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不是啊。

……

就在我回憶的時候,周帥突然說道:「你知道什麼,這些哥布林就沒有雌性這麼一說,所以它們就要靠綁架和囚禁人類的女性來繁育。如果都是你這個態度的話,還去剿滅什麼哥布林!」

等等!

綁架和人類女性!

我這腦瓜子一下子就清醒了,這不是《哥布林殺手》那部動漫里對哥布林的設定嗎?

當初我第一次看這部番的時候看的是完整版,看完第一話我整個人都懵逼了!

哪有一步番第一話就是團滅加強J啊!

可是沒想到在這個世界哥布林的設定居然和這部番里對哥布林的設定這麼一樣。

我這冷汗一下子就出來了。

上去一個腦瓜崩打在黎雪腦門上,我連忙對周帥問道:「周帥,你對哥布林了解多少,快點全都告訴我。」

不能怪我太緊張,實在是哥布林太恐怖了!

這弄不好還真的是玩命的活了!

周帥見我這麼著急愣了一下后才說道:「我知道哥布林是……」 「我知道的哥布林和黎雪剛剛說的沒有多大區別,但是你們可能不知道哥布林有一些是可以進化的。進化后的哥布林的各方面能力都會得到巨大的提高,甚至有些精英小隊都會因為它們而全滅。」

周帥說完還專門看了黎雪兩眼,似乎是非得和黎雪較這個勁。

而我現在對他們兩個人的關係怎麼處理是一點想法都沒有,我沉思了一會兒,對著其他三個人說道:「既然我們接了這個任務了那麼我們是一定要去完成的。這個任務地點距離這不算很遠,我們先回去準備,然後在下午一點的時候咱們在這集合然後再出發,可以嗎?」

周帥和蘇靈兒點了點頭。

我拉起黎雪的胳膊,最後對他們叮囑道:「那下午我們準時見。」

說完,我帶著一臉不開心的黎雪離開了冒險家協會。

走在路上,黎雪不滿地對我說道:「哥哥,難道你還真的把周帥的話當真了啊?」

我敲了一下黎雪的額頭,沒好氣地說道:「你早就知道就是不告訴對吧?」

別忘了,我家妹妹可是能不用上課的天才的說。

像這種有關魔獸方面的知識我就不相信黎雪不知道。

黎雪揉了揉額頭,不滿道:「不就是一點哥布林嘛,多大點事啊!我和靈兒兩個人就解決了,實在解決不了這不是還有哥哥你的那點東西嘛。」

我嘴角抽了抽,自從我想起來《哥布林殺手》這部番以後,我真的覺得我家妹妹就是那個團滅隊其中的一個。

這也太自信了吧?

看黎雪現在的樣子,估計就是我和周帥不去她肯定也要帶著蘇靈兒去的。

我是真的鬱悶啊!

原本以為簡單的任務誰能知道現在這麼複雜。

我無奈的說道:「好好好,你有理行了吧。走吧,和我去學校,趁殭屍臉和貞德老師還在,我怎麼說也得準備點東西。」

「奧……」

好在我這個當哥哥的還有點威嚴啊!黎雪老老實實地和回了學校,我果斷又找到了殭屍臉和貞德依據現在我的隊伍的組成又造了兩件簡單好用的小東西。

隨便吃了口飯,我和黎雪兩個人就急匆匆地來到了約定集合的地方。

周帥和蘇靈兒已經等了半天了。

蘇靈兒一看到我們過來,連忙跑到黎雪身邊對我們有些不滿地說道:「你們都遲到了二十分鐘了!好好說,去偷吃什麼好吃的去了!」

天地良心,這幾個小時的時間我可是一點都沒浪費!

倒是我情商還沒低到連句玩笑話都聽不出來,我也沒應蘇靈兒的話茬,反而直接問道:「我們怎麼去啊?坐馬車嗎?」

蘇靈兒嘻嘻一笑,說道:「哪還用得著你們操心啊,我和周帥已經把車定好了,走吧,車就在城門口等咱們呢。「

某種意義上來說,雖然我和我爹幾乎每天都處於半冷戰狀態,但是我對我爹還是很感謝的。

畢竟要不是我爹的話,就我這樣的哪可能出趟城都租兩輛馬車出門啊。

坐在馬車上,我一臉尷尬地看著坐在我對面的周帥,連話都說不出來一句。

我真的是沒想到我們居然還能因為一個車架的問題吵起來。

我本來還打算著不是和黎雪坐一輛車就是和蘇靈兒呢!

