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了這麼久,終於又有不知死活的蠢物來這裡送死了!」一聲低沉的聲音在柳燕娘的耳邊響起。

轟隆一聲巨響,哪怕是相隔數里遠許仕林都能夠聽到,海面之上更是濺起了一道高達十幾丈的浪頭。

一條粗大無比的冰火六首炎龍直接從石化梧桐樹上衝出,六顆頭顱張開了血盆大口向著九尾天狐柳燕娘便吞了過來。

冰火六首炎龍突然殺出真的是出乎九尾天狐柳燕娘的預料,不過柳燕娘倒也沒有太過緊張,心中早就有所防備,天地靈寶所在之地,必有異獸守護,此乃慣例,如果說沒有什麼厲害的妖物存在,才有些不大符合情理。

每一步都小心戒備,因此在冰火六首炎龍突然殺出的時候,九尾天狐柳燕娘非但是沒有驚慌失措,反而是有一

種鬆了一口氣的感覺。

恐懼源於未知,一旦暴露也就沒有什麼可怕,不過是一條六首海蛇而已,雖然說這一條海蛇實力很強。

就在這個時候,許仕林的聲音傳來道:「小姐姐,怎麼了,我這就趕來。」

「小哥哥不必擔心,不過是一條小蛇而已,何足掛齒。」柳燕娘微微一笑,掌中桃花障化作一道煙氣直接將六首炎龍籠罩。她這桃花障乃是收集千里爛桃花所形成瘴氣所凝練,嗅一嗅,頭暈腦脹神魂顛倒,能污飛劍,毀神魂,厲害無比。全部散開籠罩煙雲百里,屠城滅國如同等閑。

「雕蟲小技!」六首炎龍巨大的眼珠中閃過一絲不屑,周身鱗片之上紅光一閃,侵襲到身上的桃花瘴直接被烈焰焚燒。身影絲毫不間斷的直接想著柳燕娘咬下。

眉頭一皺,這畜牲居然還有這麼強橫的火焰,這是吸收了我那寶貝木心得多少真火本源?當真是死有餘辜。 重生小嬌妻:總裁大人請賜教 當即廣袖一扇,一道青色劍光,帶著點點白豪陡然出現,

劍光乃是飛劍所化,百丈青光切金斷玉,伶俐非常。舞動好似長蛇,與這六首炎龍鬥了起來。這白豪乃是眉毛所煉白眉針,轉破護體罡氣,無聲無息,一入人體便隨血脈流轉,進去心臟便是斃命之時,陰毒非常。

然而她的一切手段皆是用來對付人的寶貝,用來對付這百丈巨獸卻有些不怠,青色飛劍所化劍光伶俐卻不凌厲,殺人容易,斬破這厚厚的龍鱗卻是十分困難,這白眉針陰人陰損,但對付血管好似臉盆粗細心臟堪比房屋大小的巨獸,卻顯得毫無作為。

不經意間便別被這龍獸一尾吧掃中,噴血倒飛百丈開外。護體罡氣破碎,連飛劍劍光都遲鈍了些許。

這世界打鬥方式,很想法師,自身脆皮的很,全靠寶物護身,殺敵也是各種或陰毒或伶俐的法寶。許仕林躲在遠處一邊觀察著二者的戰鬥,一邊暗討。若是讓我近身,打殺他們好似探囊取物。唯一可怕的是各種詭異法術,毒寶。

「蠢狐狸,不過如此。」冰火六首炎龍冷笑一聲,一口天藍色南明離火噴出,直接將那青色飛劍化成灰燼,余勢不減向著柳燕娘籠罩下來。

「南明離火?」眼見此火柳燕娘直接一聲尖叫,轉身就逃:「小哥哥救命!」 總裁盛寵寶貝妻 鳳凰族本命真火,達摩祖師靠著一柄南明離火劍持之縱橫天下,斬妖煉魔,此劍號稱不在單柄紫青雙劍之下。

許仕林的身影瞬間出現在柳燕娘身邊,在火焰覆蓋身體之前,攬住她的身子直接消

失不見。

百里開外的海面之上,柳燕娘望著小島方向,臉色陰晴不定,那孽畜居然吸收樹心本源練就本命南明離火,這火焰強橫無比,若是沒有克制之法,就算是天仙來了都有可能被直接煉死。

「小哥哥,寶物已經找到,就在那異獸巢中,只是那畜牲好生強橫,硬碰硬並非最好選擇。咱們若想取寶,首先要將這畜牲引走才行。」

柳燕娘臉色蒼白,身子嬌柔無力,半邊身子掛在許仕林身上楚楚可憐的說道:「小哥哥,我需要你幫我引開這妖獸,行么。此寶對我意義非凡,事成之後,奴家……奴家……任你擺布。」

