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咳,老綠同志啊,沒什麼事情的話,我可是要趕緊修鍊了!」吳賴輕咳了一聲說道,言外之意自然是你這位老同志哪裡涼快到哪裡呆著去吧,不要妨礙本人修鍊了!

老綠自然也聽出來了,一張臉更綠了,不過他並沒有生氣,因為接下來有的是報復的手段。所以淡淡地說道:「且慢,老夫要給你安排一下修鍊的時間,一天分為十二個時辰,我都給你排的滿滿的,子時開始修鍊金丹訣,一直修鍊六個時辰,直到午時,到時候這個空間會產生無窮無盡的各種猛獸,這個你已經見識過了,不過剛才只是開胃小菜,接下來你會見識到的,這些猛獸會一直攻擊你,直到你身體的靈氣完全耗盡為止,這個估計得從午時一直到為晚上的酉時,大概也就是四個時辰左右吧,然後從戌時開始,到亥時結束的時候,兩個時辰用來恢復體內的靈氣,子時開始接著修鍊金丹訣,每天循環往複,三十年不停歇!」

「啊?老綠,這一天十二個時辰排得滿滿的,那我什麼時候休息啊?」吳賴聽了大驚失色道,他清楚之前的那頭大老虎還有此刻老綠座下的大獅子,都是老綠搞出來的古怪,可是沒有想到,這萬年老妖怪竟然還要搞出一大堆每天折磨自己!

老綠輕笑一聲道:「休息?呵呵,臭小子,這三十年的時間太寶貴了,你竟然想著休息?以後沒有休息時間了,每天不停地修鍊,直到三十年期滿!」

「我靠,老綠,你這比法西斯還殘忍啊!」吳賴大為不滿地說道。

老綠一翻白眼,回應道:「老夫我不知道法西斯是什麼鳥玩意兒,但是老夫清楚,如果你不抓緊時間修鍊的話,一旦被那虎魄大刀的主人找到,你就會知道什麼才是真正的殘忍!」

吳賴一聽老綠又拿出虎魄大刀說事,頓時也沒氣了,有氣無力地問道:「那請問現在是什麼時辰啊?」

「這個嘛,這裡和外界不一樣,又沒有星辰日月可以參照,就從現在開始當做是子時吧,你開始修鍊金丹訣吧!」老綠說完,卻是不給吳賴繼續糾纏不休的機會,身形緩緩地消散在空中,就連座下的那隻大獅子也化為絲絲縷縷的綠色絲絮,飄散開來!

「老綠,你給我出來,咱們再商量商量!」吳賴扯起嗓子朝著虛空喊道!

可是吳賴喊了半晌,老綠根本就不答腔,吳賴無奈,只好盤坐下來,閉上了雙眼,開始內視識海中的那些金色文字,然後按照那些文字提示的行功路線,開始了金丹訣的第一次修鍊!

隨著功法的運行,吳賴感覺到小腹丹田處竟然傳來一陣陣的溫熱,心中奇怪,便分出一縷神識觀察自己丹田內的情況!

那枚鴨蛋大的金丹,靜靜地懸浮在丹田之中,而丹田內的靈氣卻是開始悄悄地發生著變化,整個丹田內的溫度也隨之漸漸升高,丹田似乎成了一個烤箱一般,只有金丹懸浮在丹田中央,一動也不動!

隨著吳賴一遍遍的施展金丹訣,發現丹田內的靈氣竟然開始躁動起來,終於倏地一下,那些丹田內的靈氣竟然忽然化作了一蓬熾`熱的火焰,正好燃燒在了那枚金丹之下!

「呃?這是怎麼回事?難道這就是老綠那廝說的靈火,靈氣化成的火焰,看來這是要鍛造金丹了!」吳賴嚇了一大跳,不過好在丹田內雖然烈火熊熊,金丹也沐浴在火焰之中,但是吳賴並沒有感覺到有什麼不適,心中漸漸明白過來,這正是自己要煅煉金丹的靈火,便也放下心來,繼續運轉金丹訣!

