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燁:「進來。」

「嘖嘖,我現在見你一面都還要通報,真是令人傷心。」

未見其人,先聞其聲。

一聽這有些欠扁的聲音就知道是顧謹南,他們當中最欠的一個。

雖然顧謹南看起來就是一隻整天笑眯眯的黑心狐狸,但實際上卻非常的八卦,尤其是對上官燁和洛熙。

「哦,那還是不要見了。」對於顧謹南的話,上官燁表現的相當冷淡。

「嘖嘖嘖,你這可就有些不厚道了。」顧謹南那張溫潤如玉的俊臉就這麼出現在了三人的眼前。

「哦,是么。」上官燁抿了口茶。

雲言君掃了眼上官燁又看了看顧謹南,他怎麼覺得現在他不僅是個電燈泡,就連洛熙也是。

對於雲言君詭異的目光,洛熙沒有任何反應,畢竟這種目光她看到也不是一次兩次了。

這兩個人說話一直都是這樣,要不是熟悉他們的人,估計真當這兩會是一對。

帥哥和帥哥,絕配。

但兩個人不過只是兄弟情而已。

「你們兩個先消停一下。」洛熙扣了扣桌子,面無表情的看著眼前的兩人。

「好吧,這裡權位最高的人發話了。」顧謹南玩笑似的說道。

「今天找你們過來,就是為了說說關於諸神的事。」洛熙看向上官燁和顧謹南。

兩個人的表情沒有任何變化,看來是一開始就猜到了。

「我這最近可能會回家族閉關,所以在這一段時間裡,我希望你們能監視諸神的動作。」洛熙淡淡的說道。

顧謹南:「如果諸神在這一段時間發動大規模的攻擊怎麼辦?」

他們的手中可沒有那麼多異能者,如果諸神來犯,失去了洛熙這一員大將他們能支撐的時間會少之又少。

「這些你就找雲言君,如果不行就通知蒼霓煙,他們的實力都很強,你不用擔心太多。」

顧謹南點了點頭,有蒼氏的人鼎力相助還是好的,蒼族一族都是異能者,而且異能也十分強悍,強者也不少。

「還有,上官燁,這兩天麻煩你幫我監視一下石芸,就是我們帶來的那個女飛行員。」洛熙看向上官燁。

上官燁點點頭,從一開始他就注意到石芸看洛熙的眼神非常不對勁,所以也就留了一個心眼。

洛熙:「竇情她被你抓去做實驗了,對於諸神來說多半是廢了,你就拿她來做魚餌吧,把那些藏起來的小魚都給釣上來。」

上官燁:「那人你要嗎?」

洛熙:「不了,先放在這裡,好讓那些人安心。」

……

雲言君發現全程都是洛熙在吩咐他們兩個做事,如果有問題可以提出來,洛熙會另做安排。

這樣看起來,與其說他們是合作關係,倒不如說他們是上下級關係,洛熙是上級,他們兩個是下級。

不過,雲言君坐在一變看洛熙看著看著就入了迷。

都說男人認真的樣子都很帥,但女人認真的樣子也很迷人。

就例如洛熙這樣。

說完所有事情之後,洛熙捏了捏眉心,看起來有些疲憊。

上官燁第一反應就讓楊一帶著洛熙去為他……們準備好的房間。

一回到房間里,洛熙整個人就埋在了被褥里,動都不想動。

雲言君寵溺的搖了搖頭,親力親為的把洛熙的外套都去了,然後把洛熙放好,再蓋上被子。

收拾好之後,雲言君就從書架上抽了本書出來,坐在沙發上閱讀。

誰叫游戲策劃欣賞我 雲言君對於洛熙消失這件事已經有了陰影,而且現在還在別人的地盤上,雲言君自然是小心再小心,真的是寸步不離的跟在洛熙身邊。