許仕林眨眨眼:「姐姐哪裡的話,小弟怎會不幫,只是剛剛救姐姐的時候,師傅留下的兩張寶纂也用掉了。我一身修為都在拳頭上,只是……」許仕林皺皺眉頭,「用拳頭去砸南明離火……」作死也沒有這種作法兒。

「小哥哥休慌,奴家自然不回放任小哥哥去送死,剛剛一時情急,又怕傷了寶物,未能施展。」柳燕娘柔聲說道:我有百毒子母陰雷三顆,每一顆都能將方圓百丈虛空炸成一片百毒絕域。小哥哥大可放心將這畜牲引走。然後用神雷炸他即可。

說著將三顆彈珠大小,閃爍著黑亮光華的珠子放到許仕林手中。

許仕林托手一看,這珠子當中有蠅頭小珠百顆,小珠與小珠之間有電光閃爍,造型很是不凡。

「好,那我就試試。」許仕林點點頭:「那畜牲本事厲害,鱗甲厚重,恐怕這神雷也不能真正奈何的了他。小姐姐你要速取速決!若是慢了,小弟恐怕有性命之危!」

柳燕娘半掛在許仕林身上,用胸口一對兒小兔子輕輕蹭著許仕林的胳膊:「小哥哥大可放心,妾身追求的是天長地久,又怎會捨得小哥哥的身家性命。」

許仕林點點頭,二話不說直接趕回無名小島,逮著六首炎龍就是一頓謾罵,不過些許時間,便將這老龍引開。

眼中閃過一道精芒,九尾天狐柳燕娘一出手便是傾盡全力,出現直奔著那萬載鳳棲梧桐心所在之地而去。

同時柳燕娘身後卻是出現了九條粗長無比的毛絨絨的尾巴來,九尾靈狐一族,任何人都不能夠小瞧了其尾巴,可以說九尾靈狐九成的修為都在其身後的尾巴上面。

粗長無比的九條尾巴齊齊舞動,瘋狂的斬斷已經石化的梧桐樹枝,將樹心緩緩的暴露出來。

.。m. 「孽障,嘗嘗我的百毒神雷!」將六首炎龍引開的許仕林冷笑一聲,將手中三顆神雷扔了出去。

六首炎龍瞳孔一縮,作為一個有智慧的妖獸,對於敵人這種大聲喊出來的招數,自然會多幾份慎重。

只見那三顆神雷在六首炎龍身前一碰,冒出一股黑煙,就像是不響的炮仗,呲花了。

六首炎龍望著冒了股黑煙就跌落海里的三個小黑球,六張大嘴一咧,眼中露出明顯的嘲笑神色,接著六道南明離火炎龍自口中噴出,封鎖東西南北上下六合。

「這死狐狸果然一點兒都不可信,這是讓我送死為她開路。」許仕林望著那呲花的玩意兒撇撇嘴,望著噴來的六頭南明離火炎龍,絲毫不避。小宇宙力量展開,周身三丈範圍內好似一個黑洞一般,直接將撲來的六頭南明離火炎龍吞了進去。

「雖然不能出手,但許某也不是軟柿子,」許仕林望望天,好生森嚴的天機,不讓我出手,我便暫且不出手,且看看你能做到哪一步。

「小泥鰍,聽我的,趕緊滾蛋,尚且有一線生機,若是惹怒我了,拼了被天打雷劈我也弄死你。」

六首炎龍心中大駭。這青衣少年好生厲害,自從練就本命離火以來,火焰之下從無活口。沒想到今日卻遇到剋星,任憑你燒都傷不了分毫。

突然間,六首炎龍心中一疼,望著老巢方向一聲尖叫「狗賊,敢偷我寶貝!」六雙眼睛變的血紅,身型好似利劍一般,劈波斬浪,不管不顧,向著許仕林直接撞來。

亡靈骨災 「看來那騷狐狸已經得手了!」許仕林一步踏出,直接消失不見,我到想看看,到底是什麼寶貝,讓著狐狸這麼入心。

「果然是好寶貝!」將一柄八尺長短黑紅色長棍持在手中,九尾天狐柳燕娘自然是心中歡喜,撫摸著這長棍之上的符文痕迹,這寶物經過鳳棲梧桐萬年淬鍊,已經成為一件天成至寶。

「若用此寶寄託元神,所煉分身天生掌控南明離火,太陽真火,再修鍊一番火屬神通,就算是天仙老娘也敢斗一斗。那所謂翼道人耿琨這等貨色即便是想當我裙下之臣,也要看看老娘的臉色。」