隱身一旁的老綠卻是見吳賴盤坐在虛空中,小腹之處竟然散發出絲絲的紅光,不由又是一聲感嘆:「尼瑪,這小子實在是太牛叉了些吧,本來以為他想要召喚出靈火,怎麼著也得三天以上,要知道當年神農炎帝是玩火的高手,也要花了三天的時間啊,這小子連三刻也沒用完,這也太變`態了吧! 「….」荒狼巫祭靜靜的看著羅格,好一會才說道:

「我最多給你一件…」

「你不同意,就讓你身後的人把滾石推下去。」荒狼巫祭沒有給羅格討價還價的機會。

「….好,但必須我來選。」

「就這個,愛要不要!」荒狼巫祭手中突然出現一柄黑紅相間的法杖,法杖長一米左右,杖身上纏著一條黑蛇,蛇頭就是杖頭。

羅格眼睛微眯,表現出一絲不悅的情緒,好一會兒,表現出一股勉強同意的樣子,說道:「行! 魔鬼主教 把法杖給我。」

荒狼巫祭絲毫沒有猶豫,直接把手中的黑蛇法杖丟過來,羅格一把接住黑蛇法杖,眼睛微微眯起,這麼輕易就把東西給他了?

「記住,千萬不要落在我手裡,不然我一定會讓你們黑蛇部落徹底滅絕。」荒狼巫祭寒聲說道。

羅格的目光離開手中的法杖,望向荒狼巫祭。

在片刻時間他用精神力灌輸法杖,證明了這法杖確實真的。

「還當著我的面放狠話——他可還沒過去呢…」羅格心裡想著,拇指摩挲著中指上的指環。

荒狼巫祭也不著急趕路,就這麼靜靜的看著羅格。

「放他們過去。」羅格嘴角露出一絲笑意,平靜的說道。

「…可惜。」聽到羅格的話,荒狼巫祭心中嘆息一聲暗暗想道。

說完之後,羅格就不會理會對方,轉身朝著山上走去。

其他人也迅速撤離,朝著約定的地方走去。

在山腰位置還有兩條下山的小道可以直通峽谷中間,這要比他們先下山,然後從峽谷口進入峽谷快得多,也避免了和荒狼部落的人相遇,橫生枝節。

這次,攔路的目的已經達到了,試探荒狼部落對聯盟的態度,順便再要回屬於他們黑蛇部落的東西,雖然並不完美,但荒狼部落的態度讓羅格知道,他再逼下去無非就是一拍兩散的結果,因此見好就收,至少還能拿到點東西。

羅格等人快速離開峽谷,然後就直奔與部落中其他人約定的地方,這次行動他帶在身邊的都是裝甲戰士,因此行進速度極快。

早在幾個小時前,黑蛇部落的人就已經從山中撤離了,不然等荒狼部落的人通過以後,把峽谷堵了怎麼辦?

半個多小時后,羅格一行人與在森林中等待其餘人匯合。

而在羅格後方的荒狼部落的人,也確實如羅格所猜的。

所有人通過峽谷之後,巫祭命令兩隻雪狼在峽谷兩邊的山崖邊上狂奔,並將羅格等人留下的巨石,滾木推下峽谷,沒一會兒,就引發了劇烈的雪崩。

光憑羅格等人的那些巨石,滾木自然不足以堵住峽谷,就算堵住了,荒狼部落的人不用費多大力氣也能通出條路來,真正威懾的東西,是山上的積雪引發的雪崩。

「這至少能減慢那些活屍的步伐….」荒狼部落的巫祭輕聲說道。

但誰知道他是為了阻止活屍還是活人呢?

….

傳說,在極北方,那裡被稱作世界的盡頭,那是生者之界與亡者國度相接的地方,

那裡寒風呼嘯,一片冰天雪地,一般的生命根本無法在這個地方存活,只有被稱作半神超凡者,才能行走在這千年不消的寒冰凝成大陸上,這裡是上一次屍鬼之災最後的,也是最大的戰場,上千萬生靈戰死的戰場,他們的屍體都埋在厚厚的冰層下,當時勉強守衛疆土的生靈,卻已無力將戰死的屍體帶回去,因為這些屍體都被冰封在數百米上千米的深處。

實力越強的生者屍體,也就被冰封在越深處。

亡者國度的入侵者從來都沒有認輸,也沒有放棄過,他們早在數千年前的上一次入侵,在他們知道入侵不會成功的時候,就已經做好了下一次入侵的準備!