……

「怎麼樣,現在還看這個姐夫不爽嗎?」顧謹南似笑非笑的看著上官燁。

「嗯。」

上官燁對於洛熙的佔有慾很強,明眼人都看得出來,但是,這只是弟弟對姐姐的純粹的關心,俗稱姐控。

上官燁是洛熙養大的,對於洛熙他更多的感覺是家人,洛熙對於他來說更像是一個師父,一個姐姐,即使他的年齡比她大。

在上官夫人的眼裡他不過只一個可以拿到上官家的籌碼,一件有利用價值的道具。

但是,洛熙卻是將他當成了親人,就像一個姐姐一樣照顧他,所以他對洛熙基本上都是姐弟情。

所以當知道雲言君的存在之後,他真的不是一般惱火。

他那麼完美的姐姐已經在他不知不覺的情況下被不知道哪裡冒出來的豬拱了,還有了一個孩子!

在上官燁的眼裡,洛熙是世界上最完美的女人,沒有人能配的上她,但是事實給了他狠狠的一巴掌。

英雄聯盟之兼職主播 但也無濟於事,所以上官燁決定要好好保護洛熙,如果雲言君敢背叛洛熙的話,他的地獄十大酷刑已經準備好了。

一定可以叫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坐在房間里看書的雲言君突然打了個寒蟬。

什麼情況?

怎麼突然感覺有點冷? 洛熙一直是睡到下午才醒的。

「醒了?」

洛熙一睜眼就看到雲言君那雙含笑的金眸。

「嗯。」洛熙眼瞼微垂。

「走吧,上官燁已經準備好晚餐了。」

「嗯。」洛熙揉了揉眼晴,睡眼惺忪的應道。

餐廳里,洛熙和雲言君到的時候,顧謹南和上官燁已經坐在那裡了。

兩個人分別坐在餐桌的兩側,把主位空了出來。

洛熙掃了眼,並沒有坐在那個位置,而是在上官燁身邊坐下,至於雲言君則是直接被趕到顧謹南的旁邊了。

「現在,這裡都是朋友,你們沒必要在弄那些虛的了。」洛熙淡淡的說道。

之前因為他們五人的合作需要一個領頭人,而那個時候,洛熙做為地下世界的第一人,自然而然的成為了他們的領頭人。

不管是在什麼場合,他們必將以她為中心,主位也一直都是留給她的。

聞言,兩個人並不介意,顧謹南笑道:「知道了。」

上官燁知道洛熙最喜歡吃的是Z國的菜式,對於M國菜式完全不感興趣。

上官家裡的女傭已經全部被上官燁給打發走了,所以這座宅子里除了彪形大漢以外就沒有其他傭人了。

於是,只見一群群身著黑色西服的壯漢手中端著一盤盤菜肴魚貫而入。

揭開餐盤蓋,菜肴的香味瞬間瀰漫開來,濃香四溢。

洛熙湛藍色的眼珠子閃了一下,上官燁準備的菜肴正好都是她愛吃,自己養大的崽子就是不一樣。

洛熙咬著筷子,雖然面上沒有表現出來,但是那雙眼睛卻亮的逼人。

三個男人無聲的笑了笑。

洛熙一直都是冷漠高傲或者兇狠殘暴的形象,但是現在的洛熙看起來就是一個十足十的小吃貨。

顧謹南看著洛熙吃的歡快卻不失優雅的模樣,眼中劃過一絲狡黠。

「洛熙我看你是不是胖了。」

顧謹南說著還用手比劃了一下,「你看你的臉肉都多了,不信你問上官燁。」

洛熙夾菜的手停在了半空,湛藍色的眸子看向上官燁。

上官燁:……

上官燁被洛熙盯得有些不自在,淡定的移開眼神,「你這樣看起來也不胖。」

洛熙:……這意思是她還是胖了!