可是這兩丫頭一個以不想和周帥坐一個以和周帥不熟悉的原因強行把周帥和我安排在了一起。

得,這不就成了一對百合一對基了嗎?

反倒是周帥倒是挺樂呵的,一路上笑嘻嘻地看著我。

不看我還好,看我我這渾身雞皮疙瘩啊!

說實話,我的取向絕對是沒問題的。

為了緩解尷尬,我隨便想起來一個話題就對周帥問道:「周帥,你怎麼對哥布林這麼了解啊?」

周帥愣了一下,撓了撓頭說道:「我是家裡第三個孩子,我的哥哥姐姐都比我有本事,所以說我父親對我一點都不看重。因為這個,我養成了看書的愛好。這些都是我從書裡面看到的。」

第三個孩子,不受重視嗎?

報告老闆:寵妻不可戲 我對這個倒是挺了解的。

畢竟身為貴族的又有多少幾個像我那個便宜老爹一樣這麼望子成龍的啊?

和平民比,貴族因為衣食無憂,所以說孩子就多。

孩子一多,可選擇的餘地就大。

餘地一大,自然就會有人不受重視。

這都是無法避免的事情。

雖然我沒怎麼經歷過罷了。

只是讓我沒想到的是,周帥臉上的表情沒有一絲一毫的尷尬,甚至我還從他眼中看出了幾分高興。

這不被重視怎麼還高興了啊?

別人的家事我沒好意思去問,可周帥卻看到了我臉上的疑惑,主動替我解惑道:「雖然我不被我父親看重,但是和我的哥哥姐姐相比,我有更多的時間可以去學習看書。我看的有一本書裡面有一句話說的挺好的,叫做書中自有顏如玉,書中自有黃金屋。」

「哎哎哎?等等!」我的眼睛一下子瞪大了,我這剛剛還以為周帥是個好孩子來著,結果周帥就給了我這麼一句話。

我連忙反問道:「你看的是不是一本叫做《銀瓶梅》的書裡面寫的?」

周帥一臉驚訝地說道:「你也看過啊!這本書真的寫的挺不錯的,雖然我很多東西都看不懂,但是感覺作者真的是在用心去寫了。」

我這一腦袋黑線啊!

這書我能不知道嗎?

這書就是我拿金瓶梅給改的啊!

得,我算是知道周帥每天都在看什麼書了。

真的是書中自有顏如玉,書中自有黃金屋了。

真的,我現在是一句話都不想和周帥多說了。

這麼大的孩子,這思想是有多齷齪才會去看這種書啊!

就在我們快冷場的時候,駕著馬車的車夫突然在外面說道:「兩位少爺,你們是接了冒險家協會的任務去格林尼村剿滅哥布林的吧?」

「咦?」

我臉上閃過一絲疑惑,反問道:「大爺你怎麼知道的啊?」

車夫豪爽地說道:「你看看你們穿著這麼好的盔甲,又年紀輕輕的,那肯定是出來鍛煉自己的啊。我聽你們要去格林尼村本來是不打算去的,因為現在路上經常會遇到哥布林,但是老頭子看你們穿這身東西就知道你們的身份高貴,實力也肯定強,這才和朋友一起帶著你們去的!」

我的眉頭皺了皺,直接問道:「大爺,你剛剛說路上也會遇到哥布林?我們的任務簡報上說是這伙哥布林不是才出現的么?怎麼它們還敢上路來搞襲擊啊?」

實話,今天被周帥嚇了以後嚇的我一中午趁休息的時候惡補了一下有關哥布林的知識。

一般來說,哥布林的生性膽小,但是卻極富有團隊意識。

如果哥布林的群體壯大到一定程度的話,那麼他們甚至敢去攻擊一座城市。

現在哥布林都敢上路攻擊人了,這可不是一個什麼好兆頭啊。

趕車的大爺無奈地說道:「那是格林尼村半年前發的任務了!冒險家協會那些高貴的冒險者們對哥布林可是一點都看不起。格林尼村去找聯邦幫忙,可是這些哥布林一個個都藏在森林裡面,聯邦即使想要派人去剿滅這些可惡的哥布林也是無計可施。這大部隊一來哥布林就跑光了。所以聯邦只能派出一支小部隊來保護格林尼村。就是最近,這些哥布林膽子越來越大,甚至都敢在路上襲擊路人和車隊了。老頭子我這次也是拼了這條老命才答應送少爺和小姐們過來的啊。」