這一次,他們捲土重來,將掀起更強大的風暴!

….

「咔..咔咔…」在寒冰大陸的表面上,一連串的冰裂的聲音。

突的,一隻乾瘦的,近乎藍色手臂從冰層中伸出來,接著是另一隻藍色的手臂。

調皮狐妃 兩隻手臂撐著冰面,更為劇烈的冰裂聲響起。

「嘭!」突的,一個身影從地面上坐起來,隨後,一隻又一隻的手臂從冰面上伸出來,一眼望過去,密密麻麻的,一隻只乾瘦的藍色手臂,足以令密集恐懼者起一身雞皮疙瘩。

第一隻伸出手臂的那道藍色的身影,從冰面上坐起來,拍了拍身上的冰屑,一雙冰藍色的,毫無情緒的瞳子眺望著遠方,那是正南的方向,是生者的世界。

一隻又一隻從冰層中鑽出來的人影站在冰面上,眺望著同一個方向!

我把文字變現了 …………

傍晚,羅格帶領的黑蛇部落在一片空地中紮營,掃除積雪,按扎帳篷,將黑矛車放在周圍,能一定程度上抵擋風雪。

羅格坐在火堆前,看著手裡的獸皮卷地圖,他當然不可能現在才來想去哪個部落駐地。

早在好幾天前,羅格就已經想好了去哪裡,獸皮卷上對四個部落聯盟的駐地並沒有什麼介紹,因此羅格只能根據地理位置來參考選擇去的聯盟駐地。

而羅格選擇的駐地是位於他們西南方向的亞澤平原,亞澤平原不是離他們最近的聯盟駐地,離他們最近的是昆奇域,然後才是亞澤平原。然而他們到昆奇域之間多是山脈,沼澤,路途難行,相比之下,亞澤平原的距離雖然遠一些,路卻更好走,真正比較的話,或許到亞澤平原反而耗時更短。

「從地圖上看,我們現在所在的地方應該是黑巴格森林。」

「按照這個速度,一路上順利的話,我們到亞澤平原應該還要十五天左右。」羅格用今天走的路程來估計路途所需的時間。

……

而在隊伍的另一邊,阿耐格正在安排戰士值夜,值夜的隊伍由一等裝甲戰士,二等裝甲戰士,普通戰士組合建立,重點是二等裝甲戰士和普通戰士。

在這種事上,如非必要,羅格不會去干擾軍團的正常運行。

如今,在黑蛇部落中,阿耐格的地位已經是一人之下了,就算是之前與他平起平坐的嘎達爾,雖然表面上仍是平起平坐,但在大部分部落戰士的心中,嘎達爾已經不如阿耐格了。而這一切,都是實力變化所帶來的變化。

接近五十人接受羅格的裝甲戰士的改造,但卻只出了一個阿耐格。

如果阿耐格以現在的實力回到之前與羅格相遇的戰場上,那麼,輸的應該是羅格。

….. 吳賴卻是恍然不覺,他此時已經完全沉浸在了金丹訣的修鍊之中了,那熊熊的靈火灼燒著金丹,同時那溫熱的火焰也使得吳賴的渾身暖洋洋的,似乎置身於溫煦的陽光之下,而吳賴敏銳地感覺到,這靈火不僅僅是煅煉著金丹,還使得全身的血肉都進入一種微妙的變化之中,彷彿在靈火的溫養下,變得更加的緊緻細密,自然也更堅韌有力,這個變化雖然極其微小,但是吳賴相信,自己經年累月地修鍊下去,金丹會成為什麼樣子,會綻開幾朵花紋,這個自己吃不準,但是自己的肉!身必然會變得更加的強悍有力!

修鍊中渾然不覺時間的流逝,就在吳賴專心致志地修鍊的時候,突然四周此起彼伏地傳來了一陣陣凄厲的獸吼聲,吳賴心中「咯噔」一聲,看來是六個時辰過去了,此時大概是野獸試煉的時候到了!