遠處六聲龍吟好似瘋了一樣。六條碩大的冰箭從四面八方向著柳燕娘爆射而來。冰箭所過之處,海水為之冰封,形成一道玄冰通道。化作六道囚籠,森寒之氣,凍結海水。柳燕娘所在之地,直接化作一個碩大的冰球,而在

冰球中心,六道箭矢,依舊在向著柳燕娘爆射。

「世間萬物,相生相剋,樹心在手,你奈我何?」柳燕娘眼角帶著冷笑,微微用力一握,手上離火神杖直接燃起熊熊火焰。即便是爆射而來的冰箭在靠近之後也直接燒成水汽。

走在冰球之中,神杖一指,神火開道,好似閑庭信步一半。

「冰火六首炎龍,練就南明離火,玄寒冰魄!可惜在妾身杖下,皆是土雞瓦狗而已。六首炎龍,給你個機會,做妾身拉車的坐騎如何?」捋著鬢角,柳燕娘嬌柔的說到。

「狗賊,還我寶貝!」六首炎龍一聲大吼,六道火龍頓時向著柳燕娘焚燒而來,即便是在海水當中,南明離火依舊威力絲毫不減。

「還不死心!不見棺材不落淚!」柳燕娘不屑的一笑,手中神杖微微一晃,六頭離火炎龍好像是倦鳥歸巢一般,圍著柳燕娘轉了一個圈,直接沒入神杖中消失不見。

「還有什麼本事?妾身姑且讓你三招。三招過後,若不束手就擒,就休怪姑奶奶將你殺了祭我這寶杖。」

「欺龍太甚!老龍與你拼了。」眼見自己拿手的冰火神通盡數失效,完全被克制的六首炎龍徹底瘋狂,六顆龍頭一聲咆哮,直接張開大嘴向著柳燕娘咬下。

「不知死活!太陽真火!」柳燕娘一聲冷哼,手中神杖微微一劃,一道太陽真火火環向著撞來的六首神龍燒去。

六首炎龍十二個瞳孔同時縮成一個小點兒,尾巴一甩,調轉身子轉頭就跑。「太陽真火!」萬火之王,火中至尊,太陽真火威力尚在南明離火之上,就算他的強橫妖軀被燒到,也絕無幸理。剛剛拿到寶杖,你怎能動用太陽真火?

「想跑?」柳燕娘嘴角微微上揚,「姑奶奶讓你先跑三十里,若是弄不死你,算姑奶奶我輸。」

「果然是好寶貝!」站在海面上,許仕林忍不住贊道:「沒得到前小姐姐被這畜牲打成狗,得到寶物之後小姐姐把這畜牲打成狗。厲害,真是厲害!」

「小哥哥,你居然活著回來了?真讓妾身為你高興。」轉過身來望著現在後方的許仕林,柳燕娘心中閃過一絲驚訝,笑著說道:「小哥哥,無聲無息的站在妾身背後這麼久,你比我想象中的可要強上不少。」

「還得謝謝小姐姐的那三顆百毒神雷,當真是厲害無比,不但將那六首炎龍嚇住了,連我自己也嚇得不輕,當真是厲害。」許仕林

笑著說道:

「死來!」柳燕娘手中神杖輕輕一揮,已經逃出三十裡外的六首炎龍直接被一團太陽真火籠罩,呼吸之間就燒成灰燼。

「小哥哥,你說什麼?怎麼,妾身那百毒神雷不好用么?」柳燕娘挑著眉毛,望著許仕林,手中神杖一點一點的。

「百毒神雷怎樣我不知道,不過這神火杖卻是真正的好寶貝。」

許仕林拿著鳳棲梧桐神杖,笑著說到。

只感覺手中一空的柳燕娘雙眼瞬間通紅。

「小哥哥,還我神杖,如若不然,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氣了。」

九尾天狐柳燕娘盯著許仕林,殺機顯露無餘。「你一個武修,就算拿到手裡,也發揮不出威力來。」

「小姐姐,不解釋解釋百毒神雷是什麼情況么?」許仕林把玩兒著神杖,笑著問道。

柳燕娘強忍著怒火:「你是說這百毒神雷么?」說著從百寶袋中掏出兩顆百毒神雷往空中一扔。

只聽轟隆兩聲轟鳴響徹雲霄,與此同時,許仕林身體之內傳出噼噼啪啪一陣悶雷般的響聲,足足有數百聲。接著許仕林七竅之內,同時噴出大量的漆黑如墨的血漿肉塊。

「這神雷從來不假,只是你不會用。」柳燕娘冷冷的說到:「原計劃你會被那畜牲吃掉,用來從肚子里炸死那畜牲,沒想到神杖竟這般厲害。沒有用到。」

「小哥哥,活著難道不好么?為何一定要找死?」柳燕娘有些不舍的看看許仕林「原想著收你做個面首,好好玩玩,讓你也嘗嘗人間極樂,沒想到你這沒福氣的居然死的這麼早,不過能夠摸摸我這寶杖,也算是死而無憾了。」