女人最在乎就是自己的臉蛋和身材,即使是洛熙也不能免俗。

或許是因為這裡都是她信任的人,所以洛熙的警惕性明顯降低了很多。

洛熙有些呆萌的捏了捏自己的臉,皮膚細滑有彈性,手感還是一樣的好,只是……肉好像真變多了。

洛熙沉默了一下,這兩年是嬰葵在主導身體,根據洛熙的了解,洛茵被關在總基地里,除了吃就是睡,要不然就是玩。

撒旦情緣:四爺的惑情寶貝 再加上回來的這兩天,不是吃就是睡。

好像……豬一樣的生活。

三個大男人看到洛熙突然放下筷子沉默的坐在那,那心情可是完全不一樣的。

顧謹南是完全在憋笑,因為這樣的洛熙實在是太可愛了,而且相當難見到。

至於上官燁則是不滿的盯著顧謹南,那一雙陰鷙的眼神簡直都到了可以放射激光的地步,這些菜可是他為洛熙精心準備的,如果洛熙就這樣不吃了,那他準備的菜有什麼意義!不過這樣的洛熙真的很可愛。

而雲言君則是完全無視了另外兩個男人,專心致志的為洛熙夾菜,他知道洛熙肯定不允許自己的碗里有剩飯的,浪費糧食是可恥的,除非真的吃不下了。

洛熙反思了一下,然後她決定……順其自然。

胖了就胖了,就當是在儲存能量了,反正過一段時間她就能瘦下來了。

於是,想通了的洛熙完全拋開了會變胖的問題,吃的更酣暢了。

一桌的菜,雖然每一盤的量比較少,但是,種類卻很多,然而就算這樣還是被吃的乾乾淨淨,並且大半的菜肴都進了洛熙的肚子。

飯後,洛熙滿足的靠在椅子上,手裡端著一杯紅茶,清淡的香味縈繞在鼻間。

顧謹南看著洛熙如同一隻魘足慵懶的貓,心裡有些痒痒的想逗弄一番,事實上他也這樣做了。

「洛熙,你知不知道你現在樣子像什麼?」

「像什麼?」洛熙舒舒服服的靠在椅子上,眼眸微眯。

「感覺就像一個孕婦。」

洛熙:……

上官燁和雲言君兩個人一口茶就噴了出來。

上官燁第一反應就是雲言君乾的!

而雲言君的第一反應就是孩子是誰的。

洛熙:「……你在這胡扯什麼。」

顧謹南微笑的看著洛熙,一本正經的分析道:「據我的觀察,你現在不僅變得很懶而且還非常的嗜睡,就連胃口都變大了很多,而且孕婦在懷孕期間可是會變胖的。」

顧謹南說的洛熙全中了,但是……這全TMD瞎扯好嗎!

看著洛熙炸毛的樣子,顧謹南表示很開心,完全不擔心這位喜怒不定的修羅王大人跟他「過過招」。

洛熙眼角抽搐了一下,「你別在這給我胡言亂語,要玩一邊玩去。」

顧謹南聳了聳肩,「沒有啊,反正孩子遲早都會有的。」

洛熙:……你哪裡來的自信。

這個時候雲言君見縫插針的來了一句,「最好早點有。」

洛熙:……TMD,今天她態度好點就拿她尋開心是不。

「有你個大頭鬼啊!」洛熙直接將手中空了的杯子,對著雲言君給扔了出去。

雲言君嬉皮笑臉的隨手就接住了茶杯。

洛熙看著那笑臉,真的是相、當、欠、揍!

「雲言君,你今天給我換個房間睡!」

雲言君一呆,手中的被子就呈自由落體狀摔了下去,然後摔得粉碎。

顧謹南:哈哈哈!

上官燁:他應該安排那個房間好呢?要不然,最遠的那個吧……

雲言君:逗媳婦逗過頭了,這可咋整。

餐廳中一派其樂融融的景象,與陰冷潮濕的地庫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竇情渾身是傷的被吊在這裡。

「嘖嘖嘖,這麼美麗的女人居然被這樣對待,真是不懂得憐香惜玉。」一道陰惻惻的聲音在地庫中響起。

竇情費力的睜開那雙紅腫的雙眼,然而什麼也沒有看到。 「誰?」竇情用盡全力也只能發出一道微弱的聲音。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