吳賴睜開眼睛,朝著周圍望去,卻見周圍有著幾百頭野獸朝著自己緩緩地逼來,有大老虎,有大獅子,還有渾身斑紋的金錢豹,還有獨角的犀牛,還有肥碩的野豬,吳賴能夠叫得上名字的野獸幾乎都出現了,齊齊嘶吼著超這吳賴逼了過來!

吳賴此時渾身的靈力充沛,自然並不是很畏懼,緩緩地站起身來,捏緊了一雙拳頭,他心中不免有些鬱悶,紫青神劍在這個空間里竟然無法召喚出來,只能是赤手空拳對付這些野獸了!

「吼!」隨著一聲狂吼,一頭犀牛低頭猛衝過來,獨角朝著吳賴的小腹頂了上來,而周圍的野獸也都紛紛響應,從四面八方朝著吳賴猛撲過來!

吳賴大吼一聲,卻是身形一縱,身形飄飛而起,腳尖朝著那犀牛的頭上狠狠地踩了上去,踩得那犀牛頭一沉,整個身子頓時翻倒,而吳賴卻是借力朝著空中飛了起來,他要先脫離獸群,然後再做計較!

可是吳賴剛一飛起數尺,便感覺頭頂風聲響起,抬頭一看,卻見一頭巨大的蒼鷹竟然急撲而下,兩隻鋼爪朝著自己的腦門狠狠地抓了上來!

「我靠,老綠,你妹的!好陰險!」吳賴見狀不由悲憤交加,怒吼一聲,一拳擊出,正撞上那蒼鷹的鋼爪,那蒼鷹被他擊得凌空翻飛而出,羽毛四散,但是吳賴自己也被逼回了獸群之中!

那些野獸頓時都齊齊撲了上去,一場一人多獸的慘烈廝殺在地面上展開!

一個無良的綠衣老頭卻是隱身在高空之處,看著地面上的廝殺,嘴角勾起一絲微笑,喃喃地說道:「哼!臭小子,老夫幻化出這麼多先天期大圓滿境的野獸容易嗎?這也是在神農鼎的空間內,在外面根本就無法實現,你小子倒好,狗咬呂洞賓,還靠我妹,哼哼,幸虧老夫我沒有妹妹,不然的話,豈不是被你佔了便宜!」

吳賴此時已然不知道斬殺了多少野獸了,渾身的靈力已然是所剩無幾了,但是周圍的野獸依然像潮水一樣不斷地湧來,使得吳賴都有些絕望了,他現在渾身的衣衫都變得襤褸,渾身上下鮮血淋漓,不知道出現了多少傷口!

「殺,殺,殺!」吳賴仰天大喝,不退反進,主動迎著獸群揮舞著雙拳猛衝過去,一拳擊倒一頭肥碩的野豬,這邊飛起一腳,踹飛了一頭兇惡的灰狼,終於靈力匱乏,第三招怎麼也發不出來了,一道白影狠狠地朝著吳賴的鼻樑撞了上去,撞得吳賴鼻子一酸,整個人朝後仰天跌倒,鼻血長流,眼睛卻是看向那從自己頭頂掠過的白影,想知道這又是一隻什麼樣的野獸!

看清楚了,白白胖胖、毛茸茸的身子,紅紅的眼睛,長長的耳朵,短短的尾巴,恥辱啊,這是一隻小白兔,我竟然被一隻小白兔打倒了,吳賴分明還發現,那小白兔紅紅的眼睛中還帶著幾分譏誚嘲笑的神色!

吳賴心中那個恥辱啊,他敢斷定,這絕對是老綠那廝的惡作劇,頓時惡向膽邊生,也不顧地撲在自己身上撕咬的野獸,一伸手臂,想要將那小白兔抓在手裡捏死,可是體內靈力隨著這個動作徹底告彀,周圍的野獸包括那隻小白兔頓時完全消失不見,野獸試煉終於結束了,被小白兔擊倒的恥辱吳賴終於無法用自己的雙手洗刷掉了!

吳賴仰天喘息了一段時間,這才緩緩地盤坐起來,開始吸收周圍的靈氣,不知道過了多久,體內的靈氣已經飽和的時候,吳賴也不停歇,繼續開始修鍊金丹訣!