「天機雖然森嚴,卻也有跡可循,雖然不可以先出手,但被傷了出手反擊卻是可以的。」許仕林望著天空,輕聲說道:「如此這般,我就放心了。」

「看在你一路相隨,為妾身找寶物出力的份上,妾身賜你一個漂亮的死法!」

一聲柔和的聲音響徹海面,九尾天狐柳燕娘九條尾巴同時出現,齊齊向著許仕林抽了過來,海面之上更是升起了滔天巨浪。

滔天巨浪衝天而起,方圓數里之內,無數的海中生靈卻是遭了池魚之殃,許仕林將身上的血漿輕輕震開,反手一拳轟在那九條尾巴之上,恐怖的衝擊波向著四周席捲而去,直接的後果就是無數的海中生靈被生生的震殺。

。九天神皇 以許仕林和九尾天狐柳燕娘為中心,海水一下子被蒸發一空,愣是出現一個方圓數里的空洞地帶,四周的海水迅速匯聚而來,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旋渦。

身形衝天而起,許仕林站在高空,冷冷的看著緊追出來面帶驚色的九尾天狐柳燕娘,不管下方的海面如何沸騰,甚至化作一片血海,許仕林的注意力只在九尾天狐柳燕娘身上。

冷冷的看著九尾天狐柳燕娘,許仕林眼中殺機同樣顯露無餘「對付一個半殘的我,也需要九尾齊出法力全開?」

「獅子搏兔當全力以赴,況且,你比你表現出來的,傷勢要輕的多。」

兩人遙遙相對,均從對方眼中看到了毫不遮掩的殺機。相對來說,九尾天狐柳燕娘卻是信心十足,許仕林雖強,可是也不過如此,元神都沒成就,又被提前用百毒神雷暗算,殺他如探囊取物。

「死到臨頭了,還要垂死掙扎!」

柳燕娘自頭上拔下一支鳳尾釵,持在的手中,這鳳釵乃是一件頂尖的法寶,威力極其驚人。

「去」

隨著九尾天狐柳燕娘一聲呵斥,手中的鳳尾釵脫手而飛直奔著許仕林而來,還沒有近身,許仕林便感受到一股鋒銳之氣迎面而來。

這鳳釵極其鋒利,自帶一種無堅不摧的力量,許仕林深吸一口氣,猛地一拳打出,愣是轟在了鳳尾釵之上。

朱門毒後 一股痛意傳來,鳳尾釵雖然被轟飛,可是在許仕林手背之上卻是出現了一個小小的血洞。

以許仕林的肉身強悍程度,幾乎可稱作金剛不壞,竟然被這鳳尾釵破了肉身防禦,不得不說那一支鳳尾釵絕對是一件了不得的寶物。

「什麼,你……你肉身竟然如此之強,連我這庚金所煉至寶都斬不透你的手掌?。」

但是心知鳳尾釵威力的九尾天狐柳燕娘卻是被許仕林肉身強大程度給鎮住,在柳燕娘看來,鳳尾釵一出,就算是阿羅漢金身被斬中,也能卸下來半個身子,斬在許仕林身上,居然僅僅是在手上留下一個不起眼的血洞而已,呼吸之間就已經完全恢復。。

「小姐姐,你也吃我一劍。」

許仕林伸出手指,凌空一劃,一道劍氣自指尖飛出,九尾天狐柳燕娘渾身的汗毛一下子就豎了起來,心頭驚悸不已,震驚的看著鎖定自己的細小劍氣。

「給我去。」

手中的髮釵再次激射而出,就聽得叮噹一聲,劍氣與鳳尾釵碰撞在一起,髮釵倒飛回去,許仕

林揮出的這道劍氣也隨之消散。

「原來不過如此,只是寶物本質較高罷了。蜀山,萬劍訣!」

九尾天狐柳燕娘正心疼的看著髮釵之上被飛劍刺出的淺淺的豁口,可是眨眼之間,無數森寒的劍氣便好似洪流一般揮灑而來。

「啊,你到底是什麼玩意兒?這是什麼劍修?劍都沒看到,便斬出了劍氣洪流?」

伴隨著一聲驚呼,九尾天狐柳燕娘身後九條粗長的尾巴齊齊舞動向著那劍氣洪流橫掃了過去。

只是讓九尾天狐柳燕娘想不到的是那劍氣洪流斬落,凌厲無比,九條尾巴之上,一股撕心裂肺的劇痛傳來,柳燕娘甚至發出凄厲的慘叫聲,只見漫天狐狸毛紛飛。九條尾巴瞬間就被削成九根肉.棍。遍布密密麻麻的千百道傷口。