說到這,我居然從他的聲音里聽到了一些無助。

想必這個大爺就是格林尼村子的人吧。

否則的話又怎麼可能肯拼上性命來送我們過來。

我掀起帘子看了看窗外,莫名的發現路兩邊的樹木越來越多,越來越茂密了起來。

不知道為什麼,我心裡突然有了些許不安的感覺,我連忙對趕車的大爺說道:「大爺,停一下。」

「吁!這位少爺,怎麼了啊?」

「奧奧,大爺沒事。」我跑下車,大聲對著我們後面的馬車喊道:「黎雪,凜兒,下來開會了!」

十分鐘后,我們四個人再一次出發。

只是這一次我們變成了一輛馬車,我和蘇靈兒坐在車裡面,周帥和黎雪坐在了車外面。

那兩個趕車的大爺已經原路返回了。

此時此刻我身上已經穿上了一套用鈦合鋼打造的輕鎧,背後背著一個背包,手裡還拿著我的看似和過去一樣但是卻總有一些不同的樂天式98k氣壓步槍。

嗯,情況就是我考慮到這次任務可能和我們所預料到的不太一樣所以說提前做出了應對。

為了不讓那兩個大爺受傷,我花錢買下了一輛馬車,然後讓他們兩個大爺原路返回。經過我們的商量,我們決定讓防禦力最強的周帥和身為遠程魔法師的黎雪在外面趕車,然後讓擅長近戰的蘇靈兒在車裡面保護我。

當然,這個座位排次遭到了黎雪和周帥的強烈反對。

但是在我的威逼利誘之下,他們兩個人最後還是服從了。

蘇靈兒坐在我對面嘻嘻笑道:「樂天,你想多了吧?你真的以為哥布林會攻擊我們嗎? 萌寵鮮妻:老公,抱一抱 就他們那點膽子,估計見到黎雪身邊的魔法仗就直接跑了吧?」

嗯,這就是我所謂的利誘。

周帥和黎雪就是魚餌,一個看起來沒什麼戰鬥力的呆萌小胖子和一個漂亮的小蘿莉。

我個人覺得這個餌料是夠足了。

重生嫡女歸來 能不能上鉤就看命了嘍。 當然,我這麼做也是因為我相信我的三個隊友的戰鬥力。

包括我家妹妹在內,他們三個人每一個人都是我曾經比賽的對手。靈悠涵為了從我這裡壓榨足夠的創意,特地將這三個人的資料寫的十分詳細。

當然除了蘇靈兒這個暴力蘿莉啊!

將軍嫁我 她的資料是我從黎雪那裡問出來的。

而我其實也沒指望真的會有哥布林來襲擊我們,畢竟哥布林生性膽小,即使是襲擊人類也是在有萬全的把握下才會出動的。

現在我們四個人都是全副武裝,我這也算是姜太公釣魚,願者上鉤了。

反正現在也沒事幹,我一臉淡然地對蘇靈兒說道:「要不咱們打個賭,我賭一定會有哥布林襲擊我們,如果我輸了,我請你去拉姆姐的店裡好好吃一頓,怎麼樣?」

蘇靈兒眉毛一挑,不服輸地說道:「那要是我輸了,我就讓你打一頓!」

額……

我嘴角抽了抽,這丫頭算是什麼腦迴路啊。

難道是真的把天賦點都點在肌肉上,這大腦容量一點沒漲?

咳咳,這話我也就是在心裡想想,當然不會和蘇靈兒明說了。

明說的話我怕我會死的很慘。

我尷尬地笑了一下,連忙說道:「好啊!一言為定!」

「好,一言為定!」

真的,誰以後再說我情商低我絕對不放過他!我這哪情商低啊!你看我這個賭打得,一般人能用到嗎?

我輸了可以帶著蘇靈兒出去玩。

我贏了也可以暴打小蘿莉。

不管輸贏我都不虧的好吧!

我正在心裡偷笑呢,車外周帥的聲音突然傳來。

「樂天,哥布林,小心!」

咦?

我這瞳孔一下子瞪大了!

怎麼會這麼巧?

我這剛和蘇靈兒打完賭這哥布林怎麼就出現了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