就這樣,吳賴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地開始了這樣的修鍊,每天重複著同樣的事情,修鍊金丹訣,野獸試煉,靈力恢復,循環往複,一刻也不停歇,吳賴感覺自己就像是一台永動機,永遠地不知道疲倦,到後來,吳賴已然忘卻了到底過了多長時間,這等問題就交給老綠那廝操心去吧!

每天的生活雖然沒有變化,但是吳賴自己卻是清楚,自己已然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首先吳賴感覺到,長年累月的靈火煅燒,自己的肉!身比以前強悍了一倍有餘,即便不用靈力,吳賴也敢保證一拳下去,能將五公分厚的鐵板砸穿,其次,在長期和野獸的對抗中,吳賴感覺自己身體的協調性、柔韌性都得到了長足的進步,剛一開始的時候,兩個時辰的野獸試煉,自己最多擊殺數百頭野獸,現在幻化出來的野獸要比當初強悍了不少,但是每次吳賴都可以擊殺上萬頭,而且也不像以前那麼狼狽不堪了!尤其是自從吳賴發現雖然自己不能召喚出紫青神劍,但是那紫天星辰十二劍訣,卻是可以改變成為拳法,這樣一來,殺敵的效果大為增加,譬如施展出來「星羅密布」的時候,吳賴發出的拳影頓時鋪天蓋地一般,能夠將方圓十米的野獸齊齊擊飛,威力煞是驚人!

雖然變化不小,但是吳賴也有一塊心病,那就是金丹沒有絲毫的變化!

這麼長的日子過去了,吳賴雖然每日用金丹訣修鍊出來的靈火進行煅煉,但是那金丹竟然毫無變化,吳賴甚至有時候試著用神識去接觸金丹,想看看金丹到底是怎麼回事,可是那金丹外面彷彿有一層隔絕神識的物質,吳賴根本無法滲透進半點兒神識,所以一直也並不清楚,自己這金丹為何遲遲不發生變化,難道自己晉陞結丹期成境就這麼難嗎?

這一日,吳賴恢復了體內的靈氣,準備接著要修鍊金丹訣,卻是聽得身前一聲喟嘆:「唉,臭小子,你先休息一下,老夫有話要對你說!」

老綠現身了,這還是這麼長的時間,老綠第一次現身!

「老綠,你可出現了!」吳賴頓時感慨著說道,這麼長日子的孤獨修鍊,已經讓吳賴忘卻了當日老綠的作弄,見到老綠也倍感親切!

老綠見了他卻是毫無喜色,反而是神色凝重地盯著吳賴看了看,然後又是幽幽一聲長嘆!

吳賴被老綠看得渾身發毛,沒好氣地問道:「老綠,你這是怎麼回事啊?我這好端端的你嘆什麼氣啊?」

「臭小子,是老夫對不起你啊!老夫不該讓你修鍊那金丹訣的!」老綠緩緩地搖了搖頭說道。

吳賴聽得如墜五里雲霧中,納悶地問道:「那金丹訣不是很牛叉嗎?你不是還說口吐金蓮,那是超級牛叉的法訣才會出現的現象,怎麼現在又不該修鍊了?出了什麼問題了?」

老綠語氣有些沉重地說道:「臭小子,就是一部普通的修鍊金丹的法訣,交給一個普通資質的人修鍊,五年之內也應該有動靜了,當初神農炎帝陛下修鍊的那部法訣,三個月之後,便金丹震動,吸收靈氣的速度大為增強,你修鍊這部金丹訣已經是整整十年了,可是毫無動靜,估計是哪裡出了岔子了?」

「十年?」吳賴聽得嚇了一大跳,自己竟然已經是不眠不休地修鍊了十年,果然是修真無歲月啊!

