從後面追上來,像瘋了一樣地叫著喬婉的名字,沒了女人,他根本沒法解決自己的需求。

喬婉看著眼圈平坦地人工草地,這該往哪兒躲啊?

法式餐館里。

宋晏殊對面,薛真真打扮地花枝招展,認真地使用刀叉享用面前的美食。

「宋少,怎麼不吃呀。」

宋殊晏冷冷地盯了她一眼,渾身氣場駭人,只悠悠地回了句:「這次為什麼回國?」

「宋少,你不歡迎我?」薛真真眼波流轉,她記得,宋晏殊是在乎自己的。

「只是一想到你,想起那個死去的發小,不太吉利。」

薛真真臉色一滯,這是在說她不吉利嗎?

「這次從美國回來,是專門來見你的。」薛真真熱情奔放,將手放在宋晏殊的手上,笑得很好看。

「真真,注意你的行為。」

薛真真半帶撒嬌地嗲音,能讓所有男人為之一振。

「不要嘛,人家知道,你和那個喬婉,根本沒有感情,你說,沒有感情的兩個人,又怎麼能夠快樂呢?」

宋殊晏沉默著。

這是默認了嗎?薛真真暗喜。 天色朦朧著,侵蝕著。

這是個不太好的兆頭。

木屋是有窗戶的,但是上面卻掛著一把鎖,打不開。

因為下著雨,身體又受了傷,實在不適合繼續冒著雨逃跑,那樣一定會惡化傷口的。

喬婉連忙躲了起來。

不一會就聽見陣窸窸窣窣的聲音,像是有人竊竊私語。

好像有人來了?不會是趙雲吧?

喬婉縮在角落裡,靜靜聽著聲音,也不知道是誰。不過最好的方式是呆在原地。

「趙雲!你還不進去找!」沈靜怡尖酸刻薄地命令道。

趙雲指著自己的鼻子不悅道:「我?」

「要是我進去,被喬婉那個賤人偷襲了怎麼辦?」沈靜怡張口就是刺激人的話。

「沈靜怡,你可別太過分!別忘了,在這個地方,我隨時都可以用你!」

「你!」沈靜怡見趙雲不聽話,邁著步子往木屋那邊走去。

喬婉在屋內,聽見沈靜怡的聲音,不禁在心裡嗤笑一聲。

呵呵,這個沈靜怡,竟然指示趙雲對她做那樣地事情,企圖敗壞她的名聲,如果她沒猜錯的話,這兩個人早就暗地裡在算計她了。

真龍仙帝 沈靜怡小心翼翼地推開門之後,她靜靜地進去。

像做賊一樣。

不知道為什麼,她有預感,喬婉這個小賤人就躲在這兒!

她一進去,趙雲就跟了進來,在沈靜怡毫無防備之下,」啪」一聲,門被狠狠關上了,因為是木質的,發出了一聲沉悶。

而趙雲正在按耐不住自己的身體。

沈靜怡集中注意力,發誓要找到喬婉這個小賤人,要給她點顏色看看,沒有留意到身後。

趙雲趁著沈靜怡不注意,一下撲過去,將沈靜怡順勢按倒在木床上,手腳不安分的遊動著。

藥性還沒過的趙雲,可是忍了很久。

兩個人其實早就搞在了一起。

「不行,我忍不了了,雖然你的滋味不如喬婉,但是還是可以用的!」

沈靜怡震驚地望著趙雲,憤怒地說道:「趙雲,你要是敢動我,我今天跟你沒完!你敢動我?」

趙雲根本不管沈靜怡的威脅,他現在只想趕快釋放出來。

兩個人折騰著,沈靜怡已經完全沒有思維去想喬婉在哪裡了。

裡面傳來一陣鬼哭狼嚎,撕扯拉扯的聲音。

而喬婉此時正躲在床下,安靜地一言不發。

真是好險!剛才差一點就被沈靜怡給找到了!沒想到這兩個沒羞沒臊的人,這麼按耐不住,竟然在她面前做這種事情。

她記得,重生之前,自己的閨蜜沈靜怡就和趙雲搞在了一起,兩個人就算做什麼事情,那也是平常事才對,根本沒什麼稀奇的!

苦的是,喬婉躲在床下,聽著上面兩個人的動靜,實在是太吵了。

而且萬一被發現,也是極其危險的,她可不想替代沈靜怡,成為木床上的女人。

喬婉不知道這個地方是哪裡,也不知道宋晏殊要多久才會來到這裡,所以她必須得警惕一點。

兩個人還在折騰著,外面卻下起了噼里啪啦地大雨,打在外面的芭蕉葉上,聲音脆生生的,屋裡也十分的暗淡。

過了一會,雨還在下著,搞得屋子裡又濕又熱的。

床上的動靜漸漸小了……

兩個人完事,沈靜怡一把推開趙雲,不悅地一巴掌扇過去,冷冷地說道:「真是便宜你了!以後再也別碰我!」

喬婉躲在床底下,捂著嘴巴噁心地快要吐出來了,空氣里瀰漫著一股莫名的味道,兩個人正在上面穿衣服。

趙雲已經恢復正常,整個人癱在上面,一直在休息,聽見沈靜怡尖酸刻薄地話,忍不住回敬道:「呵呵,這葯,還不是你下給我的,現在正好,種什麼因結什麼果。」

沈靜怡又一巴掌扇過去,喬婉沒聽見巴掌聲。

呵呵,她沒想到,沈靜怡竟然這麼瘋狂,要對她做出如此恐怖的事情,畢竟過去兩個人可是閨蜜,就算關係再怎麼惡化,也不至於把別人往這種程度上逼迫。

喬婉在心中冷哼一聲,果然,還是自作自受,自己承擔後果。

她呆在床底下,看著沈靜怡的腿落下來,卻沒有接觸到自己的鞋子。

美人謀:將軍之妻不可欺 她不得不彎下腰來,四處找自己的鞋子。

喬婉心裡一驚,沈靜怡,不會就這麼發現她吧?

她忍不住將自己的身體往後挪了挪,這移動的一下,撕扯了她腿上的傷口,疼得她直冒冷汗。

前世,自己被沈靜怡算計了,好不容易重新有了一次機會,要是這個時候被發現,她那豈不是白白浪費了機會?

她還沒開始,還根本沒開始把過去所受到的痛苦回敬給他們,又怎麼能結束呢?

絕對不可以!她不可以輕易認輸!

她睜著大眼睛,一直盯著沈靜怡的手看,她的手到處摸索著,提著自己的鞋子來,手卻夠不著。 宋宅。

宋晏殊把喬婉放在柔軟地席夢思大床上。

「給我叫私人醫生。」宋晏殊的目光順著喬婉姣好的臉蛋往下滑,目光觸及到大腿根部那一道觸目驚心地划痕時,忍不住皺了皺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