「混賬,我的尾巴!」柳燕娘一聲怒吼,直接主動斷卻一根狐尾,化作一道天幕將自己護在中心。剩下的八條尾巴好似八道長鞭,向著許仕林狠狠地掃了過去。

「斷尾求生!雕蟲小技!」

許仕林眼睛一眯,看著橫掃而來的八條尾巴,口中不由的呵斥一聲,大手猛地探出,將其中一根尾巴死死的抓住,任憑其他七道尾巴將身上鞭的火星四濺。只是狠狠的一抖。

「給我起來吧!」

許仕林口中一聲長嘯,死死的抓著的那一條光禿禿的尾巴一下子被許仕林給掄起,而九尾天狐柳燕娘更是尖叫一聲,好似大風車一般直接被許仕林給甩動起來。

九尾天狐柳燕娘尖叫連連,可是自身卻是被許仕林甩動開來,然後狠狠的向著海面砸了下去。

只聽得轟的一聲巨響,水花更是激蕩起十幾丈高,愣是在海面之上砸出一個大坑出來。

九尾天狐柳燕娘口中哇哇大叫,想要掙脫,但是許仕林的雙手就像是老虎鉗子一般死死的卡住了她的身軀,無論如何掙扎都無法掙脫。

一抹金光一閃而逝,就見一支鳳釵劃破虛空出現在許仕林身前,直奔著許仕林眉心要害而來。

九尾天狐柳燕娘就不信了,許仕林肉身的確很強,可是如果奔著許仕林的印堂而來的,這可是人身之要害部位,一旦受傷,很有可能就會傷及元神,但凡修者,沒有敢大意的。

叮的一聲,許仕林身形提高半尺,大嘴一張,直接將這鳳尾釵咬在口,狠狠的一嚼,直接將這釵子嚼成一團廢鐵。

柳燕娘悶哼一聲,再次直接斷掉許仕林抓住的這條尾巴。尾巴好似捆仙繩一般,直接

向著許仕林一卷,將其縛在中心。

身影如電光般迴轉,點點金星一閃而逝。

叮叮叮幾聲脆響。十數根白眉針扎在許仕林眼皮之上,卻沒扎透。柳燕娘的身影卻迅速的握向許仕林手中的太陽離火神杖。

許仕林掌心一合,神杖頓時消失不見,微微用力,直接掙開狐尾的束縛,碩大的拳頭帶著煌煌的威勢,直接砸在衝過來的柳燕娘臉上。

轟的一聲,墜入大海之中的九尾天狐柳燕娘將海面給砸出一個深深的旋渦,身影也隨之消失不見。

許仕林站在海面上冷冷的望著海下的碧波,臉色漸漸變的凝重起來。

海面之下,一股強橫的氣息正在海底之中醞釀,給人的感覺就好像是在大海深處,有一頭恐怖的凶獸即將覺醒一般。

突然之間,一股巨浪衝天而起,至少數十丈高,那海浪猶如利劍一般直奔著許仕林而來。

許仕林握拳向下一砸,口中喝道:「翻天印!」一座小山一般的拳印轟然砸下。

就見衝天而起的海浪一下子被鎮壓了下去,同時一道碩大無比的身影出現在視線當中。

這是一頭巨大無比的白色歪嘴斜眼禿尾巴狐狸,碩大的身形就像是小山一般,殘存七條尾巴在空中搖晃不已。兩條斷掉的尾巴在身側舞動,好似捆仙繩縛龍索一般。

這妖物,這正是九尾天狐柳燕娘那的妖魔真身,尾巴被自斷兩個,尾巴毛髮被萬劍訣剃光,斜眼歪嘴是因為搶神杖時被一記番天印拍在臉上,打歪了。

對於妖魔來說,向來只有顯出妖魔真身的時候才能夠發揮出其最強的戰力,這一點對於九尾天狐柳燕娘而言,顯出真身來,那就是真的到了不得不拚命的時候。

Leave a Comment