老綠點了點頭回答道:「是的,老夫一直給你記著日子呢,你在這裡面已經修鍊了十年,可是這十年裡,你感覺你的金丹有什麼變化沒有?」

吳賴搖了搖頭道:「這個我也正納悶呢,這麼長的時間,金丹絲毫沒有變化,倒是那靈火使得身體的強度大大增加,只可惜金丹一直沒有動靜!」

「是啊,一開始的一兩年,老夫還是滿懷希望地想看到你金丹的變化,可是沒有看到,五年頭的時候,老夫還抱著一絲希望,估計這金丹訣修鍊不易,可能需要的時間長一點,可是現在整整十年過去了,老夫真的是絕望了,即便你金丹巨大,想要修鍊至結丹期成境需要大量的時間,但是這十年過去了,金丹總該發生點兒動靜吧,可是現在是沒有絲毫的變化,這隻能說明一條,這部金丹訣真的有問題!」老綠帶著無比的愧疚說道,這部金丹訣雖然沒有人修鍊過,但是既然神農炎帝當時說很不錯,那自己便也深信無疑了,雖然拿給吳賴修鍊,還真的如吳賴所言有幾分做實驗的意思,可從心底來講,老綠對這部金丹訣還是很有信心的,可是十年無功,徹底讓老綠喪失了信心! 「….」荒狼巫祭靜靜的看著羅格,好一會才說道:

「我最多給你一件…」

「你不同意,就讓你身後的人把滾石推下去。」荒狼巫祭沒有給羅格討價還價的機會。

「….好,但必須我來選。」

「就這個,愛要不要!」荒狼巫祭手中突然出現一柄黑紅相間的法杖,法杖長一米左右,杖身上纏著一條黑蛇,蛇頭就是杖頭。

羅格眼睛微眯,表現出一絲不悅的情緒,好一會兒,表現出一股勉強同意的樣子,說道:「行!把法杖給我。」

荒狼巫祭絲毫沒有猶豫,直接把手中的黑蛇法杖丟過來,羅格一把接住黑蛇法杖,眼睛微微眯起,這麼輕易就把東西給他了?

「記住,千萬不要落在我手裡,不然我一定會讓你們黑蛇部落徹底滅絕。」荒狼巫祭寒聲說道。

羅格的目光離開手中的法杖,望向荒狼巫祭。

在片刻時間他用精神力灌輸法杖,證明了這法杖確實真的。

「還當著我的面放狠話——他可還沒過去呢…」羅格心裡想著,拇指摩挲著中指上的指環。

荒狼巫祭也不著急趕路,就這麼靜靜的看著羅格。

「放他們過去。」羅格嘴角露出一絲笑意,平靜的說道。

「…可惜。」聽到羅格的話,荒狼巫祭心中嘆息一聲暗暗想道。

說完之後,羅格就不會理會對方,轉身朝著山上走去。

其他人也迅速撤離,朝著約定的地方走去。

在山腰位置還有兩條下山的小道可以直通峽谷中間,這要比他們先下山,然後從峽谷口進入峽谷快得多,也避免了和荒狼部落的人相遇,橫生枝節。

這次,攔路的目的已經達到了,試探荒狼部落對聯盟的態度,順便再要回屬於他們黑蛇部落的東西,雖然並不完美,但荒狼部落的態度讓羅格知道,他再逼下去無非就是一拍兩散的結果,因此見好就收,至少還能拿到點東西。

羅格等人快速離開峽谷,然後就直奔與部落中其他人約定的地方,這次行動他帶在身邊的都是裝甲戰士,因此行進速度極快。

早在幾個小時前,黑蛇部落的人就已經從山中撤離了,不然等荒狼部落的人通過以後,把峽谷堵了怎麼辦?

半個多小時后,羅格一行人與在森林中等待其餘人匯合。

而在羅格後方的荒狼部落的人,也確實如羅格所猜的。

所有人通過峽谷之後,巫祭命令兩隻雪狼在峽谷兩邊的山崖邊上狂奔,並將羅格等人留下的巨石,滾木推下峽谷,沒一會兒,就引發了劇烈的雪崩。

光憑羅格等人的那些巨石,滾木自然不足以堵住峽谷,就算堵住了,荒狼部落的人不用費多大力氣也能通出條路來,真正威懾的東西,是山上的積雪引發的雪崩。

「這至少能減慢那些活屍的步伐….」荒狼部落的巫祭輕聲說道。

但誰知道他是為了阻止活屍還是活人呢?

….

傳說,在極北方,那裡被稱作世界的盡頭,那是生者之界與亡者國度相接的地方,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